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特稿评论 「中國經濟崩潰論」再次崩潰

「中國經濟崩潰論」再次崩潰

國際汽車碼頭停滿了等待出口的中國新能源汽車(圖片來源:ICphoto)

“西方媒體利用這樣一種機會盡最大的力量抹黑中國經濟。一時間我們見到了各種各樣的理論,但當這些數據統計出來以後,我們發現中國經濟仍然是世界經濟裡的一枝獨秀。”

“與過去反覆出現的‘中國崩潰論’一樣,這波‘中國經濟崩潰論’也將走向崩潰。”

在過去的一年裡,「中國經濟崩潰論」「中國經濟見頂論」「中國經濟撞牆論」在西方媒體中甚囂塵上,被各路政客和機構頻繁炒作。 如何正確認識當今中國經濟,如何發現新的機遇,直面解決諸如就業、地方債實際存在的問題? 在東方衛視2月27日播出的《這就是中國》節目中,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丁一凡教授一起解讀中國經濟,解構所謂的「中國經濟崩潰論 」。

張維為:

美國發動的對華「貿易戰」已經失敗、對華「科技戰」也基本失敗。 然而,美國發動的對華「金融戰」仍然暗潮洶湧。 「金融戰」的一個主要手段就是唱衰中國經濟,唱響美國經濟,讓人們對中國經濟失去信心,使中國資本流向美國。

當然,與過去反覆出現的「中國崩潰論」一樣,這波「中國經濟崩潰論」也將走向崩潰。 國家統計局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2023年中國國內生產毛額比上年增長5.2%,超過了126兆元,中國的主要預期目標圓滿實現,中國對全球經濟成長的貢獻率高於30% ,超過西方七國集團的總和。

然而,美國唱衰中國經濟的聲音仍然不絕於耳,它們竭力誇大中國經濟遇到的一些局部的、暫時的困難,國內也有一些勢力在跟著鼓譟,所以我們對美國金融戰和認知戰的危害不能掉以輕心 。

美國唱衰中國經濟是有套路的,從智庫到政府、華爾街到媒體,你方唱罷我登場。 2023年8月美國總統拜登甚至親自跑到前台,稱中國經濟是一顆“定時炸彈”,其實我想他心裡比誰都虛,美國的國債已高達34萬億美元,一年的利息支出 就要1.5兆美元,這才是可能為全世界帶來金融海嘯的「定時炸彈」。 接著去年12月,美國信用評等機構穆迪,以中國地方債和房地產業的困境為由,對中國財政狀況做出負面評價。

然而,沒有比較就沒有鑑別。 我一直主張以中國人的眼光,從中國模式的視角進行國際比較,特別是中美比較。 以去年第三季的經濟狀況為例,中國的成長率是4.9%,美國也是4.9%,但中國用的是年成長率,美國用的是環比折年率,美國全年成長率肯定是低於 中國。

此外,非常重要的,中國的成長是乾貨滿滿,我們的用電量在增加,2023年中國全社會用電量是9.25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7%;我們的快遞包裹在增長,全 年突破了1,200億件,創歷史最高;我們國內旅遊增加,以2024年元旦為例,旅遊的熱度和消費都超過了疫情前的2019年。 哈爾濱竟然成了這個冬天最熱的旅遊城市,「南方小馬鈴薯」為城市帶來了60億元的經濟收入。 相較之下,美國的這些數據都不好:用電量在減少,快遞在減少,剛過去的聖誕節假期消費趨弱。

另外,中國模式還有一個非常獨特的視角,就是觀察經濟有沒有新的成長點。 我們有,而美國不多。 我們新的成長點,比方說以華為系列產品所代表的晶片突破,從設計、製造、封裝到產品全部自主可控,帶動了手機業和整個半導體產業鏈的全面崛起。 我們的新能源汽車,從電池、電控、電機,各種零件到整車,完整的產業鏈都在國內。 我們還有「一帶一路」帶動的1萬多億美元的投資,中國企業紛紛出海,開啟中國人自己的「大航海」時代。

