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金融财经 美債風險上升多國相繼拋售 中國順勢調整外儲結構

美債風險上升多國相繼拋售 中國順勢調整外儲結構

圖:中國近6個月持續減持美債,意味着中國外匯儲備的結構在根據市場形勢進行調整。 中通社

 受新冠疫情持續、俄烏衝突、美國聯儲局大幅收緊貨幣政策等因素的影響,今年以來,美國債券市場動盪不已,各個期限的美債收益率跟隨聯儲局加息步伐而大起大落。中國在今年5月持有的美債總額12年來首次降至1萬億美元以下,6月持倉繼續降至9678億美元,連續7個月減持美國國債。與此同時,全球多個國家在今年亦不同程度拋售美債,反映各國投資者對美國債務規模不斷攀升、財政赤字貨幣化,以及對美國經濟增長前景的擔憂。受訪專家認為,在聯儲局為抑制高企的通脹而誓言仍會持續加息的背景下,市場流動性、美國經濟基本面、中美關係走向等,都是未來中國所持美債規模變動的重要考量因素。

HY01801.jpg

目前中國仍然是僅次於日本的第二大美債持有國。 新華社

 多國不同程度

 拋售美債

 今年以來,在美國大幅收緊貨幣政策的背景下,各期限美債收益率大起大落。有着「全球資產定價之錨」之稱的指標10年期美債收益率在6月中旬一度飆升至3.5%高位。儘管最近已落至3%以下,但美債市場劇烈動盪的態勢依然未改。

 美國財政部8月15日發表的月度國際資本報告,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規模在6月份錄得連續第7個月下降,減少130億美元,至9678億美元,創12年來最低水平。去年12月以來,中國已累計拋售美債規模逾1000億美元。

 日本作為美國目前最大「債主」,在之前連續3個月減持美債後,6月增持美債至1.236萬億美元。上述報告還顯示,6月份,所有外國凈買入長期證券、短期美國證券和銀行流動資金總和為221億美元。其中,外國私人凈流入為231億美元,外國政府凈流出為111億美元。

 上海財經大學國際金融研究中心研究院資本市場首席專家金德環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為抑制居高不下的通脹而大幅上調基準利率,美債收益率隨之而上升,美債價格的大幅下跌,對持有美債的國家來講是不划算的,這也是包括中國在內的眾多國家接連拋售美債的主要原因。

 接受本報記者採訪的北京大學經濟學院金融系副主任呂隨啟認為,美國國債的規模近幾年來一直大幅度上升,加之聯儲局進入了加息周期,基準利率的大幅上升,加重了美國還本付息的負擔,投資者會憂慮美國有沒有足夠的償還能力。另外,新冠肺炎疫情、俄烏衝突等因素擾亂全球供應鏈,全球的通脹壓力都在加大,一些國家需要動用更多的美元進口商品,因此,可能減持美債應對進口商品成本的上升。而部分國家減持美債,實際上也是在調整外匯儲備的結構,令外匯儲備實現投資的多元化。

 政治外交因素裹挾其中

 在美國國債市場上,中國和日本多年來都是美國排名前兩位的債主。在2008年,中國在首次超越日本成美債第一大持有國。之後,雙方在美債最大買家上反覆易位。2019年6月之後至今,日本一直保持着美國最大債主的地位。根據美國財政部的歷史數據,自2013年持有美債超1.31萬億美元的峰值後,近9年間,中國已經累計拋售了規模高達3359億美元的美國國債,累計拋售比例高達近26%。

 根據國家外匯管理局8月7日發布的數據,截至2022年7月末,中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041億美元,較6月末上升328億美元,升幅為1.07%。也就是說,中國約三分之一的外匯儲備用於購買美國國債,而中國近6個月持續減持美債,意味着中國外匯儲備的結構在根據市場形勢進行調整。

 台海局勢引發中美關係緊張,中國的美債持有量變化受到投資者密切關注。目前中國仍然是僅次於日本的第二大美債持有國。分析人士認為,中國近期持續減持美債,一個重要的考量因素可能是較為注重外匯儲備的安全度。因為中國海外資產配置更加靈活和多元化是一個長期趨勢,而美國長期以來的「金融武器化」行為,令美債在外匯儲備中的安全度顯著下降。

