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特稿评论 今天我們銘記歷史,也要警惕對日關係中的一種“精神污染”

今天我們銘記歷史,也要警惕對日關係中的一種“精神污染”

又是一年七月七日。

「七七」這個數字對於每一個中國人來說,都是一個刻骨銘心的記憶,1937年的今天,駐紮在盧溝橋的日本軍隊以「士兵失踪」為藉口向宛平城發動進攻,中國軍隊進行了頑強的抵抗,史稱“盧溝橋事變”,自此拉開了全面抗戰的大幕。

到今天,「七七」已經和「九一八」「(12月13日)國家公祭日」「8月15日本無條件投降日」一起,成為中國人追憶抗日戰爭歷史,緬懷先輩,同時鞭策我輩發憤圖強、為民族復興事業接力奮鬥的契機。

然而,今年的七月七日前夕,我們卻在中國的網路輿論上感覺到了一種很特殊的氣氛,其中的原因恐怕是不久前在蘇州發生的日本兒童及其家長被襲擊事件。有聲音把這樣一個偶發事件作為“中國人無腦仇日”“極端民族主義蔓延”的證據,在互聯網開展了一場民間“清查”運動,讓曾經發表過激烈言論的博主和全體網民“反思對日本不理性的態度”,並且羅列了“這樣下去”的種種可怕後果……給人一種如果在這個當口藉著“七七事變”紀念日發表情感激烈的言論便是火上澆油、渲染仇恨的感覺,著實讓人覺得尷尬且摸不著頭腦。

這種言論,實則是將愛國主義歸類為極端民族主義,看似是在匡正網絡輿論,卻從根本上混淆了兩者之間的區別,不僅不利於我們正視歷史,也不利於正視當下。

我記得幾年前我曾經在網路上看見「精日」這樣為日本侵華「洗白」:「盧溝橋事變確實有日本士兵走丟,人家要求你中國給個說法有什麼錯,你們怎麼還開火了呢?

如此腦殘的言論立刻遭到了網友的犀利回懟:那你告訴我,為什麼1937年日本的軍隊會出現在離北京只有幾十公里的宛平城呢?

讓人倍感欣慰的是,今天的中國國泰民安、軍容壯盛,我們再也不會擔心日本軍國主義仗著工業優勢武力侵犯中國,連當年的「神文」《夏令營裡的較量》中虛構的那些對中國國土虎視眈眈,眼含熱淚表示「中國草原真美!」「我們一定還要來!」的昭和小朋友也不復存在。

但是,正如上文所提及的,一種隱藏、殘酷、危害極大的「文攻」一直以來借助互聯網工具和部分意見領袖正在混淆視聽,「污染」著中國普通人的內心和輿論的氛圍。這樣的精神污染延續了百年,夾雜著對中國民族性的長期研究和試探,以及日本文化精英和日本社會複雜的情緒,如同幽靈一般飄蕩,又如同懸在頭頂的利劍讓人深感不適。細細想來,我認為大概有以下三個套路:

第一,把中國對日本的民族主義情緒標籤化、庸俗化,消耗中國人的民族情感,最後倒打一耙甩鍋全體中國人。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圍繞著「和服」「櫻花」這些象徵符號的沒完沒了的討論。我甚至對此都有點“心理陰影”,因為幾乎每個和抗日戰爭相關的紀念日前後,都會十分“巧合”且劇情雷同地“曝出”某地出現一個穿著和服的女孩和圍觀群眾發生衝突的「新聞」。然後網路上就一次次開始了圍繞「穿和服是不是傷害中國人感情」站隊、互拋論據,最後吵得沒完沒了,接著日本媒體再把這些言論連帶這個事件打包傳播,最後出口轉內銷,中國人又得集體「反思」一波。

2022年,一女孩在蘇州街頭穿和服拍照遭警察指責,並因「尋魔術滋事」被帶進警局;此事在網路引發巨大爭議。

無論是“和服”“日料”還是“櫻花”,本身作為日本的文化符號,根本不足以在這些重要的日子去承載中國民眾對於中日歷史恩怨、銘記日本侵華罪行這樣嚴肅的含義。把「抗日」標籤化成「能不能穿和服」這樣無關緊要而庸俗的話題上,然後用「新聞話題」和「全民討論」消解這些重要議題的嚴肅性,佔用了公共輿論的空間、消耗了中國人的愛國情感,還得被扣上一個「中國人的愛國不過如此」的莫須有帽子。

不過,這樣數十年如一日的議程設定倒是無心插柳促進了中國「漢服國潮」的發展,正是因為擔心穿著本民族的服飾會被誤認為和服從而利用民族情感興風作浪,2000年後成長起來的年輕人開始研究和推廣幾乎被遺忘的傳統服飾,勇敢走上街頭甚至走出國門宣傳中國傳統服裝——中國年輕人樸素的民族情感透過這樣的方式最終形成了一股影響深遠的潮流。

第二,撕裂中國的歷史與現實,把中日矛盾扭曲成「野蠻」與「文明」的對立。

如果說「和服女孩」只是把中國人的民族情感給庸俗化和標籤化的話,曾經在中日釣魚島爭端中轟動一時的「U型鎖事件」則是造成了更為惡劣的影響。在之後的十年裡,「U型鎖」被日本媒體無數次提起,無論是曾經的釣魚島爭端、到參拜靖國神社、右翼教科書否認南京大屠殺,每每日本的錯誤行為引發中國人民群體憤怒時,日本媒體和為數不少的國內輿論領袖都會反覆搬出「U型鎖」來代表中國人。

“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成為了真理”,當你反复把一個群體和一個孤立的事件同時提起時,這個孤立的、根本無法代表事件中普遍中國人行為的形象,就成了人們刻板印像中的「國民畫像」。甚至在2024年的中國互聯網上的年輕人,提起「U型鎖」印象深刻,但有多少人還記得或了解這件事的大背景——中日釣魚島爭端?