習近平主席在新年賀詞中有這麼一段非常精彩的論述,他是這樣說的:“中國的創新動力、發展活力勃發奔湧。C919大飛機實現商飛,國產大型郵輪完成試航,神舟家族太空接力,' 奮鬥者'號極限深潛。國貨潮牌廣受歡迎,國產新手機一機難求,新能源汽車、鋰電池、光伏產品為中國製造增添了新亮色。中國以自強不息的精神奮力攀登,到處都 是日新月異的創造」。

可以說,習近平主席提到的每一點都是中國經濟新的成長點,反映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以科技創新引領現代化產業體系建設」。 這是中國經濟由量變邁向質變的一種升維、一種跨越!

相較之下,美國新的經濟成長點在哪裡? 我們初步分析主要還是金融衍生性商品的擴大、通貨膨脹的延續,醫療、律師、教育等費用的增加。 換言之,從中國人的視角來看,美國經濟的「虛火」太盛。

美國官方統計稱美國的就業顯著增加,以2023年的數據為例,美國勞動部稱美國非農業就業增加了33.6萬,但非官方權威機構——美國自動數據處理公司ADP的數據是8.9萬, 兩者相差三倍多。 更有分析認為美國的官方數據採用的是“收入口徑”,而ADP採用的是“家庭口徑”,兩者差別極大。 如果一個人在三個單位同時打零工,按照“家庭口徑”是一人就業,而按照“收入口徑”,是增加三個就業人口。 官方公佈的就業數據是依據“收入口徑”,而失業的數據則是依據“家庭口徑”,這一增一減,拜登政府的數據就好看多了,有利於他的總統競選。 問題是多數美國人不買單。 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委託民調機構SSRS所作的美國去年11月的民調,71%的美國人對拜登政府的經濟表現不滿。

整體來看,我認為美國GDP最大的問題還是「貨」太少,「幣」太多,遇到危機的時候靠不住。 2023年8月英國《新政治家》雜誌網站刊文稱隨著產業空心化,美西方已經打不了工業化的戰爭:“俄烏爆發500多天后,美國幾乎沒有常規的彈藥可以送到歐洲了” 。 另一家美國媒體驚呼,俄羅斯一個星期在烏克蘭消耗的155毫米砲彈,美國需要兩年才能生產。 長久以來美國經濟玩金融遊戲上癮了,GDP玩得很大,但經濟嚴重的空洞化,GDP裡充滿了泡沫,一個俄烏,美國乃至整個北約的彈藥都不夠用了。

中國經濟固然有自己的問題,有些還相當嚴重,但確實比美國經濟好太多,而且關鍵是中國的問題有解,美國的問題幾乎無解,從社會問題到經濟問題,到政治問題都是 這樣,這是中美兩國今天最大的不同。

對於如何解決中國現在面臨的兩個大問題,一個是房企債務,一個是地方債務問題,不久前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了“積極穩健化解房地產風險”“統籌好地方債務風險化解和穩定 發展”等一系列建議。 我們研究院的史正富教授也對解決這兩個問題提出了一些建設性的思路,我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一下,也是我們的資政建言。

史教授認為中國的債務背後大都是優質資產,而美債的背後大都是虛幻的金融衍生品,這是中美兩國債務的最大差異。 他說只要我們解放思想,充分發揮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就可以把「危」化為「機」。

以房企債務為例,在違法者被繩之以法後,我們清算相關債務時不妨考慮由央行出面組建,比方說,一個中國民生住房集團,以比較合理的價格收購這些資產,使之轉化 為國家擁有的民生房產,包括保障房、廉租房或類似新加坡的「組屋」等,任何中國國民,特別是年輕人,都可以租賃這些房產。 他們也可以購買這樣的房產,但未來只能賣給國家。 對國家來說,這筆資產將是國家手中永久性的優質資產,畢竟中國許多城市的住房改善和升級還有大量需求,以國家力量來化解這些資產,使之變“廢”為“寶” ,成為造福民生的優質資產。

