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特稿评论 美媒:美國正吸走製造業,給歐洲留下“永久傷痕”

美媒:美國正吸走製造業,給歐洲留下“永久傷痕”

數額暴漲的能源賬單、難解供應鏈問題正讓歐洲經濟苦不堪言,然而他們在大洋彼岸的盟友美國,似乎正從這場混亂的危機中“獲益”。

“美國正受益於歐洲企業遷移”“美國經濟是歐洲能源危機的最大贏家”“美國是如何破壞歐洲的”。最近一段時間,美國《華爾街日報》、德國《商報》等西方媒體均注意到了這一現象。

受天然氣價格飆升的打擊,歐洲一些生產鋼鐵、化肥等製造業企業正將業務轉移到美國,因為美國能源價格相對穩定,對勞工權利及生產安全和環境要求也低得多,一些州還對歐洲企業出台了針對性優惠政策,這些都意味著歐洲企業利潤將會增加。

顯然,這對歐洲來說並非好事。一些經濟學家已發出警告稱,歐洲或將步入一個“去工業化”的新時代,歐洲製造業可能留下“永久的傷痕”。

美國“挖牆腳”,“歐洲一些行業將永久搬遷”

“競爭環境越來越有利於美國。”《華爾街日報》21日發文稱,能源價格的劇烈波動和難解的供應鏈問題正在威脅歐洲企業,而美國公佈了大量激勵製造業和綠色能源的政策。相對穩定的價格和優惠正迫使歐洲企業遷往美國,“歐美競爭的天平正向美國傾斜”。

《華爾街日報》報導:高企的天然氣價格正讓歐洲製造業流向美國

《華爾街日報》列舉近段時間一些企業的外遷和在美擴張情況:

德國化工巨頭巴斯夫(BASF)已宣布削減德國和比利時工廠產量;

總部設在阿姆斯特丹的氨和氮產品製造商OCI NV本月宣布,將在美國得克薩斯州擴建一家氨氣工廠;

丹麥珠寶公司Pandora A/S和德國汽車製造商大眾汽車今年同樣宣佈在美國擴張業務;

盧森堡鋼鐵巨頭安塞樂米塔爾鋼鐵集團(ArcelorMittal SA)本月削減了兩家德國工廠的產量,但同時透露有意擴建位於得州的工廠;

上週,電動車企業特斯拉宣稱考慮到拜登政府8月出台的稅收抵免政策,公司決定暫停在德國生產汽車電池的計劃。

OCI公司CEO埃爾-霍什透露,在美國得州的新工廠中,公司將會捕捉生產過程中釋放的二氧化碳。而美國公佈的《通貨膨脹削減法案》為碳排放的儲存提供了信用額度,因此這份法案對該公司而言頗具吸引力。

“這一點再加上俄羅斯發生的事情,我們認為也許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不再需要(在歐洲)消費和生產天然氣了。”霍什說。

注意到這一現象的不止《華爾街日報》。美國能源新聞網站Oil Price在25日發表題為“歐洲面臨能源密集型產業外流”的報導。同日,《愛爾蘭考察者報》(Irish Examiner)發表頭條文章——“歐洲工業在飆升的能源價格重壓下不堪重負”,報導提到了歐洲最大的汽車製造商德國大眾發出的警告:如果能源價格不降下來,他們可能會將生產轉移到德國和東歐以外的地區。

德國化工巨頭巴斯夫集團工廠(德媒圖)

隨著俄羅斯與西方對抗加劇,歐洲能源市場持續動盪,歐洲天然氣期貨價格27日跳漲約兩成,再度重返200歐元/兆瓦時大關。在一些經濟界人士看來,儘管歐洲試圖把能源需求轉向加拿大、美國以及卡塔爾等國,但短期內這些國家很難替代俄羅斯成為歐洲主要能源供應商。這意味著至少到2024年,歐洲可能都會面臨天然氣價格高企的問題。

居高不下的能源賬單已讓歐洲企業背負沉重的負擔。歐洲耐高溫材料生產商RHI Magnesita NV公司CEO斯特凡·博加斯(Stefan Borgas)坦言:“我認為我們只能夠熬過兩個冬天,如果歐洲大陸找不到更便宜的天然氣或提高可再生能源比例,企業們就會開始另尋他處。”

