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中国新闻 留学申请:梦校落榜的我后来怎么样了……

留学申请:梦校落榜的我后来怎么样了……

大多数的申请生心中都有一个心底的梦校,就像每个人的初恋一样,它像皎洁的月光,或是红色朱砂痣,它是击中心脏那一瞬间的名字,是努力数个日夜后的忐忑不安,是向往的快乐乌托邦。 可是,每个故事并不能以happ…

大多数的申请生心中都有一个心底的梦校,就像每个人的初恋一样,它像皎洁的月光,或是红色朱砂痣,它是击中心脏那一瞬间的名字,是努力数个日夜后的忐忑不安,是向往的快乐乌托邦

可是,每个故事并不能以happy ending结尾,那个含着遗憾未能申请上梦校的人最后怎么样了呢?我们一起来看看Catian关于告别梦校一年后的故事吧。

The First Love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my love…” 凌晨三点,追完最近网飞很火的日剧 First Love 初恋,眼睛含着看结局引起的泪水,忽然想起了从高一开始努力追求 my first love 的自己。

是的,我的 first love 是初恋,也是梦校。

和剧中的主人公很像,我的原生家庭并不幸福,爸妈离婚多年。妈妈一个人拉扯着我长大,而爸爸常年在美国工作,我的童年也是由爸爸寄来或带来写着各个看不懂的英文字母的各种零食包装、童话书、和小玩具组成的。

人不可免俗,对于有着虚荣心的小孩来说,即使爸爸不在身边,一年也见不上几次面,但他带来的世界是我在那小小一方天地里看不到的广阔无垠,充满憧憬与想象。

我遇到梦校的那天,是在我初二的暑假,带着些许夏天的燥热,爸爸带我上了飞机,第一次出了国,参观了他城市里那个最棒的大学。其实它的风景也不是有多美,但它暗暗的深沉和奇奇怪怪的可爱就不知名地对我来说有着奇怪的吸引力,我在大学里漫无目的地逛着,盯着建筑上的飞鸟,看着古老的雕像,感受它带来的历史氛围。各种各样的学生背着包,抱着书,穿着红色的卫衣来回穿梭在校园。我怀抱着巨大的好奇心,观察着身边的形形色色。

也许也有倒霉老爸的加成,半年没见的他,那天似乎格外地话多唠叨,也有些许可爱。带着我在校园逛着,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他觉得这个学校古怪又可爱的事迹。就像一下被击中,它就像初恋一样住进了我心里的小角落。

但妈妈一个人在国内拉扯我长大不容易,其实在真正决定出国读书前,我从没有想过要留我妈一个人在国内,直到我高一遇到了那个闪闪发光的他。让我们就叫他K吧。

你,相信命运吗?

我跟K的熟稔是因为我初二保存的屏保一直没有换过,是我在那个学校大门口与爸爸的合照。新班级里K随意坐的座位,恰巧成为了我的同桌。刚开学的一周,由于我的内向,我和我等新同学都是点头之交。

直到某一天,随着我放在桌上的手机通知亮起屏幕,k的眼睛也一下被光点亮,那一瞬间就像看见肉骨头的小狗,可爱又神采奕奕。

他兴奋地问我:“你也想去这个大学吗!!?”我想他是误会了,但我没有来得及否认,于是我从他兴奋地描述中,大概了解了他是要出国留学的,而他从初中就开始规划要如何去我手机屏保里的学校,然后这个学校怎么怎么有意思,每年出的文书是怎么怎么出其不意。他说了很多,但其中有着许多对于没有出国计划的我来说从没接触过的新词。

可我知道,那天开心地分享着他的计划,以为找到同伴的他是怎样地闪闪发光。

而后的相处,也确实证明了他是有闪闪发光的资本。从初中开始就拿到手软的竞赛,课上除了能精确回答老师每一个问题,他甚至能解出老师未说的答案,大小的校考、第一次托福出来就是标准成绩。

