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特稿评论 「一帶一路」:推進世界的現代化

「一帶一路」:推進世界的現代化


“‘一帶一路’倡議源於中國,而它的成果,它提供的機會惠及整個世界。”

“‘一帶一路’注定要成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進程中的重要的里程碑。”

今年是習近平主席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十週年,十年來,“一帶一路”共建國家從“硬聯通”走向“軟聯通”,書寫了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的精彩故事。 在東方衛視11月27日播出的《這就是中國》節目中,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和中國前駐孟加拉國大使李極明大使,共同探討「一帶一路」十週年取得 的輝煌成果。

張維為:

今年10月18日上午,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在人民大會堂隆重開幕,來自151個國家的領導人或他們的代表,以及上千位政要、學者、企業家等各國人士參加 了開幕式。 我也榮幸地應邀參加了這場盛會。 我們提前一個小時抵達了人民大會堂二樓的大廳,這裡已是一片喜悅歡慶的氣氛。 開幕式所使用的同聲翻譯的語言有14種之多,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一帶一路」倡議源自於中國,而它的成果,它提供的機會惠及整個世界。

短短10年間,「一帶一路」已經形成了3000多個合作項目,150多個國家參與,拉動近萬億美元的投資,成為當今世界最受歡迎的國際公共產品和最大規模的國際合作平台。

習近平主席發表了主題演講,回顧了10年的成就,總結了成功的經驗,為共建「一帶一路」指明了新的方向。 習主席提到「只要各國有合作的意願,有協調的行動,天塹可以變通途,’陸鎖國’可以變成’陸聯國’,發展的窪地可以變成繁榮的高地。經濟發展快一些的國家, 要拉一把暫時走在後邊的夥伴。」習主席也提到「把別人的發展視為威脅,把經濟相互依存視為風險,不會讓自己生活得更好、發展得更快。」「 10年的歷程證明,共建’一帶一路’站在了歷史正確的一邊」。

習主席於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2019年提出高品質共建「一帶一路」。 在這次演講中,他又提出攜手推動“世界的現代化”“實現世界各國的現代化”,我想這些概念,就像“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概念一樣,具有新的重要的指標 意義,為共建「一帶一路」提出了更高的目標,也為中國的發展、為中國的企業都提出了更為寬廣的全球前景。 他在演講中提到了八項行動都很具體,也很實際。 他還說“我們要堅持目標導向、行動導向,咬定青山不放鬆,一張藍圖繪到底。”

其他國家領導人在發言中也都高度肯定了「一帶一路」的成就,幾乎都強調了在這個充滿動盪的世界上,中國推動的「一帶一路」一直在追求和平與發展。 不少領導人指出,很難想像在今天這個動盪的世界上,如果沒有中國、沒有“一帶一路”,世界將會變成什麼樣子? 俄羅斯普丁總統在演講中談到了「一帶一路」倡議為的是推動建構一個更公正的多極世界。 他表示,「一帶一路」倡議與俄羅斯的大歐亞夥伴關係倡議一致。 俄羅斯正大力發展本國的交通基礎設施,俄羅斯邀請有興趣的國家參加北方航道的開發。 他在演講的最後一部分也脫稿講了一段話,他說:我們熱烈祝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功。 中國的成功對於這個世界十分重要,因為這種成功影響著整個世界。 會場此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回頭看,10年前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之際,西方是冷嘲熱諷,覺得不可能成功。 幾年後他們突然發覺已經有百來個國家參加“一帶一路”,他們開始緊張,現在是150多個國家參加“一帶一路”,它所帶動的投資之多,貿易規模之大,實際成果之 豐富,遠超過了這些西方人的想像。 有趣的是,他們也開始模仿“一帶一路”,提出了一個又一個計劃,印度-中東-歐洲經濟走廊等等。 當然,以我對西方的了解,西方早就不具備實現這些計畫的產業實力,更沒有真心幫助南方國家的意願,計畫資金也毫無著落,所以我一直說這些倡議更多是屬於西方所談 的叫“言論自由”,說說而已,過嘴癮,最終將不了了之。

