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习近平  发顺丰  央行  詩詞  蓝狐
热门TAG标签:

新法防性暴力效果 滿市魁大進行研究

来源:未知 作者:cpress 发布时间:2021-07-19
摘要:本報記者 自二0一七年以來,省府制定了一項新的法律,旨在防止CEGEP預科和大學中的性暴力問題但這是否有所作為? 滿市魁大(UQAM) 的一個研究小組進行了一項研究,試圖找到一些答案

本報記者

自二0一七年以來,省府制定了一項新的法律,旨在防止CEGEP預科和大學中的性暴力問題——但這是否有所作為?
滿市魁大(UQAM) 的一個研究小組進行了一項研究,試圖找到一些答案。
151法令提供一個接收和處理投訴以及防止性暴力的框架。
滿市魁的研究協調員托瑪絲(L. Tomasso)表示,他們的團隊已經決定,至少一開始就集中注意力在事發的早期階段上。
「我們想知道 從那時起]那些挺身而出並披露性暴力者的情況如何……我們需要深入了解,」她說
這項工作由大學的高等教育性別和性暴力研究主席貝芝朗(M. Bergeron)教授主導。
團隊正在招募大約八十人面談,他們分別來自本省、安省和紐賓士域省的法文大學,主要是網羅自二0一九年以來在大學環境中某人告訴他們性暴力和/或性騷擾經歷。
這些事件可能是最近發生,也可能幾年前在校園或聚會上發生,例如來自大學社區的來客所為。
「這是女權主義和交叉研究,我們想與邊緣化社區的人交談,因為他們更有可能遭受性暴力,」托瑪絲說。
這包括女性及同性雙性戀和變性雙靈社區的成員,這協調員說,還有殘疾人士、有色人種和原住民,「只為了更好地了解他們的現實情況」及如何得到解決。
研究人員對性暴力的定義很廣泛。「可以是言語、態度、性行為、色情笑話,也可能是社媒上共享的明確材料,亦可能是企圖性侵犯或性脅迫,」托馬索解釋。
雖然目標是研究有關過程在大學環境中的運作方式,但並不關注任何一種類型的個人。
托瑪絲說:「教員、教授、同學或任何工作人員都有可能犯下暴力行為,我們想了解所有這些權威關係。」
當多倫多作家卡絲麗可(I. Kaslik)二0一九年發現被她指控性騷擾的滿市康戈迪亞(Concordia)大學教授無罪開脫時,令她震驚的是這消息來自一名記者,而不是校方。
她說康大甚至沒告訴她調查已在六個月前結束。「需要有透明度,這就像某種消息分佈系統。他們進行了調查,但沒有告訴我們什麼時候開始,也沒告訴我們結果如何,」卡絲麗可在接受主流傳媒採訪時說。
故事並沒就此結束,她去年決定聘請一名律師向康大尋求解釋。缺乏溝通只會令她被誤導和感到孤立無援,尤其是因為她從未打算提出投訴。
她說康大邀請她與他們交談,分享她作為學生一年多以來「一直受到性騷擾」的經歷。
「不要寫信告訴我你們會調查,會回來站在我身邊,因為你知道嗎?這只會令我們感到再次受害而已,」她說。
卡絲麗可說專家們正在仔細研究她所說的失敗系統,似乎「為她帶來希望」。
據托瑪絲稱,最新數據顯示有三分之一的人在高等教育院校面臨某種形式的性暴力。
但「沉默依然存在,」她說。如果一個人向朋友或教授談論他們的經歷,但後來選擇不正式投訴,「我們想知道妳為何不找校方理論的原因,」她說。「妳是否沒有所需要的信息,抑或過程對你來說實在太複雜了?」
據她所說,有人可能會猜測可能其中一個原因是:性暴力的很多方面已被正常化,例如帶有色情內容的笑話。某人可能會說「還還好吧,所以我不會抱怨」,即使所謂那些的幽默已越界。
