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中国新闻 复盘在泰女留学生被害案:蹊跷的相遇,待解的谜团

复盘在泰女留学生被害案:蹊跷的相遇,待解的谜团

泰国警方在女留学生遇害现场调查。

泰国警方在女留学生遇害现场调查。

见到小金的遗物,父亲情绪一度崩溃。他没想到,一个月前在机场与去往泰国曼谷的女儿告别,竟是父女的永别。

3月8日,20岁的温州女孩小金入境泰国曼谷吞武里大学就读音乐专业。

12天后,来自河北邢台的22岁的陈某康、24岁的周某甲、22岁周某乙也入境泰国,租住在该学校附近。

值得注意的是,三人和小金一样,均是第一次来到泰国。

不到10天时间,小金在泰国被这三人绑架杀害后抛尸野外。尸检报告显示,小金系被勒致死,身上有多处刀伤,肩膀还有一处刀伤。

残忍杀害小金逃回国内后,三名嫌犯在3月31日向小金的父母发去小金被绑照片,索要赎金。案发后,三人在国内落网。

案件曝光后,中泰两国舆论场一片哗然。“太残忍了,几个这么年轻的人,做出如此恶劣的行为,超出每个人的想象。”泰国温州商会会长郑炳克说。

很多人不理解:这三个年轻人,为何要将目标定在一个同龄的学生上?为何索财前就将人杀害?是否是蓄谋组团作案?

待解的谜团,仍需等待两国警方进一步调查。

小镇里的音乐家庭

苍南县钱库镇百花街,五花八门的商铺,人来人往。

过往,在这条镇街附近的一个小巷中,经常能听到悠扬的钢琴声。“听到声音,我们就知道金老师家女儿开始练琴了。”一旁的餐饮店老板说。

小金是家中独女,父亲是高中音乐老师、母亲是钱库二小的音乐老师。在姑姑眼里,小金从小就比较乖巧,比较单纯,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下,也走上了学音乐的道路。

金家一家人住在二层小楼中,房屋较为破旧,屋外有一辆挖掘机正在施工,挖出了一条水沟。金家一楼的房间内,摆放着两台钢琴,一旁还放着演出服。

从小学到中学,小金都在钱库镇上学,家庭经济一般。她的社交媒体中,关注了很多镇里的小店。小镇里的舒适、安逸的生活是她在社交媒体展示的主体,经常在自拍的同时还配上各种可爱、搞怪的特效。

爱美是女孩的天性。小金拍了很多在镇里美发店时的照片,在发型上也做了很多尝试:卷发、直发和不同的染发色。1月8日,她将自己的刘海染成了淡黄色,并将美发拍摄视频发布。视频中,她一手环抱着小猫,一边满意地整理着头发,并配文“直男都说好看的刘海染yyds”。

小金在家中养了一只灰色小猫,被称为“妹妹”。小猫2022年6月出生后,小金拍摄了多条小猫成长和与其互动的视频。

旅游也是小金的喜好。近一点的有苍南县的炎亭景区金沙滩,远一点的有宁波月湖公园。她在社交账号中有两条关于宁波出行的视频,都发布于2023年3月7日。家人透露,当时是父母一起陪着小金出游。

在这款社交媒体上,小金也关注了“曼谷吞武里大学中国办事处”。这所学校就是她离开小镇留学的去处。

曼谷吞武里大学官网显示,该校坐落于曼谷市以南的吞武里区,是一所泰国知名的综合性私立大学,并称“吞武里大学在泰国大学里以体育、传媒、音乐最有优势”。

小金就读于吞武里大学音乐学院,该学院于2011年成立,系世界音乐教育联盟成员。该学院官网资料称其采用中英泰三语教学,学历受到中国国内认可。

疫情期间,小金在家中上网课学习。本次远赴泰国留学,是20岁的小金首次独自离家出远门。

遭绑架杀害

3月8日小金抵达学校,在学校宿舍住下,之后开始上课培训。

到了泰国后,她几乎每天都会跟爸爸妈妈打视频或者语音电话联系。

大学生活的顺利开启,原本让小金父母都放下心来,一条突如其来的微信信息彻底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平静。