除了這種“放空砲”,剩下的就是對“一帶一路”沒有底線地詆毀,但謊言終究是謊言,現在已經很難忽悠世界上多數國家和多數人民了。 比方說,美國領導人到非洲訪問總要詆毀“一帶一路”,但非洲領導人會直白地告訴他,你抵達的機場是中國人建的,你住的酒店是中國建的,你從機場到 飯店的公路也是中國建造的,你們美國為我們非洲做了什麼? 西方編出了各種各樣誇張的故事,什麼“債務陷阱”,什麼“中國項目只僱用中國工人”,只是相信的人越來越少。

「一帶一路」的成功離不開中國式現代化的巨大成功。 自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來,在毛澤東主席領導下,我們用前30年奠定了中國式現代化的政治基礎、經濟基礎、社會基礎。 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的40多年間,我們取得了現代化建設的起飛,中國幾乎是以每10年左右完成一場工業革命的速度,實現了我稱之為「集四次工業革命為一體」的 崛起。 而中國今天已經站在了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最前線。

中國也因此而成為少數的突破了全球「外圍-中心」依附體系的國家,而且是一個超大型的社會主義國家。 這意味著今天的中國已經同時是「外圍」國家(發展中國家)和「中心」國家(西方國家)的最大的貿易夥伴、技術夥伴、資金夥伴,這一切永遠改變了中國,改變了世界。

以「集四次工業革命為一體」的實力和對「外圍-中心」依附體系的突破,以這樣的背景,中國發起了「一帶一路」倡議,而且它已經成為推動南方國家實現現代化並改革現 有單極世界秩序的重要引擎。 這具引擎既有「硬實力」又有「軟實力」。

就「硬實力」而言,中國具有世界上最大規模的全產業鏈優勢,往往可以為南方國家的許多行業提供「整體解決方案」(Total solution),從基礎設施到重化工業到數位革命都 是這樣。 比方說,過去十年間,我們在非洲參與興建6,000多公里的鐵路、6,000多公里的公路、80多個大型電力設施。 比方說,僅兩年左右的時間裡,我們就幫助蘇丹、查德、土庫曼斯坦等國家建立起了上下游一體化的現代石油石化工業體系。

同時,中國自己就是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可以吸收和消化共建國家的大量的產品,中國可以向外部世界提供從第一次工業革命到第四次工業革命幾乎所有的產品和服務。 同樣,「一帶一路」、金磚機制等所帶動的「全球南方」的崛起已經震撼這個世界。 我們今天甚至可以這樣說,在「全球南方」的內部,要資源有資源,要資金有資金,要市場有市場,要技術有技術,要思想有思想。

「要思想有思想」就是「軟實力」。 “一帶一路”堅持的“共商共建共享”理念就是推動改革舊秩序的重要的“軟實力”,“共商共建共享”這個理念的三個組成部分也好,作為一個整體也好, 都經歷過中國式現代化偉大實踐的檢驗,都源自於中國崛起的成功經驗,也源自於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 它是一種全新的全球治理觀,也是國際關係民主化的重要實踐。 它背後的邏輯與西方奉行的“分而治之”,英文叫“Divide and rule”,這種邏輯截然不同,它是中國人篤信的“合則興”英文叫“Unite and prosper”,以及“天下為公 」的這種邏輯,中國式現代化就是這樣一路走來並取得成功的。 「一帶一路」也是這樣一路走來並取得成功的。

實踐證明「共商共建共享」「合則興」「天下為公」等理念代表了越走越寬廣的人間正道。 總之,整個非西方世界的「軟硬實力」結合,一定會加速舊秩序的深刻變革、造福最廣大的國家和人民,推動實現世界各國,特別是「全球南方」國家的現代化。

我今天就跟大家分享這些。 謝謝大家!

