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加国新闻 陪審團裁定強姦罪名成立 加法官卻當庭釋放

陪審團裁定強姦罪名成立 加法官卻當庭釋放

近日,加拿大安省高等法院法官埃里卡·喬齊克(Erika Chozik)做出一個罕見的裁決,在陪審團判定一名男子強姦罪名成立的時候,竟然當場將罪犯釋放,原因只是案件拖延了。

2023年聖誕節前3天,大多倫多米爾頓(Milton)的安省高等法院上,正在審理安省男子蒂莫西·卡爾·圖爾(Timothy Carl Toole)強姦案。

案件發生在2020年6月,受害者女子邀請熟人圖爾來看她的新家,兩人喝了幾杯。

她的朋友作證說,她無意中撞見了他們,發現受害者看上去不省人事。

該女子在法庭作證說,她不記得與圖爾發生過性關係。

圖爾在法庭上承認與原告發生性關係,但聲稱她是有意識的並且同意的。

2023年9月,圖爾的性侵犯案審判持續了六天,陪審團才判定他性侵罪名成立,但三個月後,喬齊克撤銷了此案,讓圖爾開開心心回家過聖誕及新年。

當時在法庭上,受害者女子看着強姦她男子離開,簡直不敢相信。

她緊握着她丈夫和一名受害者義工的手,當這名女子聽到法官告訴剛剛被陪審團判定強姦她有罪的男子可以離開時,她難以置信。

當時埃里卡·喬齊克(Erika Chozik)對強姦犯說:“你可以走了,圖爾先生。”

受害女子的腦子在飛速運轉,她拒絕在法庭上表現出任何情緒,不想讓強姦犯看到她哭泣。

但當一切結束後,當她走到法院的走廊,終於忍受不了,開始過度換氣。

“這個人已經被判有罪;作為一名法官,你怎麼有良心將那個人送回社區而不產生任何後果?” 這位女士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說道。

這名女子表達了讓她失望的加拿大法庭制度的憤怒。

最讓她憤怒的是,儘管陪審團做出了裁決,罪名已經成了,但案件又回到了“涉嫌”性侵的境地。

“一個人被陪審團12人判定性侵罪名成立,你就讓他走出這個門?”

“這是我最重要的事情;我每天都在想這件事,我每天都為此憤怒,”她說。

“即使他被判有罪,也沒有任何意義。他沒有犯罪記錄,他繼續過他的小生活了。”

皇家檢控方目前正在對裁決提出上訴,要求安大略省最高法院取消中止審理並將案件發回量刑,並稱法官在處理拖延問題上犯了錯誤,這起案件已經被裁定有罪。

而安省案件拖延是一個系統性問題,導致許多其他嚴重案件被駁回。

由於安省司法系統的拖延而擱置刑事案件的情況並不罕見,但是,在陪審團作出判決後仍被駁回的情況卻很少見。

加拿大最高法院表示,高等法院的案件必須在 30 個月內完成,否則必須被駁回,原因是侵犯了被告在合理時間內接受審判的權利,除非官方能夠證明存在特殊情況,而辯護造成的任何延誤都不會影響 30 個月的期限。

扣除辯護和特殊情況造成的一些延誤後,法官喬齊克得出結論,從圖爾於 2020 年 6 月被捕到去年 9 月審判結束,已經超過了 32 個月時間。

“在合理時間內接受審判權利的利益保護是自由、人身安全、無罪推定和公平審判的權利,”她寫道。“這些權利將受到法院的積極保護。”

九月的訴訟實際上是圖爾的第二次審判;第一個案件於 2022 年 11 月開始,但審判無效,這在很大程度上導致了本案的拖延。

實際上,圖爾在 9 月份陪審團遴選當天早上就曾申請駁回此案,但喬齊克當時拒絕聽取該申請,因為該申請“未在規則允許的時間內送達或提交”。

由於文件缺失,申請所需的法庭筆錄已於前一天送達官方,但喬齊克法官拒絕聽取意見,因為這意味着休庭;她告訴圖爾,她將在審判完成後處理此事。

聖誕節前一天,當喬齊克宣讀了批准申請並中止審理的部分裁決時,受害者女子與法官保持着目光接觸。

受害者女子全程盯着這位女法官。

受害者說:“我真的希望她會說,‘對你來說太糟糕了’,然後他們會設定一個宣判日期。”

“她讀了一句話,然後抬頭看着我; 再讀另一句話;又抬頭看着我。我確實沒有表現出任何情緒,每次她看着我時,她都知道我也在看着她。”

受害者說,她不敢相信,裁決中有很多內容都是集中在刑事案件對圖爾的影響上。

喬齊克法官寫道,由於延誤,圖爾“遭受了重大偏見”,包括經濟壓力、心理健康狀況惡化以及婚姻結束。

法官稱,圖爾原本在大多倫多米爾頓的Maplehurst jail 監獄擔任懲教官,在受到指控後,圖爾被停職留薪,後來又停薪休假。

他目前的就業狀況尚不清楚;總檢察長部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受害者女子不明白問道:“我知道有人說過這件事如何影響他的婚姻,以及他支付很多律師費,但為什麼這很重要? ”

“這對我來說怎麼樣?”

受害人現在面臨着更多的焦慮,在過去三年半的時間裡,她對尋求正義抱有複雜的心情。

她還因此案失去了親密的朋友,這些朋友她與圖爾有着共同的聯繫。

“有很多人說我:‘你是個家庭破壞者,你是個蕩婦’,”她說。

儘管如此,她仍然鼓勵其他女性站出來舉報性侵犯指控,敦促她們找到某種程度的正義與和平,因為她希望看到這一制度的改變。

“這必須在某個地方停下來,如果不是我,那也沒關係,無論如何,我都會繼續我的生活,”她說。

“我只是需要其他女性知道:不要因為加拿大刑事司法系統辜負了我們而害怕說些什麼,有時這對受害者有用,有時則不然,但不要沉默。”

“越多的人表達自己的觀點和發生在她們身上的事情,也許,也許,有一天,事情會發生改變。”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