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特稿评论 普京訪越,美國在緊張什麽?

普京訪越,美國在緊張什麽?

結束對朝鮮的訪問,俄羅斯總統普京馬不停蹄飛往東南亞,他的目的地是越南。

應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邀請,普京於當地時間6月19日至20日對越南進行國事訪問。

這是普京第五次訪問越南,也是他2017年出席峴港APEC峰會後首次訪越。而普京上一次對越南進行國事訪問還是在2013年11月。

在越南,普京一天之內會見了四位領導人,除了阮富仲,還有越南國家主席蘇林、越南總理範明政、越南國會主席陳青敏。俄越發表了關於深化兩國全面戰略夥伴關系的聯合聲明。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海洋和極地研究中心主任、上海俄羅斯中亞學會常務理事張耀認為,短期看普京的亞洲行是尋求“外交突圍”,但長遠看,俄羅斯需要考慮如何在多變的國際形勢中保持大國地位,越南則是其在東南亞地區重要的“戰略抓手”。

值得一提的是,普京此行受到美國高度關注。越南外交部官宣行程之後,即引發美國方面的“譴責”和“嚴厲回應”。普京前腳剛走,美國國務院派出的助理國務卿就來到河內,“重申美國對落實美越全面戰略夥伴關系的堅定承諾”。

在覆旦大學中國與周邊國家關系研究中心主任趙衛華看來,美國雖然對越南接待普京表達了不滿,但這個時候派官員訪越,和越南交換意見的成分遠大於向越南施壓,普京也可能會通過越南這個第三國和美國間接對話。

當地時間6月20日,越南河內,越南國家主席蘇林和俄羅斯總統普京檢閱儀仗隊(視覺中國)

“普京有短期考量,也有長遠布局”

越南與俄羅斯乃至前蘇聯有著深厚傳統友誼。冷戰期間,蘇聯曾接收數萬名越南學生,其中就包括現任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

2001年3月,就任俄羅斯總統不到一年的普京對越南進行正式友好訪問,這是他首次訪越,期間兩國簽署聯合聲明,確定了21世紀俄越關系發展方向,俄羅斯成為越南首個戰略合作夥伴。2012年7月,兩國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系”。

此次訪越前夕,普京在越南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機關報《人民報》上發表題為《俄羅斯和越南:經過時間檢驗的友誼》的文章。他列舉了兩國在支付、能源和貿易方面取得的進展。普京還讚揚越南在烏克蘭問題上采取的“平衡”立場。

俄烏沖突爆發後,俄羅斯面臨西方的全面圍剿。尋求“外交突圍”,是學者們對普京此次亞洲行的普遍看法。

“俄羅斯可以向世界表明,雖然和西方的關系已經惡化,但在全球範圍內仍然有很多朋友和夥伴。”張耀說。在他看來,越南也好,朝鮮也好,普京此訪既有短期的考量,也有長遠的布局。

“對俄羅斯來說,俄烏沖突總會過去的,但是國際形勢在不斷變化,它需要考慮如何在未來的世界格局中保持自己的大國地位。因此,俄羅斯在世界不同地區都必須有可以發揮作用的戰略支點。而在東南亞地區,越南很顯然是俄羅斯重要的‘戰略抓手’,越南和俄羅斯長期保持友好的關系,這是其他東南亞國家所不具備的。”張耀說。

6月20日淩晨,普京率俄羅斯聯邦高級代表團抵達河內。據“越共電子報”報道,20日中午,越南國家主席蘇林在主席府以最高規格的國家禮儀歡迎普京到訪。樂隊奏響越俄兩國國歌,禮炮鳴21響。

20日下午,阮富仲在越共中央總部與普京總統舉行會談。阮富仲強調,越南始終重視對俄傳統關系和全面戰略夥伴關系,這是越南對外政策中的頭等優先事項之一。

當地時間6月20日,阮富仲在越共中央總部與普京總統舉行會談(俄總統府網站)

據克里姆林宮發布的新聞稿,普京在和阮富仲會面時表示,越南一直是俄羅斯值得信賴的朋友和夥伴,雙方關系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加強同越南的全面戰略夥伴關系,是俄羅斯外交政策的關鍵優先事項。

張耀注意到,普京訪越期間,同越南“四駕馬車”——越共中央總書記、越南國家主席、政府總理和國會主席分別進行會談,“這體現出俄越之間的特殊友好關系。”

經貿、能源、核技術……雙方達成哪些合作?

當地時間6月20日下午,蘇林與普京舉行聯合新聞發布會,通過了關於深化兩國全面戰略夥伴關系的聯合聲明。

據越通社報道,聲明指出,越南與俄羅斯同意繼續展開政治外交、國防安全、國際信息安全、應對緊急情況、經貿投資和金融等領域的合作。

聲明強調,需加強兩國對對方國家的投資,特別注重對礦產開采和加工、工業、農業、機械制造和能源等領域的投資。雙方繼續在現有的石油項目框架內繼續合作,確保符合兩國法律。聲明也提及兩國在核能領域的合作。

普京訪越期間,兩國簽署了11份合作文件,涉及油氣開采、核技術、教育等領域。據塔斯社報道,普京表示,俄越兩國在石油和天然氣領域的合資企業取得了豐碩成果,俄羅斯準備長期向越南提供碳氫化合物,包括液化天然氣。

當地時間6月20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越南主席府與越南國家主席蘇林會晤(視覺中國)

觀察者網注意到,普京訪越前夕(6月19日),越南總理範明政會見了俄羅斯聯邦國家原子能公司總經理阿列克謝·利哈切夫(Alexey Likhachev)。據越南政府新聞網報道,範明政表示,越南願與俄羅斯在和平利用核能等各領域開展務實合作,這符合兩國人民的共同利益,有利於世界和地區和平、穩定與發展。

