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娱乐资讯 觀《狗陣》

觀《狗陣》

  圖:電影《狗陣》劇照。

  管虎導演的《狗陣》前面感覺一般,心想這與狗陣有什麼關係呢,看着後勁就上來了。

  因過失殺人獲假釋後回到家鄉西北小鎮的二郎(彭于晏飾),被安排進了打狗隊,遇到一隻疑似有狂犬病的流浪狗。人與狗都被嫌棄,偏見始終圍繞着他倆,生存如此艱難。從一開始的敵對、試探,到最後的人狗相依為命,過渡自然,人與人的感情是處出來的,那麼與動物也是。

  想起呂克.貝松的《狗神》裏的男主角,患有精神病的父親打斷其脊椎致使他終身癱瘓,還被扔進狗窩與狗同吃同宿,最後與狗相互救贖。《狗陣》中的二郎幸運多了。

  漫天飛沙的戈壁,破敗的居民樓,到處流竄的流浪狗,荒廢的動物園和遊樂場,一派凋零。這裏雖貧瘠,精神上卻曾熱鬧富有。十年前二郎是小鎮明星人物,摩托車開得好,還熱愛搖滾,組織過樂隊。

  小鎮飽受流浪狗的困擾。為何有這麼多流浪狗呢,因為很多家庭在遷徙搬走時,拋棄了家中作為寵物的狗。打狗隊抓住這些狗,有的被高價賣掉成為盤中飧,有的則被處死。二郎表面冷峻,實則柔軟,他故意放過眼看就要被抓住的狗,還把小姑娘家的狗(辦不起狗證)還給她。大伙都排斥他,連小鎮上的話事人(賈樟柯飾)和打狗隊所有成員乾杯,唯獨不與他喝。二郎幾次想站起來敬酒,都被無視。

  無法融入的孤獨,無處不在的偏見,使他和那條被追殺的黑狗,何其相似。黑狗被抓後,他開車帶着狗回小鎮,遇到沙塵暴。車翻了,狗在鐵籠裏狂吠。他救狗出來時,還被狗咬傷。最終,荒野求生中,人與狗互相抱團取暖。動物是有靈性的,二郎與仇家打架,黑狗撞碎玻璃衝進屋幫他;二郎的父親在病床上奄奄一息,黑狗將爪子搭在老人的手上……父子相見無言,似乎無感情連接,但留給兒子的一張存摺,是作為父親無聲的牽掛。遠嫁的姐姐每次電話裏只記掛着拆遷款,父親的病情,弟弟的生活,她漠不關心。

  偏見在劇中以一種隱喻的方式呈現了兩次。第一次,二郎想騎摩托車衝過一道兩鎮交界的溝坎,找黑狗,結果摔進溝裏。第二次,背着黑狗幼崽的他想再次衝過去,他把小狗先安放到另一邊,自己衝,再次摔下去。小黑狗聽到主人掉下去後,急得嗷嗷叫。

  《狗陣》沒有《狗神》中的驚心動魄,也不像《忠犬八公》讓人感動落淚,但卻於看似平靜的生活中暗流湧動,衝擊人心。人若不是因為太過失望,也不會從動物這裏尋求慰藉,而動物若不是嚮往溫暖,也不會放棄自由與人為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玫瑰的故事》:「亦舒女郎」的改編困境

《悲劇的誕生》在比較中突破框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