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科技教育 蔡崇信“预言”:微软与OpenAI未来极有可能会分道扬镳

蔡崇信“预言”:微软与OpenAI未来极有可能会分道扬镳

  每经编辑 张锦河    每经实习编辑 宋欣悦    

  近日,在美国投行摩根大通于上海举行的第二十届全球中国峰会上,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蔡崇信与摩根大通北亚区董事长兼大中华区投资银行业务副主席关金星(Kam Shing Kwang)进行了一场精彩对话。蔡崇信深入分享了他对公司未来发展的见解,尤其是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和公司治理方面的变革。

图片来源:Youtube截图图片来源:Youtube截图

  核心内容如下:

  1. 关于对人工智能的看法

  培养一个优秀人才需要漫长的过程,但人类仅仅用了三四年的时间,就让大语言模型在知识和某些数学计算方面达到了与人类相当的水平,甚至在某些方面达到了博士生的水平。

  2. 关于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参与

  阿里巴巴是全球少数几家同时拥有强大人工智能和领先云计算业务的公司之一。虽然微软与OpenAI建立了紧密的合作,但两者的独立地位意味着他们未来极有可能会分道扬镳。

  3. 关于多元化投资

  人工智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领域,不能只依赖单一路径。面对选择时,我们要勇于尝试不同的道路,通过多元化的投资来分散风险。

  4. 关于管理层重组

  蔡崇信表示,我们希望确保公司的决策可以更加迅速、高效,因此我们赋予了更多业务团队主管自主权。通过权力下放,让业务部门和年轻员工拥有更多决策权,以缓解CEO的工作压力。

  蔡崇信提到,自去年9月接任董事长以来,他推行了一系列变革措施:“我们进行了一系列人事调整,通过权力下放,让业务部门和年轻员工拥有更多决策权。”他强调,这些变革旨在确保公司决策更加迅速、高效。

  在谈及公司的核心业务时,蔡崇信明确表示:“阿里巴巴的目标更加明确和专注。现在的阿里巴巴向员工传达的内部信息是:我们将专注于两大核心业务:电子商务和云计算。”他进一步阐释了公司如何厘清核心业务与战略性支持业务的区别,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和优化。

  蔡崇信在讨论人工智能时,用教育孩子的比喻来说明大语言模型的发展:“如果我们从教育孩子的角度来理解人工智能和机器智能的训练,就会意识到,培养一个优秀人才需要漫长的过程——从小学到大学毕业通常需要十几年甚至更久,但人类仅仅用三四年的时间就让大语言模型在某些方面达到了和人类相当的水平。”他强调了阿里巴巴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包括对其他大语言模型的战略投资,以及公司如何利用云计算资源来促进AI技术的发展。

  蔡崇信补充称,阿里巴巴是全球少数几家同时拥有强大人工智能和领先云计算业务的公司之一。AI 和云计算的紧密结合非常重要,因为任何使用 AI 技术服务的人都离不开强大的云计算能力的支持。他还表示:“虽然微软与OpenAI建立了紧密的合作,但两者的独立地位意味着他们未来极有可能会分道扬镳。

  “作为一家科技公司,我们深信人工智能将持续进步,变得越来越聪明。”蔡崇信称,“人工智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领域,不能只依赖单一路径。这让我想起了尤吉贝拉(Yogi Berra)的一句名言。他说‘当你站在人生的岔路口时,只管勇敢地前行’。

  蔡崇信对股东表示,阿里巴巴将保持对核心业务的高度专注,并寻求退出非核心业务:“我们非常清楚哪些事至关重要。因此,我们不会在不必要的事务上浪费资源。”他还提到,公司已经出售了部分非核心金融资产,并公布了特别股息。

  蔡崇信分享了他的领导风格演变:“与15年前相比,我现在的工作更具有战略性,它要求我为公司制定明确的发展方向。”他强调了赋予团队自主权的重要性,并表示相信员工能够充分发挥他们的才华和潜力。

