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亮战 愚昧的悲劇—-李洪志是法輪功弟子自焚事件的主犯

愚昧的悲劇—-李洪志是法輪功弟子自焚事件的主犯

【正義真相】在22年前,2001年1月23日14時41分(中國農曆除夕),正當中國人民喜迎新世紀第一個春節之時,7名來自河南省開封市的法輪功人員在天安門廣場集體自焚,造成2人死亡,3人嚴重燒傷,全世界…

【正義真相】在22年前,2001年1月23日14時41分(中國農曆除夕),正當中國人民喜迎新世紀第一個春節之時,7名來自河南省開封市的法輪功人員在天安門廣場集體自焚,造成2人死亡,3人嚴重燒傷,全世界為之震驚。

  自焚參與人員

  劉春玲女,36歲,無業,住河南開封市蘋果園東區6樓中單元4層,自焚時當場死亡。

  劉思影女,12歲,開封市蘋果園小學五年級學生,1999年3月隨母親劉春玲練習法輪功。劉思影全身燒傷面積達40%,頭、面部四度燒傷,雙眼瞼外翻,呼吸困難,顏面、雙手基本毀損。劉思影因燒傷引起病變及心髒病變,於2001年3月17日死亡。

  郝惠君女,1953年12月生,1974年從河南大學藝術系畢業後分配在開封市回民中學教音樂。陳果的母親。1996年習練法輪功。

  陳果女,1981年5月生,中央音樂學院民樂系99級學生。1993年曾因專業成績突出,被中央音樂學院附中推薦參加中央電視台銀河藝術團赴新加坡訪問演出。1996年開始練法輪功。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門廣場自焚,全身燒傷面積達80%以上,深三度燒傷近50%,頭、面部四度燒傷,形成黑色焦痂,同時處於休克狀態。

  目前郝惠君和陳果母女,已經完全喪失了生活自理能力,需要24小時的護理。

  王進東男,1951年1月生,河南開封市矛盾集團退休工人,1996年開始練”法輪功”。他在救治中還說:”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

  劉葆榮女,1947年12月生,開封市色織廠退休職工,1984年因工傷離職在家,從1995年10月開始練習”法輪功”,自焚未遂者。

  劉云芳男,1947年12月生,住開封市龍亭區五糧廟街5號,原是開封市一家工廠的工人,後下崗,靠修理電器、打零工生活。1997年開始迷戀”法輪功”。他是自焚未遂者,對此他解釋說:”我不自焚,那是因為’師父’想要留下我,留下我這張嘴來說話。”

  薛紅軍男,1952年3月生,開封市龍亭區人民醫院醫生,1996年開始練”法輪功”,自焚事件的製造者之一。

  2001年8月17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依法判處劉云芳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處王進東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判處薛紅軍有期徒刑10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判處劉秀芹有期徒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判處劉葆榮免予刑事處罰,予以訓誡。同年11月7日,王進東、劉云芳和薛紅軍被送到河南省鄭州監獄服刑。

  他們為什麼自焚

  李洪志教導弟子說:

  ”修煉的最終目的就是得到圓滿。你圓滿了就修成了一個很大的神佛。”(《轉法輪》)

  ”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只是個人。”(《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

  ”我想在你們圓滿的時候給人類帶來一個壯舉,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體的,都帶著身體飛上天,不要身體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後飛走。”(李洪志《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

  進入21世紀,幾乎所有法輪功人員都在關註一個時間:圓滿時間。李洪志告訴他們:10年圓滿。如果從1991年算起,李洪志可以在2001年前後讓所有法輪功人員圓滿成為佛道神。

  在這個重要時期,李洪志先生髮表了3個重要文章,法輪功稱之為”經文”,意即所有法輪功人員的行為準則。它們是:

  2000年6月16日發表的《走向圓滿》。在這篇”經文”中,李洪志要求:弟子們等待著圓滿,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頂著壓力走出來證實法的弟子是偉大的。在全面最嚴厲的檢驗中走過來的弟子也為大法在世間確立了堅如磐石的基礎與大法在人間的真實體現,同時圓滿了自己最偉大的位置。眾生,將來的位置是你們自己選擇的。

