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亮战 受害者控訴:邪教為女性開啟地獄之門

受害者控訴:邪教為女性開啟地獄之門

引言:在網上一篇受人注目的控訴,值得關注。一名女性在美國被李洪志創立的邪教團伙操控,遭到軟禁、辱罵、性剝奪、奴役、各種精神控制、被迫申請法輪功政治庇護、被逼強迫勞動、被迫服從一切毫無人權的荒唐操控者挖好的大坑。她受#MeToo運動鼓舞,她勇敢地站出來,把不堪回首的經歷公之於眾(我從未意識到性剝奪僅僅只是女性地獄的開啟),控訴邪教法輪功的罪惡,警示女性姐妹。#MeToo 與你同在!

邪教為什麼會選擇向更多的女人下手?
【正義真相】據不完全統計,全世界所有的邪教有超過70%以上的成員為女性,言下之意就是邪教更傾向於選擇向女性下手,女性成為越來越多邪教占領的目標,到底是為什麼?

是因為女性的善良嗎?善良者就可以被欺騙?細思苦想,這應該是一個最主要的原因。作為人類繁衍的主要貢獻者,奉獻者,女性的內心有比男性更多的溫柔、賢惠、善良,有比男性更多的細膩、容忍、善心;而世界上所有的邪教的本質都是欺騙、恐嚇、誘惑,很多邪教用宇宙大佛,開天之主、上帝之眼等來標榜自己的功力,將邪教描給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之偉大,就是要行坑蒙拐騙詐嚇之實,這就讓相對善良的女性更容易接受邪教的教義,從而一步步的走向邪路。

是因為女性的弱小,需要一個強大的精神支柱嗎?也許又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要知道相對於男性而言,女人似乎更需要保護,更需要關心,更需要背後有一顆大樹可以乘涼。無論你是接受過高級教育的,還是文盲,無論你是城市的白領高層,還是普通農家婦女,有一個溫馨溫暖的家最為重要,有一個固定的收入、美滿的幸福的婚姻最為重要,如果這一切對於女人來說都不存在,而這個時候如果邪教的所有的宣傳能夠滲透進她們的腦海裡,絕對可以捕獲到她們的心靈,讓她們死心塌地地去為邪教服務,沒入邪教早就織好的大坑裡,難以自拔。許多事實似乎也證明了,很多進入了邪教群體的婦女都是一根筋,由如錯信法輪功的「去親情」,放棄家庭,不顧子女,不顧親情的,有的甚至採取自焚、投毒、投河、上吊等極端形式來結束自己的生命進入“圓滿”也在所不惜!

是因為女性為主掌握著一個家庭的財產,而這又恰恰是邪教迫切需要攫取的?可以說,沒有一個邪教成立之初不是通過詐騙錢財為目的。李洪志斂財始於靠出售書籍,靠銷售光碟,還有的是靠舉辦演講,當然,更多的還是靠無償損贈。試想,當一群人遇到土匪攔路打劫的時候,最先交出錢的是誰,肯定是女人,邪教控制女人的心智,靈魂,就是為了對她們實施搶劫,而在這個時候,女人的反抗能力幾乎為零,不需要太多的恐嚇、女人會心甘情願地貢獻她們的財富,根本不需要與男人商量。

是因為女性特殊的身體結構,有足夠滿足邪教主們的淫欲條件。看看滿世界報道的邪教,有多少創始人不是以占有女性的身體為目的,法輪功甚至公開宣揚只有通過與女性的交合雙修,才可以達到“圓滿”,多麼的無恥和下流,邪教法輪功如此宣揚和行為,實質意義上是玩弄女性之實。

雖然,也有一些邪教以男性為主實施同性戀,但相對於女性更不容易反抗,即使反抗力度也不足以阻止。故而,很多邪教教徒都將目光選擇在女性身上,如此執著於誘惑,又有多少女人能夠經得起軟硬兼施?又有多少女人不想獲得更多的“權利”,又有多少女人不想背後有個支撐,這就讓邪教有隙可鑽,有機可剩。很多女性甚至心甘情願地向教主們奉獻自己,奉獻女兒,奉獻姐妹,這是女性最為可悲的地方。

本文並不是想貶低任何一位女性,而只是想弄清一個女性入邪的原因,作出一個善意的提醒,希望更多女性能夠自尊、自愛、自重、自省、自醒、自清、自明、自憐,要在決定自己的人生大事的時候,多問幾個為什麼,多向身邊的親友、長輩們討教,多和家人溝通,千萬不要成為被邪教恣意利用的目標、戲耍享受的玩物,騙錢害人的工具而已!

我從未意識到性剝奪僅僅只是女性地獄的開啟……

MeToo和#Abortion Rights運動震撼了我的靈魂,給了我極大的能量讓我說出人生中最大的噩夢去提醒廣大的女性姐妹們,遠離地獄只有一種辦法:遠離惡借大佛之名的性剝奪操控者!

