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飞花文摘 美金融霸權禍亂全球經濟

美金融霸權禍亂全球經濟

作者:嚴瑾

近期,矽穀銀行等多家美國金融機構關停,引發歐美銀行業持續震蕩。從美元霸權,到債權霸權,再到資本霸權,美國金融霸權多方位禍亂全球經濟穩定。美元霸權是美國金融霸權的重要抓手。剖析近期歐美銀行業危機根源,美元霸權以及美聯儲貨幣政策正是全球經濟風險加劇、世界財富遭多輪收割的始作俑者。

  把持美元霸權,美國坐享全球“鑄幣稅”,對世界實施“日常收割”。

  美國從二戰後逐步確立美元霸權,美元長期充當全球儲備、支付和定價工具。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機構數據,2022年第三季度,美元在全球外匯儲備中占比近60%;2023年1月,美元在全球支付體系中占比約40%。

  由此,美國以一張成本僅約17美分的百元美鈔,就可從其他國家換取價值相當於100美元的商品和服務。時至今日,全球旅行者無論在海外購買“哪國製造”,最後收到的多是以美元計價的信用卡賬單。美元如此深度融入國際交易體系,“收割世界”早已成為美國的日常操作。

  法國前總統戴高樂半個多世紀前就曾指出,“美國享受著美元所創造的超級特權和不流眼淚的赤字,用一錢不值的廢紙去掠奪其他民族的資源和工廠”。從“黃金美元”“石油美元”到“信用美元”,再到如今的“債務美元”,多年來,美國不惜窮盡軍事、金融、貿易等一切手段,包括20世紀80年代與日本簽訂《廣場協議》迫使日元升值,多次攪動歐洲地緣政治局勢衝擊歐元前景,以及動輒對他國採取凍結資產、長臂管轄等手段,牢牢把控美元霸權,坐收漁利的同時把風險輸出。

  把持美元霸權,美國利用擴張周期,大量超發美元,助推全球資產泡沫,對世界實施“繁榮收割”。

  為提振本國經濟,美國打開貨幣供應“閘門”,製造全球市場繁榮假象。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美聯儲出台多輪量化寬鬆政策,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後又實施“無上限”量化寬鬆,推升全球通脹至四十年來高點,形成巨大資產泡沫,加劇全球經濟風險。

  美元超發給美國帶來“一代人未曾見過的通脹壓力”,更令其他經濟體遭受“重災”。今年2月,阿根廷年化通脹率自1991年來首次超過100%。多國通脹加劇,民生堪憂。而大多數超發的美元通過進口他國商品、投資他國資產等方式輸出,幫助美國收割他國財富。美國聯邦預算問責委員會數據顯示,美聯儲過去三年推出的寬鬆政策中有4.7萬億美元流入市場。另據美國商務部數據,2022年美國進口額顯著增長,帶動貿易逆差額飆升至創紀錄水平。

  美元超發製造嚴重背離實體經濟的“非理性繁榮”,加劇全球金融市場動蕩。過去幾年,受美聯儲放鬆銀根影響,美股等資產率先水漲船高,擾動資本市場,導致全球市場經歷“過山車”式行情。西班牙《經濟學家報》刊文指出,在多年寬鬆貨幣政策導致市場持續產生泡沫後,麻煩就在眼前。

  把持美元霸權,美國利用緊縮周期,在全球製造債務陷阱,對世界實施“深度收割”。

  自去年3月以來,美聯儲已連續9次加息,當前利率升至2007年9月以來最高水平。這導致全球流動性快速收緊、多種貨幣大幅貶值、新興市場資本外流,以美元計價借貸的國家清償債務壓力驟增。根據IMF數據,超過60%的低收入國家面臨債務困境。

  根據過往危機的經驗,當一些國家陷入債務困境時,當地資產就有遭美國資本收割的風險。1998年,在回應美國《華爾街日報》提出“美國能否經受住亞洲金融危機”問題時,時任耶魯大學管理學院院長傑弗裡·加滕表示,美國大公司應當在亞洲堅持到底,利用前所未有的機會,以極低成本進入此前禁止外國大量投資的行業。後來發生的事實正如加滕所言,全世界至今記憶猶新。

  縱觀歷史,一放一收之間,美國借助美元霸權轉嫁經濟風險,且能從危機中率先復甦。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歐盟人均GDP用了13年才恢復至2008年水平,而美國只用了兩年。短暫震蕩、恢復“元氣”後,美國繼續玩轉收割世界的“遊戲”。

  然而,美國對美元霸權的濫用、對全球金融基礎設施的武器化操弄,以及不負責任的貨幣政策,正在產生反噬效應。根據IMF數據,與20年前相比,美元在全球央行國際儲備中的占比已下降超過10個百分點。可預見的是,這一下降趨勢遠未結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