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时尚娱乐 “我們也沒想到,為了環保,政府能做到這一步”

“我們也沒想到,為了環保,政府能做到這一步”

去年,一部聚焦內地扶貧的紀錄片《無窮之路》以9.5分完美收官,近日,第二季《無窮之路2:無價之保》開播,這一次,TVB將鏡頭對準了內地生態重建之路。

按照主持人陳貝兒的話說,去年爬了天梯,今年爬天山。在剛剛播出的兩集中,她帶領觀眾走近一段可可西里的偷獵往事,一段佈滿血淚的過去、一段不聽旁白光看畫面就能淚奔的歷史。

如今 ,在國家大力扶持、巡護員們百折不撓、志願者們風雨無阻的努力下,各種野生動物的數目終於越來越多,當地生態系統逐漸恢復……拍攝過程中,陳貝兒正好遇到一群藏羚羊通過公路,她激動地跑上前,脫口而出“這一幕好感動、好有安全感”,觀眾也被這一幕治癒了。

五道梁保護站站長普措才仁的舅舅和爸爸都在與偷獵者的鬥爭中去世,後來,他也走出家門,十年如一日義無反顧走向禁區開展巡護。多年來,親自感受著政府對生態重建的大力支持後,他感慨道,“我們也沒有想到,為了環保,一個政府能做到這一步。”

《無價之保》仍舊是那個5人小團隊,這一次,陳貝兒一行人拖著行李從香港啟程,在廣東隔離了一段時間後,以全新的視角重新出發,一路走過青海、雲南等十多個省市,深入極地無人區、沙漠、海底,踏上了一段我國的生態重建之路。

與《無窮之路》一樣,《無價之保》帶領觀眾更近距離、更深入地去了解、去發現。

25日晚,《無價之保》第一集在香港TVB播出。

第一站,陳貝兒就去了可可西里無人區。地處青藏高原的可可西里是我國最大的無人區,平均海拔4800米,這裡不適合人類長期生活,但獨特的氣候孕育了許多特有的動物,比如藏羚羊,就是青藏高原獨有的珍稀動物。

上世紀8、90年代,可可西里的藏羚羊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殺戮。藏羚羊的毛非常值錢,在當時,一條由藏羚羊絨加工的Shahtoosh羊絨王披肩在國際市場上可以賣到1萬美元。

1萬美元放到現在都不是一個小數字,更何況是8、90年代。所謂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藏羚羊就這樣成為了偷獵者們的“眼中釘”。

大量外地人闖入可可西里,上百萬隻藏羚羊一度被殺到只剩下幾萬隻,而獵殺者的殘忍,光是文字描述就讓人覺得觸目驚心:

“當時我們在山里抓了一個盜獵分子,那個老頭將近60歲,他拿著一把刀子,13秒就能把一隻藏羚羊皮給剝了,他在羊身上刮一刀,把羊脖子放到車架子上面,一剝就光了……”

“他們的一貫手段就是毀滅性打擊(藏羚羊),車開過來以後,燈光一照,羊隻會順著燈光跑,羊群裡(比如說)有100隻羊,這100只一晚便遭殃了”;

更為殘忍的場面是:當藏羚羊的皮剛剛被剝去,一些剛出生的小藏羚羊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會趴在母羊身邊去喝奶……

1992年,青海治多縣西部工委書記索南達傑號召一批藏民,組成自發巡邏隊去捉拿盜獵者,這也是中國第一支針對野生動物保護的反盜獵武裝隊伍。

在起早貪黑的巡護中,他們抓了很多盜匪,也阻止了大量殺戮,可在巨額財富面前,擁有槍支的偷獵者們有恃無恐。

在1994年一次巡山行動之中,索南達傑遇上一個有18人的盜獵集團,對方剛剛剝了近千隻藏羚羊的皮,在對峙中,索南達傑身中數槍。

當時,普措才仁才上高中,索南達傑是他的舅舅。他至今還記得,父親札巴多傑描述舅舅死時的樣子——他趴在地上瞄準著,在數千里高的無人區,凍成了一個冰塊。

扎巴多傑也加入了反盜獵隊伍,但他換了一種方式。他去北京多個大學四處演講,希望大家一起為保護可可西里做點事情,從北京回來後,他興奮地告訴兒子普措才仁,有很多人支持他的工作,並勸兒子也接他的“班”。

扎巴多傑回到玉樹幾年後,在家中被子彈擊中死亡,享年46歲。普措才仁不知道父親是被誰殺死的,他只記得,父親的行為擋了很多獵殺者的財路,有人說,他父親的人頭值200萬。

