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魁满要闻 非男女性群體投訴 證件標記仍未一致

非男女性群體投訴 證件標記仍未一致

【時報訊】當一名高等法院法官在二0二一年推翻本省民事法禁止一個人在出生時改變性別的部份內容時,被跨性別者和非二元(不是男也非女)群體譽為一項重大勝利。
但在迫使政府修改法律的具有里程碑意義裁決出爐兩年後,不認同男或女性的身份的省民指責省府在讓其他部門適應新規則方面還拖拖拉拉。
滿市居民米格諾媞(A. F. Migneault)無法獲得與其性別認同相對應的本省醫療卡。
使用中性代詞的米格諾媞於二0二一年五月收到一份新的出生證明,上面沒有性別標記,此前他向民事登記處(Directeur de l’etat civil)申請這出生證明,後者負責簽發與相關的官方證件,如出生、死亡、婚姻和民事結合。
但在向省醫療保險局(RAMQ) 提交申請一張沒有性別標記的新醫療卡後,該局給他們寫了一封信說,政府的電腦系統「不允許這樣做」。
「自二0二一年一月以來,我們就知道X性別標記將出本省的證件上,這讓我對進展如此緩慢感到震驚,迄今已經有兩年了,」 米格諾媞告訴主流傳媒。
省醫療保險局目前只能發行帶有M或F性別標記的醫療卡,X性別標記並非選擇,根本不會發行帶有這種性別標記的醫療卡。
省醫療保險局告訴他們,政府已經成立一個「部際委會」,以「制定政策建議,特別是政府頒發的身份證件所顯示的性別標記,以確保政府部門的一致性。”
米格諾媞說,對拖延讓他們陷入官僚主義困境以及與醫療保險局員工打交道時對方缺乏同理心感到沮喪。「這讓人感到不尊重和難以置信,不公正及不屑一顧。我希望他們對所有省民承擔責任,而不僅僅是二元人(binary),並給我們我們所需的答案,我希望他們意識到我們的權利和身份與其他人一樣。」
自二0一六年以來,安省允許居民在他們的醫療卡上選擇X性別標記,次年還准許駕駛人士可以在駕照上顯示X,而不是M或F。
近年來其他省份也領先本省,允許居民選擇不分性別的醫療和身份證,包括沙省、卑詩省、曼尼托巴省和努瓦斯高沙省。
本省醫療保險局拒絕主流傳媒的採訪請求,但在一電郵中表示「對這種情況很關注」,正在考慮處理那些希望更新醫療卡以反映其性別身份的省民的申請。
發言人杜邦蒂(C. Dupont)證實該局正參與由司法部主導的政府內部委會,「以對這些要求作出一致回應”。「同時與保健部進行討論,以評估對我們醫療機構臨床服務的影響,」她寫道。
司法部沒立即回應主流傳媒關於延遲更新政府系統的查詢。
在二0二一年贏得法庭挑戰原告的首席律師波可媞 (A. Boctor) 表示,她預計省府不會就新法律應用於其他官方證件一事展開辯論。
她在週一接受才訪時說:「我很失望,因為社區花了多少年的時間才推動這場訴訟,如今仍然如此困難。花了兩年時間才作出判決,所以看到它耗費這麼長的時間難免感到失望。」
波可媞說,省府「當然應該將此應用於其他類型的證件」,例如醫療卡和駕駛執照。
截至二0二一年五月五日,米格諾媞的出生證件和醫療卡的性別標記仍不一樣。
高等法院法官摩爾 (G. Moore) 在他的裁決中試圖糾正這種問題,強調對非二元和跨性別者造成的傷害。
摩爾在他長達一百六十頁的判決書中寫道,「很明顯」阻止人們獲得與其真實性別認同相對應的官方證件“會造成歧視、傷害、恥辱和社會排斥,這些都是自殺的風險因素 」。
即將到來的本週六將是省高等法院作出所謂「歷史性人權裁決」的兩週年紀念日。
二0二一年一月廿八日,摩爾法官推翻省民事法若干條款。 除了推翻有關出生性別標記的規定外,還推翻要求將非二元父母確定自己為孩子的母親或父親,而不是僅僅在官方記錄中稱為父母的條款。
法官在他的裁決中寫道,民事法的局限性「剝奪他們應得的尊嚴和平等」。
法官要求省府在二0二一年十二月卅一日之前修改民事法,使其符合他的裁決。 同年十月,省司法部長祖林巴烈 (S. Jolin-Barrette) 提出2號法案,對本省的家庭法進行一系列徹底修改,但要求將法院規定的最後期限延長至二0二二年六月十七日。
省府後來撤回其有爭議2號法案的部份內容,此前跨性別和非二元社區的支持者譴責透過手術來改變官方證件中性別指定的要求,這條件引發強烈反對。
修改後的法案最終於二0二二年六月七日獲得通過,距離新的截止日期僅剩幾天。
滿市跨性別權利活動家特莉亞農 (C. Trianon) 說,對於跨性別和非二元社區而言,讓其他省府部門保持一致是「我們目前最強烈的要求之一」。
根據特莉亞農透過信息要求守則獲得並與傳媒分享的數據,民事登記處去年五月至九月期間收到一百五十一項將性別標記更改為X的申請。
與其同時,政府批准八十八項在官方證件上使用X性別標記的請求。
據數據顯示,去年五和六月有三項申請,但僅在二0二二年七月,即省府通過2號法案一個月後,申請就猛增至一百零五項。
特莉亞農說根據最近的聯邦人口普查,她認為本省提出類似要求的人數要多得多,因為本省擁有我國第三大跨性別和非二元社區。「坦白說,省府花這麼長時間」來適應新法律實在很荒謬,」她說,並指出支持者在二0一四年對政府發起第一次憲法挑戰,這些變化還姍姍來遲。
基夫拉哲(A. Jivraj)是性別倡導中心的社區協調員,該中心是康戈迪亞大學一個由學生資助的獨立組織,和其他四人是二0二一年具里程碑意義裁決的原告,裁決徹底改變本省的家庭法。
據他所說,米格諾媞的掙扎讓他想起自己在性別不安(gender dysphoria)方面的經歷,美國精神病學協會將這術語定義為「一個人出生時指定的性別與一個人的性別認同不一致而導致的心理困擾」。
省醫療保險局花一段時間來更改基夫拉哲醫療卡上的性別標記,並被迫暫時使用舊卡,他說。
「你到藥房藥劑師會大量你,盯著你的卡片並感到困惑。他們會問這就是你嗎?這是你的卡嗎?」 他說。
根據基夫拉哲的說法,省醫療保險局“確實有責任滿足本省跨性別和非二元性別群體的需求,並與已制定的立法變更保持一致。”
在米格諾媞的案例中,他不想等待新的醫療卡,二0二一年五月一收到上面沒有性別標記的出生證明,就把醫療卡剪成了小塊。
他表示不感到後悔,即使意味著現在必須自付費獲得通常由省醫療保險覆蓋的一些醫療服務。
「我不必向接待員、保安或在電話上線透露我的性別,不提供這些信息是何等自由,這也是焦慮的重要來源之一,」他說。
米格諾媞預計省醫療保險局只需要幾個月即可更新其係統,然而十九個月後這滿市居民仍在等待政府實行其系統現代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