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飞花文摘 【財路】全民儲蓄增加

【財路】全民儲蓄增加

用作量度加拿大經濟及國民財務情況的宏觀數字當中,HOUSEHOLD SAVING RATE報導加拿大的家庭,在撇除開支後能有多少錢剩。它的讀數不是以「元」為單位,而是以百分比。因為若以「元」為單位報導,一來不能反映通漲如何將錢的購買力蠶食,二來它不能反映大家的應急能力、退休準備、及一般消費能力有多強。假如你去年有一千元積蓄,這數字沒有多大意義,因為對於年入一萬的人來說,這一千元等如入息的一成,對年入十萬元的人來說它只等如1%,這意義差大了!

從2000年到疫情之初,這儲蓄率絕大部份時間不超過5%,2005及2018更只有0%左右。疫情期間呢?

疫情初期幾乎全國癱瘓,但儲蓄率竟然像箭般升到27%左右,之後一直保持10%上下,直到去年中便下降至5%左右。它初段能有如此高,除了因為政府種種的派錢措施將很多人的收入保持在足夠水平,其他原因包括減息使大家債務開支減少,而最重要的是全球封閉之下大家沒地方用錢!之後慢慢重開的經濟,加上急升的利息,這儲蓄率便大致打回原形。有人認為,過去兩年的高儲蓄率表示大家的「小金庫」儲存增加,所以央行即使加息亦不會對總體經濟做成太大傷害,頂多將積蓄減少或甚至拿點出來付賬,日子仍然照常過。這看法是否充分反映現實?

儲蓄率反應全加拿大的情況,但它不能反映出個別階層的實際情況。因為統計數字中的「總數」或「平均數」將所有個別數字中間的差異全部「磨平」,完全不能反應民生。假如有五個數字,全部都是「3」,它們的平均值自然也是3。假如它們分別是1,2,3,4,5,平均值也是3,但最高跟最低值便相差4。若它們是1,1,1,1,11,平均值也是3,但當中一個數字是11,其他只是1,(順帶一提,這亦是我一向建議在選擇投資時不要只看平均年回報,要同時看每年個別回報才稍知風險在那裡)。加拿大的儲蓄當中,貧富比例分別如何?

今年首季,「可支配入息」當中,收入最低的兩成人佔其6.3%。收入稍高的兩成人他們佔其12.6%,收入再高點的兩成人佔17.2%,之後兩成人佔23.3%,而收入最高的兩成人佔40.7%。

以金額計算,從收入最低的兩成人至最高的兩成人這五個階層,「可支配入息」分別為$6,227, $14,416, $19,753, $25,974, $43,704。

有入息並不表示有錢剩。這五個入息組別於今年首季的「淨積蓄」,入息最低的三組(即是六成的家庭」是負數,真正有錢剩的只是入息最高的兩組。由此可見,加拿大全國的儲蓄率近年雖然不俗,但仔細分析下近六成的家庭是入不敷支的。他們如何過活?以往有積蓄的吃老本,沒有積蓄的便要靠借債渡日(信用咭自然是最方便的渠道),所以央行日後會否繼續加息能不能忽視普羅大眾的承擔能力。面對這些問題,加上高通漲及房屋不足,小杜總理竟然再送6億5千萬元給烏克蘭去打仗。無語!

查詢請電:514-992-8328 曹國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