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特稿评论 “歐洲工廠,至暗時刻”

“歐洲工廠,至暗時刻”

9月初,俄歐能源博弈戰升級,歐洲欲對俄羅斯天然氣設置價格上限,俄羅斯則以“無限期完全停止輸氣”予以回擊。如今,不僅普通人能源賬單“爆表”,一些歐洲大型工業企業也迎來了“至暗時刻”。

據《紐約時報》當地時間9月19日專題報導,當前能源危機之下,數額暴漲的能源賬單已迫使許多歐洲工廠關燈停產,企業主或改用柴油等廉價高污染燃料,或關閉生產線,或讓員工暫時休假,只因他們無力支付高昂的天然氣和電力費用。

報導特別指出,這些情況並非只是發生在小部分企業的個例,而是一種普遍現象,當前高企的能源價格確實在猛烈衝擊整個歐洲工業體系。玻璃品製造業、有色金屬製造業、生活用品製造業……這些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的領域均受到影響,即便在歐洲最大經濟體的德國和法國也不能倖免。

《紐約時報》毫不諱言地指出,這場能源危機就是歐洲制裁俄羅斯所產生的“反作用”,這種痛苦不僅削弱了人們對歐洲企業的信心,也打擊了這些企業的計劃。更困難的是,許多企業的低價能源合同即將到期,不久之後就必須要以當前高價續簽合同。目前,德法兩國的天然氣價格已達230歐元/兆瓦時的歷史新高,未來一年電價更是約為1000歐元/兆瓦時。

“對於(歐洲)工業來說,一場嚴重的噩夢正在成真!”9月初俄羅斯宣布斷供天然氣之初,一名英國鋼鐵行業高管就已這樣直言道。

《紐約時報》報導截圖

法國弓箭公司(Arc International))是全球最大的玻璃製造商,主要從事生產和銷售水晶和玻璃器皿用品。多年來,弓箭公司一直以廉價能源作為動力,發動熔爐和機器設備製造出成千上萬的精緻酒杯和餐具,銷往世界各地。同時,這家公司也為法國北部的工薪階層聚居區提供了重要就業資源。

然而,隨著俄羅斯突然宣布切斷通過北溪管道向歐洲輸送天然氣,這一決定給該公司所處的行業帶來了新的風險,弓箭公司CEO尼古拉斯·霍德勒(Nicholas Hodler)兩個月內已六度修改企業預測報告。為節省開支,他讓全公司4500名員工中的三分之一“部分休假”,關停了九座熔爐中的四座,而沒有關停的熔爐則從天然氣改用柴油,這是一種更便宜但污染更嚴重的燃料。

“這是我們遇到過的最突發的情況。”霍德勒在工廠製造玻璃器皿時碰撞出的嘈雜聲中大喊著說道:“對於像我們這樣的能源密集型企業來說,這是非常嚴重的。”

當前狀況,讓法國阿爾克地區的居民感到不安,一個多世紀以來,這個小地方的命運就與玻璃製造業緊密相連。如今,弓箭公司業務規模龐大,在當地間接創造了約15000個工作崗位。

“關閉熔爐是一個壞消息。”一名在弓箭公司工作了28年老工人匿名表示,能源價格的飆漲正在產生影響,發生的速度之快令人擔憂。

法國弓箭公司工廠的一處玻璃生產設備 圖自《紐約時報》

據報導,弓箭公司的工廠所消耗的能源,相當於20萬戶家庭的總量,為了生產各種餐具,同時幫助喜力啤酒和麥當勞等品牌生產玻璃製品,該公司的工廠就必須24小時全天候運轉熔爐設備。由於今夏歐洲電力短缺,弓箭公司的能源賬單從一年前的1900萬歐元飆升至7500萬歐元。

然而,普通消費者也在擔心自己今冬的能源賬單,因此許多人暫緩了購買洗衣機等非必需品的計劃,這讓弓箭公司為這些洗衣機生產了玻璃窗卻無法盈利,因為訂單大幅下降。加上此前的過度擴張運營和疫情衝擊,弓箭公司如今遭受多重打擊,解決方案也都不盡如人意。

其實,弓箭公司並非個例,當前高企的能源價格正在猛烈衝擊歐洲工業體系,迫使工廠迅速減產,同時讓數以萬計的員工休假。儘管有人預計這些削減措施是暫時的,但卻還是增加了歐洲陷入痛苦經濟衰退的風險。今年7月,歐元區工業生產同比下降2.3%,達兩年多來的最大降幅。

法國弓箭公司CEO尼古拉斯·霍德勒 圖自《紐約時報》

據歐洲有色金屬行業協會(Eurometaux)稱,歐洲一半的鋁和鋅生產已經停擺。由於能源賬單暴漲,金屬、紙張、肥料和其他產品的製造商已宣布勒緊褲腰帶過日子。這些原材料依賴天然氣和電力,可轉化為汽車車門、紙箱等產品。

安賽樂米塔爾(Arcelor Mittal)是歐洲最大的鋼鐵製造商,該公司在德國的高爐正處於閒置狀態;全球鋁製品生產商美國鋁業公司(Alcoa),已將其挪威冶煉廠的產量削減三分之一;在荷蘭,全球最大鋅生產商Nyrstar也正在暫停生產,等待進一步通知。

就連廁紙生產,也未能倖免。在德國,最大的衛生紙製造商之一Hakle也宣布,由於“歷史性的能源危機”,該公司已陷入破產的境地。

《紐約時報》直接指出,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場危機就是歐洲制裁俄羅斯所產生的“反作用”,這種痛苦削弱了人們對歐洲企業的信心,也打擊了這些企業的計劃。

報導稱,上週,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提議,通過限制低成本發電機的收入,並施壓化石燃料公司分享從能源價格飆漲中所獲利潤,來抵消當前的衝擊。然而,這一解決方案可能還是不夠及時,能源成本的飆升已經超出許多製造商的承受能力。

目前,數千家歐洲企業在價格較低時所簽訂的固定能源合同即將到期,必須在10月份以現價續簽合同。而在德國和法國,天然氣價格達到了230歐元/兆瓦時的歷史高點,與天然氣成本掛鉤的未來一年電價約為1000歐元/兆瓦時。

德國和法國的電價自今年以來飛速上漲 圖自彭博社

早在俄羅斯斷供天然氣之初,美媒《華爾街日報》9月3日就曾報導指出,若冬季出現能源短缺,歐洲各國政府或實行“能源配給”,加之可預見的能源價格飆升,各領域工業將面臨巨大衝擊。一名英國鋼鐵行業高管直言:“對於(歐洲)工業來說,一場嚴重的噩夢正在成真!”

當地時間9月16日,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在接受本國“PINK”電視台專訪時表示,若歐盟繼續採取針對俄羅斯能源的製裁措施,其結果可能是俄方完全停止向歐洲供應天然氣,屆時歐洲將沒氣可用,“每個人都會挨凍”。

同一天,俄羅斯總統普京則否認俄羅斯與歐洲的能源危機有任何關係,並表示如果歐盟想要更多天然氣,就應該取消妨礙“北溪-2”管道開通的製裁。

“最重要的是,如果你有一種衝動,如果這對你來說如此困難,解除對‘北溪-2’的製裁就是了,那是每年55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只要按下按鈕,一切都會開始。”普京說。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