2012年,時任東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突然宣布“購島”,引發中日釣魚島爭端。

無論是試圖在公開場合扒下少女和服,還是舉起U型鎖砸向日系車,我們發現日本的許多文化精英和宣傳機器們都熱衷於塑造中國人「野蠻人」的形象,與此相對應地,在宣傳日本人時往往刻意塑造出與此形成「對照組」的「文明人」形象──有品味、有禮貌、愛乾淨、守秩序、知羞恥、有邊界感、服務一流品質一流… …而日劇、日本新聞裡出現的中國人,則多少帶點炫富浮誇、大聲喧嘩、破壞規則、不夠“優雅”,還無知落後的“土鱉”形象。這種刻意的對立,有時會讓中國人天真地以為是由於文化隔閡和刻板印象造成的,甚至在長期的渲染和浸淫中讓我們面對“雖然討厭但確實比我們文明”的日本人,真的帶有一種羞怯和自卑。

但是,只要我們去看在中國互聯網上流毒幾十年,甚至讓許多自認為愛國的年輕人都奉為圭臬的“日本製造”謠言——“崖山以後無中華”,就能品出其中的意味——歷史上靠「移植」中華文明才擺脫蒙昧,走向文明時代的日本,即使在近代得以飛升,也自知無法徹底斬斷自己和中華文明之間的師承關係,唯有一刀將「過去的中國」和「今日的中國」斬斷一分為二,讓中國人自己也相信“我們的(那個教化和啟蒙了日本的)文明早就已經斷了啊”,才能徹底擺脫陰影,建立起對於中國的優越感和「文明優勢」。

我曾經在網路上看到普通的日本青年這樣說:「我好痴迷中華文化啊,《三國志》的時代太迷人了,但是我只喜歡那時的中國,現在的中國已經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兒了」。

大學時代,日本防衛大學校長五百旗頭真到訪我的母校,以「世界格局下的中日關係」做了演講,開頭的一句話我至今印象深刻──他強調,日本歷史上雖然深受中華文化影響,但讓他感到自豪的是,日本從未被納入中華帝國的朝貢體系,也從未在政治上隸屬於中國,這和其他亞洲強國如韓國、越南是不一樣的。

日本文化精英這樣的「自豪」背後蘊藏著一種邏輯:既然我自古就獨立於你,一旦你衰落了,我自然可以扛起「東亞文明共主」的大旗號令天下,不僅是分庭抗禮,更要取而代之,甚至反過來成為教化和統治已經被歷史拋棄了的野蠻人……侵華戰爭期間日本炮製出的所謂“大東亞共存共榮”的謬論由此可見一斑。

第三,既恐懼又擰巴,渲染「仇日情緒」把一般日本國民劫持上「恨中」的不歸路。

當然,上述所說那種「野心」和「優越感」對於今天的日本著實有點超綱了。當下日本精英需要考慮的不是什麼當“東亞文明的嫡長子”,而是GDP如何晚一點被印度超越,不要把小日子越過越慘淡。

我一個長期旅日的朋友曾經和我形容她長期觀察下日本普通人對於中國的態度:“想到身邊有一個和自己有著歷史’仇恨’沒有解決同時國力逐漸強大的鄰國,與其說是’惡感’或’厭惡’,他們更多是一種很真實的焦慮和恐懼。

而這種越來越深的焦慮來源,要拜日本媒體長期對普通日本國民渲染中國官方所謂的「仇日教育」所賜——他們把中國老百姓看的抗日年代劇和學生義務教育階段學的歷史,統統解讀成“中國政府強行灌輸給民眾的仇日思想”,把日本國民對中國的負面印像比例硬生生拉到了90%以上——在右翼政客眼中,既然我們無力改變讓我們不安的來源,不如讓全體國民抱團“恨中”,看著他們心目中中國討厭的樣子,似乎我們也能夠安心一點呢。

中國人作為一個整體到底是什麼樣的,中華民族作為一個幾千年來傳承不息的古老民族是什麼樣的“性格”,靠胡言亂語和自我投射來判斷肯定是沒有意義的,歸根結底還是要用活生生的現實和悠久的歷史記錄來說話。

中國從來不是一個好戰的民族,在當今這個戰火與衝突頻繁的世界,崛起中的中國在自身面臨來自霸權安全威脅和壓力的情況下,依然堅持用最大的努力彌合衝突、平息戰火,提出各種和平與安全倡議,成為了「S3焦慮」籠罩下的壓艙石。

中華民族也從來不會將民族衝突的怒火和歷史仇恨宣洩在普通個體身上,而是選擇用互利與融合解決矛盾——以掃平匈奴作為畢生政治目標,被認為是中國歷史上最具有「攻擊性」的漢武帝,最後任命了匈奴小王作為託孤大臣,百年之後的匈奴人劉淵在亂世中還舉起大旗要「光復漢室」…

另一方面,中國可能是世界上最善於「銘記歷史」的民族,在青史面前中國人的底色從來不是軟弱數千年來,中國人面臨的如抗日戰爭時那樣「亡國滅種」的危難時刻又何止一次,而每一次我們英勇抵抗、浴火重生的英雄傳說,又會成為民族信仰中被永遠銘記和崇拜的歷史,並在下一次危機到來時成為激勵後人永不言棄的力量。

我想,這兩者的有機統一就是我們所說的「以史為鑑、面向未來」背後的深刻意義。我輩也應在時代的變遷中戰勝百年來積貧積弱給我們帶來的“心魔”,不受干擾地繼續堅定地走在民族復興的道路上。

作者:新之AKIRA 影評人,新之說主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