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特稿评论 國際媒體炒作「『一帶一路』債務陷阱」是出於地緣政治目的

國際媒體炒作「『一帶一路』債務陷阱」是出於地緣政治目的

 在「一帶一路」十週年之際,9月16日,由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觀察者網聯合主辦、上海春秋發展戰略研究院和《東方學刊》共同協辦、上海虹橋國際中央商務區支持 2023的思想者論壇在上海舉行。 本屆思想者論壇以「回顧與展望:『一帶一路』倡議十週年」為主題,海內外60餘位專家學者和企業代表參會,就「一帶一路」與全球治理新格局、如何講好“ 一帶一路」中國故事、見證者:人類命運共同體、新方向:數字「一帶一路」前景等議題,展開討論。

 本文根據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系主任唐曉陽教授在論壇上的發言整理而成,經作者確認。

今天我主要從債務解決途徑的角度,談談一帶一路的政治因素和思想意義。

自2020年以來,尚比亞、斯里蘭卡、加納等國家接連發生債務違約事件,並引發了一系列嚴重的經濟社會動盪。 像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發生的騷亂,就是因為債務違約造成的經濟嚴重土石流所引起的。 另外有一批亞非拉國家違約風險也比較高。 但是,在國際媒體上,這些債務違約帶來的動盪和壓力事件,許多被歸結為中國造成的「債務陷阱」。

所謂債務陷阱是忽視事實

如圖所示,他們用這些數字作證據說,中國進出口銀行的貸款十幾年間達到200億美元,這些很大程度上都是「一帶一路」的倡議下的貸款;他們又說,美國、日本 、歐洲總的貸款加起來不如中國進出口銀行一半多。

這些媒體混淆了一個很重要的事實。 他們所謂的“中國給發展中國家帶來的債務壓力”,就是我們剛才看到的中國進出口銀行和國家開發銀行的債務額,它屬於雙邊債務,只是下面這條橘紅色的部分(橘紅色 為雙邊債務)。 我們看到,從2000年到2020年20年間,雙邊債務總額沒有增加,但組成有一些變化。 已開發國家的雙邊貸款減少了很多,可能一半以上變成了中國的貸款。 但是中國的貸款,在整個開發中國家的債務總額裡依然是非常小的,而且規模相當穩定。

藍色代表多邊債務;橘紅代表雙邊債務;灰色代表國際債券;黃色代表商業銀行和其他債務

真正份額增加比較多的是灰色部分,以及黃色的部分。 灰色是國際債券,黃色是商業銀行貸款,就像花旗、摩根士丹利。 單從國際債券來講,已經佔中低收入國家擔保外債比例一半以上,而且國際債券的主要持有方是歐美發達國家的投資機構,其特徵是利息更高,如非洲國2013—2019 年發行 的十年期歐洲債券票面利率為4%—10%的區間;付息費用佔其利息總支出的比例很大,2020年中低收入國家支付的國際債券利息達到696 億美元,佔其利息 總支出的63.2%,作為比較,雙邊債務的利息僅佔9.8%。

那麼,為什麼過去幾年發展中國家產生了這麼多起債務違約? 這是因為美元升息、美元匯率大幅提高,導致這些發展中國家的利息成本、還款壓力大大增強,所以導致了債務危機,這也是非洲、南亞、拉丁美洲等經濟體面臨最大的挑戰。

「債務陷阱」背後的政治內涵

既然國際債券和商業銀行貸款在開發中國家債務中佔有這麼大的份額,國際媒體為什麼要把矛頭指向中國? 這就要理解債務問題的政治內涵。 西方常常提市場運作,例如新自由主義的市場歸於市場的準則,提倡私人部門,國有部門和公共部門要分開,批評中國是國家和公共部門提供的貸款給發展中國家帶來債務問題。

其實在西方的商業銀行體系裡,所謂私人部門運營蘊含著很深的政治內涵,因為在一整套資本市場體制裡面,大家可以看到從發行、法律、交易所,包括評級系統,都是要依賴 知名的西方銀行運作,以遵循已開發國家的金融體系規則。 所以透過這套資本市場環環相扣的合作,西方國家真正成為了發展中國家融資的規則制定者,它們不需要再透過政府來進行貸款,就可以透過這些知名的商業銀行把利潤更好地 收回到自己的國家。

另外一方面,非洲國家債務違約的總額並不大,例如尚比亞債務總額只在100億美元左右,加納也就200億美元。 做一個比較,今年年初倒閉的矽谷銀行是一家美國中等的銀行,但它的總負債達到了近2000億美元,而一個非洲國家的債務只占美國中等銀行的十分之一,但是矽谷銀行倒閉 、瑞信銀行重組帶來的風波立刻就過去了,金融市場很快就消化了這個危機,顯示非洲國家的債務違約規模,對於龐大的資本市場而言並不大。

2023年6月份,曾經深陷債務危機的尚比亞宣布完成了63億美元的債務重組

但就是因為中國為非洲國家的雙邊貸款提供了很特別的選項,所以他們就矛頭對準中國。 因此,西方對中國一帶一路所謂「債務陷阱」的攻擊,很大程度上是出於想要奪回地緣政治的競爭優勢考量。

「一帶一路」發展融資的突破

剛才理查德·沃納教授也提到了,中國一帶一路發展融資的特點是,它突破了傳統模式,不附加政治條件,而且融資的形式務實多樣,不反對市場;中國進出口銀行和國家開發 銀行都很強調債務的可持續性,但這些商業需求要與國家戰略靈活結合,而且不單單是「一帶一路」中方的戰略,包括非洲國家的戰略,我們也非常注意傾聽他們的需求和發展的 長期需要。

在永續性評估方面也提供了許多不同的想法和做法,不是完全依賴IMF和世界銀行的一些假設線性關係。 因為IMF和世界銀行的線性關係很多是基於西方金融市場的經驗和數據,而我們強調的是發展中國家的動態發展潛力。

中國發展融資還不是一個固定的模式。 我們提出的不是截然不同的方案,不像冷戰時期蘇聯和美國是截然不同的方案。 中方吸收了很多西方的模式,就像剛才講到的貸款,中方在1990年代的時候是世界銀行的最大借款國,中方也是吸收了很多貸款,但是吸收經驗以後又不斷地創新經驗,而且中方的 目標不是進行地緣爭奪,而是想要尋找一條兼收並蓄又切合實際的發展路徑。

開放性融資的本質是對於中國、對整個國家發展的重新思考,融資借貸雖然傳統上形像比較負面,但資本借貸在資本現代化的體系裡是籌集初始資金必需的環節。 籌措資金以後,關鍵是要把它用在工業化、市場化,使它產生更大的利益。 借貸只是第一步,貸方要有配合的工業化和發展前景使它未來能夠還債,這是關鍵所在。

為什麼這樣的開放性融資路徑很重要的? 因為債務本身對國家發展既是挑戰也是機會,關鍵在於國家是否能自主掌握資本法則。 剛才講到美國制定資本規律,並將其推向全球,完全是為它的國家利益服務的。 東亞國家的現代化之所以成功,在於接受市場規則的同時,也把它和自己國家的目標結合,尤其是中國在這點上走得非常堅決,但韓國、日本和新加坡等國也是在某種 程度上做到了這一點。

「一帶一路」的融資合作,不是要把中國的模式強加給這些國家,而是希望能夠幫助他們拓寬視野、主動思考,幫助他們共同找到一條符合其長遠發展的債務和管理解決道路,這是 中國一帶一路發展融資所提供開放性的,而非限制性的經驗。

  作者:唐曉陽

  清華大學國際關係學系系主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