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金融财经 跟访清运车的一天(产经观察·构建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③)

跟访清运车的一天(产经观察·构建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③)

  北京市通州区再生能源发电厂全景。
  赵 通摄

  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密闭式清洁站。
  马也萱摄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实施城市更新行动,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打造宜居、韧性、智慧城市”。

  城市要宜居,解决好垃圾处理问题至关重要。

  先看一组数据:北京,日产生活垃圾2.06万吨,如果用2.5吨的卡车装载,能绕北京二环路一圈多;上海,月产生活垃圾约79万吨,可堆出两座420米高的金茂大厦……

  如此巨量的垃圾如何无害化处理?曾经困扰各大城市的垃圾问题有什么新的解决方案?记者跟随清运车采访一天,记录生活垃圾处理的全流程。

  早晨9点——

  垃圾清运车将生活垃圾送往中转站,进行压缩处理

  处理城市垃圾,清运是第一步。

  早晨9点,驾驶员孙继生驾驶着通体灰色的垃圾清运车,准时到达北京市通州区玉桥街道玉桥北里小区清洁站。

  清洁站,垃圾清运的一级网点。每天,小区的保洁人员会定时定点将20多个桶站的其他垃圾收运至清洁站内,进行称重、压缩,等待统一清运。

  跳下清运车,环绕四周,记者发现,最近的居民楼离清洁站不过5米,“附近居民会不会有意见?”

  玉桥街道相关负责人介绍,清洁站的选址在小区设计之初就规划好了。原先清洁站是地坑式的,密闭性较差,异味、噪音、卫生问题突出,附近住户意见较大。“2017年,街道出资购买了垃圾压缩存储机,将清洁站升级为密闭压缩式清洁站,同时加强卫生及作业管理,异味少了,投诉也少了。”

  北京市城管委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北京市已改造提升密闭式清洁站805座,既清除垃圾,又化解民忧。

  倒车入库,孙继生将车尾与垃圾压缩存储机精准对接。摁下开关,存储机自动吐出垃圾,清运车自带的齿轮则将接收的垃圾全部“卷入”车厢,全程无泄漏、无渗液。短短5分钟,存储机已被清空。

  启动车辆,孙继生带着记者赶往下一个小区,“我每天5点10分出车,沿途要经过五六个小区收运垃圾。”

  一路同行,孙继生向记者夸赞起如今的垃圾清运车,不仅升级为新能源汽车,而且车厢是密封式的,与车头分离,驾驶室内闻不到任何异味。“清运车还配有称重装置和摄像头,能全程记录垃圾收集、运输情况。”孙继生笑呵呵地说,自己几点几分将车开到哪里,收了多少垃圾,全都能实时记录、实时上传,大屏上看得清清楚楚。

  据介绍,2020年5月1日起,北京市为全市4274辆垃圾清运车重新喷涂“换新装”,厨余垃圾为绿色、其他垃圾为灰色、可回收物为蓝色。同时,小区内的垃圾桶都配有芯片,方便身份识别和数据收集。

  上午10点17分,孙继生顺利到达通州区生活垃圾转运站。门口,等待进站的运输车已排起百米长队。

  “生活垃圾将在这里被进一步压缩,再换乘载重17吨的大货车,前往最终的处理厂(场)。”北京市城管委有关负责人说,虽说只是个中转站,可由于靠近居民区,环保要求可不低。

  在工作人员的指点下,记者发现转运站的垃圾处理车间不仅安装了双层门帘,还配备3个除臭塔及新风系统,确保臭味不外溢。此外,转运站还建有专门的污水处理系统,确保垃圾渗滤液得到无害化处理。

  指着离开转运站的9米长大货车,孙继生告诉记者:“其他垃圾将被送到垃圾焚烧厂进行无害化处理,厨余垃圾将被运往厨余垃圾资源化利用厂,一个用来发电,一个用来制沼气。”

  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市每天进入末端处理的其他垃圾量为1.53万吨,厨余垃圾量为4248吨。像这样的生活垃圾中转站有9座,转运能力达1.12万吨/日,确保每日的生活垃圾能被及时清运,不发生满冒堆积现象。

  《2021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显示,截至2021年底,全国城市共拥有环卫专用车辆设备约32.75万辆,全年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约2.49亿吨。

  中午1点30分——

  大转运车到达再生能源发电厂,焚烧发电的烟气排放指标远优于国家标准

  如果将清洁站比作垃圾处理的起点,那么处理厂(场)则是终端,决定了垃圾的最终去处。

  中午1点30分,跟着17米长的大转运车,记者到达北京市通州区再生能源发电厂。这个发电厂负责通州区所有其他垃圾的焚烧处理。

  远观发电厂,整个厂区采用红、黄、蓝三原色,如同一个巨型魔方。走进厂区,无烟无尘,绿树成荫,鱼嬉浅塘,室内作业平台的地面亮得发光。“基于对排放水平的绝对信任,我们专门在烟筒边上设立了观光平台和咖啡厅。”发电厂总经理郝敬立说。

  不仅如此,配备污水处理设施后,厂区还实现污水零排放。污水经过净化,既可以作为厂区景观绿化用水,也能作为工业用水回用。郝敬立介绍,近年来发电厂主动打开大门,邀请市民前来参观,不少市民参观后连连赞叹,对垃圾发电厂的抵触也逐步消除。