換言之,從國家層級出發,更地把這類危機看成是流動性危機,而非資產負債表危機。 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幾乎所有戰略資源都掌握在國家手中,中央政府的信譽極佳,國家發多少債券老百姓都願意購買,大概率這些債券會形成新的生產力,而非通貨膨脹。

我們也可以把房屋建設與發展智慧化、數位化等新質生產力結合起來,使房地產成為中國高品質發展的新疆域。

地方債務問題也類似。 史教授認為中國經濟有三台發動機: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企業。 中國經濟活力這麼大,背後是三台引擎在共同發力。 地方債形成的原因比較複雜,比方說,某個地方政府可能投了500億發展晶片,但由於種種原因,最後發現500億遠遠不夠。 依照現有的合約這屬於資不抵債。 但這種地方債與美國的債務完全不同,中國地方債背後主要是基礎建設、廠房、實驗室、各種設備、各種儀器,而美國債務的背後大都是金融衍生品。

如果這個判斷可以成立,那麼我們能否解放思想,發揮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的製度優勢,以新的思路來建設性地解決這些問題。 比方說,在對相關問題認真問責之後,能否由央行投資成立中國晶片集團、中國材料集團等等,把許多地方債打包買下來。 這些債務對某個地方政府可能是個天文數字,但對整個國家來說並非如此。

我們可以參考中國過去許多資產重組的成功案例。 比方說中信集團曾經面臨無數分行惡性競爭的問題,後來中信集團就把這些網點整合起來,成立了中信銀行、中信債券等等,危機就基本化解了。 總之,我想一旦我們能夠解放思想,擺脫西方「新自由主義」論述的束縛,我們會發現我們手上有一手好牌,中國的問題都有解。 我們也可以考慮在某些地方或部門先試行,成功了再推廣。

我記得我們在這裡曾經做過一期節目,題目就是《「中國崩潰論」的崩潰》,我們當時就發現「中國崩潰論」的壽命已經越來越短。 我記得2023年4月上海車展期間,三年疫情後第一次來到中國的西方汽車公司老總幾乎驚掉了下巴,三年不見,中國高度智能化的電動車已經引領世界了,中國一躍 成為世界最大的汽車出口國。 如果美國這波「中國經濟崩潰論」還可以忽悠、矇騙一些人,我相信不需要三年,也許一年之後,他們就可能被中國高品質發展帶來的變化,被中國經濟由量變邁向 質變而驚掉下巴,這是肯定的!

好,我今天就跟大家分享這些。 下面我們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丁一凡老師為大家演講,謝謝大家!

丁一凡:

中國經濟在2023年的表現其實確實不盡人意,西方媒體就利用這樣一種機會盡最大的力量去抹黑中國經濟。 一時間我們見到了各種各樣的理論,特別是“中國經濟見頂論”“中國經濟撞牆論”,還有就是所謂“中國經濟崩潰論”。

儘管有各種各樣的理論,最近我們這些數據統計出來以後,發現中國經濟仍然是世界經濟裡的一枝獨秀,達到了5.2%的成長率。 除了這個以外,我們的經濟最起碼是美國經濟的1.5倍。 我們的經濟成長率,如果跟歐盟經濟相比的話,大概是歐盟經濟的16.5倍。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雖然我們很多人都感覺到2023年有很多的困難,其實是因為疫情之後經濟的反彈沒有我們想像得那麼大、那麼快,所以就給我們產生了一種感覺,覺得 經濟好像不太好。

