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国际新闻 英国:三年前庆“脱欧”,三年后愁脱困(环球热点)

英国:三年前庆“脱欧”,三年后愁脱困(环球热点)

  2月1日,人们在英国伦敦参加罢工游行。当日,约50万英国教师、火车司机和公务员举行罢工,要求增加薪酬。
  新华社发

  当前,在全球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的叠加影响下,英国通胀高企、经济衰退,政坛动荡、外交失衡。在英国内部,曾经倾向于“脱欧”的民意悄然发生了变化,媒体上甚至出现了逆转“脱欧”的言论。归根究底,对“脱欧”的质疑与反思源于残酷的现实离“脱欧”时的乐观愿景相去甚远。专家指出,英国“脱欧”缺乏深思熟虑与整体规划,所以“脱”出了一堆麻烦。接下来,英国该何去何从呢?

  

  “脱欧”可以逆转?

  最近,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刊登吉迪恩·拉赫曼的文章,题为《“脱欧”可以逆转——方法如下》。文章预测,重新加入欧盟的想法将成为主流。文章甚至提出,可以通过两次公投程序逆转“脱欧”:2026年举行第一次公投,允许英国政府与欧盟展开谈判;第二次公投则是关于重新加入欧盟协议的条款。

  英国《独立报》近日主导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0%的受访者认为“‘脱欧’导致英国全球地位下降”,56%的受访者认为“‘脱欧’导致英国经济形势恶化”,65%的受访者希望重新进行“脱欧”公投。调查机构“舆观”进行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56%的受访者认为“脱欧”是个错误。

  对“脱欧”的不满无疑源于对现实的失望。

  经济上,英国举步维艰。正在承受高税收、高利率和高物价三重困扰的英国,将是今年全球唯一一个陷入衰退的主要经济体。在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2023年英国GDP增长预期从去年10月的0.3%下调至-0.6%。

  政治上,“脱欧”留下了一个政治极化、社会分裂的英国。2016年至今,英国经历了5任首相。在接二连三的政治动荡中上台的苏纳克,执政刚过百日,支持率已经从去年10月的52%跌至目前的38%,不支持率则从48%升至63%。

  军事上,英国实力大幅下降。据“今日俄罗斯”报道,21世纪初,英国约占国际军火市场份额的7%;2022年,英国军火份额已不足1%。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国防工业衰落,即便投入大量资金,也未必能解决英国军队的系统性问题,因此英国必将在军事上严重依赖美国。

  外交上,非但“全球英国”的战略目标没能实现,更在国内经济和国际环境的双重作用下,进一步沦为美国的追随者。分析指出,这固然是“英美特殊关系”等原因所致,但究其根本,还是英国政坛缺乏既定的、坚决的路线以及其政治游戏规则造成的短视行为和战略迷失。

  当前,英国正面临一场史上罕见的罢工潮。从高速公路员工到机场运输员工,从邮政工人到铁路工人,从教师到律师,从消防员到护士……几乎所有行业都有罢工发生。2月1日,英国爆发了10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罢工,参与罢工人数达到约50万人。2月6日,被视为英国骄傲的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爆发75年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罢工。更糟糕的是,英国媒体普遍认为,各种大规模罢工很可能旷日持久。

  “选择是有成本的”

  “2016年,‘脱欧派’选民以52%对48%的微弱优势战胜‘留欧派’选民,本身就反映了民意的撕裂,当前英国的糟糕形势则激化了民众对‘脱欧’的反面情绪,所以反对‘脱欧’的比例上升。”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丁纯对本报记者说,“英国‘脱欧’的主要诉求之一是收回主权。英国认为自己在欧盟体系内吃亏了。比如,英国一向以自己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为荣,但是作为欧盟成员国,其他成员国公民在英国也会享受国民待遇,这让英国感觉自己的福利被他人占用。但是,选择是有成本的。现在的问题是,有些人觉得‘脱欧’后,英国所得大于所失,不划算,所以有了反悔之意。”

