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体育新闻 父与子,一场跨越生死的马拉松接力

父与子,一场跨越生死的马拉松接力

贺帅在厦门马拉松完赛后,向记者展示已故父亲的跑步账号。

贺明(右)生前与跑友参赛留念。

贺帅(右)与父亲贺明生前的跑友高振海在厦门马拉松跑前训练。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 摄

厦门国际会展中心前的赛道上,贺帅挤在一万多名选手中间。他掏出手机,等待发令枪响,按下线上马拉松计时键。

开跑。贺帅挥动双臂,随人流涌过2023厦门马拉松赛的起点线。这是贺帅参加的第二场线下全程马拉松赛。和之前比赛一样,这一次贺帅也同步开启了父亲的线上跑步账号,用这种方式和父亲“一起”跑马。

贺帅在厦门马拉松完赛后,向记者展示已故父亲的跑步账号。

贺帅的父亲是“跑马抗癌斗士”贺明。2016年4月,53岁的贺明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当时医生推断他的生命最多还有三个月。面对癌症,贺明一边配合治疗,一边跑步锻炼。

4年,61场马拉松赛,贺明凭着超人的坚强对抗病痛,用奔跑书写了一段生命奇迹。但他生前心心念念的百场马拉松梦想,最终还是成了未尽的遗愿。

贺明(右)生前与跑友参赛留念。

“父亲生前,我没有陪他跑过马拉松,挺遗憾的。我要替他完成‘百马’目标,跑完接下来的39场马拉松。”

2020年夏天,在父亲去世后不久,贺帅开始练习跑步。从一个不爱运动、跑几百米就会气喘不止的人,变成马拉松爱好者,贺帅将自己对父亲的爱投射到跑道上。当年11月,贺帅在南京完成他首个线下全程马拉松。

时隔1183天,贺帅来到父亲最后一次跑马的城市厦门,踏上这条见证过父亲生命奇迹的赛道。贺帅说,这对他来说是一场意义非凡的跑步,既是对父亲的缅怀,也是对父亲精神的一种传承。

5小时40分00秒。距离关门时间还有20分钟时,贺帅在终点处撞线。

然而,比赛过程并不顺利。途中,贺帅左腿抽筋,做过韧带修复手术的右膝也感觉不适,以至于他不得不跑一阵走一阵。

最难熬的一段路在25到35公里之间,在正午阳光的直射下,“脑中闪现过要放弃的念头。”贺帅说。

但他仿佛看到了父亲在赛道上,边跑边挥动着那面印有“肺癌晚期、跑马抗癌,生命不息、运动不止”的小旗子,然后想到父亲对他说过的“来了,就要跑完”,就咬牙坚持了下来。

说着说着,贺帅一顿,眼圈泛红,“就是……觉得父亲能坚持下来真的太不容易了!”这个身高近一米九的大小伙子哽咽道,“我没办法感同身受,毕竟(那时)他还生着病。”

贺帅(右)与父亲贺明生前的跑友高振海在厦门马拉松跑前训练。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 摄

运动的伟大,不仅在于对人精神的磨砺,也在于增进了人与人的沟通和联结。跑马给了贺明一个机会,让更多人认识他、敬重他。

在跑友高振海眼中,贺明是个英雄,不仅因为他不向厄运屈服,更因为他一直乐于助人。贺明生前多次自愿献血,因见义勇为获过奖,临终前还将自己的遗体捐献。

受父亲影响,贺帅如今也常参与公益项目,他说:“联合国世界儿童基金会我是月捐,从我爸走的时候一直坚持到现在。当时有很多人帮助我爸,我也希望能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别人。”

“我不能改变生命的长度,但我可以把握生命的宽度。”贺帅回忆,这是他父亲常说的一句话。无疑,贺明选择了用马拉松去延展他生命的宽度。对他而言,每一次起跑,都是全新的体验。

2日的比赛结束后,贺帅在赛道旁掏出手机,仰望天空,喃喃自语:“我来过您跑过的赛场了,把厦马的(完赛)奖牌续上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厦门马拉松线上跑 贺明完赛”的页面。

贺帅说,未来他一定会圆了父亲的“百马”梦,而他也会继续奔跑,踏上属于自己的“百马”旅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4-0大胜那不勒斯!米兰球迷们,你们期待欧冠四强了吗

梅西遭狂嘘,球队遭连败,大巴黎这个夏天真要散伙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