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特稿评论 “將是場非常不幸的峰會”,外媒擔憂:G7領導人幾乎每個都“自身難保”

“將是場非常不幸的峰會”,外媒擔憂:G7領導人幾乎每個都“自身難保”

6月13日至15日,一年一度的七國集團(G7)領導人峰會在意大利南部普利亞大區一處豪華度假酒店舉行,俄烏沖突、巴以問題及涉華議題都在議事日程上。然而,與這派曾引來眾多名流的綺麗風光形成對比的,是外媒對此番峰會黯淡前景的預期。

美國《紐約時報》13日說,受各國國內政治震蕩影響,除了意大利總理梅洛尼以外,“每一位與會領導人都是身陷囹圄、麻煩纏身或瀕臨險境”;在分析人士看來,這預示著這場會議的成果不容樂觀。考慮到G7成員國在上述議題上都面臨分歧,有專家認為,不論是從其敘事還是具體成果來看,這似乎都將是一場“非常不幸的峰會”。

6月13日,G7領導人抵達意大利普利亞峰會現場(視覺中國)

大家都有“內憂”

眼下,G7各國首腦面前都擺著不少難題。當地時間12日,11月將競逐連任的美國總統拜登乘坐總統專機落地意大利。想來他也許心情覆雜:就在此前一天,兒子亨特被控“非法購買並持有槍支”等三項重罪全部成立,令拜登成為首個在任期間子女被判有罪的美國總統。

“籠罩在領導人頭上的是,這可能是81歲的拜登最後一次參加G7峰會,而奉行所謂美國優先政策、對國際組織表現出蔑視的右翼特朗普可能會卷土重來。”法新社12日稱,拜登本人也承認面臨政治壓力。他日前受訪告訴美媒:“我出席重大國際會議,沒有一次沒有世界領導人在我離開時把我拉到一邊說……‘你不能讓他贏’。”

一洋之隔的英國,保守黨首相蘇納克日前突然宣布提前大選,但各項民調預計執政黨將在三周後的選舉中被“掃地出門”,工黨被看好時隔14年重新掌權。在法國,由於執政的覆興黨在本月9日結束的歐洲議會選舉中慘敗於極右翼政黨,總統馬克龍當晚“賭上政治前途”宣布解散國民議會,“閃電”舉行新選舉。

5月22日,唐寧街10號,蘇納克在雨中宣布提前大選(視覺中國)

德國總理朔爾茨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美國《華爾街日報》13日說,在此次歐洲議會選舉中,他領導的社會民主黨僅贏得了14%的選票,這是自1887年德國議會選舉以來社民黨在全國性選舉中的最差成績。

此外,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在上任八年多之際民調結果不容樂觀,被認為可能輸掉下次大選;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面臨著自民黨內部日益加劇的動蕩,可能會在今秋下台。

為反駁針對G7排他的批評,梅洛尼此番還邀請十幾名非西方國家領導人和國際組織代表與會,人數創下歷史新高。據悉,名單包括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印度總理莫迪、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阿根廷總統米萊、巴西總統盧拉、南非總統拉馬福薩等等,但他們不參與G7的正式討論。羅馬教皇方濟各也將參加一場聚焦人工智能(AI)的會議,屬歷來首次。

不少媒體注意到,當中一些領導人也有內憂。莫迪剛剛迎來第三個任期,但他的政黨在議會中的多數席位已經不覆存在。南非現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30年以來首次失去議會多數席位,將尋求組建聯合政府。更早之前,埃爾多安在地方選舉中遭遇挫折。美媒稱,這提醒著人們,世界格局正在發生怎樣的變化。

唯一一個心境比較輕松的,恐怕只有梅洛尼。她率領的意大利兄弟黨在歐洲議會選舉中贏得該國最多席位,讓她成為少數在選舉後聲勢更強的歐盟國家領導人。英國廣播公司(BBC)13日以頗為諷刺的口吻寫道:“誰能想到,這個自二戰以來已產生近70屆政府、因政治動蕩而臭名昭著的國家,現在卻在一眾其他國家失去立足點的時候,被視為穩定的一方?”

