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习近平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热门TAG标签:

取消畢業舞會挨批 省府說會重新評估

来源:未知 作者:cpress 发布时间:2021-06-08
摘要:本報記者 米琪兒(T. Mitchell) 的兒子和扎科布絲(T. Jacobs)將一起從 Kuper高中畢業。卻很震驚地聽說因病毒大流行一年多而犧牲良多的兒子沒有得到任何獎勵。 「今年應該是他們高中經
本報記者

米琪兒(T. Mitchell) 的兒子和扎科布絲(T. Jacobs)將一起從 Kuper高中畢業。卻很震驚地聽說因病毒大流行一年多而犧牲良多的兒子沒有得到任何獎勵。
「今年應該是他們高中經歷中最好的一年,」她說。「他們沒有得到過任何他們應該擁有的東西,沒有畢業生旅行,也沒有畢業生活動,沒能體驗成為一名真正的大四學生是什麼感覺。」
四處限制放鬆,為什麼不適合高中畢業生?
較早前那週末比賽結束後,滿市貝爾中心球場兩千五百名球迷和舊滿地可的人群、還有公園人滿為患、市內各處的集會,再加上疫苗接種率的上升,家長們覺得他們本可以為孩子組織一場適當、安全的慶祝畢業活動。
「他們已耽誤了很長時間,」家長普露蒂(E. Plourde) 說,他的兒子即將畢業。「對我來說,我覺得在全省民受害最深的是這個年齡段,他們所付出的努力最終甚至得不到一點回報。」
本省公共保健局長艾魯達 (H. Arruda) 較早前說他評估了舉行畢業舞會和典禮的可能性,認為不值得冒險。「舞會與兩千五百人在球場場內的截然不同,舞會更難以控制,在教室內的人非常接近,他們還喝酒,」他說。
艾魯達說,在人們接種這兩劑疫苗之前舞會仍然是高風險活動,學生和家長一起參加畢業典禮疫情可能進一步爆發。
普露蒂說我們有多種選擇,例如快速檢驗或提供健康問卷讓學生填寫,甚至可以進行調查誰已接種了第一劑疫苗。此外,隨著本省每日病例數繼續下降(六月一日週二僅報告了兩百零八宗新病例,遠低於五月初的一千一百零一宗),家長們認為風險不會像艾魯達所說那麼高。
英文滿地可學校委會(EMSB)發言人施瑪佐維( D. Smajovits) 表示,學校正在討論舉辦虛擬畢業典禮,以便家長可以參與。
這不是一種Kuper高中家長或學生會接受的選擇。
米琪兒說:「我希望他們能夠體驗畢業,與所有同齡人一起聚會,而不是繼續困在泡沫班堂,他們已經一整年困在泡沫班裡。」
在本省公共保健當局告知今年不會舉行畢業舞會,畢業典禮應該在網上或課堂泡沫裡舉行後,一些學生和家長開始詢問原因。
「我們等了五年才畢業,」即將畢業的Kuper高中學生扎科布絲說。「所有安排都被取消了,現在新安排沒有任何意義。我們願意採取某些有意義的措施,但被告知沒有舞會和沒有父母在場的畢業典禮,我們應該被當作正常年輕人那樣對待。」
據她所說,社交媒體在她那些不太快樂的同窗中很流行,他們在一年來上網學習,戴著口罩,在教室上課及午餐都呆在泡沫圈裡,並且在學校彼此保持距離。「每個人都很生氣,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她說。
在學生和家長強烈反對今年取消畢業舞會後,本省公共保健局表示正在「重新評估」是否可以進行。
省公共保健局長艾魯達 (H. Arruda) 六月二日週三表示,他的團隊正尋找替代方案,例如將舞會安排在夏季晚些時候舉行。
他說他理解省民的「沮喪和憤怒」,因為年輕人將連續第二年無法體驗這種畢業典禮。
「目前年輕人的疫苗接種狀況還不夠,」艾魯達說。「我將與我的團隊進行一些非常快速的評估,以了解在什麼條件下以及何時可能實現。」
他說會很快做出決定,但沒提供進一步的細節。
政府最近告訴學校由於持續的公共保健危機,今年的畢業舞會必須以虛擬方式或在課堂泡沫中舉行,但家長們表示應該有辦法讓舞會繼續進行。
「他們相信孩子們回到學校會留在自己的泡沫圈子裡並戴上口罩,他們都辦得到,」女兒即將畢業的克蕾蔓(G. Clayman)說。「為什麼突然間我們不能信任他們?」
责任编辑:c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