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特稿评论 法國左翼贏得議會選舉,或出現“懸浮議會”

法國左翼贏得議會選舉,或出現“懸浮議會”

“極右翼都把香檳給冰好了,但當周日結果出來時,慶祝的氛圍瞬間落入難以置信。”路透社寫道。

根據法國內政部當地時間7月8日淩晨公布的數據,在本次法國國民議會選舉第二輪投票中,左翼聯盟“新人民陣線”斬獲182個席位獲得第一,馬克龍領導的中右翼“在一起”贏得163個席位,在首輪投票中領先的極右翼“國民聯盟”僅獲得143個席位,屈居第三。但沒有任何一方獲得絕對多數席位(至少289席)。法國總理阿塔爾已於當晚宣布將遞交辭呈。

外媒分析,結果表明左翼和中間派候選人退選、以集中票源對抗極右翼的策略取得成效。由於左翼未能獲得多數席位所需的289個席位,而且總統也被削弱,國民議會預計將比以往更加分裂。如今法國政治面臨著極大的不確定性,這樣的結果會讓法國出現混亂的“懸浮議會”,這將導致法國陷入政治困境,並削弱其國際地位。

當地時間7月7日,法國巴黎,出口民調結果出爐後,極右翼“國民聯盟”支持者面露失望的神情。路透社

“這是一次驚人的逆轉”

在關鍵的第二輪投票中,來自多個政黨的1000多名候選人角逐577個國民議會席位中的501個席位。此前,在6月30日舉行的首輪選舉中已決出76個議席:其中勒龐的“國民聯盟”獲39席,馬克龍“在一起”獲2席,左翼“新人民陣線”獲32席。

值得一提的是,選民此次投票踴躍程度前所未有。法國政府數據顯示,第二輪投票率達到了66.63%。

盡管第二輪投票前夕的民調數據顯示,在首輪投票中大幅領先的“國民聯盟”有望取得“歷史性勝利”,但第二輪投票形勢卻急轉直下。法新社直言,終輪投票結果“出人意料”。不少右翼人士直到民調出爐才發現落後,一些法國媒體也是按照右翼勝利來準備稿件的。

根據法國民調機構伊福普(Ifop)益普索(Ipsos)的出口民調,在國民議會577個席位中,左翼“新人民陣線”獲得國民議會172至215席,極有可能成為國民議會第一大政治聯盟,席次多於2022年左翼組成“新人民生態與社會聯盟”所獲得的151席。

埃貝拉(Elabe)的出口民調結果也顯示,“新人民陣線”獲得182至193個議席,位居第一,但低於占據絕對多數所需的289席。執政黨聯盟“在一起”獲得157至163個議席,排名第二。“國民聯盟”及與之結盟的部分右翼共和黨人士獲得136至144個議席,排名第三。

“喜悅的淚水和震驚的沈默”——有媒體對本輪投票給出了這樣的評價。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稱,這是一場爆炸性的賭博,人們本來擔心法國會出現維希政權以來的首個極右翼政府,可最終結果令全國大吃一驚,與上周日第一輪結果實現驚人逆轉。

對於“國民聯盟”來說,這一結果與數周以來民意調查一致預測其將輕松獲勝的結果相去甚遠,將使極右翼勢力在法國的無情崛起戛然而止,他們目前面臨著“難以吞咽的苦果”。幾天來,“國民聯盟”領導人勒龐一直自信地預測她的政黨將以絕對多數獲勝,而她的門生巴爾德拉將成為總理。

法國媒體分析,“國民聯盟”的優勢在很大程度上被中間派和左翼對手之間的戰術交易所破壞。上輪投票後,左翼和中間派聯盟進行了合作,為避免分裂,他們從競選中撤出了200多名候選人,以集中票源,建立統一的反“國民聯盟”戰略。

當地時間2024年7月7日,法國巴黎,法國國民議會選舉舉行第二輪投票,左翼政黨聯盟“新人民陣線”獲多數席位,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聯盟領導人瑪麗娜·勒龐現身。IC Photo

