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中国新闻 “一命換幾百命,我必須做!”震後他放棄逃生拉閘洩洪

“一命換幾百命,我必須做!”震後他放棄逃生拉閘洩洪

“9·5”瀘定地震之後,大渡河右岸一級支流灣東河沿岸山體發生滑坡,形成的堰塞湖引發關注。在堰塞湖的下游不遠處,裝機6萬千瓦的灣東水電站也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生死考驗。

電站位於山頂的兩道洩洪閘,在震後半小時內全部打開,避免了河水漫過大壩沖毀村莊的災難發生。而打開洩洪閘的羅永,沒能第一時間逃生,直到9月8日下午,才歷經重重艱險,被直升機救出。

9月9日,記者通過電話連線採訪了羅永,下面是他的講述:

羅永(右一)在醫院。

“洩洪閘不提起來,可能會沖毀村子”

我今年41歲,瀘定縣得妥鎮灣東村人,是灣東水電站的水工,負責管理大壩閘門。

9月5日12點52分,地震發生的時候,我正在宿舍休息,突然聽到“轟轟”的聲音,天搖地動,我趕緊衝到外面,看見滿山都在飛石頭。電站當時有10多號人,其中有兩人被埋,當場身亡。剩下的人四散逃生,我也被嚇得慌了神。

慌亂中,我突然看到壩前水位明顯上漲,應該是廠房機組因地震停機,必須立即提起洩洪閘門,時間久了洪水要漫過大壩,威脅下面村莊幾百人的安全。可再一看,到洩洪閘的路已經沒了,被滾落的石頭蓋住了,還在不斷往下滾石頭。

地震後,滑坡體堵塞河道

我心一橫,踩著垮塌的山石沖上去,人一用力,石頭更是亂飛,為了安全,只能暫時又衝回來。等石頭滾得沒那麼厲害了,我又第二次往上沖,衝上大概10層樓高的大壩壩肩,趕緊按照平時操作手冊的要求,把1號洩洪閘提起來,緊接著又提起2號洩洪閘,水開始往下流。

做完這些事情,整個人都癱了,崩潰了。看到自己剛剛衝上來的坡,陡得很,都不曉得是咋個衝上去的。

電站的人都已經逃生出去了,只剩下小伙子甘宇,他的眼鏡在跑的時候弄掉了。他近視挺嚴重,看不見路。

我倆又想起發電機還沒有停,存在風險,兩人又跑到廠房趕緊拉下電閘。

那天,我們就守在電站裡,到處都是廢墟,手機沒有信號,沒有吃的,上游堰塞湖不停漲水,餘震不斷,山上還在滾石頭,一晚上睡不著。

地震前的灣東水電站,左邊為洩洪閘。

“我得救你就得救,放心吧”

電站在夾溝裡,兩邊都是山,因為擔心山垮下來把電站整個蓋住,第二天(9月6日)一早,我和甘宇決定往外逃生。

他眼睛看不見,我找了一根保險繩,他牽著,我拉著走。我們出來的時候只剩下唯一一瓶礦泉水,兩個人省著喝,餓了就摘一些山上的野果子吃。晚上也沒地方睡覺,我就撇了一些竹子、樹枝墊在地上,躺在上面休息。

中間有一次他的手機突然有信號,打通了公司領導的電話,領導說馬上找人來救我們,還說有兩支救援隊伍就在水電站附近。後來又完全沒信號,我的手機也在爬坡的時候掉了。我們看見直升機、無人機在天上飛,可樹林擋著,他們看不見我們,物資也投不進來。

甘宇是城里人,不像我從小爬山爬慣了,他肚子又餓,慢慢體力就不行了。 9月7日,我們距離電站走了大約二三十公里,他實在走不動了,跟我說,“我走得太慢,拖累時間,這樣子我們兩個人都活不成,不能再這樣耗下去了,你趕緊出去找救援。”

礦泉水瓶也掉了,我就用安全帽在山溝裡接了一帽子水給他,摘了一些果子,掰了幾根竹筍。分別的時候,我跟他說,“你不要亂跑,就在原地等到,我得救你就得救,放心吧。”

“我點起了一堆火,終於等來了直升機”

得到搜救隊伍在水電站附近的消息,我就原路返回水電站,一邊走一邊大吼幾聲,希望有人能聽到。

9月8日上午,終於走回了電站,但是沒有看到一個人。我想到必須點一堆火,才可能有人知道我在哪裡,才能救命。就到廢墟里面到處找,使勁刨,終於找到了一個打火機。然後走到下游的村子裡,村民們都已經安全撤離,我找到干柴,燒起了火。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鎮上的領導看到村里在冒煙,趕緊聯繫救援隊,看到直升機飛進村里的那一刻,我真是說不出來的激動啊!我以為這輩子再也看不見我的娃娃了,我在衝上坡去打開洩洪閘的時候,就做好了可能會丟命的準備,但是如果一個人的命,可以換幾百人的命,我必須去做。

我被送進瀘定的醫院輸液,現在沒有大礙。本來說今天隨直升機一起回去找甘宇,但是因為天氣原因,直升機沒有飛成。石棉縣來支援我們的救援隊已經出發,徒步進山搜救甘宇,我給他們畫了最詳細的路線,但願能夠盡快找到他。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