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中国新闻 2022年8月北美SAT考情回顾:TD再次精准命中伟大文献和自然科学三篇阅读!||附赠SAT真题免费下载

2022年8月北美SAT考情回顾:TD再次精准命中伟大文献和自然科学三篇阅读!||附赠SAT真题免费下载

22年8月北美SAT在北京时间凌晨刚刚结束,TD SAT教研组发现我们这次精准命中了这套卷子阅读共5个Passage中的3个,分别是:伟大文献(Passage 4)、一篇自然科学单篇(Passage 3)和另一篇自然科学双篇(Passage 5)。我们说的精准命中,是指公众号“TD北美留学进化论”的推文和卷子上的Passage一模一样。

2022年8月北美SAT真题TD的第一个精准命中:

本公众号2021年7月27日推文《那一年,“男女平等”差一点写进美国宪法 || SAT干货》的正文部分,和本次考试的passage 4伟大文献,完全相同、一模一样。

TD SAT教研组2021年7月27日推文截图1

特别值得一提的,TD SAT教研组延续了连文章带题目一起命中的传统。这篇文章在伟大文献里面算是比较容易的,唯一比较难的题最后出了一个问单个词汇的修辞目的的题,是问“作者在文章中使用profess这个词,是想表达她觉得国父们怎么样?”,正确答案应该是“在某些价值观方面,有点虚伪(hypocritical)”。有不少机构的名师都说自己“掌握了解SAT命题规律和套路”(全国大概几百位这样的名师吧估计,仅北京市就有一个连),但很少展示证据。TD SAT教研组今天用一年多前推文的截图给大家展示一下什么叫“了解SAT命题套路”

TD SAT教研TD SAT教研组2021年7月27日推文截图2组2021年7月27日推文截图2

2022年8月北美SAT真题TD的第二个精准命中:

本公众号2021年11月29日推文《电影院里的氛围是真实存在的物理现象 || SAT干货》的正文部分,和本次考试的passage 3自然科学文章,完全相同、一模一样。

TD SAT教研组2021年11月29日推文截图

2022年8月北美SAT真题TD的第三个精准命中:

本公众号2021年9月12日推文《为什么有的树秋天树叶会变红?|| SAT干货》的正文部分,和本次考试的passage 5自然科学文章,完全相同、一模一样。

TD SAT教研组2021年9月12日推文截图

接下来就是TD SAT教研组给大家带来的全网最详细SAT考情回顾:

阅读部分:本套卷子的阅读部分整体难度比前一天的八月亚太要低不少,小说是俄罗斯文学名著转译成英文的,伟大文献也是1970年代的文本。

2022年8月北美SAT真题阅读部分

Passage 1 小说

节选自俄罗斯文学巨匠契诃夫的中篇小说《一个没意思的故事》(英文译为A Boring Story,也有译为A Dreary Story的),节选内容是一个教授讲,讲课要像乐队指挥一样能hold住全场,自述自己对讲课充满激情,对自己的讲课能力非常得意。最后说自己对讲一堂课是如此投入全神贯注,以至于他觉得神话中的大力神(Hercules,曾完成多项伟绩,如斩杀眼睛能摄人心魄把人变成石头的蛇发女妖梅杜莎)完成一个伟绩后的筋疲力尽状态就和他讲完课差不多(这个地方出了一道题,所以考SAT还是要对西方文化中的神话传说有一点了解)。

大师就是大师,契诃夫不仅是作品入选我国中学教材最多的外国作家之一,也受到美国SAT出题老师的推崇。2016年6月亚太卷的Passage 1小说节选自同一位作者同一篇小说(节选部分内容为“小女孩卡嘉缠着我讲故事”)。

大力神Hercules斩杀蛇发女妖梅杜莎

……(以下段落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契诃夫短篇小说选》,由我国翻译家耿济之翻译)

我、彼得·伊格纳捷维奇、尼古拉,压低了喉咙说话。我们的神色有点变了。隔着门听见讲堂里像海浪翻腾的嗡嗡说话声,人就生出一种特别的感觉。三十年以来,我还没习惯这种感觉,每天早晨都会感到它。我烦躁地扣上我的礼服的扣子,问尼古拉几个不必要的问题,发脾气……倒好像我害怕似的,不过这不是胆怯,而是另外一种感觉,然而究竟是什么感觉,我也说不清楚,找不出它的名字来。

我完全不必要地瞧了瞧我的表,说: “怎么样?现在是去的时候了。”

我们就排好次序走进讲堂:打头的是尼古拉,拿着实验标本或者图表,接着是我,再后是那匹拉车的马,谦虚地耷拉着脑袋,或者,遇到必要的时候,打头的是一个躺着死尸的担架,死尸后面是尼古拉等等。我一进去,学生就都站起来,然后坐下,海洋一样的声音忽然停了。一片安静。