3月31日上午10点59分,小金爸爸突然收到来自小金的微信(这时嫌犯控制了小金手机)。家属给澎湃新闻展示了这条微信信息:“你女儿在我手中,限时三小时,准备50万,三小时之后联系你。”

这条信息发来之后,嫌犯还发来一张小金手脚被捆绑,嘴巴被胶带绑住的照片。

小金爸爸收到信息和照片之后特别震惊。之后的聊天记录显示,小金爸爸曾多次回拨语音及视频均或被对方挂断,或无人接听。

之后,小金爸爸联系了泰国学校的老师,他们向泰国警方报警。校方也开始查阅监控,发现小金最后一次在校园出现是3月28日。

据泰国《考苏得英文报》报道,当地时间4月1日,泰国暖武里府警局接到报案,在某街道附近香蕉林中发现一塑料袋,里面装有一具女尸,手脚被捆绑且有被殴打的痕迹。

经泰国警方初步调查,死者为此前失踪的中国留学生JinCan(音)。根据报道,按照现场发现的尸体状况,这名女留学生应该已经去世3天左右了。她的身上有勒痕,还有被殴打的痕迹。

“我们温州人有个习惯,在异国他乡遇到什么困难,会第一时间找到商会请求帮助。”泰国温州商会会长郑炳克向澎湃新闻表示,给老乡提供帮助一直是温州商会在做的事情,老乡向商会寻求帮助时,商会做一些协助工作。

小金家属在3月31日收到嫌犯发来的敲诈信息后,就和商会建立起了联系。之后商会开始为小金家提供帮助。

郑炳克说,前期很多的泰国媒体报道不实,包括说家属接到绑匪信息的时间是3月29日,家属不愿意付钱导致女孩被杀害等。

郑炳克说,家属接到信息是31日,当时女孩疑似已经被嫌犯杀害,“当地媒体的错误报道,可以说让家属遭受到了双重伤害。”

“实际上,我们连一句话一个语音都没有收到,她就这么被害了。”小金亲属称。

泰国温州商会常务副会长兼慈善部主任章圣利也陪同了小金家属两天。他对澎湃新闻介绍,对于媒体的错误报道,小金父亲很生气,“罪犯根本就没给救人的机会。”

被勒致死,多处刀伤

据泰国媒体报道,三名嫌疑人入境泰国后入住暖武里府一处别墅。该别墅于3月20日由一名泰国女子租下,支付了一个月的租金。据信,这名女子就是4月3日当天自首的第四名嫌疑人。

3月28日20时48分,小金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厅用餐结束后,乘坐出租车,之后改乘一辆红色马自达轿车后失踪。这是小金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录像中。

根据泰国警方的调查,3月29日凌晨1时30分,可疑车辆抵达香蕉种植园(最终发现尸体的地方),将尸体装在一个袋子里丢在莲花水沟内。

郑炳克介绍,在小金父亲来泰国之前,商会将他的一些诉求情况和中国驻泰大使馆做了对接。泰国政府和中国驻泰大使馆都非常重视此事,为家属前往泰国开通绿色通道提供了便利。

4月4日凌晨,小金父亲一行抵达泰国,商会专门安排人去接机陪同。在商会老乡的陪同下,当天上午小金家属先去了中国驻泰大使馆,大使馆工作人员接待后对家属做了事件的通报。

当天下午家属来到接警的警局了解情况,之后警察也带着家属去了行凶地点和抛尸的案发现场,同时家属也配合当地警方做了口供。

5日上午,在当地警察的带领下,家属到医院认领遗体,并办理死亡证明。之后,家属将遗体送到当地寺庙,还到学校领取了小金的遗物。

由于4月6日、7日是泰国当地的佛节,政府部门和相关机构都会放假。郑炳克称,小金的遗体计划在8日火化后由家属带回国内。

章圣利介绍,目前小金父亲的情绪很低落,很多时候走路都要家人搀扶,身边人也在劝说他保重身体。看到遗物时,小金父亲情绪波动很大。

章圣利说,他陪同家属去了医院,家属也见到了小金的遗体。尸检报告称,小金系被勒致死,身上有多处刀伤,肩膀还有一处刀伤。

据其了解,小金是3月8日到泰国学习,而这三名嫌犯则是3月20日抵达泰国。三人和小金一样,均是第一次来到泰国。

目前,泰国警方控制了一名在卡拉OK酒吧工作的女性,列为该案的第四名嫌犯。泰国媒体报道称,她很配合调查,承认曾向绑匪提供赎金方面的建议,并帮忙处理了受害者的尸体,但她否认参与折磨和杀害受害者。

缘何杀害同龄学生?