滿市魁大的一名博士研究生表示,本省嚴格的隱私和勞工法是阻止投訴的一個主要因素,她在過去五年中一直在積極爭取改變這些法例。
「我自己也遇到過一名教授的個案,」普朗沃絲(V. Pronovost) 說,並表示向一個機構投訴後她必須「越過所有的障礙」。
當她獲悉這機構「承認妳在性騷擾案件中所經歷的一切,但我們不會告訴妳結果會如何」時,她感到不滿意。
這與卡絲麗可的經歷同出一轍,她的投訴到頭來也是也撞到磚牆。
當被問及為何卡絲麗可在此過程中沒獲得知會時,康大在給主流傳媒的聲明上提及隱私問題。一位發言人寫道:「我們不能透露潛在或實際調查的任何資料,包括任何調查的結果。」
卡絲麗可說她也是後來才知校方已任命了一名聯絡員在系統中幫投訴者導航,但她說從來沒人聯繫過她。
她聘請的律師要求康大告訴其當事人投訴是否「被認為是有根據」,她為何在調查結束後沒收到通知,並要求康大「為其缺乏支持”致歉。
請求沒有得到回應。「你終於意識到正義和法律之間的差異。這就是我學到的東西,」她說。
普朗沃絲也拒絕善罷甘休。「我對我的大學感到非常失望,並決定必須做點什麼,」她說。在151法令獲得通過前,她曾爭取修改其中涉及隱私問題的部分。
這是一場艱苦的戰鬥,她說,「當時執政自由黨政府並不開放」,所以法案沒有任何修改。
但幾年後在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學生和活動人士合作時,他們獲悉政府打算修改個資保護法時,看到了另一有利的角度。
大學和本省政黨花了整個冬天的時間才出爐的64新法令草案,不少人預計將會通過。
負責個資保護部長凱爾(E. Caire)的發言人聖碧愛(N. St-Pierre)告訴主流傳媒,省議院委會將在八月中旬的某個時候開會研究這項立法。
如果獲得通過,「大學 和 CEGEP預科學院將別無選擇,只能向受害人透露對肇事者採取什麼制裁處分,」普朗沃絲說。
但儘管 對這類變化表示歡迎,普朗沃絲仍認為鬥爭還沒結束。「唯一知道製裁內容的是受害人,因此受害人肩上的擔子很重。」所謂的受害者必須對這些內容保密。
普朗沃絲仍擔心,如果校園內有人違反保密規定,矛頭就會指向所謂的受害人。
過去幾年那些為大學和校園處理這些敏感問題的人,一直忙於研究與二0一七年旨在打擊性暴力法例相關的變化和計劃。
康大性侵犯研究中心主任表示,關於有關系統的運作方式,還有很多可以了解的地方,並認為滿魁大的新研究是一項「偉大舉措」。
狄瓏夢迪(J. Drummond)說,過去幾年她看到許多積極的變化,大學一直在努力「令我們的投訴選擇更加以受害人為中心,更加關注她們的創傷。」
法律還要求校園裡的每個人都接受強制性的性暴力預防和應對培訓,德拉蒙德說這「有助於提高人們對我們擁有性侵犯資源中心和性暴力政策的認識。」
「我們還安排了一名聯絡員在進行調查以指導受害人完成這過程,並令她們了解事情的進展,此人就在那裡待命,」狄瓏夢迪說。
她後來被問及為何卡絲麗可從未收到這聯絡員的隻字片言時,也沒有提供任何解釋,只告訴 主流傳媒:「有三名人員 可以根據需要充當聯絡員。」
至於隱私限制,「我絕對明白這多令人感到沮喪,」她說,然而他們可以提供的資料仍然受到現行隱私法的限制。
如果存在安全問題,「我們將會通知投訴人採取什麼措施以確保他們的安全,」狄瓏夢迪說。「即使她們沒收到調查結果的所有情節。」
责任编辑:c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