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加国新闻 華人3套非法分租屋遭查 租客淚訴房子是地獄

華人3套非法分租屋遭查 租客淚訴房子是地獄

  CityNews近日報道了多倫多非法出租房屋的現狀,這些房屋在安全、健康和衛生標準方面存在一系列違規。現在,一位在其中兩所房子住過的女租客分享了她的故事。

  Loucia Casine Linkert說:“我告訴每個人,我見過大多數人無法想象的事情。”

  “我覺得有必要說出來,”她說。“我是住過這些地獄般住所的人之一。”

  Linkert今年72歲,身患癌症。目前,她住在Delta酒店庇護所。“與我住過的分租屋相比,我在這裡被當作女神一樣對待。”

  Linkert依靠政府援助,在庇護系統進進出出,多年來一直在尋找傳統住房。

  她說:“當我申請公寓時,我很坦率地說我住在庇護所,我一告訴他們我在領政府住房補助,他們就會對眼看我,認為我找不到住房。”

  有人告訴她,有個房東可以。Jojo Ye在東約克經營多間分租房,她在1276 Broadview Avenue的平房裡給Linkert留了一間房。根據記錄,這座房子有5間臥室和3間浴室,但一直是非法的、不受監管的分租房。Linkert說,房子經過改造,最多可容納12人。

  “一開始,我喜歡Jojo。她願意在別人不願意的時候把房子租給我。”  

  圖源:CityNews

  但在Linkert搬進來之後,情況迅速惡化。

  “有老鼠。大約有300隻老鼠在後院的一大堆垃圾里,它們挖了一條隧道進入房子。”她說。“我不停地乞求處理那些垃圾,並解決蟲害問題。”

  Linkert有自己的房間,和另一個男人共用廚房和浴室,她說那個男人酗酒。

  “我試着讓他戒酒,但他很固執。”她說。“他的情況很糟糕,他憋不住肚子了,我就幫他打掃衛生,照顧他。但一天晚上他去世了。”

  Linkert說,由於男子的死,加上老鼠和其他衛生問題,她告訴Jojo她不能再呆了。

  “我聯繫了她,她告訴我她有另一個地方給我。”

  570 Sherbourne Street

  Linkert來到570 Sherbourne Street。她說,一搬進來,問題就開始了。

  “這次有蟑螂。”

  Linkert和一個室友租住一間帶廚房的臥室。每月總共支付1350元。

  搬進來不久,她發現幾個月前,屋裡一位老人去世了,但他的屍體幾天后才被發現。

  她說:“當地居民告訴我,那裡臭氣熏天,沒人知道這個可憐的人死在了自己的房間裡。他們懇求Jojo清洗,但她花了很長時間才洗乾淨。”

  Linkert說,她立即開始尋找新的住房,但就像過去很多次一樣,她找不到願意租給她的人。

  她說:“再一次,我會告訴他們我正在接受援助,然後門就會當着我的面關上。”

  但她想離開的願望實現了。Linkert被告知Jojo要賣掉房子。

  “我對Jojo說,‘我將回到收容所,因為我找不到可去的地方。’她說:‘不,你是我的朋友。我會幫你的,她告訴我另一間房間剛剛空出來。”

  885 Broadview Avenue

  Linkert又搬進了Jojo在東約克885 Broadview Avenue的一套單間公寓。她的房租漲到每月1550元。

  “我沒有冰箱。有一個爐灶和一個水槽,”她說。“從外表上看,一開始還不錯。”

  但在那裡生活了幾個月後,Linkert說她開始生病了。“到處都是黴菌,牆壁和櫥柜上到處都是黑色和棕色的線條。”

  圖源:CityNews

  Linkert說,她威脅要去市政府投訴,但Jojo隨後派了工人來清理。Linkert說,更多問題出現了。

  “正站在水池邊洗碗,突然間,我背上有一種液體,我抬起頭來。棕色的水正流到我的脖子後面。是從樓上男廁所里來的。水管太滿了,都要溢出來了。”

  Linkert認為糞便漏進了她的房間。“我給她發了語音和短信,請求她修理管道問題,但她沒有。”

  Linkert停止支付租金,並打電話給市政府報告問題,工作人員回應並告訴Jojo清理。

  “那是在2023年8月,她讓警察進來,然後就把我趕了出去。”