  蔡崇信与主持人的对话节选

  主持人:我想对于蔡崇信无需过多介绍,能与他对话我深感荣幸。记得2005年,马云在第一届峰会上发表了精彩演讲。二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同样有幸邀请到了蔡先生。

  自去年9月接任阿里巴巴董事长以来,你对管理层进行了全面的重组,并推行了一系列变革。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这些变革背后的理念或思考?特别是你将如何激发阿里巴巴持续增长的创新精神,这种精神曾推动阿里巴巴从服务中国小企业的市场起步,发展到如今拥有超过十亿消费者的跨国科技巨头。同时也有声音认为,在最近一年的重组中,这种创新精神有所减弱。

  蔡崇信:一年前,阿里决定进行重大重组。主要的考虑是希望确保公司的决策可以更加迅速、高效,因此我们赋予了更多业务团队主管自主权。毕竟,让一个集团CEO每天做出上百个决策是不切实际的。

  我们进行了一系列人事调整,通过权力下放,让业务部门和年轻员工拥有更多决策权,以缓解CEO的工作压力,我现在的职位便是此次调整的产物。

  令人欣慰的是,我现在与一位比我年轻许多的CEO共事,他就是负责日常运营的吴泳铭。他在公司内部享有极高的威望。当年,我们曾一起在一处公寓里打拼,他参与了淘宝、支付宝等主要平台的开发,还参与了这些平台的货币化技术工作,是个非常有能力的领导者。

  在这个新的架构下,阿里巴巴的目标更加明确和专注。现在的阿里巴巴向员工传达的内部信息是:我们将专注于两大核心业务:电子商务和云计算。当然,除了这两大核心业务,我们还有很多具有战略意义的业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已经厘清了哪些是核心业务,哪些是战略性的支持业务,以及哪些是非核心业务或金融投资。我们会根据实际情况,逐步对这些业务进行调整和优化。

  比如说,我们通过饿了么平台开展了外卖业务。外卖配送不是我们的核心业务,但对我们来说具有非常高的战略价值。因为它建立起来的即时配送基础设施,不仅可以用来送餐,还可以用来送药、送花、送水果等容易腐烂的物品。

  主持人:在本次峰会的讨论中,人工智能成为了核心议题,而阿里巴巴在生成式人工智能领域也展现出了积极的投资态势。未来几年人工智能将在全球范围内扮演怎样的角色?

  蔡崇信:对于我这个非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来说,坐在此处谈论它就像是班门弄斧。但既然您问到了,我就尝试从门外汉的角度来谈谈我的看法:人工智能的发展,尤其是大语言模型,就像是在模拟人脑的思维过程,试图达到或接近人类的智能水平。

  这一过程犹如教育孩子。想象一下,我们将孩子送入小学、初中、高中,直至大学,他们最终可能获得博士学位,甚至多个领域的博士学位,这正是大语言模型竞赛的实质。当人们竞相展示各自的大语言模型时,他们其实是在说:“我有一个拥有三个博士学位的‘孩子’,他对生物学、数学、心理学等领域都非常精通。”

  关键在于,如果从教育孩子的角度来理解人工智能的训练,就会意识到培养一个优秀人才需要漫长的过程——从小学到大学毕业通常需要十几年甚至更久,有时候“孩子们”还可能继续深造,攻读研究生、博士学位。

  令人惊叹的是,我们仅仅用了三四年的时间,就让大语言模型在知识和某些数学计算方面达到了与人类相当的水平,甚至在某些方面达到了博士生的水平。这种进步的速度之快令我感到害怕,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阿里巴巴在人工智能领域有几种不同的参与方式。

  首先,作为一家科技公司,我们深信人工智能将持续进步,变得越来越聪明。当前,很多人都在谈论,通用人工智能(AGI)达到通用智能的理想状态取决于对AGI的不同定义,但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必将拥有具备AGI特性的机器。这些机器在某些方面可能会超越人类,比如物理学研究等。当然,这些机器也有它们的局限性,比如在社交方面,你无法让AI在一天内交10个朋友。所以AI依旧无法完全替代人类进行工作,只能作为推手帮助人们提升工作效率。

