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 时尚娱乐 最难这一年,互联网「二代目」成绩如何?

最难这一年,互联网「二代目」成绩如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文/太史詹姆斯。 2022年是程一笑、梁汝波和陈磊正式接手后的第一个完整年份。这一年,徐雷当上了京东集团CEO,张勇接替马云成为董事局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文/太史詹姆斯。

2022年是程一笑、梁汝波和陈磊正式接手后的第一个完整年份。这一年,徐雷当上了京东集团CEO,张勇接替马云成为董事局主席已满三年。

他们有些带着变革的使命,有些被寄望保持稳定,有的足以恣意勾勒公司的蓝图,有的却仍在注视下如履薄冰。

对这些第二代管理者成绩的评判取决于怎么看当前的互联网行业。整个行业入冬,是顺其自然、充满自信地保住一个巨头的位置,还是拥抱变革,欢迎一个大刀阔斧改革的战时CEO,是两种常见的思路。

在不同的思路下,二代们的成绩自然迥异。

另一方面,二代管理者们本身就容易迷茫。他们天然活在开创者的阴影下,看似不必去承担后者当年所担过的风险,但却也少了初创期那一往无前的勇气,那时候的KPI很简单,就是强起来,活下去。但是,守成之君们看似衣食无忧,实则方向不明,更要面对文化建设和腐败治理等难题。

生活还要继续,他们也必定将不放过制定短期目标的机会。

谁在战斗,谁在求稳

宿华继续担任董事长,将CEO的位置给到程一笑,是个恰如其分的调整。本来在快手,程一笑就在管产品和运营,宿华负责公司战略和投融资。这个调整只是将实际当中的权责划分给固定下来了。

程一笑是优秀的产品经理,但性格和张小龙类似,都不善言辞,所以身为快手001号员工的他,才在早期将CEO的位置让给了宿华。

用五源资本合伙人张斐的话说:“程一笑做管理带兵打仗,会比较辛苦,也会比较不开心。”

实际上,程一笑比宿华更像一个公司的第一代领导人——程一笑对许多业务亲力亲为,甚至还听取隔一级负责人给他汇报,而宿华则只管宏观,让业务负责人自己制定具体打法;程一笑担任CEO以来,快手的节奏更快、加班更多、考核更严了,而宿华则更侧重激励员工,也让快手更多的时候给人“佛系”的印象。

程一笑

接手的程一笑上来和各个大厂一样,开始降本增效,决定今年实现快手国内业务盈亏平衡,中期实现整体收支平衡。

“痴迷客户”的快手终于给业务加上了“ROI大于1”的限制,而且要求员工在提交预算审批的时候除了金额和用处,还要求写清楚投入产出比。

在程一笑今年先后带队的海外和电商业务,经营情况的改善不小:在海外,快手停止了“烧钱换增长”的日活导向,开始看重用户留存与时长;电商业务的KPI也从GMV改成了月活和ARPU。效果也很显著。

今年三季度,快手经营亏损大幅收窄64.7%至26.1亿元;经调整亏损为6.7亿元,远小于市场预测的17.4亿元。快手的国内业务更是在今年二季度扭亏为盈,实现经营利润9362.3万元,三季度更上升到3.75亿元。除了对已有业务的优化,程一笑也仍在找新业务的机会。

在程一笑亲自带队电商后,原来的负责人笑古开始负责新成立一级部门的本地生活业务。显然,在这项有前景的新业务上,程一笑不愿意再在抖音后面亦步亦趋,尤其是在他发现了,在快手用户密集的三四线城市,很多商家并没有用上美团。

快手小店可支持到店美食、酒旅等15个类目商家入驻

互联网大厂在激励员工的时候,总爱说“不忘创业初心”、“Always Day 1”,而快手则请出了他们的001号员工,这在所有实现权力更替的互联网公司当中算得上是变化最大的。即使是在过去,程一笑也被视作“双核”之一,但梁汝波在一些字节跳动员工心目中,只是张一鸣身边的倾听者。

不过,去年11月,梁汝波接替张一鸣成为CEO,马上开启了一场组织变革。这除了给抖音的核心地位正名,指明了电商作为2022年发展的重点,然后就是“去肥增瘦”,这四个字也成了字节跳动贯穿今年全年的重中之重。

梁汝波在本月的公司全员会议上仍然强调了营收增速减慢和日活增长低于预期,但仍坚持继续提升效率。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字节跳动今年一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速下降到了54%。字节跳动过去就在执行“ROI大于1”的标准,如今,梁汝波希望很多项目执行更高的ROI标准。

字节跳动在2022年下半年维持了整体人数的零增长。这是梁汝波年中OKR“大幅降低2022-2023年招聘计划”的有力执行。要知道,字节跳动在上半年还在逆市招聘。

同字节跳动的梁汝波一样,技术出身的拼多多前CTO陈磊同样低调、温和。

梁汝波在去年的名头,不及做出今日头条的张利东和“缔造”抖音的张楠,陈磊在拼多多内部的影响力也同样不及COO顾娉娉。

梁汝波

但黄峥和张一鸣一样,选择了这样一个没有什么棱角的创业伙伴,应该是希望他们能最大程度地维持公司在既定的发展轨道上。

上任一年,陈磊很大程度上保持了拼多多发展的势头,让公司成了互联网上市大公司中唯一一个还保持高双位数增长的。

这在陈磊看来也许并不难。

虽然黄峥退了,但同为创业团队成员的COO顾娉娉还在,所以,陈磊需要做的转变主要是适应拼多多对外发言人的角色。

POLO衫、牛仔裤、黑框眼镜,花名“土豆”的CEO陈磊是个落在人群中就找不到的角色,但也许正是他朴实的风格才适合正从重营销转向农业研发的拼多多。

有人推行“放权让利”,有人却遭遇“老板归来”

