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亮战 「大紀元」抨擊美國國會警察 為暴亂者開脫罪責

「大紀元」抨擊美國國會警察 為暴亂者開脫罪責

【正義真相】2024年是美國大選年,隨著特朗普再次參與美國總統競選,特朗普的盟友兼金主「法輪功」邪教組織在「沉寂」了些許時日後,又開啟了替特朗普搖旗吶喊的模式,近期針對2021年1月6日美國白宮發生的暴亂事件製作發布了一部所謂紀錄片,為特朗普及其支持者開脫。2024年1月21日,Frank Vyan Walton在美國知名政治部落格網站Dailykos上發表文章,質疑「法輪功」邪教組織旗下「大紀元」拍攝的這部紀錄片,稱其為達到政治目的,將抗議者的死亡歸咎於美國國會警察,為暴亂分子開脫罪責。中國反邪教網摘譯文如下。

我在社交媒體X(原推特)平台上看到了”大紀元”發布的一段視頻,該視頻宣稱揭示了2021年1月6日美國”國會山騷亂事件”中襲擊的”真相”。

我已經看完這個影片,所以你們就不用看了。

「大紀元」在視頻裡這樣說道:紀錄片《1月6日真實故事》(The Real Story of January 6)揭露了真相,這些真相一直被隱藏,不為美國民眾所知。雖然有一種說法稱當天發生的是一場暴動,但直到現在,關鍵事件和目擊者都被忽視。這部紀錄片對警察使用武力以及由此造成的死亡進行了直視,提出了尖銳的問題,即誰應對當天的混亂負責。透過令人信服的訪談和獨家影片片段,講述了1月6日的真實故事。這部紀錄片密切關注了35歲的空軍退伍軍人阿什莉·巴比特(Ashli Babbit)被槍殺事件,以及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另外三名支持者的死亡。它分析了警察對美國國會大廈周圍大量人群的應對和武力的使用。它審視了1月6日造成的影響,包括一名被告自殺,數十人審前長期監禁。它還調查了對國會大廈和警察的襲擊是由未被起訴的可疑演員實施等一些說法。

在這部紀錄片裏,「大紀元」的記者採訪了「大紀元」的其他記者,以證明1月6日沖突中發生的所有暴力事件都是警察對抗議者實施的。

顯然,這是一個真正瘋狂的結論但這只是他們所宣稱在那決定性的一天裡發生的「真實真相」的一個例子。

老實說,有很多棘手的問題應該被提及,特別是那天鬆懈的安保措施,但這些問題在紀錄片中卻沒有談及。

事實上,為什麼警察如此毫無準備,完全被抗議者打了個措手不及?對此,美國眾議院調查1月6日騷亂事件特別委員會的報告幾乎完全沒有解釋。

《大紀元》還在紀錄片裏採訪了丹·弗羅姆金(Dan Fromkin):「我有一個關於1月6日的陰謀論……我的想法是:並不是政府秘密煽動了這次暴動,而是某些官員對國會大廈的保護不力,從而為這場暴亂的發生提供了可能。」「為什麼他們沒有做好適當的準備或回應?這仍然是一個謎……這方面的新聞報導幾乎不存在。」「許多聯邦和執法機構的一線人員都非常清楚社交媒體上關於襲擊國會大廈的大量傳言。一切都在眼皮底下。但他們的上級卻都沒有採取行動。應做而未做的事數不勝數。為什麼?這只是巧合嗎?」「眾議院調查1月6日騷亂事件特別委員會有意避免對當天安全漏洞的嚴肅調查,以將重點放在特朗普的罪責上。但他們是否忽略了特朗普的另一個罪責?誰知道呢?”

我曾希望,或許是徒勞地希望,能從「大紀元」的報道中對這些問題有更深入的了解。

但我失望了。

這部紀錄片請來了一位警察專家,據報道,他曾在美國各地各種使用武力案件中作證300多次。此人認為,國會警察違反他們的訓練和自己的規定,向人群發射爆炸性彈藥。他認為警察應該部署一道散兵線,而且他聲稱現場沒有主管處理事情。

但所有這些主張都是錯誤的。現場的主管人員是大都會警察局的羅伯特·格洛弗督察(Inspector Robert Glover of MPD),呼號為”巡警50″,他是人群控制方面的專家。是格洛佛要求相關安全部門立即前往國會大廈。他還要求受過專門訓練的華盛頓特區警察聯盟(CDU units)制服人群。

他們確實部署了一道散兵線來阻止抗議者。

事實是,人群沖上警戒線,並搶佔了充當路障來阻擋他們的自行車架。他們用旗桿和這些自行車架作為攻城槌攻擊警察,造成數十人受傷。

但「大紀元」並沒有談及這些 。相反,他們聲稱向人群發射爆炸性彈藥是武力的「不必要升級」。他們稱,警方本來可以採取「戳眼」的方式。(是的,「大紀元」是認真的。)

