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加国新闻 白手起家的華人首富被美國起訴

白手起家的華人首富被美國起訴

虛擬貨幣玩出圈的,全世界攏共兩個人。

一個是特斯拉的老板馬斯克。

一個就是趙長鵬。

盡管趙長鵬的知名度不如馬斯克,但他曾經登上過世界華人首富的寶座,也曾短暫成為加拿大首富。所以在華人世界裏,趙長鵬的名字是抹不掉的。

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曾經風頭無兩的趙長鵬在3月27日被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 (CFTC)指控非法交易和虛假合規計劃兩宗罪。

一旦罪成,趙長鵬曾經高達900億美元的身家有可能化為烏有,而僅僅是控罪也已經讓其財富縮水90%。

圖自:cnbc

1977年,趙長鵬出生於中國江蘇連雲港;1980年代晚期,趙長鵬和全家一起移民加拿大溫哥華,並在蒙特利爾的麥吉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完成了計算機科學學位,現已經是加拿大公民。

趙長鵬畢業後曾擔任過彭博社技術總監;後創立富訊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2014年,他賣掉了上海的房子,全倉投入比特幣。

2017年,趙長鵬離開OKCoin,成立自己的公司幣安並擔任首席執行官。2017年7月,在首次代幣發行中融資1500萬美元。

2018年2月,福布斯發布了首個數字貨幣領域富豪榜,幣安創始人趙長鵬位列第三,身家估值11-20億美元,為前十名中唯一的華人。

僅僅一年後,趙長鵬就成為2019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第1818名。2019胡潤百富榜第195位。

2020年2月26日,以180億元人民幣財富名列2020胡潤全球富豪榜第1097位。

2021年,趙長鵬以超過900億美元的身價成為華人首富,以國籍論也是加拿大首富。

這也是屬於趙長鵬最高光的時刻。

其財富超過了曾經榜單第一名的農夫山泉董事長鐘睒睒,同時也超過了字節跳動張一鳴,寧德時代曾毓群和騰訊馬化騰以及阿裏巴巴馬雲。

憑借其驚人的成就和白手起家的神話,趙長鵬在2018年就登上福布斯封面,這也是全球企業家夢寐以求的榮耀。

當時福布斯在報道中稱,僅僅8個月幣安成為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2021年,幣安估值達到925億美元,躋身私有科技企業的領先陣營,一度與字節跳動、支付巨頭Stripe,以及SpaceX並駕齊驅。

還是2021年,根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幣安交易所的每日交易額就達到了760億美元。通過收取手續費、上幣費、服務費等,幣安賺的盆滿缽滿。

最高峰時,幣安在全世界擁有9000萬用戶,上線了600多種數字貨幣,並提供24小時不間斷的交易。

但高光過後,低潮來的又快又急。

2022年,趙長鵬在社交媒體公開表示,自己“返貧”了。

2022年3月,趙長鵬的凈資產還高達650億美元,但到了2022年12月,其凈資產從3月的650億美元下跌93.07%,降至45億美元。

當然,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迅速返貧的趙長鵬依然是超級富翁,手裏的財富也是很多人活上千年都賺不到的。

屋漏偏逢連夜雨,2023年3月27日,距離趙長鵬“返貧”不過幾個月時間,這位前華人首富又被美國政府盯上了。

按照美國監管機構的說法,幣安運行了一個“虛假”的合規計劃。

CFTC 表示,2019 年7月至今,幣安擴大並隱藏了其美國用戶群,在未有合規性註冊下,向美國客戶提供期貨、期權、掉期和杠桿零售商品合約。

CFTC主席Rostin Behnam告訴CNBC ,“這是一個非常明顯的逃稅案例,我們需要積極介入並盡快采取行動,因為這是欺詐行為。”

盡管幣安的註冊地在開曼群島,但其交易所的實際位置和服務器所在地一直是個謎。

而美國監管機構對這個完全脫離了監管視線的交易所當然不能忍。趙長鵬和他的幣安被訴只是時間問題。

據路透社報道,早在2022年12月,也就是趙長鵬宣布“返貧”的時候,幣安已經因涉嫌違反刑事制裁和洗錢而受到美國司法部的調查,美國檢察官認為他們有足夠的證據起訴趙長鵬和其他高管。

不過,趙長鵬本人在社交媒體回應稱,“CFTC提交了一份出乎意料和令人失望的民事投訴。經初步審查,該投訴似乎包含了對事實的不完整敘述,而且我們不同意對投訴中指控的許多問題的定性。”

據報道,CFTC在美國伊利諾伊州北區聯邦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指控趙長鵬和運營幣安平臺的三個實體,多次違反《商品交易法》(CEA) 和 CFTC 規定,並指控幣安前首席合規官Samuel Lim協助和教唆幣安違規。

起訴書指出,趙長鵬作為幣安公司的擁有者和首席執行官,故意以不透明的共同企業運營中心化數字資產交易平臺及眾多其他公司工具,無視 CEA 規定,有計劃地逃避監管以謀取商業利益。

起訴書顯示,2019年7月至今,幣安一直違規向美國人提供和執行商品衍生品交易,幣安在趙長鵬的指導下,指示其員工和客戶規避合規規則,以最大化提高企業利潤。

起訴書稱,幣安並未遵循規定要求其美國客戶在平臺上交易前,提供任何身份驗證信息,像幣安這樣的實體作為期貨傭金商 (FCM),有收集此類信息的法律義務,但幣安未能執行旨在防止和偵查恐怖主義融資及洗錢活動的基本合規程序。起訴書進一步表示,幣安聲稱限制美國客戶在該平臺交易後,仍指導客戶如何利用 VPN 掩蓋客戶真實所在位置,特別是為具有高價值的VIP客戶提供規避合規管控的最有效方法。

如果說上面的表述過於專業,晦澀難懂,那麼接下來的訴訟請求就很可怕了。

CFTC在起訴書請求法庭:

1、準許沒收公司非法所得;

2、對公司處以民事罰款;

3、實施永久交易和註冊禁令;

4、尋求法庭針對幣安進一步違反 CEA 和 CFTC 規定的指控發布永久禁令。

僅僅是這份起訴書的內容就讓3月27日比特幣發生暴跌至27000美元整數關以下。

如果美國政府開始有目標的打擊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甚至將虛擬貨幣交易定義為洗錢行為。那麼全球加密貨幣公司都難逃法網,虛擬貨幣交易失去了美國市場也就成了空中樓閣。

事實上,3月22日美國另一家重要的加密貨幣交易平臺硬幣庫(Coinbase)已經收到來自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韋爾斯通知”(Wells notice),預告SEC已決定對其以涉嫌違反聯邦證券法采取執法行動。

所以,我們現在除了關心趙長鵬這位前世界華人首富的未來和命運,也要想一想,是不是還要投資虛擬貨幣?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