可他仍然怀着一颗谦逊之心,耐心带着我一起学英语,竞赛题我不会的时候他总带着我仔细分析步骤。除了学习之外,他的话题总天马行空,从平行宇宙到时空穿梭,他是喜欢一个网站,就能将那个网站背后编码破解个四五六七八的人,他很有意思,也很难让人忽视。

于是当高一上学期结束,我爸在电话那头忐忑问我要不要考虑出国的时候,我动摇了,说实话,很大程度地动摇了。

那几天妈妈看出我的不安,大概是爸爸也和她说了什么吧,她忽然在一个平常的晚饭上,没头没尾地跟我说,如果我想出国读书的话,她一定是支持我的。虽然我会离开她身边,但当母亲永远希望孩子能够得到孩子最想要的。

我忘记那天后来具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吃下去的米饭是咸的,脸上已经哭得稀里哗啦。

那些努力过的时光啊

“You will always be inside my heart…”

现在回想起来,即使当初一起努力的人已不在身边,即使像剧中主人公的名字没能到达火星一样,我也没能去到那个终点,但那些时光仍然无法忘怀。

开始正式准备出国后,我顺其自然地将那个第一次击中我心脏的学校、爸爸城市所在的学校、他所向往的地方视为我命中注定的学校。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就像叠buff一样,我与这个学校有着这样深的缘分呢?

于是怀着命中注定的信念,我开始很努力很努力地朝着梦校前进。虽然有着从小对英语的兴趣,但同桌是个很厉害的人,看着他和我的对比,我深深意识到,我和梦校与他的距离差着十万八千里

我开始没日没夜地背托福单词,分析长难句,做了一套又一套TPO,考了一次又一次模考真题。我曾在周末的深夜练题到睡着,也为了准备申请相关软背景,晚上一两点写学校的作业,凌晨四点起来写项目计划。我逼着自己从内向变成外向的人,逼着自己在课外活动中努力用英语发言,做creative的presentation。

我将梦校的徽章贴在书桌前的墙上最高处,每次我累到感觉撑不过去的时候,只要看看那个徽章,再回忆起最初心动的校园,又会充满活力。

好不容易考了一次又一次托福,最后终于刷到110+,又发现我和梦校差的又岂是仅仅一个托福,还有充满我未接触过背景的美国历史、小说去考SAT,还有那几门甚至十几门的AP4和5。可在各种活动与和K一起努力的过程中,我好像穿梭历史,环游过世界。

我学了人类学,学了欧洲的艺术史,美国的政治体制,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复杂起因。我从编程学到辩论,从academic writing学到统计微积分。就好像在玩我自己的养成游戏,我看着我不同部分的经验值,在持续性往上增长。

高二的时候,我们开始分班换座位,面临着即将要离开K的恐惧,我每天都emo得不行。就在这时候,K跟我表白了。其实也不算他跟我表白,在填分班申请的最后一天,我在微信上反复正在输入,结果K也开始正在输入,然后我们就一起说了一个你先说!结果最后3 2 1 同时发了“我喜欢你”。

我们很自然地在一起,很自然地一起填了分班申请表,虽然最后不是同桌了,但每天放学后一起去咖啡馆学习,睡前打电话聊学习谈天说地,畅想未来,我曾以为遇到灵魂知音。

在我被SAT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即使他已经早早考到理想分数,他仍在旁边帮我划每个我做过阅读题的答案对应句,写我语法错题点,然后一边做着他的AP题。在我被AP统计学搞得晕头转向时,也是他一遍遍教我复杂的公式如何推导,教我复杂大题的做题步骤。

那时的我,就像不会游泳会溺水的人,而他曾是我的救生圈。

就这样,在一次次地信念坚定我与梦校冥冥之中的缘分,在我几乎将自己投入申请生产链,最后只感觉自己是个为了申请而申请的工具人后,高二下学期申请季开始我也有了一个看上去不错的标化与还算拿得出手的成绩。

可我内心不自信,我一直觉得我是靠大佬扶上来的,我也深知虚假表面有意识积累和金钱堆积出来的“看上去好看”的硬件条件,与K的真正天赋有着天壤之别。

我还是努力地跟随着“命运”但指引,和K一起ED了梦校。写文书的时候我熬了好几天的夜,绞尽脑汁,尝试写出最特别最出其不意的文章。渴望能得招生官的青睐,渴望能在pool中获得幸运女神的眷顾。