奇怪的是,當年早些時候警方曾經使用「彈藥」驅散聚集在拉斐特公園抗議警察暴力的人群(譯註:指「黑人的命也是命」事件),我不記得有任何右翼人士對此提出過抱怨。

「大紀元」的報導不只是抱怨警察使用彈藥。他們聲稱,在人群中有兩名抗議者死於醫學原因一個死於心髒病,另一個死於中風(即本傑明·菲利普斯Benjamin Philips,親特朗普網站Trumparoo的創始人),可能是被落在附近的爆炸物直接引發的。「大紀元」非常嚴肅地論證,抗議者的死亡是由警察的彈藥造成的。

在紀錄片後段,「大紀元」論證稱,一名基本上是被踩踏致死的女子羅珊娜·博伊蘭德(Rosand Boyland),是在發生激烈打鬥的狹窄通道內,被警察的胡椒噴霧致昏的。事實上,抗議者本身也在使用胡椒噴霧和防狼噴霧。

事實上,華盛頓法醫2023年4月表示,博伊蘭德的死因是意外服藥過量。更確切地說,博伊蘭德死於冰毒,”法醫認定,佐治亞州肯尼索市34歲的羅珊娜·博伊蘭德死於意外急性安非他命中毒。”

所以,這才是博伊蘭德失去知覺並被抗議者踩踏的原因,並不是「大紀元」所說的狹小空間裏的胡椒噴霧。

「大紀元」試圖將所有這些死亡歸咎於警察。他們根本不談對警官邁克爾·法諾內(Michael Fanone)的襲擊,後者當時被拖出通道,遭旗桿和棍棒毆打,後頸受數次電擊。

他們沒有提及任何關於丹尼爾·霍奇斯(Daniel Hodges)警官被擠壓在門上的暴力搏鬥。

他們沒有提到卡羅琳·愛德華茲(Caroline Edwards)警官,她被自行車架砸中導致摔倒,頭部撞在混凝土台階上,失去知覺。

他們沒有談到阿奎裡諾·戈內爾(Aquilino Gonell)中士所遭受的傷害,這迫使他與法諾和愛德華茲一起從警察部隊退役。

140名警察在這次襲擊中受傷,「大紀元」假裝人群完全沒有暴力行為。他們討論的唯一一起警察受傷事件是布萊恩·西克尼克(Brian Sicknick)的死亡,”大紀元”稱其死於”自然原因”,他們煞費苦心地證明他並非”被滅火器擊中頭部”。

事實上,他並非死於「自然原因」。

奇怪的是,他們沒有考慮西克尼克被防狼噴霧襲擊可能帶來的影響,這肯定會提高他的心率,使他處於緊張狀態。法醫確實說,西克尼克在襲擊後的第二天死於中風就像本傑明·菲利普斯一樣。但「大紀元」沒有提及他在襲擊當天晚上10點昏倒,最終在24小時後死亡。法醫還說,正是那天所經歷的一切,導致了西克尼克的死亡。

因此,菲利普斯的死亡,盡管是”自然原因”,但實際上是警察的錯,而布萊恩·西克尼克警官的死,也是”自然原因”,就是因為運氣不好嗎?一個42歲的男人突然中風兩次?大約10%-15%的中風發生在45歲以下的人身上,所以他這個年齡的人中風的幾率並不大。

本傑明·菲利普斯中風時已經50歲了,但在他的案例中,就成了「警察殺了他」。荒誕之極!

對於艾希莉·巴比特的死亡,「大紀元」做出了一系列相當大膽的斷言。他們論證,阿什莉當時與紮卡里·阿拉姆(Zachary Alam)發生了沖突,後者用頭盔打破了通往議長休息室的窗戶。影片顯示了阿什莉揮拳打阿拉姆的照片,並說她正在和他爭吵,目的是為了阻止他。關於這一點,他們是對的。

這一點實際上對阿什莉是「非暴力」、不是威脅的論點造成了一些損害。事實上,她有過對國會進行死亡威脅和身體暴力的歷史。然後他們論證說,在攻擊阿拉姆之後,阿什莉突然覺得有必要撤退這就是為什麼她會跳進阿拉姆剛剛打破的窗戶,然後被伯德中尉開槍打死。

「大紀元」不承認伯德是在喊大家停下來。他們不承認伯德拿著槍並大聲警告。他們不承認阿什莉在阿拉姆後面,她其實可以輕易地從另一個方向撤退,那裡有3名警察和特警隊正在上樓。(即使在這片,當攝影師轉身時,你也可以看到特警隊。)