  将时针拨回10年前,彼时各大城市备受“垃圾围城”困扰,尝试推广垃圾焚烧模式却处处受阻。老百姓担心焚烧过程会产生二噁英等有害物质,拒绝焚烧厂落地。

  “发电厂有两道杀手锏,保障烟气排放指标远优于国家标准。”郝敬立说。

  第一道,提高炉内温度,确保充分燃烧。郝敬立介绍,发电厂的燃烧炉炉内温度高达1000摄氏度,确保所有其他垃圾都能充分燃烧,从源头减少二噁英的产生。技术支撑下,垃圾焚烧后产生的二噁英浓度每立方米低于0.1纳克,达到欧盟标准。

  第二道,设置多道工序,做好烟气过滤处理。在发电厂,垃圾燃烧过程中产生的烟气必须通过脱酸、脱硝、除尘处理,达标后才能排放。“我们的排放数据与生态环境部门实时联网,随时接受监督。”郝敬立说。

  北京市城管委数据显示,今年1至9月,北京市生活垃圾处理量约为562.67万吨,其中焚烧设施处理量占七成,生化设施处理量占两成,填埋设施处理量占一成。可以说,焚烧已成为无害化处理生活垃圾的“主力军”。

  通州区再生能源发电厂,一期工程总投资12.39亿元。收益从何而来?

  据介绍,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收入主要由垃圾处理收入和发电收入构成。发电厂每年可焚烧垃圾75万吨,年发电量达2亿千瓦时。各地区的垃圾处理补贴费各不相同,一般为每吨80至100元。垃圾发电则执行全国统一的上网电价。

  得益于较为稳定的现金流,垃圾焚烧行业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以发电厂所属的绿色动力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已在20个省区市建设了70多个固废处理项目,其中的广东惠州项目更是被评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

  住建部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全国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占比从38%提升至58.9%,帮助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从94.1%提升至99.7%。截至2021年底,全国城市共有1407座无害化处理厂(场),确保城市生活垃圾实现99.9%无害化处理。

  下午5点20分——

  封闭式货车将炉渣送往水泥厂,变成建材实现资源化利用

  下午5点20分,装满焚烧飞灰的封闭式货车从厂区驶出,目的地——金隅集团水泥厂。发电厂与北京金隅集团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所有焚烧飞灰均送往水泥厂的水泥窑进行二次燃烧,不仅消除二噁英,还能变成建材,实现资源化利用。

  受访专家表示,实现无害化处理、资源化利用仍是城市垃圾处理的主攻方向。既要做加法,也要做减法,更好处理存量。

  做加法,加大基础设施投资,提升处理能力。

  总投资约344亿元,广东将建30个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新建3座、续建12座、扩建11座,安徽将加大垃圾焚烧发电厂投资……查询各省份的“十四五”规划,加大处理设施投资力度、提升处理能力是主流。

  《“十四五”全国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规划》提出,“十四五”期间,全国城市新增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20万吨/日,生活垃圾资源化处理能力3000万吨/年,改造存量生活垃圾处理设施500个。城市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率从51.2%提升至60%左右。

  北京的目标则更进一步。“截至目前,北京已建成焚烧、生化等生活垃圾处理设施32座,接下来还将大力推动焚烧、生化等资源化处理设施建设,到2025年实现原生生活垃圾‘零填埋’。”北京市城管委有关负责人说。

  做减法,实施好垃圾分类,推动垃圾减量。

  《“十四五”全国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规划》提出,各地应积极落实垃圾分类,新增生活垃圾分类收运能力20万吨/日,力争到2025年底城市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超过35%。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介绍,实施垃圾分类,有利于提高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的水平和价值。例如,将厨余垃圾分出后,可进行堆肥、制沼等资源化利用;再比如,将可回收物分出,有利于提高可回收物再生利用水平。即使是在垃圾焚烧环节,把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分出后,将显著减少焚烧过程中有害气体的产生量,提升烟气净化水平,提高发电效率。

  为实施好垃圾分类,北京市已建成固定桶站6.35万个、分类驿站2095座、中转站138座。“截至目前,北京市家庭厨余垃圾分出率稳定在18%以上,可回收物回收量增长近1倍,助力北京市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率达78%,回收利用率达38%。”北京市城管委有关负责人说,实施垃圾分类后,北京市生活垃圾减量近30%。

  目前,北京市正在实施非居民厨余垃圾计量收费管理,通过价格杠杆促减量,推动生活垃圾源头减量。数据显示,自2021年9月实施非居民厨余垃圾计量收费政策以来,4.39万家餐饮企业等管理责任人已完成排放登记,新版运输合同签约率达到98%。

  随着各地区垃圾焚烧处理能力的提升,原生生活垃圾的“填埋”比例逐步下降,那么,原先的垃圾填埋场如何处理?如何确保不污染环境?

  刘建国介绍,填埋场封场后,将进入封场维护期,一般持续时间为几年到几十年不等。这期间,要注意处理垃圾降解过程中缓慢释放的渗滤液、温室气体等物质,避免污染周围环境。对已进入稳定期的填埋场,可采用生态修复的方式进行二次开发利用,如改建为休闲公园、文化创意产业园等。此外,国内有部分城市正在试点重新开挖填埋场,进行焚烧处理。“值得注意的是,重新开挖填埋场一定要经过科学论证后再审慎决定,以免对周围环境造成二次污染。”刘建国说。

  在北京,现有的大部分生活垃圾填埋场已进入封场维护阶段,不再接收生活垃圾。目前北京市已选取北神树填埋场、田各庄填埋场等填埋场为试点,按照“谁修复、谁受益”原则,开展生态修复工作。

  “通过实行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制度,提高生活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水平,将为建设美丽中国作出更大贡献。”刘建国说。

  《 人民日报 》( 2022年11月23日 18 版)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黄伟纶核酸检测呈阳性

张尧浠:年底通胀数据及加息临近、金价短期仍有回落风险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