  通过不断增加数据资源和计算能力,大语言模型在性能上的提升将呈现超线性的增长趋势。数据之于机器,就如同食物和书籍之于人类,是成长和进步的关键。

  阿里巴巴是全球少数几家同时拥有强大人工智能和领先云计算业务的公司之一。这种结合为我们带来了巨大的竞争优势。如果深入剖析行业格局,会发现虽然微软与OpenAI建立了紧密的合作,但两者的独立地位意味着他们未来极有可能会分道扬镳。

  微软实际上并未拥有自主的人工智能开发能力,他们基本上将这项工作外包给了OpenAI;而亚马逊在云计算领域虽有所建树,却缺乏自主研发的大语言模型;Meta尽管推出了开源的大语言模型Llama,但其在云计算方面尚未建立起坚实基础。

  唯一一家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领域均具备竞争力的美国公司是谷歌,但它在这两项业务中的排名均为第三,所以我认为谷歌某些领域无法与OpenAI匹敌。阿里巴巴坚信,在多个垂直领域中运用人工智能技术至关重要。以电子商务为例,通过人工智能,能够更精准地向消费者推荐产品。例如,在虚拟试衣间体验中,人工智能能模拟出衣物在顾客身上的效果,判断衣物是否适合。

  而且人工智能还可以作为个人助理,提供及时且贴心的服务。这些在电子商务中的人工智能应用案例充分展示了其巨大的潜力和优势。通过这些方式,阿里巴巴深入参与并致力于人工智能的发展,因为我们坚信它将为未来带来更多可能性。这正是我们全力以赴投入人工智能领域的原因。

  主持人:除了阿里巴巴自主研发的大语言模型外,你们还对另外五个大语言模型进行了战略投资。你们是否看到了这些模型之间的协同效应,又是如何评估这些投资的?

  蔡崇信:大语言模型之间的协同效应是显而易见的。这些模型在利用我们的云计算资源时,会促进我们云业务的进一步发展。同时这也是一种对冲策略。在过去的25年里,我们深刻认识到,在选择专有模型、开源模型或投资其他模型时分散风险的重要性。

  人工智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领域,不能只依赖单一路径。这让我想起了约吉·贝拉(Yogi Berra)的名言:“当你站在人生的岔路口时,只管勇敢地前行。”虽然这句话咋听起来可能有些让人费解,但其背后的意思是,面对选择时,我们要勇于尝试不同的道路,通过多元化的投资来分散风险。

  主持人:在阿里的这些年,您的领导风格是如何逐渐演变的呢?同时您能否与我们分享您对阿里巴巴未来的展望?

  蔡崇信:作为集团管理团队的核心成员,我与首席执行官一同决策如何合理分配公司资源,这不仅仅涉及到资金的调配,更包括人员的安排,例如决定由谁来负责各个部门的运营工作。一旦这些决策得以确定,作为公司的高层管理者,我就会竭尽全力确保这些资源能够得到最大化的利用,以满足公司发展的需要。

  这涉及构建一个高效协作的团队,我不仅要负责选拔业务部门的首席执行官,更要确保他们的直接下属也具备出色的能力和素质。在团队建设的过程中,我还会积极协助他们进行人才的招募,以确保每个关键岗位都能找到最合适的人选。同时,我还会制定合理的激励计划,将个人的经济利益与公司的整体业绩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制定这些计划的过程中,我会全面考虑资本资源的配置问题,以确保公司能够实现持续、稳定的发展。

  与15年前相比,我现在的工作更具有战略性,它要求我为公司制定明确的发展方向。我深知只有让员工们充分发挥他们的才华和潜力,公司才能不断取得新的进步和突破。

  因此,我会尽可能地赋予首席执行官们和运营团队更多的自主权和决策权,让他们能够在一线工作中根据实际情况做出最合理的选择。因为他们身处一线,最接近我们的用户和客户,他们理应成为这些决策的主导者,而不是我。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公开信息

责任编辑:刘明亮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董宇辉对谈贾樟柯:从小县城到城市 曾觉得自己无足轻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