李極明:

在這次「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面,有一位特別的小嘉賓,是一位來自孟加拉國吉大港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阿里法·沁。

在沁出生的時候,她的母親遭遇難產,生命垂危,剛好那時我們中國海軍有一條醫療船在吉大港訪問,我們船上的軍醫就給沁的母親及時實施了手術,最後確保母女平安。 沁的父親為了感念中國海軍,就把這個小孩命名為“沁”,“沁”就是孟加拉語的“中國”的意思。

如果說剛才我說的這個故事代表了「一帶一路」「心聯通」方面的一個縮影,那麼吉大港有一條叫卡納普里河底隧道,就是 「一帶一路」「硬聯通」的一個代表。

卡納普里河底隧道是南亞的第一條河底隧道,由中國的「兩優」貸款支持,中國中交集團實施承建,10月正式開通。 孟加拉總理哈西娜非常重視,她以自己父親的名字來為此命名,叫Bangabandhu Sheikh Mujibur Ra​​hman隧道,翻譯成「國父隧道」。 此外,由中國的中交路橋公司投資的孟加拉國第一個專門面向中國企業的國家級產業園,吉大港「中國經濟產業園」恰好也是在10月份正式完成批准手續,投入營運。

10月29日,車輛在孟加拉國吉大港市的卡納普里河底隧道內通行。 圖自新華社

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當我們今天在這裡回顧本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時候,我有三點非常突出的感受:

第一個感受是「一帶一路」聚焦和平發展,體現問題導向。

早在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習近平主席就說過,「發展是解決一切問題的總鑰匙。推動『一帶一路』建設,要聚焦發展這個根本性問題」。

當今世界的動盪不安,如果究其根源來講的話,還是發展出了問題。 所以,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習近平主席又進一步地指出,他說:“在共建‘一帶一路’過程中,要始終從發展的視角看問題。”

剛才張老師提到中國能為這些發展中國家提供「整體解決方案」的時候,我就聯想到,孟加拉可能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整體解決」的案例。 大家知道孟加拉是南亞第一個跟中國簽政府間「一帶一路」合作協議的國家,2016年簽的。 7年來,我們在孟加拉國建造了12條公路、21座重要的橋樑、27個電力項目,此外還有若干污水處理廠、垃圾焚化廠、高架快速路等等。

其中我想提一個案例,由中國「兩優」貸款支持、中國中鐵建造的帕德瑪大橋鐵路連接線項目,這個項目10月份部分通車了。 依照孟加拉的權威部門測算,這條鐵路可以直接惠及8,000萬人口,拉動孟加拉國經濟成長1.5個百分點。 正是有了這些支撐,現在孟加拉的經濟發展速度非常快,其經濟規模已經穩居南亞第二,大家能想嗎? 而且它的人均GDP也早就超過印度和巴基斯坦了。 什麼是發展的話,這就是實實在在的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放眼整個南亞、東南亞,特別是非洲,你可能都會發現過去西方國家在這些欠發達地區所建的一些交通基礎設施,往往是連接原宗主國和前殖民地的。 從孟加拉剛才所舉的例子可以看出來,我們的「一帶一路」之所以廣受歡迎,原因還在於它在很大程度上支持了這些共建國家本國或它的相鄰地區的互聯互通 ,從而給那些在過去200年中,在整個人類的工業化、現代化進程當中被邊緣化、被遺忘忽略的一些地區帶來發展的希望。

第二個感受是「一帶一路」是陽光倡議,無法破解,只能模仿。

「一帶一路」把全球欠發達地區和新興市場連接在了一起,加強它們的合作發展能力,這一客觀效果加快瓦解新、老殖民主義,動了一些舊秩序的既得利益者的奶酪,這也是 為什麼「一帶一路」從實施開始,幾乎就一直伴隨著各種各樣的責難、抹黑、詆毀,比如“經濟脅迫論”,“債務陷阱論”等等。 此外,他們還提出了一系列形形色色的所謂“計劃”,試圖對沖“一帶一路”的影響。 其中最新的、比較典型的,可能要數「全球門戶」計畫了。

我們的高峰論壇剛落幕,有人開始唱對台戲:10月25號,歐盟在布魯塞爾舉辦了第一屆「全球門戶」論壇。 多家外媒在報道中都說道,這明顯就是針對「一帶一路」倡議推出的。 這些對沖企圖,從另一個側面又佐證了“一帶一路”倡議作為一個“陽光倡議”,無法被破解,只能被模仿。

