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港澳新闻 谢展寰网志谈收紧管制日水产进口

谢展寰网志谈收紧管制日水产进口

环境及生态局局长谢展寰在网志指,日本排放福岛核废水进入大海,过程长达30年,若期间出现问题,必定严重损害生态环境和食物安全。日本东京电力公司5月曾在福岛海湾捕捉一条海鱼,其体内放射性原素铯的含量超标180倍,可见当局对核辐射泄漏的控制曾经出现不寻常情况。

 

谢展寰续指,若处理后的福岛核废水真的安全,在本土使用应该是最受欢迎和最合情理的做法。把风险强加或转嫁到别人身上是不应该和不道德的。香港特区政府采取措施保护自己的食物安全和市民健康,绝对理所当然。

 

以下是环境及生态局局长谢展寰8月7日在网志发表的文章

 

最近报章上就日本核废水排海一事有很多报道。我想藉此机会,解说一下为何一旦日本排放福岛核废水入海,我们必须收紧管制来自日本的水产,以保障香港的食物安全和市民健康。

 

日方人员经常说福岛核废水将会经过多次处理程序,除去绝大部分辐射物质。不能除去的氚,也会经过大量稀释,使浓度降至饮用水标准下的七分之一,所以排放到海里也不会影响生态和食物安全,甚至可以饮用。日方因此一直用「处理水」一词,取代「核废水」。

 

世界上曾经有很多设计优良的设施、系统和操作,在多重安全保障之下,都因为各种未能预计的原因或人为错误,出现问题造成莫大损害,例子比比皆是。福岛核废水是曾经直接接触核反应芯的废水,含有大量不同的辐射物质。整个排海过程会跨越30年,若然处理过程出现问题而排放到海洋,必然会对生态环境和食物安全带来严重损害。

 

香港本地专家近日也在报章指出,辐射物质可以在海洋环境和生物中积累,30年是很长的时间,所以绝对不能轻视福岛核废水排海所带来对海洋生态和食物安全的风险。虽然日本政府信誓旦旦的说不会出现问题,我相信这些都是许多人仍然表示不信服和担心的原因。

 

面对有可能出现的重大风险,作为负责任的政府,我们当然要作出相应的防范措施,保障香港的食物安全和市民健康。如果日本政府没有核废水排海计划,香港也无需要采取相应行动。是否需要加强管制日本水产进口,完全是因应日本政府的单方面计划和行动。

 

我们计划收紧来自日本有风险地区的水产是有根有据的。福岛事件发生在2011年,当时有大量辐射性物质进入海里,之后日本采取行动控制核电站辐射泄漏和进入海中,并把福岛海湾围起来,让可能受核污染的海中生物不能离开,又不时捕捉当中的水产作辐射检验,以监察情况。过去12年,确实有几次发现福岛海湾捕获的鱼核辐射超标,但都只是轻微超标。这也是日本政府多年来对外解说福岛事件已受控和在逐步改善中的其中一项理据。

 

按科学,若然福岛核辐射泄漏的控制是持续有效的话,情况理应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好。可是日本东京电力公司5月在日本福岛海湾内捕捉的一条海鱼,体内放射性原素铯的含量竟然超标180倍!这条近期在福岛海湾发现大幅超标的海鱼,反映了在某个环节或地方曾经出现了不寻常的情况。只是日本政府至今都没有给出一个整全的说法,只是反覆强调福岛的鱼不会作食用和出口,叫人不要担心。

 

我最关心的问题是这个把大量核废水排海的计划是前所未有的,我们有理由担心日本政府如何可以保证这个为时30年的核废水排海计划不会出乱子,以及如何保证辐射物质在海洋环境的积累不会造成问题。香港特区政府采取措施来保护自己的食物安全和市民健康,绝对是理所当然的。

 

最近我听到一个新的说法。现代人类社会生活免不了要面对各种不同风险,并举例说搭飞机和坐巴士也会面对风险,不能要求零风险。故此只要经处理后的福岛核废水达到一定标准,就算是有风险,香港特区政府也应该接受,不必采取防范措施。

 

这个说法其实混淆了两个重要的概念:自愿性的风险和非自愿性的风险。一个人出外搭巴士,或是因为远行而搭飞机,是个人选择。不是这个人不知道有风险,而是他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愿意接受相关风险。这和运动员明知道进行某些运动项目会有可能受伤,但也乐意参与的道理相类似。

 

可是把一些别人不愿意接受的风险,强加甚至是转嫁别人,就完全不同了。不管风险是高是低,强加或转嫁非自愿性风险都是不应该和不道德的。把发生意外后的核废水排海,把垃圾扫在邻居的门口,以及为自己的益处或方便,作出可以让别人不便甚至伤害的行为,性质上是有雷同之处的。

 

决定了把核废水排海之后才进行单方面解说,解说亦把一个涉及多种风险元素的极大问题,尝试描绘为单一一种辐射物氚的问题,已是以偏概全,而就这单一问题,也未能让人安心的做法,更令人难以信服。这也许是日方多番尝试说服他人,但在香港也仍然没有市场的客观原因。

 

我不止一次指出,随着污水处理技术和水平提升,香港以及很多其他地方都开始为经处理后的生活污水寻找重用或灌溉等用途,尽量避免排海。若处理后的福岛核废水真是这么安全,在本土寻找使用或处理方法,应该是最受欢迎和最合情理的做法。把核废水排海,既造成海洋生态和食物安全的风险,也必然会引起邻近地区紧张,这是自然和合理反应。

 

香港一直重视和日本保持良好关系,但我们不能放弃保障我们的食物安全和市民健康。我们亦要认清事实,始作俑者是日本单方面决定把核废水倒进大海,带来严重的食物和核辐射污染风险。主动方是排核废水的日方,香港是被动方。加强管制日本水产进口是受害人采取措施来保护自己的正常和底线做法,客观的人都会见到谁是谁非。

 

香港虽然是弹丸之地,却是日本第二大食物出口的地方。在这个城市,很多人喜欢日本食品,四处都开设有日本餐厅,从事和日本食品相关行业的人数亦众多。因为日本计划把福岛核废水排海,很多市民担心日本食品可能会不安全,不少日本餐厅经营者表示现时生意已经受到影响,一旦日本真的把核废水排海,必然会带来冲击,业界估计会有不少日本餐厅结业。

 

日本不同渔业协会亦反对把福岛核废水排海,除了担心会污染海洋和食物链外,据传媒报道,他们亦指出会影响日本水产的形象和造成庞大损失。所以日本本土也有很多人明白到单方面将福岛核电站废水排海是会损害日本的形象,既造成与受影响地方的关系紧张,对环境更有可能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和危害食物安全,日本人民也会蒙受庞大损失。由此可见香港和日本两地人民的利益其实是一致的。

 

把福岛核废水排海,危害海洋生态外,对香港和日本两地人民都会造成莫大伤害,我相信日本政府也不愿意见到的这个情况出现。只是如果日本政府不改变单方面决定把福岛核废水排入大海,我们也别无选择,唯有采取相应措施来保护香港的食物安全和市民健康。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天文台研用AI預測颱風路徑

旺角西營盤兩廈石屎剝落 強檢未遵辦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