這時,國家的保護就顯得極為重要。

90時代末,我國經濟轉型的關鍵時期,國家正式成立了可可西里自然保護區和管理局,嚴禁任何人捕殺動物。政府還撥款增設大量人手,在青藏公路和可可西里腹地設立了多個保護站,眾多村民成為了政府聘請的巡護員。

制止獵殺、盜採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深入可可西里腹地巡邏,普措才仁的兄弟、可可西里管理處卓乃湖保護站站長秋培扎西介紹,可可西里有4.5萬平方公里,如今,巡護員們每人管1萬平方公里,365天不間斷去巡護,他們一次次走入無人區,延續前人未走完的路。

可可西里是無人區,在當地,有這樣一種說法:會進入無人區的有兩種人,盜獵者因為貪婪而殺戮,反盜獵者因為信仰而守護。

索南達傑犧牲後一年,經四川省環保局批准,中國民間環保社團“綠色江河”在四川省民政廳正式註冊成立,他們在可可西里建立並建設了中國民間第一座自然保護站——索南達傑自然保護站。

如今,由青海省政府與綠色江河合作共同在青藏公路沿線建立的公益性站點“青藏綠色驛站”也陸續拔地而起,其以垃圾回收為主,兼顧提供長途貨車司機、自駕車遊客短暫休息和生態資源及環境保護宣傳工作。

以索南達杰和扎巴多傑為原型的電影也影響了不少年輕觀眾,2005年,陸川拍攝了電影《可可西里》,在評分網站豆瓣上,該電影拿下8.9分的高分,超28萬人打分。

多年來,一批批年輕的志願者們走入這裡,克服身體不適,撿拾高原垃圾,這些垃圾大多是遊客扔下的,如果動物不小心吃了下去,可能面臨生命危險。

志願者孫浩是在看完《索南達傑》這部電影后萌生了去可可西里的想法,當陳貝兒來到可可西里時,正好遇到了他,在他看來,大家正在走索南達傑未走完的路。

索南達傑犧牲後,和他一起長大的同學寒梅醫生的人生軌跡也在此轉彎了,她離開舒適的工作,走入無人區,為來到青藏高原的義工們提供醫療照顧。

如今,近30年過去了,經過政府和民間的通力合作,殺戮的槍聲早已在可可西里消失,而藏羚羊數目從90年代只剩下數万只升至現在接近30萬隻,其他野生動物的數目也越來越多,生態開始恢復平衡。普措才仁感慨,他也沒想到,為了環保,一個政府能做到這一步。

在拍攝過程中,一群藏羚羊正好要通過公路,巡護員們出現在現場設置路障、阻擋過路車輛,司機們也不著急,大家耐心地等待著最後一隻藏羚羊通過,陳貝兒脫口而出,“這一幕太感動了”。這個來自大自然的治愈畫面也讓不少觀眾震撼不已。

在第一集播出後,陳貝兒寫道,“海拔很高,風景很美,訊號很弱,但意志很強。”因為國家、巡護員、志願者們在生態重建上的頑強意志,可可西里的凶險與危機成為過去,重現輝煌與壯闊。當藏羚羊們通過馬路奔騰遠去,漫漫旅途中,刻著人類對他們的承諾。

在社交媒體上,不少網友為這部紀錄片點贊,“透過節目才知道那麼多人為保護環境做出了巨大犧牲”“可可西里的震撼度不比去年的懸崖村低”。

眾多香港網友也被《無價之保》吸引,“十分出色,一定會追!”“讓我們更深刻認識國家,更愛我們的民族”。

據羊城晚報報導,陳貝兒在接受采訪時透露,2021年拍第一季《無窮之路》的時候,她對內地是不熟悉的,很高興《無窮之路》大受歡迎,讓她有了在內地長時間生活的體驗,這大半年時間她都留在內地,還去了不同的城市,與不同的媒體進行交流,現在對內地更熟悉了,比如知道怎麼叫車、叫外賣,這些“技能”讓《無窮之路2》的拍攝變得更順暢。

“我參與了兩季《無窮之路》的拍攝,這段經歷讓我見證了祖國的發展,並通過節目把它呈現給香港和海外觀眾。其實,應該拍攝、值得拍攝的題材還有很多,我會一路探索,將更多故事帶給大家。我希望香港人可以跟祖國走得更近,香港回歸祖國25週年了,希望大家能夠多了解祖國的發展。”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八十年代百花齐放的国产片,究竟有多大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