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加国新闻 分開不是恥辱! 「灰色離婚」在加拿大越來越普遍

分開不是恥辱! 「灰色離婚」在加拿大越來越普遍

加拿大夫婦更願意在晚年尋求離婚,研究顯示這對女性的影響比男性更大。

在加拿大,離婚的平均年齡多年來一直在穩步上升,部分原因是人們結婚年齡越來越晚。 根據加拿大統計局的最新數據,2020年,平均離婚年齡為48歲。

根據聯邦統計局的數據,過去30年來,加拿大50歲及以上夫婦離婚的「灰色離婚」有所增加,儘管該年齡組的離婚率最近已趨於穩定,並在COVID-19大流行之年的 2020年首次下降。

據環球新聞報道,專家表示,婚姻的破裂絕非易事,但50歲以上離婚則面臨一系列獨特的挑戰。

安省旺市的家庭律師、Caspersz Chegini LLP的執行合夥人凱文·卡斯珀斯(Kevin Caspersz)表示,離婚似乎不再是恥辱,如果老年夫婦對婚姻不滿意,他們更願意結束婚姻。

卡斯珀斯說,在過去10年裡,他發現「灰色離婚」有所增加,特別是65歲或以上的人尋求結束婚姻。

「這些年來,這種現象肯定更加普遍,」他說。 「年長的夫婦認為,他們只剩下這麼多時間來享受生活,如果他們對他們的關係不滿意,孩子們就會離開家。有一個空巢,他們認為沒有理由繼續婚姻。”

**為什麼會出現「灰色離婚」?

西安大略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雷切爾·馬戈利斯(Rachel Margolis)表示,有多種因素可能導致「灰色離婚」。

其中之一是,60歲至78歲的嬰兒潮世代一生經歷了不同的社會變革。

馬戈利斯說:「在加拿大,很多人現在都是老年人,他們很早就結婚了,他們(可能)在20多歲時就離婚了,我們知道已經離婚的人更有可能再次離婚。 」

她補充說,嬰兒潮世代比歷史上任何其他世代都擁有更多的財富,因此他們有能力住在不同的家庭中。

此外,馬戈利斯說,未婚老年人的數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這意味著離婚後有更多的人可以重新選擇伴侶。

「嬰兒潮世代知道,隨著時間的推移,離婚的恥辱確實減少了很多,」她補充道。 “所以也許在過去,一對夫婦會決定在一起,但所有這些事情都讓人們更容易離婚。”

**財務問題

雖然隨著孩子長大並且很可能獨立,年齡較大的父母需要擔心的責任較少,但「灰色離婚」仍然可能給雙方帶來經濟負擔。

專家表示,令人擔憂的是,「灰色離婚」夫婦不像年輕夫婦那樣可以工作很多年,因此重建損失資產的時間也更少。 與此同時,高昂的生活成本和經濟的不確定性給全國各地的加拿大人帶來了沉重壓力,影響了許多人的退休計畫。

多倫多城市大學國家老齡化研究所(NIA)上週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四分之一的50歲及以上加拿大人表示,他們的收入不足以滿足他們的需求。 報告稱,該年齡層中只有約三分之一(35%)的人表示他們有能力在他們願意的時候退休。

在道明銀行集團去年12月發布的另一項調查中,十分之四(43%)的加拿大成年人表示,他們對能夠按最初計劃退休「沒有信心」。

德勤加拿大公司一週前發布的分析還顯示,55%的55歲至64歲的加拿大人將不得不改變生活方式,以避免耗盡積蓄。

「如果他們離開這種關係時會出現某種金融不穩定,或者說,甚至是某種支持義務,那麼這可能是一個真正令人擔憂的問題,」卡斯珀斯說。

「有些人甚至可能不得不考慮推遲退休,以履行離婚和分居所產生的義務,」他補充道。 “因此,他們可能期望的退休生活方式現在正處於危險之中,或者看起來非常不同。”

數據表明,灰色離婚對女性的經濟影響往往比男性更大。

加拿大統計局去年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在54歲至56歲之間,離婚女性的收入損失比單身、已婚和喪偶女性更高。 該研究使用了1982年至2020年的稅收數據。

加拿大統計局的研究稱:“離婚也對男性產生了負面的經濟影響,但平均而言,在70至80歲的時候,他們的收入更有可能高於女性。”

馬戈利斯表示,儘管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提出離婚,但當夫妻分手時,男性最終平均會比女性擁有更多的財富和收入。

在當前的房地產市場,隨著價格飛漲和高利率,當夫妻分手時,尋找另一套房屋也可能是一個挑戰。

「由於加拿大的房價上漲如此之多,現在離婚的人比過去更難找到足夠的住房,」馬戈利斯說。 “因此,我們有時會看到人們,尤其是女性,正在整合資源,可能與朋友住在一起,也可能與家人住在一起。”

卡斯珀斯說,簽訂婚前協議或婚姻合約有助於分離夫妻隨著時間的推移所累積的任何資產。

**「灰色離婚」造成的精神損失

一些研究表明,長期婚姻結束所帶來的情感損失也可能對女性造成更嚴重的打擊。

週二發表在《流行病學與社區健康雜誌》上的一項利用芬蘭數據的研究表明,在50至70歲的男性和女性中,離婚前抗抑鬱藥的使用呈現加速增長的趨勢,但該年齡 組的女性成長更為顯著。 儘管在再婚時抗憂鬱藥的使用有所下降,但這種減少是輕微且短暫的,並且未觀察到女性離婚者的減少,作者總結道。

「與男性相比,女性在再婚時抗憂鬱藥使用的減少幅度較小,這可能與婚姻對男性的心理健康產生更大的益處,而對女性的益處較少有關,並且年長的男性比 女性更有可能尋找(新伴侶),」研究作者說。

“此外,女性可能會承擔更大的責任來管理混合家庭內的人際關係,例如與(新)伴侶孩子的關係,這可能會損害她們的心理健康。”

專家表示,成年子女和孫輩可以在這裡發揮支持作用,幫助離婚夫婦適應新生活。

馬戈利斯說:“我認為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嘗試適應父母,並意識到父母正在為自己選擇他們想要的東西,並嘗試支持他們,即使這會讓生活變得更加複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