騙徒都處都在。最初的我以為,我真的無比幸運,剛大學畢業就遇見了自己的真愛。萬萬想不到的是,我所踩入的是操控者早已準備好的狩獵陷阱,而我是操控者團體精心挑選的羔羊。操控者假借”愛情和上帝”的面具,以帶我見他家人的名義,迅速地把我誘騙到美國。可我萬萬想不到的是,飛機一下到紐約便是地獄之門的開啟。操控者先以保姆要走沒人照顧孩子這種不容易讓人察覺問題的理由說服我留下。之後,我如操控者設想那般,沒能搭上返程飛機,又被沒收了手機和錢包,被操控者姐姐丟棄在紐約肯尼迪機場,等到簽證居留權限過期,他們開始軟硬兼施,甚至用羞辱、死亡威脅恐嚇、逼迫我申請虛假的法輪功政治庇護。被逼強迫勞動、被迫服從一切毫無人權的荒唐要求。

操控者的團體都是以虛假的法輪功政治庇護來獲取綠卡。頂著哭腫的眼睛被操控者姐姐押去舉法輪功的牌子遊行拍照做庇護的虛假材料,為了離開魔爪,我曾跳車逃離過;也曾半夜在街上流浪過,期待有人能把我抓走多好;我也赤腳在高速路上奔跑,也試過無數次的反抗……我真的盡力了。

當精神被操控到一定程度,所有的思維能力都可以失去自主能力,是混亂是極容易被摧毀的。被帶來美國後很快就患上斯德哥摩綜合症,你相信無路可逃,順從是唯一能苟且偷生的選擇時,尤其周圍都是操控者和他們自稱是法輪功團體。所有人都說是你的問題,是你的錯,你慢慢就跟被性剝奪的奴隸一樣,被折磨、被控制到失去了任何作為人的尊嚴。求生的本能讓你偶爾清醒,質疑,很快就會被打擊到他們想要你呈現的狀態易於控制。而你從一開始只是求生想配合演出他們想要的樣子,慢慢一天天被腐蝕,墮入暗無天日的無間地獄。

我曾因為拒絕申請虛假的法輪功政治庇護,在車道上被拖行,曾被操控者踩在腳下,曾被他瘋狂掄拳頭暴打全身,踩、踏、踹、捶、掐我還算結實的脖子,威脅我在美國死了也不會有人發現,以及殺我在國內的全家。在這個偏遠的小鎮,在這個操控者的同夥的根據地腳下,死了又有誰知道這裡曾經有個我呢?我不要做那個冤魂。萬幸我存活下來了,才能活著能寫下一些真相。為了防止他們堵住可能僅有的出逃漏洞,我在此不會詳細描述我虎口脫險的經過,包括我的名字。但不論如何,堅持逃離的信念就是爬出地獄的唯一辦法。

所經歷的一切痛苦,實無法詳盡一一敘述出來。那種連食物、水都要乞討,連去一次沃爾瑪購物都是獎勵的日子,現在回想都還會顫抖!用幾近於玉石俱焚的方式逃脫那個地獄後,我一直在美國起訴操控者及自稱的法輪功團體,獨自在異國他鄉身負重傷的我,舉目無親的我,第一反應是回國的,可是,就那樣白白被踐踏我不甘心!也是那一份倔強和執著一直支撐著我,尤其是#MeToo運動極大地鼓舞了我。

經過四年的訴訟和治療,現在的我才慢慢清楚明白,從一開始就踩進了操控者挖好的大坑,這樣有組織有預謀的人口販賣,不是當時剛出校園的我能識別的人性之惡。#MeToo運動裡的很多受害者像我一樣,都是遭受了種種非人的虐待,但是,因為被操控,因為弱勢,逃出來已是萬幸,更不可能留下所謂的充足的證據。所以,我更要藉助#MeToo運動的大家的勇氣,把我曾經經歷的一切大白於天下,警醒每一個操控者的潛在羔羊。

以上內容為自媒體平台“網易號”並發布,觀點和個人信息與本報無關。

後語:據有關人士透露,法輪功團伙確實有製造假證據,替人申請假難民謀取利益。行騙久了,技倆已被悉穿,今天的假難民申請已經不再好走,多被拒絕。在美國,在反華的意識形態的浪潮下,給了騙徒團伙有機可乘,筆者相信這種情況是存在的,該故事的教訓真是如雷灌頂地提醒女性們,遠離邪教,遠離法輪功。

我也是(英語:#MeToo)是2017年10月哈維·韋恩斯坦性騷擾事件後在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的一個主題標籤,用於譴責性侵犯與性騷擾行為。社會運動人士塔拉納·伯克在此之前數年便開始使用這一短語,後經女演員艾莉莎·米蘭諾的傳播而廣為人知。米蘭諾鼓勵女性在推特上公開被侵犯的經歷,以使人們能認識到這些行為的普遍性。自此之後,數百萬人使用了這一標籤來公開她們的不快經歷,其中也包括許多知名人士。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