我知道我要讲什么,可是不知道怎样讲法,从哪儿讲开头,讲到哪儿结束。我的脑子里还没准备好一句话。可是我只要往讲堂里扫一眼(讲堂造得像一个围绕着我的圆形剧场),说出那句老套头的话:“上一回我们讲到……”一长串的句子就从我的灵魂里飞出来,我一口气讲下去了!我很快地、兴冲冲地讲着,打都打不住,倒好像没有一种力量能够拦住我的话似的。如果要讲得好,那就是说,如果要讲得不枯燥,使听讲人得益,那么除了才能以外还得有技巧,有经验,对自己的力量,对自己所讲的内容,对听课的那班人,都得有极清楚的概念才行。此外,脑筋得快,眼睛得尖,一会儿也不能不注意眼前的那些人。

一个好指挥,在发挥作曲家的思想的时候,要同时做二十件事:又要瞧乐谱,又要摇指挥棒,又要注意唱歌的人,还要时而向鼓手那边,时而向吹圆号的乐师那边做个手势等等。我讲课的时候也是这样。我面前有一百五十张脸,彼此全不相像,三百只眼睛直直地瞧着我的脸。我的目的就是降伏这个多头的怪物。在我讲课的每一分钟要是我清楚地了解这怪物的注意程度和理解能力,那它就给我降伏住了。我的另一个敌人却是在我自己的身子里面。那就是千变万化的程式、现象、法则,以及由它们生发出来的许多我的和别人的思想。我得随时有本事从一大堆材料里检出顶要紧、顶必需的东西,随着我的滔滔不绝的话语赶快把我的思想装在一种能够使那个怪物听懂而且引起它注意的形式里面,同时又得小心在意,不要把我脑子里积存的那些思想照原样说出来,而要排成一定的、为了正确的组成我要描绘的那个画面而必不可少的次序。还有,我极力使措辞文雅,使定义简短而准确,使话语尽量朴素优美。我得随时控制自己,记着我所能支配的时间只有一小时零四十分钟。总之,要做的事很不少。人得同时做科学家,教师,演说家才成。要是在您身上演说家胜过了教师和科学家,再不然,如果倒过来,那就糟了。

讲了一刻钟,半个钟头以后,我就会发现学生们开始瞧天花板,瞧彼得·伊格纳捷维奇,这个在找手绢,那个在椅子上动弹着想要坐得舒服点,还有人想心事出了神,微微地笑……那意思是说他们的注意力疲了。那就得想办法才成。我赶紧抓个方便机会,说一句俏皮话。一百五十张脸就都现出欢畅的笑容,眼睛快活地发光,一时间又可以听见轻微的海洋般的声音了……我也笑了。他们的注意力振作起来,我可以接着讲下去了。

不管什么样的游戏,不管什么样的玩乐或者消遣,都不及讲课那样能够给我这样多的快乐。只有在讲课的时候我才能够生出满腔的热情,我才明白灵感不是诗人的胡诌,实际上的确有这东西。我想我每回下课后所感到的那种舒服的疲劳就连大力神在干完顶痛快的英雄事业以后也不见得会感到。

Passage 2 社会科学

节选自《经济学人》杂志的一篇文章。TD SAT教研组提醒考生,我国的考研英语喜欢从《经济学人》杂志选文章,而SAT其实很少从这个杂志选文章。SAT选得最多的还是《科学美国人》。除了来源期刊反常这个特点外,本文不涉及实验,这一点T在passage 2位置常考的行为学和心学实验科普文章有非常大的差异

讲互联网很方便对哪个国家地区的多少人点击了哪一个广告链接,这对广告业(统计以利于以后精准投放广告)来说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但是存在几个问题,容易得出错误的统计数据。比如,多个设备使用同一个IP(即VPN问题),还有发展中国家用户使用手机的多,而发达国家用户数使用台式机和笔记本的多,手机的使用增长速度比从手机中获取人口统计数据的速度要快等。

互联网看起来像是广告人的梦想成真。计算公共汽车候车亭上的广告被浏览了多少次是不可能的;计算闪烁横幅广告的点击次数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要知道每次点击来自哪里,以及有多少人在点击,比看起来更难。

致力于点击计数的公司将代码放在报告访问时间、来源和频率的网站上,或者让消费者将其安装在浏览器插件或移动应用程序中。这些记录网络用户的数字电话卡:他们正在使用的设备的互联网协议 (IP) 地址。但假设每个 IP 地址代表其注册国家/地区的单个用户,则过于简单化了。

