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特稿评论 用別人的文物裝扮自己的文明,英國拒不歸還希臘文物!

用別人的文物裝扮自己的文明,英國拒不歸還希臘文物!

自90年代以來,希臘政府已多次公開向英國追索收藏於大英博物館內的帕德嫩神廟雕像,但英國政府一直在迴避問題,東拉西扯。

希臘今年底的「催討」工作進一步加緊,根據路透社、BBC等媒體報道,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於11月26日訪問英國,原定28日與英國首相蘇納克舉行會晤。

但就在米佐塔基斯準備到唐寧街10號前的幾個小時,英方取消了這次會晤,改為由副首相接待米佐塔基斯。

希臘方面拒絕了這種安排,米佐塔基斯提前結束行程離開英國。

對於「放鴿子」一事,蘇納克非但沒有表示歉意,反而倒打一耙指責希臘違背承諾(不向英國提出歸還文物要求)

希臘方面反駁稱,他們從沒有作出過英方所謂承諾,「文物問題與其他雙邊和國際議題一道被納入會晤議題,而且唐寧街10號對此知曉」。

帕德嫩神廟雕像屬於誰? 當然是希臘,包括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都認為應當物歸原主。

但英國態度仍然是:拒絕歸還,大英博物館是合法取得了這些文物。

希臘則堅稱這些雕塑是被偷走的,要求英國歸還文物。

帕德嫩神殿雕像不僅承載著希臘歷史記憶,也承載著希臘人民的國家情感。 另外,它有經濟方面的利益,如果回歸,可以大大促進希臘旅遊業的吸引力。

二戰結束之後,希臘就一直與英國交涉文物歸還問題。

為了平息希臘以及國際輿論的壓力,1963年,英國議會通過修訂後的《大英博物館法》,以文物保護者自居,用立法形式來處理文物歸還問題。

希臘就被英國給忽悠了,它相信了英國的「司法獨立」鬼話,希臘文化部門真的去請律師在英國打官司。

但英國人所謂的合法,非法,這個「法」不是國際法,更不是希臘法律,而是英國的法律。

哪個英國大法官會真的根據「司法獨立精神」而裁決帕德嫩神廟雕像應歸還希臘?

幾十年來英國大法官換了一撥又一撥,希臘人的官司卻永遠看不到贏的希望。

2015年5月,希臘文化部終於宣布,雅典將透過外交和政治管道促使古希臘文物回國,決定放棄法律手段。

希臘這項決定是正確的,否則,這官司打到天荒地老也贏不了。

英國卻指責希臘不講法律,英國不接受「非法」的文物追索。

英國就關上了與希臘討論文物歸還的大門,裝都不裝了。

2021年是希臘獨立建國200週年,米佐塔基斯向當時的英國首相約翰遜去函,希望文物能回到希臘展覽,至少是「借用」。

但英國做賊心虛,它怕文物一旦「借用」到希臘,到時候希臘舉行民主公投,物歸原主怎麼辦?

所謂「法律」一出了英國,全世界還沒有哪款法律是支持侵占別國文物的,而英國總不能出兵希臘去搶吧?

所以,約翰遜拒絕了希臘的「借用展覽」要求。

這讓希臘人很傷心,被人搶走的文物,居然連「借用展覽」的形式讓其回家看看都不行。

英國政府則全力迴避與文物有關的一切問題,這次蘇納克“放鴿子”,就是在告訴希臘,英國寧可損害雙邊關係,也不會歸還文物。

英國為什麼對別人的文物如此「在意」?

因為盎格魯-撒克遜人並沒有建立過真正的文明,它本質就是海盜基因,

最初,這群海盜入侵不列顛,建立了肯特、薩塞克斯(南撒克遜)、韋塞克斯(西撒克遜)、埃塞克斯(東撒克遜)、諾森布里亞,東盎格利亞 和默西亞七個小王國。

西元829年,韋塞克斯國王愛格伯特統一了其他王國,這個國家稱之為英格蘭。

打打殺殺數百年,變成了大英帝國,後來又依靠武力和殖民手段成為了「日不落帝國」。

但是,英國的文明程度遠遠配不上它的地位和財富,法國佬總是嘲笑英國的粗陋和野蠻。

歐洲最明顯的國際競爭是各國首都建設,而倫敦是個“顯眼包”,它是如此骯髒、混亂、簡陋。

不只巴黎、羅馬、維也納、聖彼得堡看不起倫敦,連柏林也是如此。

1868年,深感自卑的英國知識分子在《建築師》(The Builde)雜誌發文,“首都是一個國家尊嚴所在,倫敦必須大規模改建,才能配得上這個世界上最富有國家的首都。”