  2000年8月12日發表的《去掉最後的執著》。在這篇”經文”中,李洪志要求:其實這也是到了放下最後執著的時候了。作為一個修煉者你們已經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間的執著(包括人體的執著),從放下生死中走過來了。

  2001年1月1日發表的《忍無可忍》。在這篇”經文”中,李洪志要求:”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製止、剷除。””但是從目前邪惡的表現來看,它們已經人性全無、正念無存,就不能再容忍其邪惡對法的迫害。””要放棄常人中的一切執著”。

  李洪志”經文”傳遞者一個信息是:死亡是圓滿的最佳方式。於是,王進東、劉云芳等人選擇以自焚的方式”圓滿”。

  戳穿謊言

  自焚人員不是法輪功人員嗎?

  自焚事件發生次日,法輪功的新聞發言人聲明:自焚人員不是法輪功人員。並稱:從不提倡自殺。

  自焚事件發生後,法輪功組織組織開動旗下各種宣傳媒體,謊稱天安門自焚事件是中共製造自焚慘案。如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名義發表題為”中共製造自焚慘案,新華社造謠陷害法輪功”文章,進行狡辯;拍攝”偽火”碟片,進行造謠宣傳,誣衊中共殺人滅口:自焚發生的時候,劉春玲的腦後結結實實挨了一悶棍,然後她才應聲倒地……與其說她是被燒死的,不如說她是被打死的!

  其後,法輪功組織還利用宣傳媒體,對參與自焚的法輪練習者,進行人身攻擊。如撰文否定自焚中的王進東(王進東的三張對比照片證明自焚是偽案)。

  謊言漏洞:

  法輪功組織雖然發表聲明,聲稱法輪功不提倡自殺,自焚者不是法輪功人員。但是,法輪功卻秘密組織人員對自焚人員的身份進行調查。

  法輪功人員馮海軍、司美娥查明,自焚人員確係法輪功習練者,他們把調查結果通過電子郵件提交給了明慧網。法輪功組織對此隻字不提。

  2002年4月3日,來自北京的中外記者對王進東和薛紅軍進行了採訪。

  有記者問王進東:”到天安門廣場自焚,你是出於什麼樣目的?”

  ”為了圓滿,因為練法輪功的最高層次是圓滿。現在看來李洪志所說的圓滿都是騙人的,自焚達不到’圓滿’、’升天’,更害了我自己。”

  ”出於什麼目的練上法輪功的?”

  ”強身健體,目的很簡單。但後來李洪志說人類有大劫難,法輪功可避免,法輪功實際已經超越了健身本身。”王進東說。

  有記者問:”境外的法輪功組織說你不是法輪功弟子,還說自焚是政府組織的。”

  王進東平靜地說:”這些我都聽說了,事實已經很清楚了,這是別有用心的人的造謠。”

  坐在一旁的薛紅軍說:”我與王進東是幾十年的好朋友。那時,都說法輪功是個好東西,我就託人從外地購買了一本《轉法輪》送給他,以為這是一件好事,誰知害了他,我一生都後悔。”

  策劃天安門自焚事件主謀之一的薛紅軍,對自已當初如何與王進東等人密謀到天安門廣場自焚記憶猶新。他說:”當時我與王進東等一批法輪功弟子練功一年多了,從來沒有出去過’宏法’,李洪志不斷在網上發來指令,要法輪功弟子放下生死,走出去’宏法’,求得最後’圓滿’。這時,對於許多功友來說,到天安門廣場自焚求’圓滿’已經是大勢所趨。”但薛紅軍後來沒有去天安門廣場。他說:”自已沒有去,原因是自已層次比起王進東低,去了等於沒去,沒有一點意義。當通過電視看到天安門廣場自焚那慘烈的一幕時,我驚呆了。所謂’圓滿’不過是王進東等人被燒傷的慘狀,這就是法輪功的真面目。”

