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时尚娱乐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距离乌合之众到底有多近?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距离乌合之众到底有多近?

几十年前,建国前夕,上海迎来了解放,民众们纷纷从家中走向街头欢迎解放军。大家欢呼雀跃,奔走相告。这在今天看来是好像是一种正向的宣传,但是在当时的环境下,这一点也不掺假。为什么当时的人们那么的欢迎解放军进驻上海,原因还在于上海之前在国民党的统治下的衰败。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影片《乌鸦与麻雀》,讲述的就是解放前的旧上海的百态人生。一幢小楼上住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有报社的编辑,有学校的老师,有小摊贩,也有包租婆。这群人在解放前夕,因为房子的事情发生了纠纷,这场纠纷之下,他们渐渐的认清了形式,看到了旧社会的黑暗。这群原本被当作是麻雀一样可以疏忽的力量聚集在了一起,竟然可以发挥出来将乌鸦撵走的实力。

《乌鸦与麻雀》是一部指向性非常明显的故事片,其中乌鸦代表着的是旧社会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天下乌鸦一般黑,不论多么美好的地方,捞钱是他们的一贯宗旨,他们来到一个地方,就会将这个地方搞得乌烟瘴气。然而他们却屡屡得手,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群麻雀。

麻雀指的是什么?指的是旧社会那些对于现有的社会秩序不敢反抗且心存侥幸心理的人们,他们如同麻雀一样叽叽喳喳,但却没有统一的力量作为引导而去做一些事情。因此,他们的存在对于乌鸦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乌鸦与麻雀才能安然相处。然而外部环境总是会变化的,当环境变得恶劣,乌鸦跟麻雀会决裂吗?

当然会,乌鸦想的是捞钱,是任何形式的捞钱,只要能捞钱,什么都无所谓了,而麻雀想的是生存,任何形式的生存,只要是能解决生存问题,那么一切就都无所谓了。然而当乌鸦的捞钱跟麻雀的生存发生冲突的时候,乌鸦便不会顾及麻雀的利益了,甚至于连基本的情面也不会顾及。麻雀这个时候自然失去了一些东西,但麻雀敢于反抗吗?

不会,他依旧是抱有着一丝丝的幻想,麻雀幻想着乌鸦可以给自己一线生机,但他却忘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当包租婆想要将所有的租户赶出去以便追求更大的利益的时候,她采取的是分而化之,一个一个的瓦解远比面对一群人要好的多。小摊贩们有心眼,他们被眼前的利益冲昏了头脑,他们以为答应了包租婆的开出的条件,自己就能在这群人中间获得苟活的权利,因此,一开始包租婆对于老编辑恶语相向的时候,小摊贩却不敢出言顶撞。

他们为什么不敢,因为他们还有一线生机,然而当着一线生机被剥夺了之后,反抗的力量才开始在人群中蔓延。教师被毫无理由的逮捕,老教授被打,小摊贩的黄金首饰被侵吞,所有人的利益全部受损,他们连一点点的希望也不具备的时候,这群人开始团结了,这群麻雀开始聚集在了一起,共同对抗眼前的乌鸦的时候,一切发生了改变。

这种改变来源于团结的力量,来源于大家摈除了各人自扫门前雪的狭隘的思想,当他们团结一致的时候,一切悄然改变了,原本看似高高在上的包租婆们一下子瘫软了,原来他们不过是色厉内荏,外强中干而已,个体在应对个体的时候往往是软弱的,然而当很多软弱的个体聚集起来之后,孕育出来的的力量却是摧枯拉朽的。

而这个小楼上的这群麻雀们,当他们聚合在一起之后,他们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一下子就给了高高在上的乌鸦一记重拳,他们无处遁形,他们最终乘着失败的颓势一去不复返了。

因此,人民群众是非常可爱的,当执政者对于人民群众有着正常的态度的时候,人民群众自然是当局的拥护者,然而当执政者对于人民群众的诉求加以限制,对于人民群众的利益加以剥夺压榨的时候,人民群众便会开始反抗。看似原本人畜无害的反抗往往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这就是麻雀的力量。

很多人觉得群众是乌合之众,是不会团结只会嚷嚷的废柴,但是当这群乌合之众有了一个共同的诉求,有了一个共同的纲领的时候,这种力量便会积蓄起来,最终形成一种摧枯拉朽之势,而在这种摧枯拉朽之势的面前,一切的抵抗都是徒劳的。

正因为黑暗,我们才诉求美好,正因为旧的太坏,我们才会在对比中发现新的好。几十年前的上海,人们的诉求很简单,当今的也一样,人们的诉求如果得到了满足,那么一切就都无所谓了,相反,任何时候对于民众的压榨就会导致更加难以收拾的结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

你好,再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一代人的故事只能感动一代人

变身魔鬼之前,日本人也曾“知书达理”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