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习近平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高科技的R正在转化为艺术组队接近我们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1-02-13
摘要:高科技的R正在转化为艺术组队接近我们---我们总免不了拿XR与我们熟知的媒介电影、戏剧、游戏做横向比较。游戏重

  我们总免不了拿XR与我们熟知的媒介电影、戏剧、游戏做横向比较。游戏重在交互,电影和戏剧擅长叙事。这其中,戏剧拥有难以替代的现场感,而电影则通过镜头组接,在引领观众注意力上更胜一筹。XR媒介兼具以上媒介的特性,但更独特的,还是它令我们进入不同的视角,体验不同身份与社会情境。

  如您尚对XR这个缩写词感到陌生,那么对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AR(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甚至MR(Mixed Reality,混合现实)可能曾有耳闻。作为此类沉浸式视听技术的统称,VR、AR、MR都被归入XR(Extended Reality,扩展现实)的范畴。对依赖上智能手机的人类而言,此时此地的现实早就不够用了。如果说面对手机屏幕时,人们尚且保有一种他者的清醒目光,那么进入XR世界,人与屏幕的距离被取消,视角由此转换到第一人称,相应地,身份及随之而来的态度和立场也面临重建。在这个新世界里,麦克卢汉的名言“媒介即信息”依然奏效,“真实”的定义愈发模棱两可,我们所处的“世界”与经验的冲撞或许更加剧烈。这一切会带来何种改变?

  在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11月的XR展《商榷之事:身份》中,我看到了基于上述问题展开的富有价值的探讨。展览由六部不同技术类型的XR作品组成,其中有360°全景VR电影(《亦真亦幻》《Go》),混合现实剧场(《衣橱之间》),还有交互性VR作品(《失身记》《VVVR》《HANAHANA花華》)。展览在兼顾XR技术展示的同时,着重强调了作品内在表达与技术的结合。六部作品指向同一主题:身份。此处的“身份”不仅仅是性别、年龄、国籍等与生俱来的特质,还关乎自我的身份认同。现实世界中,每个人都是多重身份的携带者,而在数字空间所创造的全新世界观里,身份面临形塑与重塑,更加复杂多变。

  

高科技的R正在转化为艺术组队接近我们

  《亦真亦幻》

  

高科技的R正在转化为艺术组队接近我们

  《衣橱之间》

  表现与“身份”相关的主题,XR媒介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当我以第一视角浸入一个新世界时,这个世界中的“我”是谁?这是戴上XR头显后,每位体验者都会产生的一个疑问。

  作品《VVVR》和《HANAHANA花華》,打破了VR头显带来的隔离感,为体验者提供了与他人互动、接力、合作的乐趣。席地而坐的两人在《VVVR》里能看见彼此的虚拟化身,当他们发声时,声音被视觉化为一系列发光的几何体,向对方“进攻”。《HANAHANA花華》借用“开放世界”游戏的概念,创造了一个诡异又迷人的世界:体验者操作手柄在沙漠、滩涂上种栽大大小小的“手”,后人能看到前人栽下的“手”,而同时进入的体验者还可合作“发电”。两个作品都设置了简洁明了的游戏规则,欢迎体验者进入。

  

高科技的R正在转化为艺术组队接近我们

  《VVVR》

  

高科技的R正在转化为艺术组队接近我们

  《HANAHANA花華》

  获奖艺术家黄心健2019年的VR作品《失身记》中,则极具体验性地为我揭开了故事里的“我”是谁。在一个四周漆黑的空间里,“我”眼前突然浮现一张硕大抽象的女性面容。当我因恐惧而本能地后退,要把头转向别处时,她突然叫住我:“别动!一会儿就好”,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剧情往下,我了解到她是一位冥界神明,正在为“我”招魂。整个作品透过“我”始终悬浮、徐徐移动的视角,来表达这个世界中的“我”是个孤魂野鬼,是台湾戒严时期的一位受难者。故事开始时,作为鬼魂的“我”正踏上重返人间的旅途,去寻访家人。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