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金融财经 “新蓝领”群体崛起,为经济复苏注入新活力

“新蓝领”群体崛起,为经济复苏注入新活力

“新蓝领”群体崛起,为经济复苏注入新活力

依托数字技术和平台组织,新蓝领群体不仅提高了生产效率,也促进了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升级。

蓝领群体在中国劳动力市场中扮演着核心角色,是我国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推动力。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连续两年发布了关于蓝领群体就业状况的研究报告。《2023中国蓝领群体就业研究报告》(下称《报告》),通过问卷调查和招聘平台数据,评估了蓝领群体的入职标准、薪酬状况、工作时长及职业观念等方面,从多个维度展现蓝领群体的就业状况。

2023年是我国经济回升向好的一年。蓝领群体的就业与收入状况逐渐趋于恢复。在经济的复苏过程中,蓝领群体对就业市场和经济恢复作用巨大。制造业、服务行业等蓝领就业领域需求逐步企稳回升,是吸纳就业的主要力量。此外,随着“新蓝领”群体的崛起,他们在城市服务业的活跃也为经济复苏注入了新的活力。依托数字技术和平台组织,新蓝领群体不仅提高了生产效率,也促进了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升级。

服务业和数字技术发展推动新蓝领群体成长

传统蓝领职业通常涉及任务单一、技术需求较低的工作岗位,这类岗位以体力劳动为主,主要分布在制造业、建筑业和传统服务行业等领域。这些岗位往往要求从事重复性劳动,对工人的技能要求相对较低。然而,随着服务业发展和数字技术进步,蓝领劳动力市场正在经历一场转型,在城市服务业和年轻劳动人口中,催生出了“新蓝领”劳动者群体。

“新蓝领”劳动者区别于传统蓝领劳动者,他们通常居住在中等规模以上的城市,拥有更高的专业技能和教育水平。这一新兴群体以服务行业为主要就业领域,从事的工作类型更为多样,包括但不限于快递、外卖、销售、美容美发师、咖啡师等,这些工作对劳动者的专业知识和技能要求要高于传统蓝领职业。他们对城市的日常运作和群众生活便利和丰富化起着重要作用。

此外,“新蓝领”劳动者的崛起也反映了劳动市场的结构性变化,以及对更具技术性和专业性工作岗位的需求增加。他们的出现不仅促进了劳动力市场的多样化,还提高了蓝领群体整体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回报。《报告》显示,蓝领群体中收入排名靠前的职业主要是服务业相关职业,月嫂、货车司机、外卖员、网约车司机、美容美发师收入水平排名居前五,高于蓝领群体平均收入6000元的水平。

蓝领群体名义工资上涨,与白领差距缩小

本次《报告》的重要发现之一,是关于中国蓝领群体的收入变化情况。《报告》使用多家招聘网站数据,发现近十年来,中国蓝领人群平均月薪逐年递增,由2012年的2684元增长至2023年的6043元,增长了2.26倍。剔除通胀因素后,蓝领人群实际平均月薪是10年前的1.85倍。

但值得注意的是,经过2014~2019年的快速增长后,2020年以来,蓝领群体实际工资水平涨幅较小,2023年蓝领群体平均薪酬与2022年基本持平。这反映了疫情期间蓝领群体的就业受到影响,并且这种影响在疫情后的2023年延续。《中国蓝领群体就业研究报告(2022)》显示,2022年中国蓝领劳动者整体平均月均工资收入为6078元。

总体上看,从2012~2023年的10年间,蓝领与白领群体的平均月薪差距逐渐减小。2012年,白领群体的平均工资是蓝领的2.4倍,2023年已经下降为1.39倍。近年来,随着人们择业观念的转变与蓝领薪酬水平的提升,越来越多的求职者主动选择加入蓝领。随着蓝领岗位的类型日益丰富、劳动者权益保障提升、企业数字化智能化水平不断提高,蓝领群体的就业质量总体上在提升。劳动者对蓝领职业的自我认同感和满意度继续提升。

在世界范围内,蓝领群体的收入、福利和工作安全性一般都低于白领群体,但差距比我国差距要小一些。以白领蓝领差距最大的美国为例,行政助理(低层级白领)的工资水平是建筑工的1.15倍,是外卖员的1.25倍。欧盟国家有更完善的社会安全网和更强大的工会,熟练的蓝领工人可以获得与低层级白领职位相当的工资。我国蓝领和白领收入和就业质量差距缩小,是时代进步的体现。这一现象反映出社会的多元发展和劳动力市场的成熟。随着劳动力供需关系变化、数字技术和平台组织赋能,蓝领工人的地位和收入会继续提升,社会对各类蓝领职业的尊重和认可也在增强。

蓝领群体劳动权益保障水平提高,但仍有挑战

工资结算的准时性是蓝领群体最为关注的劳动权益内容。新就业形态与传统行业蓝领劳动者的薪资结算准时性存在差异。平台管理的新就业形态如外卖员和网约车司机享有较高的薪资结算准时率和多样化的结算模式,而建筑行业零工、工厂普工和货车司机则面临较高比例的薪资拖欠问题。

《报告》显示,蓝领群体中外卖员、月嫂准时率最高,均超过80%。以外卖员、网约车司机为代表的新就业形态由于平台管理更为标准化、规范化,薪资结算更准时,外卖员薪资结算兼具月结、周结和日结多种模式,结算率高达93.8%。而建筑行业零工、工厂普工和货车司机的薪资拖欠情况较为突出。40.8%的建筑行业从业者、31.4%的工厂普工和29%的货车司机遇到过薪资拖欠情况,拖延时间从半个月至半年不等。

新就业形态群体的职业伤害问题是该群体的急难愁盼问题。从2022年7月1日起,在北京、上海等7个省市的出行、外卖、即时配送、同城货运4个行业开展试点工作,涵盖曹操出行、美团、货拉拉等7家平台企业。截至2023年9月,已有668万名新就业形态人员被纳入职业伤害保障范围,支付职业伤害保障待遇共计4.9亿元。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创造性地将社保与劳动关系解绑,采取新思路新方式切实保障了新就业形态就业人员职业伤害权益,是我国对灵活就业人员社会保障体系的创新性探索,对进一步完善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具有重大意义。

蓝领群体普遍工作时间较长,一般都超过标准工时,平均工作时长集中在9~10小时。《报告》显示,货车司机的工作强度整体较大且开夜车情况较显著。网约车司机、外卖员的工作强度与城市高峰时期有关,如在早晚高峰,市民有较高的出行需求,在午晚高峰,市民的饮食需求较多。外卖员的工作任务存在饭点时间高强度工作的现象,其余时段可以自由安排接单频率,有一定的空闲时间,呈现出“短时高压”的特点。近七成月嫂表示自己承受着较大的精神压力。由于工作内容非标准化、边界不清晰,也导致月嫂经常面临需要承担额外工作量的情况。近五成工厂普工存在熬夜赶工的情况,超七成保安经历过通宵值班。工作时长较长、工作强度大、缺乏明确的工作范围边界、高精神压力、“过劳”的工作模式等都会影响蓝领劳动者的健康,长期来看依然要通过政策措施加强对劳动者身心健康的保障。

(作者系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全社会物流成本为什么难以迅速降低

国际原子能机构:扎波罗热核电站的核安全和核安保状况仍面临挑战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