  有記者問王進東:”有人說你的妻子和女兒是假的,是’臨時組織’的,就連你臉上的皮都是化妝的。”王進東忿忿地說:”誰要是不信,可以摸摸我的臉,看看是真還是假”。

  說著,他拿起隨身帶來的一本相冊,讓記者看。上面有他與家人和妻子、女兒的照片。”我們結婚都二十多年了,那個時候中國還沒有法輪功。”

  2005年8月,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的安排下,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新社、香港文匯報、美聯社和CNN等中外媒體聯合組成的採訪團,於18日在鄭州監獄採訪了王進東、劉云芳,以及自焚事件組織者之一的薛紅軍。

  擺脫了李洪志精神控制的王進東、劉云芳和薛紅軍三人,提起4年前的情形,仍悔恨交加、義憤不已。王進東說,對李洪志和”法輪功”我的內心裡只有一個”恨”字。

  他現在仍舊心悸當初自己竟然對”法輪功”痴迷到自殺乃至殺人的程度。”法輪功就是愚昧的代名詞。”同樣在李洪志精神控制下積極參與自焚事件的劉云芳回憶說,”當我即將把打火機點著的一瞬間,不是警察救我我也完了,也像王進東、郝惠君、陳果那樣面目全非了。”提起自焚事件發生後,李洪志矢口否認他們是”法輪功弟子”的事情,薛紅軍錶示,”說我們是假的,天理不公,我們修了多少年啊,我從1994年就開始練。”

  噩夢醒來的王進東,不但自己擺脫了昔日沈重的精神枷鎖,還積極幫助其他”法輪功”痴迷者走出夢魘。用他自己的話說,”清醒後的我,有責任也有義務。”由於嚴重燒傷,王進東入獄時指縫粘連。2004年6月份,在政府的關心下,通過手術剝離已經恢復功能,他把手伸給記者看,”現在活動自如。”61歲的劉云芳心懷歉疚,”我比他們更痴迷,所以我覺悟最難。上次外國記者來時,我還沒有醒悟過來呢。”但他對”2003年9月27日”這個日子記得清清楚楚,他說這是他與”法輪功”邪教徹底決裂的日子。想起了郝惠君、陳果母女,薛紅軍感慨自己”非常幸運”。得知陳果母女被政府安置照顧得很好,他說自己”內心平安些”。

  王進東說自己在勞動之餘,喜歡看點書,寫點文章。採訪中得知,由於王進東等三人在獄中改造較好,已被依法減刑。心理已趨平靜的他們對未來的生活充滿眷戀和期盼。薛紅軍告訴記者,他和王進東、劉云芳三人經常見面,談論得最多的話題就是將來的生活計劃。他說,”保持身體健康很重要。”

  ”政府和社會對我的關心和愛護是我永遠不能忘記的。”王進東的話代表了他們三個人的心聲。

  2001年2月5日《時代周刊》報導:”法輪功這個非法精神團體的一個北京分部堅持說這些抗議者是法輪功信徒。我們聽到師父的召喚,讓我們加強與邪惡戰鬥,一名北京的法輪功成員說。”但是,幾個小時後,”法輪功”紐約中心卻與這個行動保持距離:”這個所謂的天安門自殺行為跟法輪功學員沒有關係,因為法輪功的教導禁止任何形式的”。

  王進東他們是當著CNN兩個記者的面自焚的,CNN記者詳細地描述了他自焚時的情況,連烤肉的氣味,臉上的嚴重燒傷都描寫了。事實是,CNN一直堅持說自焚的是”法輪功”成員。

  自焚事件的主要策劃者王進東的女兒在2002年聯合國人權會上,以其父母及自身練習”法輪功”後的悲慘經歷對”法輪功”造謠進行了駁斥。

  2005年8月19日,中外媒體聯合組成的採訪團,赴河南省開封市採訪郝惠君、陳果等”1·23”天安門廣場自焚者及王進東的妻子和女兒。

  郝惠君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哽咽著說:”我和女兒跟李洪志、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了”。郝惠君告訴記者,政府專門安排了護工照料她和女兒的日常生活。郝惠君還談到自己的寫書計劃。記者在陳果電腦桌上,看到兩大本寫滿字的練習本,記者得知這是陳果用兩隻傷殘的手夾著筆寫下的。