我注意到最近外交部發言人對「全球門戶」的相關報道也做了回應,汪文斌是這麼說的,「不同的倡議計劃之間無法相互替代,也不應該相互排斥,而是要保持溝通協調 、兼容並蓄這樣的局面」。 這可以解讀成:建吧,萬一真能建好,那也是極好的,那就連過來吧! 所以它很難對沖,只能模仿。

第三個感受是「一帶一路」十年,改變了中國,並且正在開闢一個新的世界。

談到「一帶一路」對中國的改變,我個人對習主席在這次主題演講中提到的,中國內陸地區從「後衛」變成「前鋒」這句話感受最為直接、直觀。

我現在在雲南省工作,以雲南為例,十年間,雲南的GDP在全國的排位由2013年的第24位,上升至2023第三季最新的數字是17位。 大家能想像嗎? 全國都在迅速地發展,雲南能夠上升7個位次,我想背後的原因之一,就是隨著中老鐵路、印度洋陸海新通道等等這樣的建設不斷推進實施,雲南這樣的內陸地區從“ 後衛」變成了「前鋒」。 換句話說,“一帶一路”不僅使老撾這樣的一些“陸鎖國”變成了“陸聯國”,也使我們自己的許多內陸省由“陸鎖省”變成了“陸聯省”。

世界銀行有一份報告顯示,「一帶一路」實施以來,使全球的貿易成本降低了1.8個百分點,此外還有為投資、旅遊便利化等方面帶來的好處。

這讓我想到中國、柬埔寨共建“一帶一路”的一個標誌性項目,也是第一座由雲南企業在海外以BOT(建設-經營-轉讓)模式實施的“暹粒吳哥國際機場”,10 月16日剛開通。 今後不管是那些「一帶一路」的詆毀者也好或是其他人,不管你願意不願意,如果你想去吳哥窟,大概都不得不降落在這個機場,因為它的老機場要關閉了。

總之,「一帶一路」可能是中國人在這個時代貢獻給世界的最宏大、最有抱負、最具變革性的國際公共產品。 共建「一帶一路」為世界各國發展提供了新的機遇,也為中國開放發展開闢了新的天地。

最後,我想對在座的及屏幕前的朋友們,特別是年輕人說一句話,「一帶一路」注定要成為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進程中的重要的里程碑。 「一帶一路」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歸根究底是你們的。 參與進來,去擁抱“一帶一路”未來更多個“金色十年”,你們準備好了嗎? 謝謝。

【圓桌討論】

主持人:觀察「一帶一路」有很多窗口,可能以往大家對一些明星工程比較了解,關注中孟之間的合作相對可能少一些,李大使能否先給我們做個介紹,孟加拉國為什麼會是 南亞第一個跟我們簽署「一帶一路」共建倡議的國家? 它是一個怎樣的政治生態、政治傳統?

李極明:大家可能對孟加拉這個國家的整體的印像不會太深,因為它是一個在國際上存在感不是特別強的國家,但這個國家非常重要,它是全世界第8大人口大國 ,經濟規模現在全球排到第39位,所以在全球應該說有一席之地。

這個國家一直對華特別友好,無論什麼黨派上台,都跟我們的關係特別好,政治互信是非常紮實的。 所以作為整個南亞地區第一個跟我們簽署政府間「一帶一路」協議的過程不是偶然的,除了剛才說的政治互信的前提之外,它還是一個發展不夠充分的國家,它本身有這個需求, 而需求裡邊最迫切的就是基礎設施,所以「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後,毫無疑問,他們抓住了這個機會。

習主席2016年去訪問孟加拉國,那是一次歷史性訪問,就在那次訪問的時候,兩國正式簽署了政府間的協議。

主持人:這個協議簽署之後,您剛才特別提到他們急需解決基礎建設問題,我們到底是怎麼展開這方面建設的?

