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娱乐资讯 謝霆鋒度身設計動作戲犀利

謝霆鋒度身設計動作戲犀利

  圖:今次拍攝《海關戰線》,霆鋒為學友度身設計動作戲。

  相隔八年,張學友再登大銀幕,不僅選擇接演一部動作片,還挑戰一個高難度角色,飾演一個有躁狂抑鬱症的人。學友自爆過去曾有抑鬱症狀,對角色感同身受。而謝霆鋒這次身兼演員及動作導演,在片場身擔重任。但在前輩學友面前,他立即變得膽小,連主題曲也不敢跟學友合唱。

  張學友與謝霆鋒最近為電影《海關戰線》宣傳,並接受媒體專訪,分享這次的合作感受。霆鋒這次身兼演員及動作導演,更練得一身肌肉。霆鋒坦言最初並非因為有一幕戲要脫上衣而操肌,主要是那時在疫情期間,加上當時太瘦,後來導演才加插一幕戲要他脫去上衣。學友聞言笑指沒見過霆鋒的腹肌,可否即場看看。霆鋒尷尬笑說:「現在沒有了。」學友隨即伸手摸霆鋒的腹部,笑說:「還有的。」霆鋒坦言要保持肌肉是很難,學友亦指曾聽張家輝說過,為了凸顯肌肉線條,不能多喝水。問到學友有想過要操肌嗎?「我當然沒有想過。」記者指他是否靠演技,他笑說:「也不是,我是靠把聲。」

  飾躁狂抑鬱症患者 學友共情

  這次學友飾演的角色患有躁狂抑鬱症,有大量內心戲。拍攝前他有看相關資料,「我覺得都市人大多有少少抑鬱,我也有找找以前自己何時出現過類似症狀,如透不到氣、胸口像被大石壓住。通常我在演唱會後會這樣,可能是演唱會後遺症,也不知是失落還是什麼。要靠時間慢慢平復,吃不下時也要逼自己吃。」學友日常也勤做運動,但運動也不能完全平復情緒,只是當透不過氣時,會特別想郁動,可將專注力放在其他事上。他指這種情況大多是有大事發生時會出現。小時候常覺得透不到氣,像有幽閉恐懼症一樣,有時睡覺時會突然扎醒。問到他有看醫生嗎?學友說:「沒有呀,我怕別人以為我是癲的,現在年紀大了就不怕講。」

  學友已有八年沒有拍電影,重返片場適應嗎?他坦言看到很多人是開心的,但感覺有點陌生。他看到其他演員表現自然,自己卻有點不熟悉的感覺。戲中學友既有動作戲份,也有槍戰。「霆鋒就住我,九成都是他打的。」但霆鋒就大讚學友厲害,武術組稱他為影印機,因為只要學一次,便能做出來。作為動作導演,霆鋒覺得學友有當動作演員的潛質嗎?他笑說:「看學友能做一字馬便知道了。」學友指自己曾經也算是動作演員,因為以前拍電影很少用替身,大多是親身上陣。問到他想多拍動作片嗎?學友立即笑說:「當然不想啦,不是現在才說我身手好啩!三十年前說我身手好還可以,現在講已沒有用了,他們也不敢安排很多動作給我。」霆鋒坦言有些動作是為學友度身設計的,他知道學友平時有打網球,故特別安排他拿短棍對打,會覺得較自然。

  首擔動作導演 霆鋒全力以赴

  這是霆鋒首度身兼動作導演及演員,「真是十分忙碌,很難分身。」戲中霆鋒有水底打鬥、爆炸戲,亦有一場要在吊於半空的貨櫃上拍攝。他指拍這場戲最難,因為道具機建過噸重,一個貨櫃已有七千幾磅,若自己跌下台可能是損手爛腳,但若被這麼重的貨櫃壓到,就一定很嚴重,所以一定要小心。他亦有感角色的內斂跟自己本身性格相似,都不太懂得與人溝通。霆鋒笑言自己不善與人溝通,但偏偏做電影崗位,溝通很重要。不過,霆鋒承認能夠呈現出自己想要的畫面,很是滿足。這次體驗令他有上癮當動作導演嗎?霆鋒表示今次講述海關故事,動作上已好有人性,但之前他與劉德華拍攝的另一部戲,打得更厲害。

  至於學友還想挑戰其他角色嗎?他表示自己仍是以唱歌為主,想專注做好一件事。「我八年才拍一部,再拍可能七八十歲了。霆鋒的武打戲,我拍不到。始終時間有限,我想做自己鍾意做及擅長的事。」學友不諱言答應接拍這部電影,全因為霆鋒。這次是正式合作,之前拍攝《十月圍城》及《全城熱戀》,都是擦身而過。霆鋒亦指這次能跟學友合作很滿足,而且自己親自創作的主題曲,還是由學友主唱。問到他們為何不合唱呢?霆鋒立即一臉害羞說:「他唱我又怎敢唱呢?」學友指最初有叫霆鋒自己唱,但當聽完歌曲,就不再問他了,因為這首歌很好聽,笑言還是自己唱好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探索《繁花》復古時尚密碼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