和快手、拼多多和字节跳动这三家,由创始人的创业兄弟接手不同,阿里和京东的第二代掌门人均是典型的职业经理人上位。

自张勇担任阿里集团CEO已经过去了7年,马云退休也已三年。

这个职位最稳固的互联网大厂二代目已经在阿里推行了多次组织变革,最近的一次大变革是去年底让阿里唯一留在一线的“十八罗汉”戴珊,接替蒋凡执掌大淘宝,后者受命出海为阿里开疆拓土。“多元化治理”在加速推进。

2022财年年报透露了,井贤栋等7位身在蚂蚁的阿里合伙人,因独立性需要而退出。这意味着,未来蚂蚁、阿里云和菜鸟等计划独立上市的子公司都不会再和集团之间保留日常的人员调动。

阿里巴巴合伙人 图源:阿里2022年财报

张勇正推行的“放权让利”在老对手京东那里已经搞了四年,牵头的同样是替创始人总揽全局的集团二代徐雷。

和张勇一样,徐雷虽然在京东的时间不短,但也不属于创始团队。他俩分别搞出了双11和618,也因在零售主业上的杰出表现从而脱颖而出。今年是徐雷接任CEO的第一年,也是京东上市以来挑战最大的一年。

虽然真性情的徐雷在上半年的上海疫情期间,凭着在媒体群里的畅快发言而出圈儿,但因为物流履约问题,前两年表现上佳的电商行业一样,也同线下生意一样遭到了疫情的“双杀”。京东也不例外。

京东一改去年在下沉市场的扩张态势,开始顺应行业潮流降本增效。零售V和京喜两大事业群先后被拆分,不少人被迫收到了“毕业须知”。

这种过冬打法在凛冽的寒风中仍然难以让人满意。虽然徐雷在“降本”上的成绩依然可圈可点,但京东第三季度的营收增速只有11.4%,远低于刘强东20%的增长目标。

京东2022年Q3财报

于是,把个人事务处理完毕后的刘强东坐不住了,重回台前,四天抡出了三板斧——

在世界杯开幕前一天的11月20日,人在香港的刘强东介入了京东经营管理培训的视频会,批了这帮高管三个小时。

两天后的11月22日,刘强东发布全员信,将副总监以上高管降薪10%-20%,职位越高,降得越多。

紧接着在11月23日,京东零售集团下属各个事业群总裁几乎都被调整。

虎嗅在《刘强东:没离开过》一文中提到了刘强东在员工视频里的说话:“京东最顶头的领导,一个是我,一个是徐雷。我给自己的定位是务虚,老徐就是务实,这是他的任务……我这几年一直在尝试各种放权。”

2019年9月,张勇接替马云成为了阿里巴巴集团的董事会主席,但徐雷这个拿着张勇剧本的京东“逍遥子”,目前看来离这一步还很远很远。

徐雷

刘强东其实从未远离,他在徐雷升任CEO后还坚持每月参加京东SEC(战略执行委员会)会议,每季度参加经营分析会。东哥在7月承认“京喜”失败后,这次想必是要接整顿重新树立存在感。

但只要没有第二个京喜,京东零售的基本盘短期就不会变。毕竟,徐雷还在,京东零售的辛利军也还在。

老对手阿里看似要复刻京东从2019年开始的企稳路线。

但一个问题在于,中短期留给阿里云、蚂蚁集团和菜鸟们的上市窗口还有没有?至少在当前的估值水平下上市实在是不太划算。而且,电商行业2020年开始承接的一波线下需求大概率不会再有了。

另一方面,阿里的企稳还是要看抖音电商的势头。

刚换了CFO不久的字节跳动同样面临上市窗口的问题。不过,梁汝波还是要率团队完成盈亏平衡并持续造血这个问题。另外,在“去肥增瘦”的前提下,货架电商和本地生活与美团、阿里的硬碰硬不知道还能打的有多坚决?

最安心的要数陈磊。

陈磊

拼多多虽然风格凶悍,但每一步都是稳扎稳打,主站之外,多多买菜也做到了行业第一。现在出海业务虽然吉凶未卜,但今年消费降级带来的需求已经让拼多多成了“钱多多”,谁又敢说这不是趋势而是昙花一现呢?

程一笑给自己定了两个中期目标:4亿日活和整体盈亏平衡。后者实现的难度不大,因为国内已经盈利,大不了海外业务大幅缩减。现在快手的日活已经3.63亿了,4亿日活就看明年了。

“降本增效”是这批二代管理者们当下的中心课题,也将贯穿他们剩余的职业生涯。

至于其它方面,就留给宏观经济和行业大势好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侨网无关联。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诉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内容、文字的完整、真实性,以及时效性本网部作任何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无意愿在华侨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华侨网处理。

要「为好内容全力以赴」的优酷,如何将专业主义坚持到底

如何定义华语流行音乐未来新边界?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