第二個問題就是中國經濟遇到很多很多困難,既有內部的原因,也有外部的原因,內部的原因主要是我們確確實實低估了疫情之後經濟恢復的難度,也低估了疫情對中國經濟的 損害。 其實疫情對我們的中小企業有很大的損害,使得中小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大大惡化,有很多中小企業破產。 在這樣的背景下,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的訂單正在下降。 因為疫情之後,不只中國經濟沒有快速反彈,世界經濟也沒有快速反彈,所以許多出口企業在2023年是非常困難的。

外部經濟沒有恢復,其實是因為這些國家的經濟正在經歷三重低潮。 三重低潮什麼意思呢? 就是從經濟成長週期來講,有高潮、低潮,最後重新復甦,然後再進入下一輪經濟成長。 從次貸危機爆發之後,全球經濟就一直沒有找到新的成長點,所以經濟低潮一直在那裡。

除了經濟成長的低潮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其實無論在已開發國家還是在其他地方,技術成長都遇到了一輪瓶頸,這是第二重低潮。

第三重的低潮就是原來從2008年之後,特別特殊的貨幣政策,零利率、量化寬鬆,釋放出大量的流動性來支撐了整個經濟的表面繁榮。 後來,在疫情期間,聯準會又使用了無限寬鬆政策,隨便印鈔票雖然拯救了金融市場,但是卻沒有使經濟有實際上的發展,最後的結果是通貨膨脹起來了。 所以在這種三重低潮的情況下,世界經濟未來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那麼快回升。

除此之外,外部經濟的情況惡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歐美等西方國家的政治家們,他們對中國的崛起感到恐懼,所以他們鼓吹與中國脫鉤。 這些都對中國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許多人覺得人民幣在貶值,自己的收益在縮小,於是就想把(資本)轉移到外面去,其實這麼做的風險非常大。 我們看到了俄烏衝突之後,美國人首先凍結並沒收的是那些俄羅斯富人放在美國的資產。 中國的富人如果把資產放到美國去,未來的命運不會比這個更好。

當大家都相信經濟發展要遵循市場邏輯的時候,就產生了經濟全球化。 而在經濟全球化的過程中,因為我們中國人勤勞,我們中國市場大,我們的勞動力充裕,是整個加工業最好的基地。 所以在經濟全球化的邏輯下,大量的投資進入了中國市場,打造了一個特別齊全的產業鏈。 現如今在地緣政治的邏輯下,他們想把這些產業鏈重新搬回去,這是很難做到,幾乎無法完成的事。

而人民幣未來一定是一個不斷強勢的過程,這取決於幾個問題:一是我們的通膨率大大低於美國。 給大家一個簡單的例子,最近有個朋友寄了在美國加州的帳單給我。 兩個朋友吃了兩碗米飯,一個火腿湯,一個大煮乾絲,然後再加了一盤素炒萴筍,你們想想這樣的中餐,在中國會要多少錢? 在加州要48美元! 你想一想,美元換人民幣的購買力變成什麼樣子了。

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當美國的通膨率很高,中國的通膨率很低的情況下,如果你是外國人,你願意持有人民幣還是願意持有美元? 持有美元,5年後,你的購買力會下降縮水多少? 這個問題在歷史上發生過,那就是1970年代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美元大幅貶值之後,歐洲國家也跟著受害,因為美元是錨貨幣,當錨貨幣貶值,就把所有的通貨膨脹從美國引入到了歐洲。

現在世界經濟也經歷著這樣一個不穩定的時期,只要中國的人民幣購買力非常強,中國的通貨膨脹率非常低,不出幾年,人民幣最起碼會成為東亞地區的貨幣錨,之後就可能成為世界 的貨幣錨,那時候人民幣的購買力就會反映出來。 這就是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貨幣博弈最底層的邏輯,所以我們不用擔心現在人民幣的貶值。

好,今天大概就跟大家談談有關世界經濟的發展趨勢,以及中國經濟發展未來的一些趨勢。

 張維為    (復旦大學特聘教授,中國研究院院長,春秋發展策略研究院研究員)

 丁一凡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世界發展研究所前副所長)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