3月30日,3名嫌疑人乘坐从曼谷飞往四川成都的航班逃回中国。

4月3日,在公安部协调指挥和河北公安机关协助下,3名犯罪嫌疑人陈某康(男,22岁)、周某甲(男,24岁)、周某乙(男,22岁,均为河北邢台人)在湖北襄阳被抓获。温州市公安机关已将3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

3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为何从北方村庄窜入泰国,残忍杀害与他们同龄的学生?

澎湃新闻近日在河北邢台采访了解到,3名嫌疑人均为邢台南和区人。周某甲、周某乙二人同为区内郝桥镇某村村民。郝桥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二人有亲戚关系,属于同一家族,但并非亲兄弟。有村民称,周某甲父母在前年离异,周某甲后跟随母亲生活,不经常回村,“跟他爹不过话,一年年不回村”。周某甲的一名的亲属表示,一切都交给公安机关处理。

陈某康出生在南和区三思镇某村,距离周某甲的村子车程十几分钟。陈某康的一名邻居告诉澎湃新闻,陈某康学习成绩不好,据其了解,陈某康念到初二就辍学了,“成绩不好,念不念都一样,就不念了。”辍学后,陈某康在县城里学习理发的手艺,并搬到县城居住。

南和区某家理发店的理发师阿斌(化名)也向澎湃新闻证实了陈某康曾从事美发行业的说法。阿斌记得,他大约在2017年与陈某康相识。“那会我俩都在一家店给人理发,我应聘进来没多久他就来了。”

在阿斌的印象里,陈某康与这次绑架事件中的绑匪形象大相径庭,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据阿斌介绍,陈某康的理发手艺不错,也很热爱美发行业,“下班了我们有时还会讨论讨论发型怎么做的啊,颜色怎么染的啊。”但南和区理发师的工资普遍不高,“大约也就两三千块钱一个月。”前述邻居也记得,陈某康曾经唠叨过,“(理发)挣的不多,还不如去厂里面上班。”

阿斌和陈某康共事了一年多的时间,后来断了联系。但去年,阿斌的新店开业,陈某康在朋友圈里看到消息还曾来店恭贺。澎湃新闻注意到,目前,阿斌曾添加的陈某康的微信账号已处于注销状态。

有自称是陈某康好友的网友向澎湃新闻介绍,陈某康和周某甲、周某乙都曾在南和区的一所中学读书,周某甲中学时绰号‘二飞’,陈某康也混得有些名气。

4月6日,澎湃新闻实地了解到,该校三四年前已剥离初中部。几十米开外的一个小巷子里有台球厅、网吧等休闲娱乐场所,聚集着年轻人。前述网友介绍,陈某康以前就常来这里的网吧。网吧的一家年轻网管称,似乎听到过陈某康的名字,但更有名的是“二飞”,“反正以前在这片混的,都知道‘二飞’。”

河北省一官方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据其了解,陈某康、周某甲、周某乙三人此前在河北并无案底。

4月6日晚间,澎湃新闻来到陈某康在南和区的住所,窗帘拉紧,屋内无人。单元内多位居民向澎湃新闻表示并不了解陈某康,楼下的住户则表示“楼上近期一直好像没有动静,没有人过来”。

泰国媒体报道,泰国警方调查称,3名绑匪均为“长相清秀”的青年,他们在得知受害者金某的父亲是音乐老师后,引诱受害者对其中一人产生感情。在受害者入泰留学后,3人策划对其实施绑架,同样在3月入境泰国,并租了别墅和车辆,最终实施犯罪,导致受害者死亡后仓皇逃窜。

上述泰媒消息未得到国内警方的证明。4月6日,温州警方相关负责人答复澎湃新闻称,目前案件正在侦办中,将视情及时公布相关进展。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合肥包河区一汽配城门面房凌晨发生火灾,共造成3人死亡

预订机票遭遇“一分钟内三次变价”,春秋航空:实时价格变动正常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