勒龐和“國民聯盟”主席巴爾德拉也將這次挫敗歸咎於對手組成了“可恥的聯盟”,抨擊對手此舉是對“國民聯盟”選民的不尊重。

巴爾德拉稱,對手的“政治操弄”導致“國民聯盟”所得席位低於預期,但他認為,“國民聯盟”已取得歷來最多席位。他還指責馬克龍“將法國推入不確定性和不穩定之中”。

不過,勒龐依舊表現出樂觀的態度。她表示,7日的投票結果表明,“國民聯盟”與之前的選舉相比取得了重大進展,在議會中的議席數量增加了一倍,給未來播下了種子。

“我們的勝利只是被推遲了。”她說。

而另一邊,當投票預測結果出爐時,巴黎左翼集會上“充滿了擁抱、喜悅的尖叫和如釋重負的淚水”。巴黎市中心的共和廣場擠滿了人,充滿派對氣氛,左翼支持者敲著鼓,點燃照明棒,高呼“我們贏了!我們贏了!”

屬於“新人民陣線”的極左翼政黨“不屈的法蘭西”領導人讓-呂克·梅朗雄說,選舉結果使法國大多數人“松了一口氣”,他同時表示馬克龍必須承認中間派陣營在選舉中落敗,他呼籲馬克龍“不要回避責任,應責成‘新人民陣線’組建政府”。梅朗雄強調,左翼聯盟會信守承諾,並執行自己的計劃。

當地時間7月7日,法國巴黎,法國議會選舉第二輪投票後,極左翼法國不屈黨創始人讓-呂克·梅朗雄(右)與其他黨員參加集會。路透社

值得一提的是,德國總理朔爾茨領導的社會民主黨的一位官員7日晚間就法國大選表示,極右翼在法國立法選舉第二輪投票中“落後”,“最壞的情況得以避免”。但社民黨認為,馬克龍在政治上被削弱了。

前景不確定,法國將步入“共治”時代

在第二輪選舉投票後,年僅34歲法國總理阿塔爾7日晚表示,他將於當地時間8日早晨向總統馬克龍提交辭呈。此時距離他今年1月走上總理之位僅過去半年。

路透社形容,由於沒有任何一方贏得絕對多數,此次選舉將導致出現“懸浮議會”,把法國國民議會分裂成三大派別——左派、中間派和極右派——他們的綱領截然不同,而且根本沒有合作的傳統,但具有否定議案的權力。

有鑒於此,法國未來的政治前景會陷入不確定性,可能面臨潛在的政治僵局。這對中間派總統馬克龍來說也是一個打擊,他本想通過提前選舉重整政治格局,但最終導致議會嚴重分裂,這不僅讓任何人都難以推進國內議程,還將削弱法國在歐盟和其他對外關系中的地位。

“法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分裂。”法國著名作家、政治評論員阿蘭·杜哈梅爾(Alain Duhamel)說,“在我們看來,對於馬克龍先生來說,解散議會並舉行這次選舉是一個非常糟糕的主意。”

選舉結束後,法國總統會從贏得最多席位的政黨中任命一名總理。通常,這意味著來自總統本黨的候選人。然而,7日的結果意味著馬克龍的中間派陣營將被迫分享權力,必須任命一名來自左翼聯盟的人物,從而使法國走向“共治政府”時代。

45歲的法國企業家皮埃爾·盧賓(Pierre Lubin)表示,他擔心選舉能否產生一個有效的政府。“這就是我們關心的問題。它會是一個技術型政府,還是一個由(各種)政治力量組成的聯合政府?”

誰有能力來組建一個“雜牌”政府?法廣稱,馬克龍因為解散國會導致本黨遭受重挫,其影響力嚴重被削弱,現在他該選擇誰來出任總理?在沒有任何一個黨派獲得明顯多數的情況下,任何一方出任總理,都很容易很快在國會被推翻,這意味著,法國在短期內成為一個很難治理的國家。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更嚴重的問題在於,面臨這樣一個“大雜燴”,如何能夠形成一個統一的執政綱領。例如:左翼聯盟競選時的一個很重要的要求就是撤銷馬克龍的64歲退休法案,重回多年前的60歲退休時代,這一要求以及左翼聯盟的經濟計劃,被中右翼視為不可實現的烏托邦,但左翼則認為這是其議會選舉時向法國民眾的承諾。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