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加国新闻 買瓶水被索要20%小費 超7成居民支持取消小費

買瓶水被索要20%小費 超7成居民支持取消小費

當亞歷山德羅·蒙特里在一家當地咖啡店為一瓶水付款時被要求給小費,他意識到小費文化需要改變。

這位多倫多居民和最近的大學畢業生剛剛跑步完,想要補充水分。櫃檯後面的咖啡師遞給蒙特里水瓶,並把帶有高達20%小費提示的銷售點(POS)機轉向了他。

蒙特里支付了水的費用,沒有留下小費,並決定在TikTok上分享自己的經歷。

在視頻中他說:“讓‘不留小費’成為常態。我已經厭倦了為不應該需要給小費的事情支付小費。”

經過多年的“小費膨脹”,在某些情況下,建議的小費金額甚至飆升到30%以上,並且小費提示出現在以前不常見的地方,像蒙特里這樣的沮喪顧客希望通過減少小費或完全不留來逆轉這一趨勢。

根據最近對過去六個月內訪問過坐下餐廳的成年人的調查,25%的加拿大受訪者表示他們現在的小費比過去少了。幾乎80%的受訪者表示他們不喜歡在數字支付機上自動顯示小費提示。

蒙特里表示,關於在何時何地可以少給或者不給小費的討論正在加劇,特別是在社交媒體上,人們分享他們自己的小費經歷和指南。

甚至有一位名為idonttip的“小費影響者”在TikTok上活躍。這位匿名的洛杉磯用戶在視頻中展示自己在每個場所都不留小費,不論服務有多好。

蒙特里仍然會在正規的餐廳或他認為提供真正服務的地方留小費。他的一般規則是,在外賣、咖啡店或者任何他需要排隊點餐的地方,他不留小費 — 這與Reddit社區r/EndTipping的用戶在線上分享的規則相同。

你給理髮師留小費,但修車師傅呢?

布魯斯·麥克亞當斯(Bruce McAdams)是研究小費的加爾夫大學商學與經濟學院副教授,他對顧客開始反抗小費膨脹並不感到意外。

“也許唯一的驚訝是這麼長時間才發生這種情況,”麥克亞當斯在接受《生活成本》採訪時說道。

麥克亞當斯表示,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顧客留下的平均小費金額增加了約5%,以幫助因封鎖措施而受到嚴重打擊的服務工人。然而,隨着過去幾年疫情困難的緩解,銷售點設備中設定的小費百分比仍然很高。

麥克亞當斯說,過去未曾預期的產品和服務現在也增加了小費選項,比如換油 — 這種現象被稱為“小費漸增”。

麥克亞當斯表示,不給小費,特別是在疫情前顧客不被要求給小費的地方,是人們施加一點控制權的一種方式。

“這幾乎像是,‘好吧,我不再給我的咖啡投入我的加元硬幣或25美分的小費了。這會讓我覺得力量回到我手裡,並表明我厭倦了給小費,’”麥克亞當斯談到消費者時說。

據麥克亞當斯說,他聽說至少有幾家企業在POS機上降低了小費預設,以更好地配合顧客的小費習慣,並因此受到了一些顧客的抵制。

“所以,消費者實際上站出來表達了他們的聲音,”麥克亞當斯說道。

小費膨脹導致一些餐廳要求高達30%的小費

在這個經濟中給小費?小費文化正在如何演變

從小費膨脹到小費緊縮?對於小費膨脹的反應 — 可以描述為小費緊縮 — 麥克亞當斯認為,這可能是多種因素的混合作用,特別是商品和服務成本的上漲使得完全不給小費變得更加困難。

作為顧客,蒙特里也同意。“預算變得更加緊張。所以我認為一旦(人們)開始評估,比如,哪裡可以省錢?他們會想,這可能是其中一個地方,”他告訴《生活成本》。

麥克亞當斯表示,消費者也開始將小費看作不再是為了好服務而給予的額外獎勵,而是一種幫助低工資工人的期望,這將支付公平工資的責任轉移到顧客身上。

“麥克亞當斯說:“每個人都已經接受了這樣一個事實,即他們只是在為最低工資的工人提供補貼。給小費一直是社會規範。我認為我們正在逐步削弱和瓦解這種規範。”

根據2023年安格斯·里德(Angus Reid)的一項調查,59%的加拿大受訪者表示他們更喜歡“服務費包含在內”的模式,這將結束小費制度,而是通過增加員工工資來補償他們。

蒙特里表示,企業不應通過小費將服務工人的工資責任轉嫁給顧客,並希望通過讓不留小費變得正常化,消費者可能會迫使企業主支付更高的工資給他們的員工。

蒙特里說:“小費就像迷霧一樣,遮掩了真相,即人們沒有得到他們所做工作的應有報酬。”

“如果我們能使不留小費變得正常化……那時壓力將從另一方面產生,餐廳將被迫改變這種模式。”

卡爾加里帝國熟食店和Lil’ Empire Burger的業主Karen Kho表示,總體而言,顧客最近在花錢方面更加保守。這反映在留下的小費金額和他們的一般購買習慣上。

但如果消費者因物價上漲而感到壓力山大,Kho表示放棄小費制度可能不是最佳解決方案。她說,如果她的員工不再得到小費的幫助,而她必須增加工資支出,那麼她將不得不提高價格約15%到20% —— 這正好是標準小費金額。

“歸根結底,錢總是要從某個地方來的。如果你想取消小費,那麼你必須願意支付更高的價格,”Kho說道。“我的觀點是至少顧客對小費有控制權。”

最終,Kho表示,小費仍然應該是對客戶服務的一種獎勵,“不留小費”的選項將繼續供那些不想額外支付的顧客選擇。

“選擇始終掌握在顧客手中。我們期望小費只是對卓越服務的一種反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