华侨网 特稿评论 “末日博士”魯比尼預測:未來10年人民幣將衝擊美元霸權,建立兩極化儲備貨幣體系

“末日博士”魯比尼預測:未來10年人民幣將衝擊美元霸權,建立兩極化儲備貨幣體系

當地時間2月5日,阿特列斯資本(Atlas Capital Team)首席經濟學家、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名譽教授魯里埃爾·魯比尼(Nouriel Roubini),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評論文章認為,美元正面臨來自人民幣的挑戰,其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主導地位恐將遭終結。

魯比尼指出,隨著世界在中美兩國影響力之爭中變得越來越分裂,“兩極而非多極的貨幣制度,最終可能會取代單極的貨幣制度。”他預測,在這種兩極化的全球儲備貨幣體系中,中美之間日益激烈的地緣政治競爭不僅肯定會受到影響,美元作為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也可能會在未來10年相對下降。

被稱為“末日博士”的經濟學家魯比尼,以其悲觀的預測而聞名。他表示,儘管懷疑論者通常認為中國可能會有“資本管制”,但其實美國也有“資本管制”,這可能會降低美元資產對於敵對國家和相對夥伴的吸引力。

《金融時報》評論文章截圖

在文章開篇,魯比尼就指出,自二戰後的布雷頓森林體系建立以來,美國一直是佔據主導地位的全球儲備貨幣。即使是上世紀70年代初擺脫了固定匯率,美元的“過分特權”也未受到挑戰。

然而,隨著美元因所謂“國家安全目的”而變得日益武器化,以及西方與中國、俄羅斯、伊朗和朝鮮等國之間發生日益激烈的地緣政治對抗,一些人感覺到,“去美元化”的進程將會加速。此外,多國央行數字貨幣的出現也推動了這一進程,這可能導致另一種多極貨幣和國際支付制度的產生。

當然,有一部分懷疑論證認為,儘管所有人都在談論美元出現頹勢,但美元作為記賬單位、支付手段和價值儲存手段的全球份額,並沒有大幅下降。更微妙的觀點則指出,規模經濟和網絡經濟導致了儲備貨幣地位的相對壟斷,除非逐步取消資本管制,提高匯率彈性,否則人民幣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儲備貨幣。

這些懷疑論者還辯稱,迄今為止,所有創建多極儲備貨幣機制的嘗試,包括人民幣2016年正式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都未能取代美元。

人民幣資料圖 圖自東方IC

魯比尼強調,這些觀點或許曾經有一定的道理,但在當前一個日益分化為兩大地緣政治勢力範圍(中美)的世界裡,極有可能最終出現兩極而非多極的貨幣制度,以取代單極貨幣制度。

“儘管中國可能有資本管制,但美國也有自己的資本管制,這可能會降低美元資產對於敵對國家和相對夥伴的吸引力。”魯比尼指出,這些措施包括對競爭對手實施金融制裁,對許多國家敏感企業的外來投資加以限制,甚至對違反主要製裁的伙伴國進行二級制裁。

美媒《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就舉例稱,美國及其西方盟友去年就凍結了俄羅斯的外匯儲備,並將其趕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國際結算系統。此外,拜登政府還試圖利用“美元霸權”,切斷中國獲得所謂“有可能有助於軍事關鍵技術和投資”的渠道。

儘管美元“長臂管轄”,但魯比尼注意到,近期也出現了其他一些嘗試削弱美元主導地位的事件。去年開始,中國和俄羅斯,以及其他金磚國家就已進行談判,希望開發一種新的儲備貨幣;俄羅斯和伊朗,也在努力創建一種以黃金作為支撐的加密貨幣。

南非外長潘多爾近期受訪時稱,金磚國家正考慮新的支付體系,以擺脫美元控制。

與此同時,中國和沙特阿拉伯已經在去年12月開展了人民幣石油交易。一段時間以來,中國和沙特的經濟聯繫不斷取得積極進展,已成為沙特最大的貿易夥伴。去年12月,中沙兩國相繼舉行了中國-阿拉伯國家峰會、中國-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峰會和元首會晤,並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倡議與“2030願景”對接實施方案。

特別是在此期間,中方不但表示願同沙方加強能源政策溝通協調,擴大原油貿易規模,加強勘探開發等合作,還在首屆中國 – 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峰會上表示,將繼續從海合會國家擴大進口原油、液化天然氣,加強油氣開發、清潔低碳能源技術合作,開展油氣貿易人民幣結算。

魯比尼對此表示:“中國可以向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海合會國家提供以人民幣進行石油交易的能力,並在其外匯儲備中持有更大份額的人民幣,這種想法並不牽強。”有分析人士也表示,隨著中國利用其作為全球最大石油進口國的這一地位,“石油人民幣”的崛起將獲得動力。

魯比尼在其文章末尾指出,自二戰以來,美國在全球GDP中所佔份額已減半至20%,但在所有所謂的“工具貨幣交易”中,美國仍佔至少三分之二,這也是一個“時代錯誤”(anachronism)。當前的製度使得新興市場經濟體在金融和經濟上,容易受到通脹等國內因素推動的美國貨幣政策變化的影響。

他預測,央行數字貨幣(CBDC)、微信和支付寶等支付系統、中國與其他國家之間的互換貨幣信貸額度以及對SWIFT系統的替代方案,都將加速兩極化全球貨幣和金融體系的出現。

資料圖:實拍數字人民幣 圖自澎湃影像

“在一個兩極化的全球儲備貨幣體系中,中美之間日益激烈的地緣政治競爭也將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魯比尼,這位號稱“末日博士”的經濟學家最後預測:“基於上述原因,美元作為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可能會在未來10年相對下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杨何蓓茵视察母婴健康院热线中心

特首续访中东为港拓商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