11 月 4 日发布的一份新报告采用了不同的方法。GlobalWebIndex (GWI) 是一家市场研究公司,在 32 个国家/地区拥有当地合作伙伴,每年对 170,000 名消费者进行调查,最近开始询问有关互联网使用的详细问题。它使中国和印度成为 Facebook 用户的前三名。进行基于 IP 的分析的 SimilarWeb 甚至没有将中国排进前十名(见地图)。

造成这种差异的一个原因是,在许多发展中市场,设备被广泛共享(对于几乎所有地方的平板电脑来说都是如此)。相反,GWI 报告中超过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使用了不止一种设备。另一个因素是虚拟专用网络 (VPN) 和代理服务器的普及,这使得通过外国服务器上网成为可能。

曾经仅限于具有技术知识的人,这些现在很常见且易于使用。由于 VPN 和代理服务器聚集在具有有利规则的国家/地区,例如瑞典和荷兰,因此对此类站点的任何访问计数都会出现偏差。应该说,GWI 的图景还远未完成。它完全错过了非洲,除了南非。自我报告的数据也存在缺陷:亚太 IT 智库 LIRNEasia 最近发现,许多报告使用 Facebook 的印度尼西亚人说他们不是互联网用户——也许是因为他们不确定一个人是否暗示另一个人。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区都只使用移动设备,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市场;GWI 的初步数据表明,印度尼西亚和越南四分之一的网络访问者仅使用移动设备(如今,通过移动设备访问 VPN 同样容易)。然而,调查和点击计数软件都是针对桌面用户设计和优化的。手机的使用增长速度比从手机中获取人口统计数据的速度要快。

更广泛地说,了解谁在网上以及在哪里上网将使政府决策者和广告商受益。有关技术使用的其他数据可从联合国机构国际电信联盟 (ITU) 获得。但这里也有差距。它整理了来自世界各地国家人口普查局的调查,但不能坚持它们都提出了相同的问题。

国际电联的 Susan Teltscher 说,更好的数字会很有用。他们将帮助该机构完成其使命,确保以用户的语言提供网络内容。万维网基金会的 Kojo Boakye 说,在互联网使用率低的国家,广播被认为是覆盖面最广的媒体。修订后的网络使用数据将改变公共服务信息的分发方式。随着互联网使用的普及,监管机构将不得不监督服务提供商之间的竞争,打击电子犯罪并计划对网络基础设施的投资。但亚太地区互联网注册机构 APNIC 的研究员 Geoff Huston 指出,这些努力依赖于现在看起来如此模糊的数字。

国际电联估计,全球仍有 43 亿人尚未上网,其中 90% 位于发展中国家。但是,在将来自调查和点击的数据合并成一张图片之前,互联网使用地图将不会比公交候车亭广告的收视率更清晰。

Passage 3 自然科学

讲只收集电影院里的空气,分析成分,就能知道知道在正在放什么类型的电影。

大家都有一种感觉,假如电影院里在放悬疑片的时候,我们一走进电影院,就好像能感到空气中有一股悬疑的氛围。那这究竟只是我们的感觉,还是空气中确实有“悬疑物质”呢?德国美因茨大学和化学研究所的科学家们,专门研究分析了播放不同种类影片不同场景时电影院内的空气成分,证实了每一种影片和场景确实会使影院空气中出现各自独特的气息。

先说实验结果吧。以后我们不用看电影屏幕上现在放的是什么画面,只需要对此时电影院中的空气进行一番化学分析,就可以知道现在是在放悬疑片、搞笑片还是枯燥无聊的片子了。德国美因茨大学做了一个实验,在电影院里分别放喜剧片(比如《沃尔特·密蒂的隐秘生活》)、奇幻片(比如《霍比特人》)、科幻片《饥饿游戏》等不同类型的影片,然后对放不同影片不同场面时电影院中的空气进行化学分析。结果显示,出现悬疑场面或搞笑场面,电影院中的空气氛围特征最为明显。

主导这次研究的化学家乔纳森·威廉姆斯说:“比如,屏幕上出现女主人公进行殊死搏斗的画面时,观众会担心她到底能否成功活下来,这时影院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丙酮和异戊二烯含量就会急剧升高”。一种解释是,人在看到悬疑场面时,呼吸会变得更急促,焦躁不安,所以就会呼出更多二氧化碳和异戊二烯。

同样,在播放搞笑的镜头和画面时,影院空气中的另几种微量化合物分子的含量,总是比出现其他几种镜头时高。经过多次反复实验,都得到了同样的结果。也就是说,每种镜头都能让影院空气中的某种微量化合物分子的含量升高,即能够让影院中的空气出现明显的独特特征。科学家们不看屏幕,只分析空气成分,就可以知道是在放哪种画面。