可就算我再怎么不相信自己,但我不会不相信K。我知道他一定能进,可我的结果,让我忐忑不安,辗转难眠。

ED提交申请后到放榜前,好多天我都没有睡好觉。我翻来覆去在半夜想了无数种结果,将各种玄学、命运、塔罗都算了一遍又一遍。结果出来时,果不其然K录了,而我WL。于是我又开始新一轮的努力,求菩萨去寺庙,希望RD轮次能眼瞎录我。

可惜,也许并不存在所谓的命中注定,最后还是将我拒在了初二见到的那个暗暗地古老的门之外。

我哭了整整一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最后在我已有的offer里,选了一个相对我比较喜欢排名也还不错的文理学院,可是,离K十万八千里

自己创造的命运

回想高中的事情,和K的相遇到结束,已经过去一年多了。

你要是问我最后没能去我的dream school也没能和曾经以为的命定之人在一起是什么感觉,我想电视剧大概是骗人的。

刚来现在的学校的时候,前半个学期我的确过得非常depressed。每日查着怎么转学过去,看着自己半学期糟糕的GPA,转学也无望的时候我终于开始过起属于自己的生活。我开始认真看我的课表,规划自己的选课。

我在各个领域尝试,与哲学教授畅谈Office hours,在文化人类学的课堂上大战有性别偏见的同学,在社会心理学创造了有意思的final presentation。

我发现,我的观点也可以让教授刮目相看,也可以自己发狠hit library后拿到满是A的成绩单。我开始着手跟着教授写paper,在lab里做到最后一个同学离开。我发现,没有去梦校,并不代表我的人生就停止了,而恰恰相反,我的人生才真正开始。

我因为被梦校拒,而得知了我更需要努力的地方,也因为被其他学校录而更进一步了解自己,比如我在文理学院的小班教育里过得如鱼得水,我也许并没有想象中地那样适应大U生活。也知道我的人格特质更符合怎样的学校。

我不再依赖任何人,而我发现用自己的力量,我也可以努力做得很好,我开始更多更多地相信自己。

在学校我也认识了好几个有共同话题的朋友,在哲学课上一起辩论的Fiona,还有在文化人类学上小组讨论得火花四溅的日本女孩Yumino,还有在宗教与文化思想上遇到的Henna。后来,我们四个就经常变成紧密小团体,一起出去吃饭玩耍。

在某一次真心话大冒险中,最左的Fiona要夸最右的我,而我永远不会忘记,她说她认为我像星星一样闪着光芒,不刺眼却不会让人忘记。她记得我哲学课上从欧洲历史聊到美国政治,也记得我逻辑清晰的辩论。可我听着听着就在感动之余,看到了曾经为了梦校,而努力扩展未知学科背景的那个我。

那一刻我很想告诉她,即使你没有去到梦校,可那些为梦校而做的努力,那些奋斗过的曾经,都会成就未来一个更好的你。

“I’ll remember how to love, you taught me how…”

随着剧的结局,歌的结尾,我再次想起了很久没想过的K。也许他曾如太阳一般耀眼,而我是颗相较不足的小行星,但当夜晚来临,天空将会由我这般的星星照亮。梦校与他,也许是一个未完成的遗憾,是一个会提及就心中钝痛的词,但那些对梦校的执着与first love带来心动的时光,成就了如今的我。

Goodbye my first love, goodbye my dream school.

而我如今也闪闪发光。

福利领取

以上就是全部要分享的内容了。另外,和大家推荐美国本科申请资料合集,里面有美国大学地图、各个学校CDS、文书范文等各种资料可以自助调取,拿到手软,还会持续更新。我在申请季的过程里没少从里面蹭资料,大部分都很有帮助,而且无偿分享查看资料详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2023年1月7日托福真题回顾:上午场写作整套重复!独立口语和阅读也有原题!

提升留学背景的USNCO化学奥赛:认可程度/参赛门槛/比赛流程/备赛资料&资源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