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特稿评论 美媒:因向公眾隱瞞衝突可能爆發的情報,澤連斯基遭受烏克蘭國內猛烈批評

美媒:因向公眾隱瞞衝突可能爆發的情報,澤連斯基遭受烏克蘭國內猛烈批評

俄烏衝突爆發已近半年,烏軍口中的“大反攻”遲遲未能兌現,就連被詡為“民族英雄”的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境遇也是今非昔比。最近他因有意向公眾隱瞞俄烏可能爆發衝突的情報,陷入了國內輿論前所未有的批評。

美國《華盛頓郵報》19日報導稱,澤連斯基近日接受該媒體採訪時坦言,美國情報機構在俄烏衝突爆發前曾向他發出預警,但他自己決定向烏克蘭民眾隱瞞這一消息。澤連斯基認為發出衝突預警會引發社會恐慌,還會帶來每個月高達7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對社會穩定和政府運作造成嚴重衝擊。只有讓烏克蘭人留下來,才是擊退敵人襲擊的關鍵。

然而,烏克蘭公眾似乎對此並不買賬。人們在社交平台抱怨,如果對沖突早做準備,或許可以避免由此帶來的混亂。一些公眾人物和學者也公開對澤連斯基淡化衝突風險提出嚴厲批評。有人犀利質問道——成千上萬烏克蘭人的生命只值70億美元?還有人指控澤連斯基對沖突引發的混亂負有部分責任,隱瞞情報堪稱“犯罪”。

“直到本週,澤連斯基都被視作烏克蘭的民族英雄,但如今他深陷衝突暴發後以來所未有的公眾批評。”《華盛頓郵報》形容,澤連斯基為自己辯解的言論,戳破了他民族英雄的“泡沫”。

《華盛頓郵報》:澤連斯基因沒有發出戰爭預警而面臨大量抨擊

“若公佈出去,人們會逃,每個月會損失70億美元”

從16日發表的專訪報導來看,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局長伯恩斯今年1月訪問基輔時,就曾向澤連斯基通報了“俄羅斯可能入侵烏克蘭”的情報,甚至具體到了“俄軍將試圖奪取安東諾夫機場”這樣的行動。

不過澤連斯基說,伯恩斯並不是唯一且最早發出警告的,他聽到了來自烏克蘭情報部門、國外同行等各個地方的消息。

澤連斯基回憶道,他一直強調自己相信會有一場“入侵”。對於某些夥伴發出的衝突預警,他本人曾回應對方說,烏克蘭肯定會和敵人戰鬥,但如果沒有足夠的武器,戰鬥很難進行下去。

至於為何沒有向烏克蘭國內公佈這些消息,澤連斯基給出了這樣的解釋:

你們不能簡單地要求我:聽著,你現在就應該開始讓人們(為衝突)做好準備,告訴他們需要存錢,需要儲備食物……如果真的這麼做了,那麼自去年10月以來,烏克蘭每個月將面臨高達70億美元的損失;在俄羅斯人發動攻擊的那一刻起,他們會在三天內把我們拿下。

我並不是說這是誰的想法,但總的來說,如果我們在衝突爆發前在人群中製造混亂,俄羅斯人就會把我們吞掉。因為在混亂時期,人們會逃離這個國家。

澤連斯基補充道,隨後發生的事——俄羅斯軍隊未能抵達首都基輔——表明他做出了正確的決定。

這就是入侵開始時發生的事情……我們的一些人離開了,但大多數人留在了這裡,他們為自己的家園而戰。雖然聽起來有點憤世嫉俗,但正是這些人阻止了一切(敵人的襲擊)。如果這種情況在去年10月就發生了,那麼到現在就什麼都不剩了,連我們的政府也不會存在,這是百分之百確定的。

國內將會有一場政治戰爭,因為我們不可能保住每個月50億到70億美元的資金。我們沒有完備的財政計劃。俄羅斯人會製造市場上能源資源短缺,我們由於沒有足夠的能源資源,將無法擺脫這種局面,整個國家將陷入混亂。

《華盛頓郵報》記者還提到,有些烏克蘭人可能會說,“我本想讓我的家人撤離,或者只是更好地準備”。

澤連斯基回應稱,從去年12月到今年2月的整整3個月,烏克蘭人都在從國內撤離資金。

“我們本可以對此嚴格要求,但我們不允許國家銀行或任何其他人限制大眾取款。雖然我們很清楚這將影響國家的經濟。”