  “脱欧”使英国经济恶化,让家庭变得更加贫困,谈判的不确定性对商业投资造成了影响,新的贸易壁垒破坏了英国和欧盟之间的经济联系,这已经成为经济学家们的共识。

  BBC指出,英国贸易相对于其经济规模,总体而言已经下降。即使大多数国家在疫情最严重时都出现了国际贸易崩溃,但G7其他国家的贸易相对于其经济规模都出现了反弹,但英国没有。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间,由于与欧盟的贸易大幅下降,英国贸易开放度(贸易与GDP之比)下降8个百分点。尽管有疫情的不利影响,但英国的降幅至少比可比国家高出3个百分点。贸易成本上升还体现在英国企业在“脱欧”后面临的繁文缛节中。在英国2021年退出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后,企业从英国进口货物时必须填写的海关出口申报单增加了两倍多,进口申报单增加了50%。在商业投资方面,2016年公投中断了英国商业投资自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增长趋势。目前,英国商业投资比公投前的趋势水平低31%。相比之下,欧盟目前的商业投资较2016年之前高出2%。

  被“脱欧派”寄予厚望的自贸协定谈判也不尽如人意。数据显示,到2023年初,自由贸易协定覆盖的英国贸易份额为61%,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协定生效后将升至62%。不过,总体份额已经下降,而且,英国政府未能实现到2022年底自由贸易协定覆盖英国全部贸易80%的目标。此外,英国与印度和跨太平洋协定成员国的谈判仍在进行,所花时间比此前所希望的要长。而英国与美国的贸易协议,则因为北爱尔兰问题的影响,仍难以达成。

  “虽然‘脱欧’有一定民意基础,但其本身并非一个深思熟虑的决定,而是时任首相卡梅伦一次失败的政治赌博,背后缺乏战略思考与对‘脱欧’后出路的系统安排。英国根本没有想清楚为什么‘脱欧’,其成本收益如何;尤其是对于‘脱欧’以后该怎么做,英国内部没有较一致的清晰思路与共识。‘脱欧’本身带来劳动力短缺等一系列问题,再加上外部的疫情、俄乌冲突等因素叠加影响,英国走到了今天这个糟糕的地步。”丁纯说。

  “依然处在阵痛期和磨合期”

  彭博社引用分析人士的话指出,“市场反应表明,英国的错误在于,想象英国‘脱欧’可能会释放出一只欧洲‘老虎’”,但事实上,英国“脱欧”暴露并加剧了英国经济的潜在弱点——生产率低、商业投资低、全球竞争力下降,最引人注目的是,政府缺乏应对这些问题的战略。

  “英国依然处在‘后脱欧’阵痛期和磨合期,需要一个适应过程。”丁纯说,“因为缺乏对‘脱欧’的整体规划,英国还在寻找自身定位。‘全球英国’只是英国‘脱欧’后对自身大体走向的一个概念,至今仍很模糊。事实上,‘脱欧’之后,缺少了欧盟支撑,英国只能更加倚重美国,和美国绑得更紧。‘全球英国’所追求的‘开放、外向和自信’根本无从谈起。”

  接下来,英国面临着重重困难。各大机构均对其经济前景持悲观态度。英国不仅将是今年全球唯一一个陷入衰退的主要经济体,IMF预计,2024年,英国还将成为全球主要工业国中经济增长最慢的国家。英国央行此前也预测,英国GDP将连续两年负增长,将是英国一个世纪以来时间最长的经济衰退。

  “脱欧”给英国和欧盟关系造成的负面影响还在继续。“北爱尔兰相关问题就是遗留下来的一个棘手难题。虽然英国与欧盟在相关问题上达成一定共识并签订了‘北爱尔兰议定书’,但其中部分规定存在问题,英欧双方至今仍无法就修改规定达成一致。”丁纯说,“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脱欧’相关问题谈判会进展缓慢。英国面临国内一系列经济民生问题,包括通胀高企、劳工短缺等,压力重重;欧盟则因为俄乌冲突而焦头烂额,双方都没有太大兴趣和精力进行谈判。”

  当务之急是什么?英国《金融时报》文章指出,各派政界人士都需要承认英国“脱欧”的影响,并应该尽快充实英国与欧盟仅有框架的《英欧贸易合作协定》。解决与北爱尔兰的贸易规则争端将是可喜的一步。但英国还需要处理阻碍其增长潜力的结构性因素。

  “在这样一个过渡期,对英国经济前景悲观是意料之中。但也应该看到,英国也有自身盎格鲁—撒克逊经济模式直接、迅速、果敢的优势与特点,对经济复苏有利。”丁纯说,“至于‘脱欧’的功过,最终还是需要交给时间来判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土耳其地震已造成該國41156人死亡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6: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