威廉姆斯团队本来主要是研究亚马逊热带雨林空气的,最近开始研究人呼出的废气。健康的人在呼气时,除了二氧化碳外,还会呼出约800种微量化合物,异戊二烯是其中的一种。不过,目前科学家们还不知道是什么生理活动导致这些微量化合物分子的生成。

威廉姆斯早就想过研究不同的情感会不会让人呼出的废气出现成分变化。但是他一直没有在电影院里研究过,而是在别的场地研究。最早,在对大量人群呼出的空气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研究后,威廉姆斯起初尝试到美因茨市的大型足球场去研究,研究人呼出的废气是不是会对全球变暖有影响,后来发现进球时,人欢呼时,各种微量化合物分子的变化很大,就转而研究人的感情是不是会影响人呼出气体中不同物质的含量。但是在足球上做这个实验时,需要一场球一场球地去看球赛。威廉姆斯总是想等球场上出现进球,球迷激动时,看看球场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和异戊二烯含量会不会猛增。有的球赛会出现进球,但还有些比赛,一场球下来,零比零,一个进球都没有。也就无法分析空气中的各种成分有没有变化了。因为球场上进球不进球是科学家们无法控制的,于是威廉姆斯就想到把研究地点改到了电影院,电影院的环境更可控。果然,换到电影院以后,就取得了成果。

科学家们一直想通过研究人呼出的气体来探究人的新陈代谢。以前都是研究一个人呼出的气体,遇到了两个问题。一是一个人呼出的气体总量太少,要想取样和分析气体中的各种微量化合物分子,都很困难很费力;二是有些伦理方面的问题。这次在电影院的研究,是研究群体,就避开了那两个问题。

一个观众感到恐慌紧张,呼出了更多的二氧化碳、丙酮和异戊二烯,其他观众是不是可以感受到,然后就也呼出更多二氧化碳、丙酮和异戊二烯?对于这个关于感情会不会“传染”的问题,科学家们认为根据现有数据还无法给出回答。

这次的研究成果也许可以在广告行业得到应用。比如广告商在一个大厅放一个广告片,然后想知道现场的人看了广告后有什么感情变化。怎么才能知道呢?以前都是让在场的人填一个厄长的调查表,现在可能就不用让人填表了,直接用仪器收集现场的空气然后进行化学分析,就可以知道现场的人们出现了什么感情变化了。

最后说一下这次实验的具体做法。研究人员共使用了共16部影片,给数量不同的观众看(总观众数量为9500人)。每部影片都放映了多次,奇幻片《霍比特人》放了15次。给每部影片中的所有场景片段(30秒一个片段)都分配了一个类型标签。标签的类型是先让十个志愿者给每个场景片段分好类,比如“搞笑场景”、“对话场景”、“打斗场景”等。好几个人都说这个场景片段是“打斗场景”,才把它分类为“打斗场景”,如果是只有一个人说是“打斗场景”,就不听这个人的。

然后,研究人员在影院放映室隔壁的房间安装了一台可以记录空气中100多种化合物(包括二氧化碳)含量的仪器。然后这台气体分析频谱仪的进气口放在放映室的换气管道中,每隔30秒采集一次换气管道中的废气(请注意影片片段是30秒一个,采集废气也是每隔30秒采集一次,正好对应)。采集到废气后,将废气中的各种化合物分子离子化,在把这些离子放到一个电磁场中去测出各种离子的质量。然后根据质量的数据,就能计算出某一时刻废气中各种化合物分别占总气体的百分比是多少。

Passage 4 伟大文献

节选自雪莉·奇泽姆(Shirley Chisholm)在1970年的另一篇演说,内容是敦促其他众议院为ERA投赞成票。ERA虽然最后功败垂成,但是能通过国会两院的第一关,奇泽的这篇演说就起了很大作用。TD SAT教研组记得,这不是奇泽姆的文章第一次被考到。17年11月北美卷的伟大文献双篇中的一篇是她1969年的一篇演说(另一篇文章的作者是Phyllis Schlafly)。

雪莉·奇泽姆在1968年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女性众议员,并连选连任7届;1972年曾参加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这也是黑人女性首次试图争取成为两大党的总统候选人。她还是一个伟大的演说家,发表过很多重要的演说。光是演说的题目就足够打动人,比如《(在美国)我宁愿当黑人也不当女人》(I’d rather be black than the female)。

雪莉·奇泽姆(Shirley Chisholm)

……男女不平等、对女性的歧视是最被轻描淡写(subtle=understated)、最普遍广泛(pervasive)、最制度化(institutionalized)的一种偏见。仅仅因为女性的性别就歧视女性,这种做法是如此广泛,以至于和诺人认为歧视女性是正常的、自然的、正确的。《第***号联合决议》提供了对男女不平等现象发动抨击的基础。