  王進東的妻子何海華說,”感謝黨和政府,幫我們擺脫’法輪功’的精神控制,現在我們可以盡情地享受生活。”何海華告訴記者,王進東在寫給自己的信中說,”出獄後,要領著全家好好干,富裕以後,帶你出去旅遊。” 王進東的女兒王娟也曾經是”法輪功”痴迷者。她告訴記者,”過去把李洪志當成神,現在看來,他的話都是騙人的。” “感謝政府,不但幫我們擺脫了’法輪功’,還幫我們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法輪功反對殺生嗎?

  ”家裡有了蒼蠅、蚊子,我們把它轟出去,安上紗窗不讓它進來。但有時轟不出去,那麼打死就打死了”(《轉法輪》)。

    在《瑞士講法》中,李洪志講得更清楚了:"既然能夠做到放下情,放下名、利,那麼何不把怕殺生的本身也放下呢?!這不是去掉了最後的執著了嗎?"

  ”(修煉)不能殺生。可是大法在更高境界中他是圓融的,法又體現出了在佛那個境界中的道理。我講了,你們傷害的部分生命將圓滿在你們未來的世界裡作為眾生”。

  在《大法是圓融的》一文中,李洪志已經把殺生與”救度”劃上了等號:”那些被殺後的生命實質的惡劣處境、痛苦承受與物質的損失,修煉者就要在圓滿自己的一切過程中用自己修煉的成果來救度或給其福報。那麼從這一個角度來看,被殺的生命所得到的補償要比自己在人中得到的,相比之下無法比,那麼這就是善解了惡緣。”

  可見,在”法輪功”裡修到一定的”高層次”,不僅可以殺生,而且殺生也沒有什麼可怕的。更何況,那種殺生也不能叫做殺生,已經完全沒有殺生的概念了,這時,殺生或傷害生命實質上等同於”救度”或”度生”。

  ”法輪功”處處暗藏殺機,為何自稱禁殺生呢?

  李洪志在加拿大講,”那麼如果邪惡到了無可救藥的程度,怎麼樣去對待它,這不是個人修煉問題,這是捍衛宇宙的法,必要時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不同能力清除。””在特殊的情況下可以清除邪惡,可以這樣做,這在歷史的修煉中是沒有的。”

  可見,為了”正法”或”捍衛宇宙的法”,對那些”人性全無”的”邪惡”是可以採取”不同層次”的”不同能力”或”各種方式”予以剷除和消滅的。”不同層次”顯然包括人的層次;”不同能力”當然包括人的肉體的能力;”各種方式”必然也包括刀砍斧剁、火燒水淹等方式。在”法輪功”看來,殺人哪裡是殺人,根本沒有殺人的概念,那是在”剷除邪惡”!北京”法輪功”痴迷者傅怡彬弒父殺妻案,黑龍江伊春”法輪功”痴迷者關淑雲掐死9歲親生女兒案等等,無一不是在這種背景下發生的。

  事件發生後,境內外媒體都進行了報導。善良的人們都對法輪功這一欺騙害人的行徑進行了痛斥揭批。國內,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各媒體,都報導和遣責了法輪功組織傷天害理的邪教本質;境外,眾多媒體也都發表文章,聲討法輪功。美國《僑報》在2001年2月19日,以5個整版的篇幅開闢”透視法輪功”專欄,揭露”法輪功”的邪教本質。在專欄前言中稱:1月23日幾名法輪功痴迷者為”升天圓滿”在天安門廣場自焚,使”法輪功”的邪教本質昭然若揭;朝鮮《勞動新聞》2001年2月18日發表文章指出,”法輪功”是李洪志誘惑、欺騙人們進行反政府活動的邪教組織;意大利全國出版發行的華文報紙《歐華時報》2001年2月12日發表社論,揭露”法輪功” 的邪教本質。

 作者:白衣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下一篇

已经没有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