越南政府早在2006年就出台了和平利用核能戰略,2009年11月,建造核電站的提案正式提交越南國會。2010年10月,俄羅斯和越南簽署了一份價值估計達56億美元的核合作協議。根據協議,俄羅斯將幫助越南建設該國第一座核電站。不過,由於核電需求較低、成本增加等因素,越南國會2016年11月投票決定停止與俄羅斯和日本建造兩座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核電站。雖然戰略叫停了核電站項目,但是越南有關方面對於核能的研究並沒有停止。

趙衛華認為,普京訪越期間,越南與俄羅斯的核能合作可能會有進一步進展。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6月21日報道,利哈切夫受訪時表示,越南領導人希望重新討論核能議題,核電站建設談判將在其做出決定後恢覆。

當地時間6月19日下午,越南總理範明政會見俄羅斯聯邦國家原子能公司總經理利哈切夫(越南政府新聞網)

越南接待普京,惹惱美國?

路透社稱,越南對普京的接待招致其主要合作夥伴美國的批評,美國駐越南大使館一名發言人本周早些時候宣稱,任何國家都不應該為普京提供“宣傳其侵略戰爭”的平台。

去年9月,美國總統拜登訪問越南期間,越南與美國的關系連升兩級,達到“全面戰略夥伴關系”。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副顧問喬恩·費納(Jon Finer)此前表示,雖然現階段美國和越南之間沒有武器交易要宣布,但美國及其合作夥伴可以向越南提供幫助,使其減少其對俄羅斯的軍事依賴。

俄羅斯歷來是越南的主要武器供應國。美國《時代》雜志網站援引澳大利亞國防學院越南安全專家卡爾·塞耶(Carl Thayer)的話說,自2022年2月俄烏沖突爆發以來,越南由於擔心西方制裁,已經停止采購俄羅斯武器。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稱,越南接待普京可能讓美國及其盟友失望。

張耀表示:“最近幾年美國一直在拉攏越南,試圖讓越南成為亞太地區、尤其是海洋問題上制約中國的力量。因此,美國在越南花了不少精力,包括去年拜登訪越,兩國達成‘全面戰略夥伴關系’。與此同時,俄烏沖突爆發後,美國出於其戰略考慮,一直試圖把中國和俄羅斯進行捆綁。現在越南深化與俄羅斯的關系,美國難免會感到失望甚至慍怒。”

路透社提及,越南正等待美國在7月26日之前做出是否將越南提升為“市場經濟”地位的決定。夏威夷丹尼爾·井上亞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亞歷山大·吳翁(Alexander Vuving)認為,越南接待普京可能會影響美國的決定,普京的訪問會“讓越南在美國看來不那麽值得信任,可能會對美國的決定產生負面影響”。

不過,在趙衛華看來,雖然美國公開發表了一些強硬措辭,但私下對越南的態度可能會“溫和很多”。

“越南的政治經濟體量畢竟有限,普京此次越南之行,從外交突圍上來說,象征意義大於實際意義。俄越間達成的這些協議,對美國的影響不是很大。美國對越南看似強硬的態度,表面上要顧及到烏克蘭以及歐洲盟友。”趙衛華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普京的越南之行尚未結束,美國國務院就迫不及待地宣布,美國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克里滕布林克(Daniel Kritenbrink)將於6月21日至22日到訪河內。

美國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康達(視覺中國)

美國國務院聲明寫道,克里滕布林克將會見越南政府高級官員,重申美國對落實美越全面戰略夥伴關系的堅定承諾,以及與越南合作確保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自由開放”。

“克里滕布林克在普京離開後訪問越南,我認為美國和越南交換意見的成分遠大於向越南施壓。”趙衛華認為,越南和中國、美國、俄羅斯、日本都保持著友好的合作關系,普京此次訪問可能會通過越南這個第三國和美國間接對話,由此使烏克蘭危機得到控制。

趙衛華表示,越南實行大國平衡外交,“雖然在中美戰略競爭加劇之後,越南的政策有所調整,但總體來說,它采取的策略就是不得罪任何一個大國。不過,越南對待幾個大國的態度還是有所不同的。”

“對中美,越南都有所依賴,也有所防備。”趙衛華指出,對美國,越南認為美國在貿易、國家安全方面非常重要,它需要美國來制衡中國,尤其在南海問題上。但同時,越南在意識形態上對美國有所警惕。對中國,越南把中國當成意識形態和經貿領域的合作夥伴,但中越在南海問題上存在爭端,越南對中國存在戒備之心。

“就俄羅斯而言,它既是越南傳統的合作夥伴,又能在國防領域對越南提供支持,越南也不認為俄羅斯會在意識形態問題上構成威脅。但在經濟層面,和中美相比,俄羅斯的體量又太小。”趙衛華說。

據越南海關統計,2023年中國繼續成為越南第一大貿易夥伴,兩國進出口額達近1712億美元。越南對中國的出口額達612億美元,同比增長6.4%。

2023年越美雙邊貿易額近1110億美元,其中,越南對美國的出口額約為970億美元,雖然同比減少124億美元,但美國依然是越南最大的出口市場。

相較之下,2023年越南與俄羅斯雙邊貿易額只有36.3億美元,同比增長2.3%。

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所研究員黎鴻協對CNN表示:“從越南的角度來看,俄羅斯仍然被視為重要的合作夥伴,雙方有著深厚的歷史聯系,俄羅斯在越南的國防和安全政策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但越南也很謹慎,不希望被視為與俄羅斯走得太近。美國及其盟友在越南的安全和經濟發展中發揮著重要得多的作用。”黎鴻協說。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