非常不幸的峰會”

英國路透社13日指出,本次峰會日程緊湊,俄烏沖突、巴以問題和涉華議題之外,移民、人工智能(AI)等話題也被列入議程。路透社說,即使在形勢最好的時候,各國領導人也會對這樣艱巨的日程感到吃力,但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偏偏還受困於國內政治。

“除了梅洛尼自己,每一位與會領導人都是身陷囹圄、麻煩纏身或瀕臨險境,這種不幸的趨同反映了整個西方的政治震動。”《紐約時報》13日寫道,“此次會議已經面臨著從俄烏沖突到中國全球經濟競爭的嚴峻挑戰,這預示著其結果不容樂觀。”

分析人士和外交官員表示,國內政治將以大大小小的方式介入G7議程。例如,英國即將在7月4日舉行議會下院選舉,投票結果很可能產生新政府,故預計蘇納克不會在對華貿易或對俄制裁問題上簽署重大承諾。相反,他的此次意大利峰會最終可能成為一次告別之旅。

“如果政府就要換人,你還怎麽做出任何承諾?”總部倫敦的歐洲對外關系委員會(ECFR)資深政策研究員兼地緣經濟倡議主任阿加特·德馬雷(Agathe Demarais)說,“有待觀望”(Wait and see)可能會成為蘇納克此行“關鍵詞”。

《紐約時報》分析,相較蘇納克,國內政治制約朔爾茨和馬克龍的程度較小,但兩人處境都已更加脆弱。無論7月7日國民議會選舉結果如何,馬克龍都將再擔任三年總統,但他的力量已被削弱,可能被迫與來自反對黨的新總理分享權力,而朔爾茨政府內部在眾多關鍵問題上都無法達成一致,歐盟大選結果更令各派陷入互相指責。

6月9日,法國巴黎,馬克龍宣布解散國民議會(視覺中國)

路透社12日援引政治分析人士稱,梅洛尼很難在峰會上取得有意義的成果。“作為東道主,你需要有充分權力的領導人。若他們都是跛腳鴨,那麽你能做的就很少了。”意大利政治風險顧問公司Policy Sonar創始人弗朗切斯科·加列蒂(Francesco Galietti)說,“如果你們在國內都沒有權威,那怎麽能在世界舞台上有權威呢?”

BBC報道也提到,G7國家局勢不穩,導致一些觀察人士對峰會的期望值較低。意大利國際事務研究所(IAI)所長娜塔莉·托奇(Natalie Tocci)說,分析G7峰會可從兩個維度入手,一個是總體敘事,另一個則是具體成果,但如今從這兩個維度來看,“這似乎都將是一場非常不幸的峰會”。

涉華團結度更低

據《華爾街日報》,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地緣經濟中心高級主管喬什·利普斯基(Josh Lipsky)感到,“這是在形勢可能發生重大變化之前做成某些大事的最後一次機會”。托奇也警告,G7成員國需要在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和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聯盟領導的新政府可能出現之前達成協議。

路透社和法新社說,有跡象顯示美國試圖就此爭取主動權。美國《華盛頓郵報》13日說,俄烏議題是此次峰會的重中之重。對此,美國白宮11日提前透露,G7領導人將在會上宣布采取行動,利用凍結的俄羅斯資產的收益向烏克蘭提供新的援助。不過,官員們承認該計劃很覆雜,即使達成協議也只是原則性條款,而非具體實施細節。

目前,美西方國家凍結了俄羅斯央行3000億歐元資產,其大部分位於歐盟國家。美媒稱,拜登希望說服其他G7國家領導人同意將其利息收益作為擔保,向烏克蘭提供約500億美元貸款。但“政客”新聞網歐洲版11日披露,美歐“出現重大分歧”,美國想要歐盟當這筆貸款的唯一擔保人,這在歐盟內部引發憤怒。