“抱歉,我沒有告訴他們俄羅斯人要對我做什麼,以及情報部門向我報告的所有事情。比如他們告訴我必須把家人帶走……土地是我們唯一擁有的東西,我們一起留在這裡。然後該發生的都發生了。”

澤連斯基在基輔接受了《華盛頓郵報》專訪,這篇報導於16日刊出

在澤連斯基接受采訪的第二天,烏克蘭總統辦公室主任顧問阿列克謝·阿列斯托維奇(Oleksiy Arestovich)附和起了澤連斯基的論調。

他堅稱,就算政府警告烏克蘭人會遭遇入侵,人們也不會相信這個說法。哪怕有些人會相信,但全國范圍內的恐慌將會隨之而來——大規模撤資、大規模離棄、生產鏈斷裂、經濟預算危機,“到今年3月就沒有錢買導彈了”。

他繼續解釋說,在現代歷史上,還沒有國家警告其公民戰爭即將來臨的例子。畢竟,人類還沒有發展到能夠處理由此導致的後果的地步。

實際上,這不是澤連斯基第一次提到美國人的情報。

在俄烏衝突爆發之前,澤連斯基就在講話中否認美國政府所謂“俄羅斯即將入侵烏克蘭”的情報。而在衝突爆發後(3月1日)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澤連斯基宣稱,烏克蘭其實“早已做好準備”,他否認美國的說法只是“不想讓‘敵人’預測到烏克蘭的反應”。

“成千上萬的烏克蘭人生命,只值70億美元?”

儘管澤連斯基從多個方面闡釋了自己隱瞞情報的原因,但此番言論還是在烏克蘭國內掀起了軒然大波。

《華盛頓郵報》注意到,很多烏克蘭人反對澤連斯基將經濟置於公眾福祉之上的做法。這些人認為,如果讓民眾為戰爭做好充分準備,許多人就不會丟掉自己的生命。

烏克蘭TSN新聞網援引烏克蘭國會議員伊凡娜(Ivanna Klympush-Tsintsadze)的話說:“所以,70億美元——這就是烏克蘭國家最高領導層對成千上萬烏克蘭人生命的估值。他們說,如果當局警告人們俄羅斯會發動襲擊,他們擔心每個月經濟都會損失這個數字。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它在現實中會怎樣,但我們知道麻木導致的後果,這比損失任何金錢都要糟糕。”

烏克蘭新聞網站《烏克蘭真理報》主編塞夫吉爾·穆薩耶娃(Sevgil Musaieva)在社交平台上發帖稱,澤連斯基的行為“冒犯了她”。她說,就算得知戰爭即將爆發她也不會逃跑,但總統的做法讓人們對烏克蘭的情報產生了質疑。

穆薩耶娃還強調,就算每個月會造成70億美元的潛在損失,澤連斯基也必須考慮到隱瞞情報帶來的後果,比如丟失的生命、俄羅斯得以迅速奪取烏克蘭南部地區、還有那些突然發現家園被俄羅斯人佔領的民眾內心的恐懼。

“說實話,當我聽聞澤連斯基的言論時,我毛骨悚然……他怎麼能說疏散(民眾)會摧毀整個國家呢?”

另一名烏克蘭記者博丹·布特科維奇(Bohdan Butkevich)在社交平台上寫道:“他不想讓國家建立在軍事基礎上,因為他害怕失去權力。”

烏克蘭作家卡特琳娜·巴布基納(Kateryna Babkina)直言:那些居住在風險地區的平民,特別是那些有孩子、老人和行動不便的人,沒有得到警告,這“不是一個小失誤、一個錯誤、一個不幸的誤解或者一次戰略上的誤判——這是一種犯罪。”

面對廣泛的輿論批評,澤連斯基的助手和發言人暫未回應《華盛頓郵報》的置評請求。

“直到本週,烏克蘭人似乎都認為澤連斯基無可指責,他被視作烏克蘭的民族英雄,不顧個人安危留在基輔,領導他的國家抗擊入侵的俄羅斯軍隊。”《華盛頓郵報》寫道。

“但現在他為自己辯解的言論引發了衝突後前所未有的公眾批評,泡沫被戳破了。”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