现在在我们的社会上,法律上名文规定歧视宗教信仰非主流的人或政治上持异见的人,这种事已经比较少了,已经不太敢这样做了,这样的问题已经不严重了。而对少数族裔(黑人)的歧视,(虽然问题还很严重),但这种歧视目前也已经处于系统的抨击之下了。有理由相信,再过一两代人,对黑人的歧视现象就会消亡了。我们对这一点可以乐观。问题是现在对女性的歧视还是很严重。黑人是少数,宗教信仰、政治观点偏离主流的人是少数,他们遭到歧视还可以理解。女性是多数(女性人口高于男性人口),为什么还要被歧视?性别歧视为什么还普遍存在?现在应该是我们用实际行动支持男女平等(投票支持《男女平等修正案》)的时候了。

……《男女平等修正案》如果通过,会有什么经济方面的效果呢?直接的经济效果不会很大。只有以下几点:比如有些歧视女性的劳动法条款,被《男女平等修正案》废除后,女性可能会有机会在制造业得到薪水高一些的工作岗位。女性可能会获得更多被职业学校和高校研究生院录取的机会,进而在毕业后获得更多更好的工作机会。

间接的经济效果可能会大得多。因为要通过该修正案,必然经过联邦和州一级立法机关的大量辩论和听证会,势必引起全国公众对性别歧视问题的关注,从而让全国的当父母的、当教师的、当雇主的人的观点发生改变,长期来看会带来经济方面的巨变。

性别歧视不只伤害女性,也对男性不利。因为现行《征兵法》歧视女性,所以男性当兵的更多,会面临更多生命危险。现行《婚姻法》照顾女性,强制在离婚时必须由男性承担抚养未成年子女的义务,必须给原配偶支付赡养费。我认为,要当兵保卫国家,男性女性都有责任。离婚后,双方都有义务抚养未成年子女。

还有人有这样的观点,那就是现行的有些劳动法律法规是特别保护女性的(比如一些重体力工作不允许雇佣女性),实际上是照顾女性的,通过《男女平等修正案》就会废除这些照顾女性的法律法规,对女性不利。如果某项工作太繁重,是在剥削雇员,那这种剥削,是我们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我认为一项工作如果对男人的身体有害,就会对女人的身体有害;对男性过低的薪水,对女性也就过低。规定某个工作岗位男的可以干,女的不可以干,这是错误的做法。同样的工作岗位,有的州规定男女都可以干,有的州就规定只有男的可以干。(不同的州规定都不一样,这说明标准本来就是乱的不合理的)。有些女的身体比男的平均水平还壮,有些男的身体比女的平均水平还弱,所以工作岗位还是应该看应聘者个人的身体状况,而不是规定某个工作岗位所有男的都可以干,所有女的都不可以干。另外,干同样工作的,不管男的女的,应该拿同样的报酬。

问题可以归结为:现行法律中人为设置一些对男女区别对待的条款,必须废除。法律上的歧视,几乎都在建立一些在早已过时的社会观念和科学不发达时的愚昧信念上。这些观念和信念认为女性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弱于男性。现在应该扫除干净这些过去遗留下来的糟粕想法了,要让我们的后代不再被这些糟粕想法的影响。

……几乎不需要我在这里列证据来证明现在美国确实存在性别歧视了。如果谁还对此有疑问,去看看劳工部公布的就业和薪酬数据就可以了。要彻底废除美国法律中所有性别歧视条款,如果不走通过一个宪法修正案这样自上而下的路子,而是去具体一个小法律一个小法律修订,那非得再花个194年不可(作者发表这个演说时,美国建国194年)。不支持通过一个宪法修正案,就会继续拖延解决性别歧视的问题。我们作为议员,不能参与(be parties to)这种拖延,参与了,以后我们就要对这种拖延而负部分责任。美国的国父们在起草宪法时声称(profess)他们坚信国家应该保障给每个人均等的机会。国父们努力让他们的子孙获得了“机会均等”,但没有努力让他们的女儿和孙女获得“机会均等”。现在是时候了,我们这届议会应该公开充分表示一下对“机会平等”这一国家信仰的坚信了。

TD SAT教研组注解:profess vt.宣称(信仰),表示忠于(信念),affirm one’s faith in or allegiance to (a religion or set of beliefs); to confess one’s faith in or allegiance to(此处用profess有讽刺国父们有点虚伪的意思)

国父们起草的宪法是为了保护白人男性的各项权利的,因为几十个国父中没有一个黑人,也没有一个女性。(而宪法本应该是保护所有国民的权利的,不应该只保护男性国民的权利,),也就是说,国父们该做完的事还没有做完,还有些事没有做。现在来着手做他们没做完的事,还不晚。那就让我们开始来做吧。