張維為:我去過至少三次,不過都是上世紀80年代,因為當時外交部和南亞的接觸非常多,所以南亞那一片我做翻譯做得比較多。

上世紀80年代去孟加拉的時候,我的感受就是,一個發展中國家要發展真不容易,它的人口太多了,人均資源太少了,我今天還查了一下,它首都達卡的 面積,和中東的加薩地區一樣大,360平方公里,加薩人口是200多萬,已經是高度密集了,達卡人口是官方統計是1500萬,民間統計更多。

人口密度之大,發展程度非常低。 每年大的海潮一來以後,老百姓真是跟海水爭時間,海潮消退的時候,他們就抓緊時間種一些糧食,住一段時間,海潮再一次來襲,他們又要退離,大概是這樣一個循環, 每年都有,面臨很多災害,發展起來很不容易的。

主持人:張老師這段闡述帶著我們一起回憶上世紀80年代,他所看到的孟加拉的樣子。 您剛才在演講中也說孟加拉國過去這七年時間,幾十處基礎設施,有鐵路,有大橋,有港口等等,這些都是共建「一帶一路」的產品嗎?

李極明:對,我剛才統計的這些數字,特意是從共建「一帶一路」簽署了這個協議以後開始算起的,在這之前還有,比如我們給孟加拉國援助了八座橋,現在 第九座正在實施,其中前邊的七座橋都是在「一帶一路」真正實施之前就已經完成的。 可見我們現在「一帶一路」有很多大量的新項目實施,並不是意味著只有我剛才說的這麼一點,在這之前還有其它的。

主持人:其實共建「一帶一路」的成效遠大於我們的想像,有太多太多具體的項目,我們可能不知道,但是都做得很成功。

由中國企業參與承建的孟加拉國多哈扎里至科克斯巴扎爾鐵路11月11日舉行通車儀式。 圖自新華社

李極明:對,除此以外,在工作中我個人體會比較深的,就是大家對「一帶一路」的理解有點狹隘——我指的是在孟加拉國,他們認為第一,只有「硬聯通 」才是“一帶一路”,我們說的“五通”,他只知道設施聯通。

第二,他認為只有中國政府出錢的才是“一帶一路”,這其實也不準確,或者說只有中國企業出錢的才是“一帶一路”,這也不夠準確,我們有時還得花工夫 給他們做一些解釋。 實際上「一帶一路」不可能每一寸道路、鐵路都是中國出錢修建的,更不可能是中國政府出錢修建的,類似這樣的一些誤解,有時候我們還不得不去做更多的說明 。

張維為:我舉一個例子,就是這次我在北京開會的時候,《今日俄羅斯》電視台採訪我,他也提到這個問題,有人以為中國就這樣撒錢,我說不是的,我說“ 一帶一路」不是撒錢,「共商共建共享」不是charity,不是慈善事業,不是這樣的。 我說你看幾個基本數字,根據我們的計算,大致上現在中國參加「一帶一路」的企業80%是民企,如果是80%民企,這就意味著它們總體上不是執行某一個政策的, 它是商業利益驅動的,如果這個地方不賺錢,他們就會換一個地方了,這是一個點。

第二,就是其實是大量的專案都是經過大家反覆地討論,然後能夠獲益才開展的,你看到這些事實之後,就會發覺「一帶一路」之所以能夠受歡迎,因為它給大家 帶來了好處。 這次會議上,你可以看得出來,這麼多代表發言,它不是一頭熱,而是幾方都熱,都覺得我可以獲益。 就是前面李大使發言中講到的,帶給大家實實在在的好處,使大家願意參與。

主持人:剛才說到民營企業的參加,也想問李大使,在孟加拉那麼多共建計畫中,民營企業參加的通常會有哪些領域?

