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科技教育 AI群聊出现!用50万条真人聊天记录训练,个性十足年代感稍弱

AI群聊出现!用50万条真人聊天记录训练,个性十足年代感稍弱

这个系统能够模仿米勒和他朋友的行为,有些对话感觉非常真实,比如关于谁喝了亨利的啤酒的争论。

·“我真的很惊讶,这个模型能知道我们谁是谁,而不仅仅是模仿我们说话的方式。它知道我们在和谁约会,我们在哪里上的学,我们的住址是什么,等等。”

·这引发了一定程度的担忧。在过去,创建六个不同个性的成员参与且令人信服的AI群聊,可能需要一个大学团队几个月完成,现在只需要一点专业知识和很少的预算,而且聊天的可信度非常高。

美国数据科学家伊兹·米勒(Izzy Miller)从他七年的群聊中下载了50万条信息,然后训练人工智能语言模型学习他们的生活细节,模仿他们说话的方式,从而再造出他和朋友们的聊天。米勒说,其中一些对话感觉非常真实,以至于他不得不搜索群聊的历史记录,以检查模型不是简单地从训练数据中复制文本。

“群聊在当今社会是‘神圣的’,在那里可以事无巨细地和朋友分享生活。我的群聊是一条生命线、一种安慰和一个连接点。我举得用AI来模仿群聊会很有趣,同时还有点危险。”米勒告诉科技媒体The Verge。

这个系统能够模仿米勒和他朋友的行为,有些对话感觉非常真实,比如关于谁喝了亨利的啤酒的争论。

50万条消息复制“个性”

米勒使用与微软必应(Bing)和ChatGPT等聊天机器人相同的技术,再造了他最好朋友们的群聊。自从在大学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和五个朋友过去7年里每天都在聊天。他说,这个项目出乎意料地容易,花几个周末的时间和100美元就能完成。但最终的结果是令人震惊的。

“我真的很惊讶,这个模型能知道我们谁是谁,而不仅仅是模仿我们说话的方式。它知道我们在和谁约会,我们在哪里上的学,我们的住址是什么,等等。”米勒说。

虽然这一项目得益于人工智能的最新进展,但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完成的。米勒是一名数据科学家,已经研究这类技术有一段时间。他目前就职于一家名为Hex的初创公司,该公司恰好提供有助于这类项目的工具。他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描述了这项工作所需的所有技术步骤。

米勒将人工智能群聊命名为“机器人男孩(robo boys)”。机器人男孩使用大型语言模型(LLM),但需要对模型进行微调,以便提供更集中的数据集。米勒根据从iMessage下载的50万条消息对系统进行了微调,并按每个个体对信息进行分类,提示模型复制每个成员的个性,他们分别是:哈维、亨利、怀亚特、基布斯、卢克和米勒本人。

米勒用来创建假聊天的语言模型是由Meta公司开发的LLaMA,该模型与OpenAI的GPT-3模型一样强大,且在宣布一周后被泄露到网上,引发了争议。一些专家警告说,这次泄露将使恶意行为者能够滥用该模型,但没有人猜到它会被用于复制闲聊。

米勒确信如果他通过官方渠道请求,Meta会给他访问LLaMA的权限,但使用泄漏的模型更容易。他说:“我看到了LLaMA的脚本,心想,这一定会从GitHub上撤下,所以我复制了它,并将其保存在我桌面上的一个文本文件中。五天后,当我有了这个好主意时,这个模型已经从GitHub上被’dmca(收回版权)’了。还好我保存了它。”

米勒说:“这个项目证明了构建这种人工智能系统是多么容易。与两三年前相比,做这些事情的工具已经完全不同了。”

这也引发了一定程度的担忧。在过去,创建六个不同个性的成员参与且令人信服的AI群聊,可能需要一个大学团队几个月完成,现在只需要一点专业知识和很少的预算,而且聊天的可信度非常高。

米勒在博客中晒出的AI群聊中的典型对话。(00:34)

缺陷是没有年代感

这个系统能够模仿米勒和他朋友的行为,有些对话感觉非常真实,比如关于谁喝了亨利的啤酒的争论。以至于米勒不得不搜索群聊的历史记录,以检查模型不是简单地从训练数据中复制文本。这在人工智能领域被称为“过拟合”,是一种可能导致聊天机器人直接抄袭其文本来源的机制。

米勒在他的博客中写道:“完美捕捉到朋友的聊天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这不是怀旧,因为这段对话从来没有发生过,但我们依旧觉得非常有趣。”

不过,这个系统仍然存在问题。米勒指出,群聊中六种不同人格之间的区别可能会模糊,一个主要的限制是人工智能模型没有年代感,不能可靠地区分过去和现在的事件。例如,过去的女朋友可能已经是现在的妻子。

米勒说,该系统对事实的判断不是基于对聊天内容的全面理解和分析,而是单纯依靠信息量。换句话说,某件事被谈论得越多,机器人就越有可能引用它。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是,机器人男孩往往表现得好像他们还在大学,因为那是群聊最活跃的时候。

“这个模型认为现在是2017年,如果我问它我们多大了,它会说我们21岁和22岁。”“它会说‘你在哪里?’、‘哦,我在自助餐厅,快过来。’但这并不意味着它知道我现在在和谁约会,也不知道我住在哪里,它会认为我们还在大学时代。”米勒笑着说,“但这真的有助于它散发幽默。这是一扇通往过去的窗户。”

或引发“坏结局”

该项目展示了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日益强大的力量,特别是它们再现特定个体的行为习惯和知识的能力。

虽然这项技术仍处于起步阶段,但这些系统所能发挥的力量已经逐步显现。微软的必应聊天机器人今年2月推出时,其“精神错乱”的性格让用户既高兴又害怕。同月,聊天机器人应用程序Replika的用户在开发者删除了AI伴侣色情角色扮演功能后感到沮丧,以至于该应用用户论坛的管理员发布了自杀求助热线,以帮助用户。

The Verge认为,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有能力像真人一样影响用户,而且可能会在生活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无论是作为娱乐、教育还是其他方面。

当米勒的项目在Hacker News上被分享时,该网站上的评论人士纷纷猜测,这样的系统可能会有“坏结局”。有人指出,拥有大量个人数据的科技巨头,比如谷歌,可以用它们来建立用户的数字副本。还有人认为,人工智能机器人的普及可能会加剧社会隔离,在一个友谊时常发生在网络的时代,它提供的陪伴形式比真人更可靠、更便捷。

米勒说,这种猜测很有趣,但他在群聊中的经历也体现了更光明的一面。他解释说,这个项目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它是对真实的模仿,是最初的真人群聊让AI变得有趣。他说:“我注意到,当我们和人工智能机器人一起玩的时候,当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发生时,我们会截屏并发送到真正的群聊中。当我觉得机器人很有趣时,第一反应依旧是等不及要和真人分享。很多乐趣都来自于与机器人进行虚假对话,然后将其反馈到现实中。”

他说,换句话说,人工智能可以复制真正的人类,但不能取代人类。

事实上,米勒说,他和群聊里的朋友们正计划下个月在亚利桑那州见面。他们目前分散在美国各地,这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们第一次聚会。他说,他们的计划是把假群聊放到一个大屏幕上,这样朋友们就可以在看到人工智能模仿他们时互相取笑和起哄。

“我迫不及待地想坐下来喝点啤酒,一起玩这个游戏。”米勒说。

参考资料:https://www.izzy.co/blogs/robo-boys.html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科技企业家捅杀科技企业家?旧金山街头凌晨凶案嫌犯被捕

AI技术重构人类第一张黑洞照片:更清晰、高保真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