 在今年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了嚴厲的金融制裁,凍結了俄羅斯超過3000億美元的資產和外匯儲備,這對整個世界的金融秩序帶來了深遠影響。就中美關係而言,近幾年來,美國在科技、金融、貿易等各方面持續向中國發難,中國亦相應地在相關領域對美進行反制,雙方關係跌至多年低點。鑒於美國的「金融武器化」慣例,不少分析人士認為,中國逐步減持美債,可能也有出於外匯儲備安全性方面的考慮。

 在金德環看來,中國的外匯儲備要實現投資的多元化,減持美債其實就是進行這方面的調整。「在美債信譽下跌、美國持續打壓中國的背景下,中國沒必要持續大規模購買美債。況且,隨着聯儲局大幅收緊貨幣政策,美國經濟有陷入衰退的可能,美國爆發債務違約的風險在迅速上升。」金德環說。

 美債違約風險

 值得關注

 美國是全球最大的債務國,目前,美國聯邦政府債務已經突破30萬億美元大關,而疫情之前為23萬億美元,也就是說,美國在短短兩年多裏新增了7萬億美元的債務,增幅超過30%。為了對沖疫情帶來的風險,美聯儲在2020年實施了大規模的購債計劃,令其資產負債表規模迅速膨脹。不過,聯儲局已經宣布從今年6月1日開啟了縮表進程,每月減持475億美元資產,9月後增加到950億美元。

 在美國最新公布的7月CPI數據顯示通脹有所降溫之際, 10年期美債收益率8月10日一度低見2.67%,之後反彈至2.79%。兩年期美債收益率一度低見3.08%,之後反彈至3.22%。2年/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差報負43個基點,稍早一度觸及負56個基點後,為2000年以來的最嚴重倒置,表明債券市場普遍認為經濟衰退將至。

 隨着聯儲局大幅度加息和推進縮表,加劇了市場對美債流動性惡化的憂慮,在美國經濟明年可能陷入衰退的爭論中,甚至有市場人士擔憂美債市場可能會遭遇「黑天鵝」事件。

 在呂隨啟看來,雖然美國GDP在今年前兩個季度意外萎縮,但多項數據顯示,美國經濟目前沒有陷入衰退,比如美國就業市場非常強勁,消費者信心指數維持高位等。「2年/10年期美債收益率倒掛,反映的可能是市場有憂慮美國經濟衰退的情緒,但金融市場的走勢,也在根據全世界資金流動的狀況及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等因素而波動。儘管投資者的憂慮美國經濟衰退不無道理,但至少短期內不會發生美債違約的事情。」

 政經格局乃重要考量因素

 從歷史上看,儘管美國國債規模不斷膨脹,但的確從未發生過違約的情況。不可否認的是,從安全性和流動性的角度來說,美債是世界上信用最高的金融產品之一,因此,美債仍舊是全球重要的國際儲備資產。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今年6月底發布的「官方外匯儲備貨幣構成(COFER)」數據顯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全球外匯儲備總額為12.55萬億美元,其中美元資產為6.88萬億美元,所佔份額為58.88%,去年第四季度持平,美元仍是全球最廣泛持有的儲備貨幣,但相比去年同期的59.4%,有小幅下滑。

 「未來中國是繼續減持還是增持美債,既要看金融市場的具體情況,也要看中國如何評價下一階段的中美關係。」呂隨啟說,中國跟整個西方世界,尤其跟美國之間的關係,是進一步惡化還是改善,可能是決定中國所持美債規模變動的一個重要考量因素。

 就市場走勢而言,在美國高企的通脹有所緩解之際,儘管聯儲局官員持續放鷹,提醒投資者為抑制通脹水平,加息步伐不會停止,但近一個月來投資者的風險偏好明顯上升,美國股市已從6月中旬的低位大幅反彈,納斯達克綜合指數甚至已步入技術性牛市。債券市場而言,目前形勢顯然沒有股市那般樂觀,截至8月12日收盤,6月、1年期、2年期、3年期美債收益率均位於3%上方,與10年期美債收益率發生嚴重倒掛,顯示美國經濟面臨衰退的風險。在美聯儲誓言仍會加息抑制通脹以及縮表之際,美國經濟基本面的走勢,料仍將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決定下一階段是否拋售美債的重要因素。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张尧浠:鲍威尔年会讲话来袭、金价本周仍面临鹰言压力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