李極明:比較典型的當然大家都知道華為,全世界哪都有,它就是民企。 孟加拉的幾個電信網,有2G、3G、4G等等,華為的基地台數量大概都是一半以上。 除此之外,像新疆有一個很有名的民企叫特變電工,在那邊做得也非常好,做得都是特別高端的電力網絡的一些設施項目。 小的民企更不用說了,在使館經商處正式登記註冊的,咱們的中資企業有670家。 實際上,這670家以外還有大量民企。

主持人:因為就像您說的,那個是正式登記在冊的,可能還有一些剛開始佈局的,在默默耕耘。

李極明:是。

主持人:透過這個窗口,我們就能看出投身於「一帶一路」共建的企業有多少,所以大家就能想像,在150多個國家裡頭,中資企業或者還有當地企業攜手共進的 到底有多少,這是巨大的一個體量。 您剛才還在演講中介紹,還要在當地建產業園,它是什麼類型的產業園區?

李極明:我們都知道,工業化的進程一般是從紡織服裝逐漸迭代到更新的一些工業,但孟加拉國服裝業到現在有40多年了,沒有明顯的迭代,所以這次中資做的中國經濟 產業園,是瞄準著要讓它的工業升級迭代,我們是帶著這樣一個使命去的。

現在已經有12家企業在裡邊招商進去了,我看了一下產業門類,主要都是做新能源、電子產業的,已經把工業迭代這個問題提到議程上來了。

主持人:就像您說的,在整個孟加拉國的產業結構裡邊,它已經在另外一條賽道上打算要佈局了,這得益於 “一帶一路”當中,產業園這麼一個金點子。 張老師一直在節目裡講,產業園是中國的一大特色,在共建「一帶一路」的許多國家裡,都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產業園。

張維為:現在比較大規模的產業園區,「一帶一路」上大概有七八十個,特別很多園區都是雙方共建的。 比方說江蘇的紅豆集團在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建了西港特區,一個很大的、很成功的產業園區。

主持人:而且這個產業園,往往我們可以把一條產業鏈帶出去,這個特別重要。 如果只是給你一個產業,不管是培養當地的技術工人還是怎麼樣,那隻是一個產業,如果我們把一條產業鏈上下游相關的企業,都能夠在共建的國家落地的話,這對當地整個經濟 結構的發展,作用更大。

2023年10月28日,駐孟加拉大使姚文在吉大港出席中國經濟產業園揭牌及意向入園企業簽約儀式。 圖自中國外交部網站

【問答環節】

黃支柳:兩位老師好,主持人好。 我叫黃支柳,我今天想提問的問題是,中東地區是「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目前的巴以衝突會對「一帶一路」造成怎樣的影響呢? 謝謝。

張維為:那個地區我也算比較熟悉,因為我自己實地研究過、考察過,巴以衝突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影響“一帶一路”,如果說真的影響,那首先就影響了美國、印度 搞的那個印度-中東-歐洲經濟走廊。

但是如果發生第六次中東戰爭,那就會產生影響,埃及這樣的大國如果參戰,比方說對以色列發動攻擊,那肯定要影響蘇伊士運河的航運,另外如果危機再擴大,可能會造成整個石油價格 的上漲,這不光是影響“一帶一路”,而是影響全世界的經濟,包括中國經濟。

但現在為止,我看到的訊息,阿拉伯世界的主要大國還是強烈譴責,還沒有考慮採用戰爭手段,但也不能排除局勢會惡化。 所以現在我們講的是首先要停火,然後是各種人道主義倡議,這是治標,治本就是「兩國方案」。

劉屈艷揚:兩位老師好,主持人好。 我叫劉屈艷揚,我今天的問題是,在這次「一帶一路」的高峰論壇上,俄羅斯總統普丁就備受大家的關注,這也是俄烏衝突以來,普丁第一次訪問大國,所以想請 兩位老師解讀一下,普丁總統的這次訪華,會對未來的中俄關係和中俄合作帶來什麼影響?

