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本應是全世界的足球盛宴,但在本屆,卻總有人演奏不和諧的音符。

11月20日,英國兩大電視台BBC和ITV拒不播放開幕式,還指責卡塔爾賄賂國際足聯、殘酷壓榨移民勞工、頒布同性戀禁令……

同一天,多家英國媒體還稱,一家以色列電視台反復向世界杯球迷主題曲獻唱歌手問及卡塔爾的“人權”問題。

實際上,自卡塔爾在2010年拿下本屆世界杯主辦權以來,類似的指責就從未消停過。 19日,國際足聯主席因凡蒂諾甚至就此公開回擊那些批評者,稱“在開始給別人上道德課之前,我們應該為過去的3000年道歉”。

為什麼一個中東小國會被如此“針對”? 11月22日,兩家英國媒體《金融時報》和“中東之眼”不約而同地談到了這件事。後者指出,西方一些仍然抱著“東方主義”、“歐洲中心論”等陳詞濫調的人,在對卡塔爾的指責上虛偽至極,且充斥著刻板印象;前者認為,那些人之所以這麼想,是因為他們尚未就21世紀剩下的幾十年——一個老牌民主國家不再是世界中心的新時代,做好準備。

11月22日《金融時報》國際政治評論員,同時也是副主編的嘉南·加內甚(Janan Ganesh)認為,一些批評卡塔爾世界杯的人,在心理上根本沒有為本世紀剩下時間內世界格局將發生改變做好準備。

加內甚稱,無論中國能否超越美國,世界權力的中心都可能從老牌民主國家手中悄悄溜走,但那些最早意識到“西方局限性”的自由派如今卻把它遺忘了,可西方現在能怎麼做?

他表示,自由派們當初曾宣稱,西方沒有資格評判世界上不那麼民主的地區,那些政權並不是壞的,更不是“邪惡的”,只是沒有遊歷過的美國人所不理解的當地文化的產物。他們當初不僅僅想制止伊拉克戰爭,而是認為西方價值觀並不適合所有人。

可現在,按照他們對卡塔爾的批評,如果一個海灣國家舉辦一場大型賽事是“過分”的行為,那美國是否應該繼續同民主法治進程曲折的泰國保持外交關係?意大利是否應該在去年同阿爾及利亞(西方認為的“非民主國家”)簽署天然氣協議?其他國家是否應該繼續進口卡塔爾的能源從而帶給它財富?

同樣的道理,如果擁有近億人口的越南是“不自由的”,世界人口第四大國印度尼西亞只是“部分自由”的,那麼沒有這些國家的幫助,西方所謂“亞洲戰略”又從何說起?

加內甚坦言,自己很高興看到有那麼多對卡塔爾的指責,因為在相當一段時間裡,發展中國家的崛起是自由派當中廣為流傳的一個話題,彷彿他們已經吸收並接受了這一切。但如今的指責風波成功地戳破了他們此前營造出的一種假象,也充分說明,許多人只在口頭上支持“世界正在變化,力量平衡不會那麼向西方傾斜”的觀點,而沒有考慮到其實際影響。當世界杯在一個沒那麼保守的海灣國家舉辦時,這派人終於開始思考——要不要繼續“道德妥協”下去了。

除了卡塔爾,國際足聯同樣因“獻媚”遭受指責。然而作者指出,這就好像國際足聯一開始是一個“民主俱樂部”似的,可事實上,它確實是一個全球性組織,其成員的構成五花八門,只是總部恰好位於蘇黎世,像軍政府治下的阿根廷還有如今被西方針對的俄羅斯都曾舉辦過世界杯。

在加內甚看來,如果國際足聯會讓這些自由派感到可恥,那麼他們對西方大國行動的反應就很值得想像了。在大談民主之後,美國總統拜登已經將其敵人范圍縮小到那些更積極的“修正主義”國家,因為他知道,勝利取決於拉攏那些不符合自由派理念的盟友,另一些國家則較慢地意識到這一點。