“華盛頓的計劃是,我們(指美國)借款,歐盟承擔所有風險……我們可能是蠢,但沒有那麽蠢。”一名歐盟外交官說。路透社13日表示,法律專家們仍需敲定相關細節,這些細節將需要得到歐洲國家、尤其是比利時的支持,後者不在G7之列。消息人士稱,最終協議的達成可能至少要推遲至秋季。

6月13日,G7普利亞峰會媒體中心門口站有警務人員(視覺中國)

如果退一步說,G7各國雖然在具體做法上戰線並不統一,但在“援烏抗俄”這個大方向上還是一致的話,就連外媒看來,在巴以問題上,這個“富國俱樂部”也沒那麽和諧。路透社12日說,在歐盟國家內部,分為支持以色列和同情巴勒斯坦兩個陣營。而拜登堅定支持以色列對加沙發動進攻。

歐盟屬於G7成員,但因為它是一個超國家組織而非主權國家,不在七國之列,也被稱為G7第八個成員。歐盟享受其他G7成員的權利和義務,但不能成為輪值主席,不主辦峰會。如今,歐盟委員會和歐洲理事會領導人一般同時出席G7峰會。

“同樣,西方盟國在討論中國問題時也會出現分歧。”路透社稱,預計G7領導人將對所謂中國“產能過剩”表示擔憂,但無法就應對措施達成一致。意大利國際社會科學自由大學教授拉法埃萊·馬爾凱蒂(Raffaele Marchetti)說:“一些歐洲國家與中國有著非常緊密的商業關系,因此我們預計,相比於其他議題,在涉華問題上的團結度將更低。”

已經過時的G7?

西方大國首腦齊聚一堂,梅洛尼這個被西方媒體貼上“極右翼”“納粹相關”標簽的領導人卻似要成為最明顯贏家。英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前駐法大使彼得·里基茨(Peter Ricketts)坦言:“有一種合理的感覺是,G7現在是一個‘過時的集團’了。”

事實上,這種“反思”並不新鮮。G7成立之初,囊括了西方最主要的發達經濟體,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總量在全球經濟占比60%以上,是名副其實的“富國俱樂部”。然而,隨著中國等發展中國家實力日益增強,G7的壓倒性優勢正在消失。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數據,從2001年到2022年,G7國家GDP總量占全球比重從64.6%下降到42.9%;同期,金磚國家GDP占比從8.4%上漲至25.8%。2022年,按購買力平價計算,金磚國家占世界經濟總量的比重超過G7。世界銀行報告顯示,2013年至2021年,G7對世界經濟增長平均貢獻率為25.7%,而中國為38.6%。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社交媒體賬號截圖

在世紀之交,G7開始意識到,世界上很多問題的解決都無法繞開廣大發展中國家。在1999年的G7峰會上,G7與包括中國在內的13個主要經濟體組建了一個新的對話平台,即G20。近年來,隨著世界力量格局的變化,不斷有聲音指出,G7業已過時,應由G20取而代之。巴西總統盧拉曾表示,G20應該成為決定全球經濟事務的主要論壇,而不應該由少數發達國家組成的G7壟斷這一話題。

公開資料顯示,G7並非真正的國際組織,而是一個非正式論壇,國家元首、政府首腦和高級官員可以在其中討論全球經濟和外交政策問題。其成員包括美國、德國、法國、英國、意大利、日本和加拿大。1998年,俄羅斯曾正式加入該集團。2014年,受烏克蘭危機和克里米亞事件影響,本應在索契主辦G8峰會的俄羅斯被其他七國宣布暫停成員資格。

金磚國家最初由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四國組成,2011年南非加入。今年1月1日,隨著沙特阿拉伯、埃及、阿聯酋、伊朗、埃塞俄比亞成為正式成員,金磚成員國數量從5個增加到10個。據俄媒此前報道,目前,尼加拉瓜、委內瑞拉、泰國、塞內加爾、古巴、哈薩克斯坦、白俄羅斯、巴林和巴基斯坦等國也已經正式申請加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