於是,英國成立了“維多利亞女王紀念委員會”,調集大量財力、物力、人力改建倫敦,這才有了莫爾步行街的擴建、帝國海軍部大拱門的修建、白金漢宮的正面重修、還有維多利亞紀念碑。

白廳軍事部、議會廣場、政府大樓、衛理公會中央會堂以及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等重要建築都在這段時期建設得莊嚴富麗。

河水也變乾淨了,綠化覆蓋率也大大增加了,倫敦趕上了巴黎和羅馬。

英國的硬體問題用錢可以解決,然而,軟體卻無法解決。

英國人甚至連音樂也“沒有”,西方最知名的古典音樂大師,可以是奧地利的、德國的、法國的、匈牙利的、波蘭的、俄國的……但就是沒有英國的。

繪畫也好不到哪裡去,最嚴重的是,英國的歷史也不光榮。

軟體問題就只靠「特殊」手段解決了,盎格魯-撒克遜人出於「建立文明史」的動機,就開始偽造歷史,如果偽造不了,就進行嫁接,嫁接到古埃及、古希臘身上,再進行 偽造。

另外,就是在殖民地掠奪一切寶物,同時,還去坑洞騙別的國家文物,如果騙不了的話,就去偷去搶。

英國這是在用別人的文物來裝扮自己的文明。

在宣傳上,則說如果沒有英國的保護,其它國家文物就會被毀壞。 這樣,強盜就被說成了文明的保護者。

其實,當英國人每搶到一件文物時,在搶劫過程中,往往伴隨著數件或數十件文物的毀滅。

例如,1860年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英國人將搶到的寶物分成三部分:軍人和外交官私賣、孝敬英國王室、政府收集到官方博物館。

但是,那些搬不走或看不懂的中國文物呢? 這些強盜就將絲綢、瓷器、古木雕、珊瑚屏風、字畫……皆付之一炬。

一些識貨的英國記者當時在《泰晤士報》發文痛惜:軍人們在中國的宮殿裡,誰也不知道該拿什麼東西? 他們為金子丟掉了銀子,為了寶石又丟掉了金子。 無價的瓷器和琺瑯瓶卻被敲碎…“

下令縱火的是英軍統帥額爾金,他在家信中寫道:我們更多的是進行破壞,我敢說,原來價值一百萬英鎊的財產,拿出來的不到五萬英鎊。

額爾金他老爸就是」合法收購」希臘帕德嫩神殿雕像的英國「埃爾金伯爵」-湯瑪斯‧布魯斯。

他是將雕像從希臘神殿切割下來,再運回英國的,其中細節英國到現在也不公佈。

所以,不要以為這些英國強盜是在保護文物,他們更多的是在別國破壞文物。

英國政府拒絕希臘的依據:

鄂圖曼帝國是希臘當時的統治者,英國運走雕像得到了蘇丹的同意,因此這是合法行為,更何況拆除費、打包費、運輸費都是英國人自己掏錢。

希臘政府認為:斯曼帝國是入侵者,他們奴役了希臘人民,根本無權代表希臘人民,又怎麼可能有權將希臘歷史文物贈送給第三者。

無論它與英國有過什麼交易,都不具備合法性。

簡單說,就是埃爾金伯爵私盜希臘文物,後來被英國官方追認為「合法」交易,並由大英博物館「合法」佔有。

如果歸還希臘會如何? 英國數百家博物館裡的大多數珍品將被“掏空”,物歸原主。 英國文旅產業(展館門票、出版品、授權金、租借金、週邊產品等)都將受到極大衝擊。

我大英自有國情在此,憑本事偷的,怎麼還給你?

更何況希臘文物對於「英國文明」的存在有著特殊意義,上面說過「文明嫁接」的問題。

1821年,雪萊在詩劇《希臘》寫道:“我們都是希臘人,我們的法律、我們的宗教、我們的藝術,根都在希臘。沒有希臘,我們就是野蠻人。”

英國的野蠻人自卑感,單單靠工業革命和海外殖民,是無法擺脫的。

於是,一個理想的希臘、唯美的希臘、自由的希臘出現了。

日不落帝國扮演了希臘文明繼承人的角色,還要佔據其它國家的歷史文物,把自己裝扮成人類文明的保護者。

但英國統治者仍然是野蠻人,殖民思想根深蒂固,只是現在不敢明火執仗地搶劫罷了。

大英博物館能代表英國文明嗎? 不,那隻是強盜基因的證明。

神殿是希臘的靈魂之所在! 不然也不會成為大英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希臘就該不停地追索,讓全世界關注這個問題,因為遭到英國搶劫的不僅是希臘一家。

盎格魯撒克遜人欠世界的那些老賬,早晚是要被清算的。

來源:後沙月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