加內甚評價道:“(自由派)拋棄了相對主義換取了所謂的‘普遍良知’,彷彿這個世界讓它變得難以接受一樣”。

多哈夜景 圖片來源:新華社

而在同日“中東之眼”的文章中,“Arabi 21”網站總編輯希拉勒(Feras Abu Helal)表示,卡塔爾這次遭到的輿論針對前所未有,即便是那些經常被媒體拿所謂“人權問題”說事的國家,在舉辦國際賽事時也沒遭到如此惡毒的攻擊。

他不否認,卡塔爾在對待外籍勞工方面確實有做的不夠的地方。例如工人工作條件惡劣、工作時間長、工資低……雖然卡塔爾引入了最低工資標準,也改革了限制工人換工作的“卡法拉製度”(注:該制度要求所有非技術工人都有一個國內的保薦者,負責他們的簽證和法律地位,通常是雇主),但這些變革改得還不夠深,外界指責的依舊存在,尤其是在那些建造世界杯項目的工人身上。

但是,西方媒體的這種指責非常虛偽。因為,許多參與世界杯項目的大型建築公司,以及那些在卡塔爾興建了許多酒店和住宅的建築公司,都是西方公司。憑藉著對外籍勞工的殘酷剝削,這些公司派到卡塔爾的西方員工有著誘人的薪酬待遇,可以說是這種不公平制度最大的受益者之一。然而,那些批評卡塔爾人權記錄的西方人士卻很少提及這些事實。

正如英國記者皮爾斯·摩根(Piers Morgan)指出的那樣,西方的虛偽在他們媒體的行為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現:一方面,他們指責卡塔爾在籌備世界杯期間的人權記錄;另一方面,他們派出自己的員工去享受那些由“遭不公正待遇”的勞工創造出來的奢侈品。

2017年2月,工程師在卡塔世界杯開幕式舉辦地——海灣球場的建築工地前,該球場由來自意大利的公司承建 圖片來源:新華社

不僅如此,西方媒體在對卡塔爾的報導中充斥著刻板印象。比如《每日星報》一篇文章的標題是——《在英格蘭隊的卡塔爾基地外,駱駝在呻吟,讓球隊面臨不眠之夜》。英國廣播公司更是用過一種令人生厭的比喻——聲稱本屆世界杯“被爭議的沙塵暴摧殘著”。

希拉勒指出,卡塔爾在上世紀70年代從英國獲得獨立之前可能只是一個沙漠小國,但現在的它是一個繁華的國家,在基礎設施、海灘、建築以及個人發展方面做的非常出色。他特意強調,自己在海灣一帶住了近十年,從未見過駱駝。

“歐洲中心論”在這些媒體的報導中同樣露骨。例如西方媒體聚焦於卡塔爾世界杯選擇在冬季舉辦,《每日郵報》稱這“剝奪了我們夏天踢足球的一次機會”。但“為什麼所有國家都要根據歐洲的節假日來安排他們最重要的國際體育賽事呢”?

希拉勒認為,除了歐洲中心主義,沒有其他答案。

實際上,西方就本次卡塔爾舉辦世界杯展現出來的虛偽,在西方媒體圈內也引發異議。

MSNBC新聞網20日發表了題為《卡塔爾舉辦世界杯凸顯西方雙標》的文章。埃及出生、曾旅居卡塔爾的作者艾曼·莫耶丁表示,在LGBT問題上對卡塔爾指指點點的美國,其國內也沒有對該問題有一個統一的認識。就今年來說,美國有240個立法對LGBT人群權益不利。 “我想問那些批評卡塔爾的人,會不會同樣呼籲剝奪美國2026年舉辦世界杯的資格呢?”

再譬如,英國《美日電訊報》22日發表文章,稱每當涉及能源政策,西方的“雙標”最能盡顯無疑。最簡單的解決方式就是:如果想抗議卡塔爾舉辦世界杯,就不要向卡塔爾購買石油。烏俄衝突加大了西方對中東能源的需求,伊朗問題又讓卡塔爾重回美國中東戰略的“排頭兵”。然而,今年5月卡塔爾埃米爾塔米姆·本·哈馬德·阿勒薩尼訪問伊朗,在談到地區問題時,萊希表示,該地區國家的政府應知道,任何外國勢力特別是西方國家的干涉,都會危害地區安全。他強調,地區問題必須通過地區國家來解決。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