沒錯,我必須得說,這根本說不通。

當阿什莉被槍殺時,阿拉姆站在她旁邊,他說:”被擊中的也可能是我。”阿拉姆承認警察曾告訴他們”退後”,但她還是向前沖了。他說,他們只是想「要求進行調查」。

是的,我不認為這是正確的做法。

「大紀元」也不承認艾希莉的背包裏有把刀。

所以,再說一遍,這仍然是威脅。

「大紀元」確實批評伯德中尉向艾希莉開槍,批評理由是她身後有警察,還有其他抗議者。但「大紀元」沒有註意到伯德中尉向前邁了一步,以獲得一個更好的角度這被稱之為「弓步」這樣他就可以擊中阿什莉的右肩。從那個角度,如果他沒有打中,子彈會擊中牆壁,而不會傷害其他人。

「大紀元」採訪了阿什莉的丈夫亞倫(Aaron),他已經對阿什莉的死亡提起了訴訟。他說,在她被殺之前自己一點也不關心政治。另一名曾身處博伊蘭被踩踏、霍奇斯警官被擠壓的通道裏的女性抗議者抱怨說,自己很不幸被一名警官用警棍擊中頭部數次受傷。但她沒有解釋自己是如何捲入這場打鬥的,就彷彿她只是偶然從人行道上經過,突然在她周圍爆發了一場巨大的鬥毆。想像一下,這得有多倒黴?

「大紀元」採訪了抗議者馬修·佩納(Matthew Perna)的妻子。佩納被逮捕並被指控,後來自殺了。他的妻子抱怨說,馬修”沒有惡意”,他是一個”溫柔的靈魂”。好吧,她說什麼就是什麼。但「大紀元」沒有提及的是,還有4名警察同樣自殺了。

總的來說,這段影片是對警方的一次猛烈抨擊。「大紀元」並沒有將暴力事件歸咎於任何抗議者。相反,他們表示,”暴力”的人都是”身份不明的演員”,他們認為,這些人中沒有一人被確認身份或逮捕,這表明他們要麼是美國極左翼組織成員”安提法”,要麼是受到司法部戰略保護的臥底警察。

實際上,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被確定並被逮捕,並沒有一個人被證明是「安提法」。

我可以指出「大紀元」說的一些事情是完全錯誤的,對於很多情況「大紀元」掐頭去尾、斷章取義。不出所料,「大紀元」試圖扭曲當天的事件,完全為抗議者開脫罪責,並全面詆毀警察。

警察確實做錯了一些事。但對「大紀元」來說,如果警察主動出擊,那警察就是錯的;如果警察被動防禦,那警察也是錯的。總之沒有對的選項。

「大紀元」採訪了卡什·帕特爾(Kash Patel,譯註: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的國家情報副總監),他主要講述了國民警衛隊沒有正確部署的原因。穆麗爾·鮑澤(Bowser,翻譯:華盛頓市長)拒絕了這個請求,因為擔心這看起來像一場軍事政變,就像之前拉斐特公園的行動那樣。帕特爾把這種對公眾影響的擔憂歸於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譯註:美國眾議院議長)和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譯註:美國參議院民主黨籍多數黨領袖) 他們兩人都不在國民警衛隊的指揮系統中。但帕特爾忽略了討論「公眾影響」問題和對利用軍隊對付公眾表示擔憂的主要人物是克訥斯·米勒(Chris Miller,譯註:美國前代理國防部長)。米勒在向1月6日事件特別委員會作證時正是這樣做的。

「大紀元」沒有解釋的是,為什麼特勤局和聯邦調查局都拒絕向國會警察傳遞他們收到的威脅;為什麼史蒂文·桑德(譯:Steven Sund,美國國會警察局長)沒有被告知他們自己的內部情報小組所發現的威脅;為什麼第三班國會警察被打發回家,而不是留下來幫忙:”我們本可以阻止他們的。”

「大紀元」沒有說明艾安娜·普雷斯利(Ayanna Pressley,譯註:美國民主黨眾議員)辦公室的緊急按鈕發生了什麼。他們沒有採用襲擊前暴亂分子在大樓裏討論路線的錄影。他們沒有解釋為什麼勞倫·博伯特(Lauren Boebert,譯註:美國科羅拉多州共和黨籍眾議員)在攻擊開始時在推特上發布了佩洛西的立場,也沒有解釋為什麼她和瑪喬麗·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譯註:美國共和國黨籍眾議員)稱這是「1776年的時刻」(譯註:1776年7月4日,美國大陸會議正式發表了主要由托馬斯·傑斐遜起草的《獨立宣言》)。他們沒有解釋為什麼抗議者帶著紮帶、手槍、防彈衣、頭盔、棍棒、管狀炸彈、警棍、熊噴霧和胡椒噴霧來參加活動。人們通常不會把這些東西帶到「和平抗議」中。

這些問題,「大紀元」都沒有給出答案。

作者:Frank Vyan Walton 桑梓(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