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金融财经 遗忘2023年银行危机的危险之处

遗忘2023年银行危机的危险之处

遗忘2023年银行危机的危险之处

“太大而不能倒”已经够糟糕的了,但现在我们有“太多而不能倒”。2023年3月的小规模危机可不仅仅是银行业历史上的一个注脚,而我们也承担不起忘却它的代价。

美国的小型银行危机发生已近一年,我们也是时候重温一下这一事件了。这只是一场茶杯里的风波吗?是确实存在系统性威胁,还是几家银行自己的问题?美联储和财政部的干预行动应该让我们感到担忧还是安慰?

有三家美国中型银行在2023年3月左右突然倒闭。其中最著名的是硅谷银行,而它的倒闭也成为了美国史上第二大银行倒闭事件(仅次于2008年的华盛顿互惠银行)。硅谷银行有大约90%的存款是极易触发挤兑的无保险存款。更糟糕的是该行在市值会随利率上升而下跌的长期债券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当硅谷银行出售其中一些债券以筹集资金时,其债券投资组合中的未实现亏损开始曝光。一次失败的股票发行引发了一场典型的银行挤兑。

人们很容易将这些问题归咎于几家银行的行为失当,但问题其实是系统性的。

当美联储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时,它会从金融机构购买债券。通常这些卖家会将钱存入他们的银行,致使银行系统中的未投保存款大幅增加,进而令银行资产端的中央银行准备金相应增加。这是稳定的,因为准备金是地球上流动性最强的资产,可以用来满足任何急于取钱的储户。不幸的是随着量化宽松的持续,一些规模较小的银行(资产不足500亿美元)偏离了这一稳定操作。

美国那些规模较小银行的融资方式历来较为保守,未投保的可支取存款仅占其总负债额的10%左右。然而当美联储结束新冠疫情时期的量化宽松时,这些银行未投保的可支取存款额已经超过了总负债的30%。尽管这一水平仍远低于硅谷银行,但这些机构显然都采取了同一种过度操作。

以往规模较小的银行在流动性方面也更为保守。在2008年底量化宽松开始时,那些资产不足500亿美元银行的准备金总额(以及其他可用于借入准备金的资产)超过了它们发行的未投保可支取存款额。然而到2023年初,它们发行的可被挤兑债权(总计)是其流动资产规模的1.5倍。它们不再持有流动准备金,而是更多地将资产投向长期证券和定期借贷,包括相当大份额的商业房地产贷款。

因此,随着美联储加息,这些银行资产的经济价值大幅下降。其中一部分下跌被会计伎俩掩盖了,但硅谷银行的突然倒闭促使投资者更仔细地审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然而他们在表上看到的东西并没有让人增加信心。KBW纳斯达克银行指数跌幅超过25%,大量银行的存款开始流出,而其中许多银行缺乏流动性来应对突发资金外流。小银行挤兑蔓延的风险是真实存在的,同时问题也可能扩散到更广泛的范围。

重要的是,随着私人资金流向大型银行,流向中小型金融机构的资金很少。这就是当局不得不出手相救的原因。在硅谷银行倒闭后不久,美国财政部表示,就算继续有小型银行倒闭,它们那些没有保险的储户也不会遭受损失。

美联储推出了一项慷慨的新安排,可以根据银行资产负债表上所持证券的票面价值提供最长一年的贷款,而不会根据利率上升对这些证券价值的削减进行修正。联邦住房贷款银行——实际上是美国政府的一个分支——增加了对那些压力较大银行的贷款,以至于在美联储政策收紧的情况下,它们对银行系统的垫款总额在2022年3月至2023年3月期间依然增加了两倍。中小型银行从这些官方来源借入的贷款量大幅飙升。

财政部基本排除了银行挤兑的可能性,而美联储则为银行提供资金以适应持续(但已经不再恐慌的)储户资金外流。一场潜在的银行业危机被转化为一个缓慢进展的问题,让银行可以识别并吸收掉资产负债表上的损失。

但就在最近,纽约社区银行(该行购买了2023年破产的一家银行的部分股份)所发布的巨额亏损公告提醒我们,这一过程仍在进行中。自2023年3月以来代表小型企业的罗素微型股指数的表现明显逊于由大型企业组成的标普100指数,可见小型银行的困境似乎给它们的传统客户中小企业构成了压力。

这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呢?尽管如果财政部和美联储没有介入的话,情况可能会糟糕得多,但恐慌看似得到遏制,让公众注意力移向了别处。除了那些死硬派自由主义者,似乎没有人太关心拯救小银行所需的干预程度,也没人对导致脆弱性的情况进行任何大范围调查。

因此有几个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回答。疫情引发的货币刺激以及对银行如何处理资金的监管松懈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播下了2023年银行业承压的种子?联邦住房贷款银行的垫款是否延后了破产银行的资本筹集工作?在硅谷银行倒闭后依赖官方支持的银行,是否暂时挽救了那些陷入困境的商业房地产借款者,因此只是推迟了最终的清算?

如果那些故意承担风险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是银行家和未投保的储户,无需在出现风险时付出代价,这对资本主义体制来说是不利的。尽管在过去15年间实施了全面的银行业改革,但当局再次表明,只要有足够多承担了同样风险的市场参与者,就可以给予援助。“太大而不能倒”已经够糟糕的了,但现在我们有“太多而不能倒”。

2023年3月的小规模危机可不仅仅是银行业历史上的一个注脚,而我们也承担不起忘却它的代价。

(拉古兰·拉詹系印度储备银行前行长、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金融学教授,维拉尔·V·阿查亚系印度储备银行前副行长、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微信上能用钉钉开会了;山东龙大美食回应“火腿疑似吃出老鼠尾巴”;高盛将苹果剔出“最佳买入名单”

全社会物流成本为什么难以迅速降低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