最后我想再说一个观点:《男女平等宪法修正案》如果获得通过,其最初带来的社会和心理上效果要比法律和经济效果更重要。正如一位(支持女权运动的法学教授)列奥·卡诺维兹所说:“(《男女平等宪法修正案》如果获得通过后),各项法律就会对男性和女性都根据其自身内在品格对待(而不会再歧视女性),这样所产生的影响必然不仅仅限于法律的范畴,而是会对男女两性关系的社会、心理和经济方面都产生深远的影响。(而《男女平等宪法修正案》如果不能通过),那么只要有组织的司法体系(司法体系是最受尊敬也是最令人敬畏的一种社会机构)仍然在字面上或实际行为上继续基于一种人为的区分而对男性和女性区别对待,那么我们的社会距离男性和女性能够首先把对方看出人类同胞而不是首先把对方看成是异性的那一天,就还很遥远。只要法律制度和社会机构纵容、培育的性别歧视观念仍然使得男性和女性无法认识到异性的人类同胞基本属性,我们的社会就还是不够好。”

Passage 5 自然科学(双篇)

秋天到来,从高空中往下看,森林看起来就像一块夹杂着红色、橙色、黄色的调色盘,非常美丽。为什么有的树一到秋天树叶就要变红?最近,有科学家经过研究后提出,树叶变红不仅仅是因为衰老,而是为了用红色向蚜虫和其他昆虫发出警告。

他认为,有的树的叶子在秋天变红,是被蚜虫逼的。是树和吃它叶子的蚜虫经过很多年共同进化、博弈的结果。就像雄性孔雀的尾部那么美丽,也是被雌性孔雀逼的。因为雌性孔雀总是选择尾部最美丽的雄孔雀当配偶,但是美丽的尾部必然庞大,实际上会让雄孔雀容易成为天敌的盘中餐。所以一般的雄孔雀不敢长那么大的尾部,只有身体最强壮的雄孔雀才敢长出最庞大的尾部。实际上,早在一百多年前,有一位叫纽比津的科学家虽然没有认为树叶变红没有一点用处,但是就隐约提出红叶可能是某种自然选择(进化)进程的结果。

秋天美丽的山野景象

不说孔雀了,回过头来说树叶。目前通用的教科书是这样写的:每到秋冬,树会把树叶中的叶绿素(chlorophyll)收回,树叶中剩下的色素就让树叶变成黄色或橙色了。但是这种理论解释不了为什么有些树的树叶在秋天会变成红色和紫色。树叶中的叶绿素被大树收走,也不应该剩下红色素或紫色素啊?

只有花青素(anthocyanin)才能使树叶呈现红色和紫色,而夏天的绿叶中是不包含花青素的,也就是说大树要让树叶要在秋天变红或变紫,必须主动耗费养分生产花青素并提供给树叶。而树叶在秋天变红以后,冬天又会脱落。所以大树耗费养分生产花青素,必定有目的。2000年,一位叫汉密尔顿的科学家提出了一个理论假说,认为大树让树叶变红,是为了向昆虫发出警告。很多昆虫(比如蚜虫),喜欢秋天时在树叶上产卵,来年春天幼虫孵化后,就会吃树叶。树叶变红,就可以警告这些昆虫“我有毒,不要吃我”。 他的论据是,秋天树叶最红的那几种树,也就是最受多种蚜虫所害的那几种。

人们早就知道,自然界中存在类似的机制。胡蜂身上黄黑相间的花纹,箭毒蛙身体明亮的红色、蓝色,都是警告敌人“我有毒,不要吃我”。

汉密尔顿提出这个理论猜想后不久就去世了。最近,他的学生阿切荻在一些苹果树上做了一些观察和实验,发现蚜虫确实会躲避树叶会变红的苹果树,还发现蚜虫在树叶不变红的苹果树上存活率更高。阿切荻又发现,野生的苹果树,树叶变红的程度要远高过人工果园里种的苹果树。他认为,这是因为种树的人会用其他一些杀虫方法帮果园的苹果树驱虫,所以果园的苹果树受到虫害的威胁小一些,所以这些苹果树就不太需要在秋天时让自己的叶子变红了。

阿切荻用的方法首先观察。秋天的一天,他选定120棵树叶颜色不同的苹果树(红、绿、黄各40棵),观察这些树上的蚜虫数量。结果发现,叶子红的苹果树上的蚜虫数量最少,只有叶子绿的苹果树上蚜虫数量的一半,只有叶子绿的苹果树上蚜虫数量的三分之一。也许是因为蚜虫在视觉上更喜欢黄色、绿色?阿切荻又做了一个实验,排除了这种可能。还是在正是秋天的时候,他故意把雌性蚜虫放到叶子颜色不同的三种苹果树上(蚜虫的习性是在苹果树上产卵),然后到第二年春天比较这些虫卵孵出幼虫并成功存活到成虫的数量。叶子红的苹果树上,有29%蚜虫幼虫成功长到成年。而在叶子绿和叶子黄的苹果树上,存活率要高一倍。这就说明,蚜虫不是因为不喜欢红色,而是因为叶子红的苹果树对它们来说确实有毒,它们是有意识地躲避红苹果树。