張維為:普丁那次發言給人印象還是蠻深的,他稱習近平主席為“同志”,我前面提到,他就脫稿講了一段話,中國成功對世界非常之重要。 他講話裡邊有兩點我印像比較深,一個就是反复強調“一帶一路”中的“共商”,他說我們跟中國朋友反复地商量怎麼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把它們整合在一起。 另外,他花了不少時間介紹俄羅斯的基礎設施,特別北方航道,俄羅斯的專業分析認為是如果從中國出去的貨,比方從上海,走北方航道將比繞蘇伊士運河要節約一半的路程,就是 沿著日本海,然後走到堪察加半島再往上,沿著俄羅斯北部邊界一直到歐洲。 所以他說歡迎各國的朋友都來參加這個計畫。

主持人:說到“共商”,問李大使,中國跟孟加拉國共建“一帶一路”之間,“共商”這一塊有沒有什麼精彩的故事?

李極明:有很多這樣的案例,比較典型一點的,像是卡納普里河底隧道。 它位於吉大港,相當於在上海黃浦江挖一個隧道,以前黃浦江沒有橋、沒有隧道的時候,浦東是沒辦法開發的,現在也是這樣,工業區在河的對面,這邊是市區。 那麼,這條道到底是修成橋,還是修成隧道,一開始大家有商量的,兩個方案都有,中方給他們提供了兩種可能的選擇,最後共商結果是做成隧道可能更有好處 的。 但隧道要多花錢。 這個錢儘管是「兩優」貸款給它支持,但這個貸款是他要還的。 最後孟加拉方面決定了,說OK,做隧道,這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

2014年3月(左)與2022年4月斯里蘭卡科倫坡港所在地衛星圖。 圖自光明網

王碩:兩位老師好,主持人好。 我叫王碩,我今天想提問的問題是,隨著“一帶一路”沿線的斯里蘭卡國家破產,有些輿論擔心中國在海外的投資可能會“打水漂”,請問兩位老師對這種說法怎麼 看? 謝謝。

李極明:當時我在孟加拉國,相對來說地理位置離斯里蘭卡比較近,而且兩者經常被人拿來做類比,比如說你看今天發生在斯里蘭卡的很多事,可能要發生在孟加拉國。 對此,我們不得不站出來解釋,第一,斯里蘭卡最大的債務債權人是亞洲開發銀行;第二,國家貸款者日本還是比我們要略大一些的,日本是10%多一點,中國是10%不 到一點。 大家注意,國家所謂的破產,不是說這個國家完、了,沒了,只是說它的政府主權還債能力出現了問題,債可能本來該今年還的,但今年還不了了,但並不是說這個債就沒了,永遠收不回來了, 這是第一個概念。 第二個概念,中國在斯里蘭卡的貸款,都是“硬資產”,不是貸款給它去搞一些奢靡活動就花沒了,都是實實在在的港口、道路、橋樑這些“硬資產”,這些 資產不會因為它的主權債務違約而消失,這些資產還在,所以不用擔心。

主持人:而且這些資產都已經開始進入營運狀態。 比如說像科倫坡港,吞吐量很大。

李極明:對,所以這個擔心是完全可以沒有的。 我想再補充說一點,就是斯里蘭卡之所以到這一步,除了天災人禍以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被人收割了,就是美元。 大家都知道,聯準會「縮表」以後,導致資金回流,使得斯里蘭卡外匯短缺,斯里蘭卡這個國家是靠旅遊賺外匯,糧食都要靠外匯來買的,自然就出現了這些問題。

張維為:我再稍微補充一點,你看美國搞金融泡沫,然後收割“吃瓜群眾”,但這次你看這麼大規模的量化寬鬆,但真正國家破產的只有斯里蘭卡,其它國家都沒有破產 ,一個很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國崛起了。

你就想想看,我們的外匯存底美元,是用來買美國國債好呢? 還是去投資「一帶一路」好呢? 當然投資“一帶一路”更好,放在那兒,如果出現大的問題,像俄羅斯那樣,被美國整個“截胡”,不給你了。 如果斯里蘭卡早一點知道,從中國借美元,之後還人民幣,問題或許可以化解。 此外,這次10月份「一帶一路」北京高峰論壇,斯里蘭卡總理也來了,而且他的講話高度肯定一帶一路,說明我們雙方已經達成了某種安排了。

張維為 (復旦大學特聘教授,中國研究院院長,春秋發展策略研究院研究員)

李極明 (中國前駐孟加拉國大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