  這一次,Linkert無家可歸。三個月來,她和不同的朋友住在一起(電視劇),但大部分時間都在街上度過,住在城市公園的帳篷里,因為冬天即將來臨,她瘋狂地尋找住處。

  “我申請了317個公寓名額,317個都被拒絕了,”她說。“我不得不回到收容所,我別無選擇,我72歲了,我得了癌症。”

  Linkert現在認為自己很幸運,她能在士嘉堡的Delta酒店庇護所找到一個房間,這家酒店是由名為“Homes First Society”的慈善組織經營的。 

   圖源:CityNews

  “這個地方有很多善良的員工,他們真的很關心我,他們告訴我,我已經經歷了足夠多,可以留在這裡,直到我重新站起來。”

  現在Linkert分享她的分租屋經歷。“我相信,當事情不對,房東的所作所為不對時,應該大聲疾呼。”

  市政調查人員已經多次訪問了這三所房屋

  根據多倫多市工作人員的說法,Jojo經營的分租屋因各種問題已經受到調查。

  在1276 Broadview Avenue,自2019年以來,市府已經發出12個違規罰單。

  工作人員說:“目前,法院接到針對這處房產的訴訟。”

  在885 Broadview Avenue,自2019年以來有4項違規,但法院沒有接到指控。

  她在75 Don Valley Drive經營的另一間非法出租房也受到了市政許可部門的多次調查。鄰居多年前就投訴有很多問題:害蟲、成堆的垃圾和持續的報警電話。

  目前,法院接到這間房屋違反分區規劃的指控。下一次開庭日期定於3月21日。

  Citynews通過電話聯繫到房東Jojo,就她面臨的指控以及Linkert等房客的指控得到回應。她回覆說:“我無話可說。”

  Citynews還採訪了目前住在Broadview 1276的租客Frank Ghazal。他抱怨房子內部的條件,擔心房子可能不符合目前的城市消防規定。

  但與Linkert不同的是,他不敢提醒市政官員,擔心他們會關閉房屋,讓他無家可歸。

  “這就是問題所在,”他說。“儘管情況很糟糕,但她至少租給了我們,沒有其他人願意租給我們。”

  租戶權益倡導者長期以來一直認為,分租屋是重要的可負擔住房。“對於租戶,這意味着他們要麼住在分租房裡,要麼無家可歸,沒有中間選擇,”租戶權益倡導者Melissa Goldstein說,“對於被其他房東拒之門外的人來說,這是最後的選擇。”

  許多人對多倫多下月即將實施的全面改革持謹慎樂觀態度。市議會投票修改了多市關於多租戶住宅(通常被稱為分租屋)的規章制度。目前,有執照的分租房只允許在城市的某些部分,但在東約克、士嘉堡和北約克是禁止的。

  市政府希望擴大分租屋合法經營的範圍,增加供應量,給租戶更多選擇。

  Linkert說:“成千上萬的人像我一樣,和我的處境一樣。我們需要選擇。”

  生活可以在眨眼之間改變

  回顧自己的過去,Linkert講述了她的故事:充滿重大生活障礙和挫折。 

   圖源:CityNews

  貧窮對她來說不是什麼新鮮事。她出生在美國肯塔基州貧困區,在那裡遭受父母忽視和虐待。

  1974年,Linkert離家出走,在底特律遇到了一位加拿大(專題)男子。“他是我的夢中情人,我們相愛了。”

  她搬到加拿大和他在一起,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是安全穩定的。“我是一名卡車司機,我們有房子和收入。”

  但在2007年,Linkert的丈夫得了重病。她辭去了工作,全職照顧他。2014年,她的丈夫去世了。

  “我付不起房租,不得不賣掉我的卡車,最後住進了收容所,直到我聽說了Jojo,”她說。“人們沒有意識到這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它可以在眨眼之間改變。”

  Linkert認為,分租房是必要的,可以讓人們遠離流落街頭。“這些房東是我們的全部。沒有人會把房子租給像我這樣的人。我一直跪在地上求別人把房子租給我,我有錢付房租,我不吸毒,不喝酒,不抽煙,但沒人願意收留我。”

  Linkert說,只有時間才能告訴我們,新的分租屋章程是否會產生影響。

  “他們必須對這些房屋的所有者制定更嚴格的規定。必須確保至少提供最基本的必需品。我們並不是要求五星級的住宿,但它應該是安全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