德國《商報》在25日的報導中提到,目前德國許多工業部門現在正在減產,以節省天然氣和電力。這主要影響能源密集型行業:鋼鐵行業減產約5%,化工行業減產8%,化肥行業甚至關閉了德國70%的產能。德國衛生紙製造商Hakle本月因能源成本上升而申請破產,幾家德國中型鑄造廠今年同樣不得不申請破產。德國鋼鐵和金屬加工工業協會的負責人克里斯蒂安·維特邁爾坦言:“我們面前是一片深淵”。

另一方面報導注意到,就在德國陷入能源危機時,美國加大了“吸引”德國企業的力度。美國的很多州紛紛向德企伸出橄欖枝,為他們提供廉價的能源、稅收減免等各種形式的援助。

德國《商報》報導截圖

美國俄克拉荷馬州州長凱文·斯提特(Kevin Stitt)在接受采訪時稱,相比歐洲,美國能源價格已處於低位;佐治亞州經濟部長帕特·威爾遜(Pat Wilson)也表示:“我們能源成本低,電網價格也很穩定”……

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越來越多的德國公司正在籌劃如何遷往美國。來自弗吉尼亞州、佐治亞州和俄克拉荷馬州等重要州的數據顯示,歐洲企業對他們的興趣正在增加。

“如果沒有美國現在較低能源價格或激勵措施,歐洲製造商將難以保持競爭力。”挪威化肥巨頭雅拉國際公司(Yara International ASA)CEO霍爾塞瑟(Svein Tore Holsether)預測,“在這樣的情況下,歐洲一些行業將永久搬遷。”

“歐洲或迎‘去工業化’新時代,留下永久傷痕”

“這可能會給歐洲製造業留下永久的傷痕。”《華爾街日報》寫道。而在一篇題為“美國是如何破壞歐洲的”文章中,歐洲《現代外交》期刊(modern diplomacy)也表達了相似的觀點。文章直言不諱地指出,隨著資金大量流入美國,歐洲將陷入越來越落後的窘境。

受俄烏衝突和新冠疫情的影響,歐洲經濟界情緒明顯繼續走低。根據IHS Markit的最新數據,歐元區8月綜合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初值錄得49.2,低於榮枯線,創18個月新低。

拿歐元區主要經濟體德國為例,路透社26日援引德國IFO經濟研究所公佈的報告顯示,9月份德國的IFO商業環境指數環比下降4.3至84.3點,為2020年5月以來最低值,也低於此前專家預測的87點。

歐洲《現代外交》期刊:美國是如何破壞歐洲的

IFO研究所所長克萊蒙·福斯特(Clemens Fuest)警告說,“德國經濟正進入衰退”。他指出,接受調查的德國企業對經濟現狀和預期發展的評估都相當悲觀,尤其對未來6個月的發展憂心忡忡。製造業、服務業、貿易和建築業等所有被調查行業的經營環境都“陰雲密布”,零售業景氣信心指數落至歷史最低。

《華爾街日報》援引一些經濟學家的話警告稱,在當前的形勢下,歐洲可能迎來一個“去工業化”的新時代。

《現代外交》期刊則指出,在當前環境下,除了向歐洲人銷售產品外,一家公司在歐洲做任何事情的理由越來越少了。一直為歐洲提供最低成本能源和其他大宗商品的俄羅斯,正被制裁扼殺在歐洲市場之外。

“即使錢的主人不能移動,錢也是可以移動的。隨著歐洲的財富外逃——主要是流向美國,歐洲將變得越來越落後。”

文章寫道:“正是現在的歐洲和美國領導人導致了歐洲的衰落,如果沒有他們,這一切就不可能發生,是他們帶領歐洲經濟走向衰退,而美國經濟藉此繁榮起來。”

在9月2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到,近期,歐洲多國因制裁俄羅斯而面臨能源短缺,不得不遠涉重洋高價購買美國天然氣。有歐洲媒體評論稱,美國正在偽裝成“救世主”的樣子,通過向歐洲國家出售天然氣攫取巨額利潤。

趙立堅表示注意到有報導稱,目前歐美市場天然氣價格之差已達到創紀錄的10倍之多。美國“商業內幕網”披露的數據顯示,美國公司每一艘駛往歐洲的液化天然氣船可賺取超過1億美元的暴利。很顯然,在美國軍火商、糧食商紛紛借烏克蘭危機大發戰爭財之際,美國能源商也沒有掉隊,割起了自己盟友國家的韭菜。

趙立堅強調,美國作為烏克蘭危機的始作俑者,如今卻成了隔岸觀火、坐收漁利的最大贏家,這值得世人思考和警惕。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