阿切荻又比较了野生苹果树和果园里人工种植的苹果树在秋天树叶颜色的区别。阿切荻猜想,因为果园的苹果树已经被人类反复杂交配种,只为更好的口味和更大的产量、人类在杂交苹果树时根本不考虑杂交出来的苹果树的树叶在秋天是什么颜色。且人类会想办法帮它们防虫,所以果园的苹果树自己就不需要防虫了,所以在秋天耗费自己的养分生成花青素这种事,它们就不去做了。

借助卫星从太空中拍摄的北美大陆秋季照片

阿切荻还发现,中亚哈萨克斯坦的一些野生苹果树,其中60%多是到了秋天树叶会变红,而一个英国果园里的一些苹果树,其中只有3%是到了了秋天树叶会变红。有人可能会说,这可能是由于中亚和西欧不同的环境造成的。阿切荻就有比较了一下美国当地的野生苹果树(从中亚引进)和果园种殖的同源苹果树(在果园中种植的历史已经超过2000年),也是野生的到了秋天树叶变红的多(30%),果园种植的,树叶变红的少(不到5%)。

阿切荻又分析了美国农业部的信息丰富的“全美苹果树数据库”,发现秋天叶子会变红的那些品种,和那些秋天叶子变黄或保持绿色不变的那些品种比起来,枝叶繁茂度也更高。此外,苹果树容易得的一种叫“火疫干枯病”的细菌感染病,蚜虫在迁徙的时候和其他一些昆虫会帮助这种病从一棵树传到另一棵树。阿切荻发现,越是容易感染这种病的苹果树,叶子到秋天变红的概率也就越高。

得了“火疫干枯病”以后的树叶

有很多科学家提出了质疑。有的科学家指出,蚜虫并不习惯在秋天从一棵树迁徙到另一棵树。起初,阿切荻认为黄色也像红色一样,能够驱虫。有的科学家经过实验,发现蚜虫根本分不清黄色和绿色。对这种说法,阿切荻承认自己错了。黄色确实还不如绿色。还有的科学家指出,蚜虫的眼睛严重缺少能够感知红色的细胞,根本看不见红色光,只能看见黄色光、蓝绿色光和紫外线。阿切荻对此的回应是,承认蚜虫确实看不见红色光,但是又用实验证明蚜虫有能力根据红色树叶和绿色树叶对其他一些黄色光、紫外线的不同反射来成功区别红色树叶和绿色树叶。

那么那些批评阿切荻的人,是怎么解释为什么有些树的树叶到了秋天会变红的呢?他们支持另一种理论:秋天,树叶失去叶绿素以后,阳光就不再是给光合作用提供能量的好东西了,而是会把树叶晒死的坏东西。所以从树叶收回叶绿素的大树,又给树叶提供了花青素,让树叶变红,这样树叶就不怕太阳晒了。

阿切荻认为支持“防晒说”的几个证据内部存在一些自相矛盾。他还指出,如果到为了秋天,树叶失去叶绿素就会怕太阳晒,那应该是所有树的树叶都变成红色,为什么是有些树的树叶到秋天会变红,有些树的树叶就不呢?他最后说,“防虫说”和“防晒说”本质上并不对立,可能可以相互补充。

其他一些科学家也认为是两种理论互补。不过他们认为有些树叶秋天变红,“防晒”是主要目的,“防虫”是次要目的。

2022年8月北美SAT真题语法部分

本次北美语法考试除最后一篇文章外,其余难度正常,最后一篇文章偏难,除了文章本身不好理解外,出的题目也偏难,有一道要求划分句子成分的纯语法题,当中各种标点符号交错出现,令不少同学看了半天。一般来说,纯语法题都是可以在平均每题20秒内完成的,很少有难题,该题应该会成为日后同学们练习划分句子成分的经典题目。其余篇章理解都是整体难度较纯语法题目要大的,建议同学们要通读语法文章,完成篇章理解题才有把握。

涉及的部分具体考点如下:

考点1 词义辨析

考到了affects of / affects on / effects of / effects on的区分。说人们普遍认为bisons踩在草坪上应该会have negative ______ grass。答案应该是effects on。要注意SAT语法中的词义辨析题可以分为形近词/音近词的辨析,以及近义词的辨析,其中形近词/音近词的辨析是会反复考的,同学们需要复习历年真题中考过的形近词/音近词,但是近义词的辨析考过一次基本不会再考第二次,因此对于历年真题中的此类题,同学们可以不用过于纠结。

例如本次语法考试还考到的一道近义词的词义辨析,即要求辨析support / substantiate / endorse这几个词,这种题就是考过一次一般不会再考的。当时的上下文说的是plants对environment怎么样了,发出了哪个动作,答案应该是support,即plants support environment。

再比如本次语法考试还有一个词义辨析题,也令同学们印象深刻,说有一位图形设计师读了一首诗,然后把它xx进了某某设计,选项有concentrate, condense, encapsulate。答案应该是encapsulate(to express the most important parts of sth in a few words, a small space or a single object 简述;概括;压缩)。

考点2 标点符号

第四篇语法文章相对最难,讲的是某一文物出土之后,人们对之前的一个假说产生了质疑。文章本身难度,题目难度也略大,其中还出现了复杂句式结构,在其中,主句的后面跟了破折号引导的非限定性定语从句,以及由and连接的三者并列的平行结构。整体结构大致如下:SVO——to which some civilization VO, VO and VO. 考生在处理此类题目时需要特别注意慢下来,划分清楚句子成分,再判断要不要加标点,加什么标点。

考点3 主谓一致

问call还是calls into question sth。那么就需要找到这句话call的发出者,注意主语如果是不可数名词就要算单数,谓语动词则用第三人称单数的形式,即calls,但是如果主语为复数名词,则应选call,一般来说,主谓一致的题目在动词前面,都有两个名词,一个单数(或者不可数名词),一个复数名词,需要同学们判断到底谁是主语。比如还有一道主谓一致的题目,主语是richness,这就是个不可数名词,后面的动词要用第三人称单数形式。

考点4 限定性同位语

这一考点在前一天的8月亚太SAT语法题中也被考到了,这是一个考察频率中等的考点,但是却在同一个月份中,同时出现在北美和亚太考卷中,媲美高频考点,可见同学们要考试重视所有可能的考点了,不能因为说之前的考题中它不是高频考点,就加以忽略。本次北美的语法题问到了graphic designer接人名,人名的前后要不要加标点,答案应该是什么标点都不要加,让designer无缝衔接后面的人名,并且人名后面也不要加标点,直接接谓语动词。因此此处应该用限定性同位语。因为designer是一个不够清晰的表达,需要人名来加以限定,才能做到“表意清楚”。

考点5 增减句子

问要不要删“date to 1500BC”。上下文的整体意思是某一个文物的出土对该古代文明的研究的影响。人们原本以为该文明是在某一时候出现,但是现在有了新的出土文物作为证据后,认为该文明可能出现时间更早,比另外两个文明出现时间更早或是有交叉。前文在交代另外两个文明时都写了时间,(3000BC),(2500BC-1200BC),以括号的形式给出,因此本句话的date to 1500BC应该不能删,否则看不出文明与文明之间在时间上的关系。

2022年8月北美SAT真题数学考情

我们来回顾一下本次北美卷的一些重难点

首先是几何部分,考了一道关于四棱柱(rectangular prism)相似(对应边长成比例)的问题,给出了A的体积386,高6,B的体积48,求B的高是几,如果不熟悉这个考点的同学会觉得有难度。不过这个问题我刚好在考前的课上讲过,只要讲到相似(similar),我都会补充面积比等于边长比的平方,体积比等于边长比的立方。那么A的体积是B的8倍,高应该是B的2倍。还有一道几何题是给出条件,问哪些能证明三角形是等腰三角形(isosceles triangle),这个主要注意专有名词,有同学会误解成等边三角形(equilateral triangle).

统计部分考了一个概念margin of error,两个抽样调查都对一个城市的年轻人问了同一个问题,A的margin of error是0.6,B的是0.4,问为什么A比B的margin of error大,应该选A的抽样数量(sample size)更小。还有一道题是关于增加或减少一个数对于平均值(mean)和中位数(median)的影响。统计了50棵树的高度,给出了分布表格(frequency table),问如果增加一颗更小的树,mean和median怎么变化,mean显然会减小,median应该是不变,一般会给出中间几个值是相同的。这两个考点在课堂上讲统计部分时都讲到过。

代数部分考到了生活场景和二次函数、不等式结合的文字应用题,这也是一直强调过的重点,需要读懂文字中的变量和数字的含义,有时需要自己设未知数,找到等量关系,列方程或者不等式进行求解。

TD福利&领取方式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2022年8月亚太SAT考情回顾:SAT史上最难小说暴击?TD精准命中小说/伟大文献/自然科学三篇!||附赠SAT真题免费下载

2022年10月北美「SAT真题和答案解析」新鲜出炉,免费下载领取!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