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亮战 戳穿神韻晚會的虛假宣傳

戳穿神韻晚會的虛假宣傳

【正義真相】“神韻晚會”是“法輪功”“神韻藝術團”在全球巡演的各類晚會和演出的總稱。起初,“法輪功”這些演出有不同的名稱,如“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神韻藝術團晚會”、“奇觀晚會”、“天國樂團演出”、“新唐人聖誕晚會”等。自2007年以來,“法輪功”把這些演出統稱為“神韻晚會”。2008年的“神韻晚會”在淒淒慘慘中黯然落幕後,法輪功不甘心失敗,又開始在一年中最重要、間隔時間最短的三個節日聖誕節、元旦、春節大做文章。從2008年12月19日開始,其神韻全球2009巡演在賓州費城拉開序幕,接著在加拿大、韓國等地開始密集演出。

但在新的一年裏,“神韻晚會”面臨著極為尷尬的窘境,一則神韻演出年複一年,新瓶裝舊酒,毫無新意;二則神韻藝術團的藝術水平就那麼回事,無法真正地吸引熱愛藝術的觀眾;三則神韻晚會的法輪功元素在以往的演出中暴露無遺,使眾多曾受蒙蔽的中外人士對其敬而遠之。

為了誘騙人們走進晚會現場,法輪功開始了新一輪宣傳戰,一是法輪功的宣傳機器,如大紀元、人民報、新唐人電視台、希望之聲廣播電台、明慧網及外圍相關媒體一起出動,均開設專欄,打起十二分精神,賣力推銷神韻晚會,如明慧網、大紀元時報每天發稿均在5篇以上;二是不惜巨資在《紐約時報》等演出地的主流媒體、公開場所發布廣告,吸引公眾“眼球”;三是法輪功“義工”到處派發宣傳《神韻晚會》的小冊子,將法輪功媒體發布的吹捧文章彙集,試圖強制性讓人被動接受信息;四是利用電話、電郵等手段,騷擾當事人。這些針對性、功利性極強的宣傳以世上最溢美的詞彙、最高調的評價、最無恥的手法,借方方面面人士之口反複為神韻晚會唱贊歌,散布虛假信息,以達到欺騙世人的目的。

法輪功的宣傳攻勢確實可能誘騙一部分不明就裏的人走進晚會。因此,作為反邪教志願者,筆者覺得有必要透過現象揭示本質,將法輪功虛假可笑、一意孤行的宣傳手法進行客觀剖析,以警醒“夢中人”。筆者認為,法輪功神韻晚會宣傳的“法寶”主要有兩個,筆者逐一分析,以期戳穿其荒謬性、虛假性、欺騙性。

“法寶”之一:牛皮吹破天,以極富誇張和煽動性的“宣傳”哄騙人

法輪功對2009年神韻巡演的“宣傳”,其誇張和煽動性達到了不計後果、無以複加的程度。筆者是從事文字工作的,粗略瀏覽完近期的宣傳文章,有這樣的印象,就是所有能夠用來形容演出水平、演出獲成功的溢美之詞均被大法記者的“生花妙筆”給挖掘出來了。這些溢美之詞、生花之句太多、太濫,若要羅列在此,恐大費周折。故筆者只從眾多的文章中將“超一流”、可能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評價列舉出來,並對其漏洞百出、毫無事實根據的誇誇其談作簡要分析。

第一,吹噓“神韻藝術團應該當之無愧的是世界第一的藝術團”。這是明慧記者章韻借一位從中國移民來加拿大的莫先生之口講出的,“神韻藝術團應該當之無愧的是世界第一的藝術團,是中國人的驕傲!”。第二,“比中國任何表演水平都要高”。這是明慧記者章韻在多倫多報道時借一位兩年前從大陸上海移民到加拿大多倫多的張先生之口講出的,“這個演出藝術水平非常高,比目前中國任何表演水平都要高。”第三,“神韻是登峰造極的曠世巨作”。這是明慧記者鄭宇涵借洛杉磯藝術史和哲學教授歌斯達夫(Gostavo)之口講出的,“我從心底推崇神韻的藝術地位、舞蹈演員的動作與天幕的協調搭配出神入化,真是不可置信的、登峰造極的曠世巨作。”第四,“神韻服飾完美無缺”。這是大紀元記者趙在亮借一位韓國女士車順子之口講的,“舞台的服飾很華麗,色彩搭配的完美無缺。”

上述四個方面的宣傳報道及評價,說到底就是法輪功的觀點(只不過假借觀眾之口講出來罷了),達到了溢美的頂點、可以涵蓋其宣傳攻勢的全部內容。筆者對法輪功不知天高地厚的吹牛手法佩服得五體投地。不過,中國有句俗話,吹得最厲害的東西往往是最不靠譜的。因為其水份太大,所以漏洞也非常明顯。下面,筆者抽絲剝繭,使讀者從中理清端倪。

其一,判斷一個藝術團體及表演是否一流,有沒有一流的藝術家、即所謂的“大家”是先決條件。筆者觀察,除了關貴敏(法輪功人員)還算是個過期歌唱家、小有點名氣外,其他人在華人藝術圈裏都是些名不見經傳的人。你能指望這些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藝人能夠做一流的表演?簡直是異想天開。

其二,判斷一個藝術團體是不是“世界第一”,判斷一場演出是否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是否“比中國任何表演水平都高”,是否“完美無缺”,嚴肅的做法應該由世界上權威的專業組織來認證或由知名的藝術家們根據既定的標准,經集體評定才能夠得出“相對合理”的結論,也只有這樣,結論才經得起曆史的檢驗,才能夠服眾。即便如此,世界上也沒有一個藝術團體包括美國、英國等藝術發達國家的頂尖藝術團體能夠自稱、能夠榮膺“世界第一”稱號。而大法媒體記者有選擇性采訪的這幾位觀眾說出的話卻語不驚人死不休,仔細一瞧,發現幾個人都是對藝術一竅不通的人。俗話說,“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你能指望外行人講出內行話來嗎?

其三,果真如法輪功宣傳所吹噓的那樣,“世界第一的藝術團體進行比中國任何表演水平都要高的演出”,以好酒不怕巷子深的現實邏輯,勢必會在世界範圍內掀起一股“神韻旋風”,西方主流媒體恐怕會傾巢而動,對此等極具新聞價值和轟動效應的線索進行地毯式密集報道;西方愛好藝術的人更會推崇備至。而真實情況是,神韻晚會要靠大量的廣告、合作演出方的辛酸努力才能勉強其難地維持。而且對新聞線索極為敏感的西方主流媒體(這些媒體對中國甚至有偏見),似乎集體禁聲,只有法輪功自己的媒體在那裏費勁地吆喝。筆者搜索了明慧網2009聲勢可謂浩大的神韻巡演,在它的“媒體報道”裏,就沒有找到主流媒體的新聞報道(當然賺錢的廣告媒體是照登的),只有一本叫《新美國人》的雜志以及自由亞洲電台作過報道。《新美國人》是一本在美國毫不起眼的雜志,影響微乎其微,其中署名RogerCanfield的文章經明慧網摘編後,怎麼看都像一篇軟性廣告,網友有興趣可以看一看。自由亞洲電台不用說了,是一個美國國會支持,旨在推行西方價值觀、顛覆亞洲新興國家政權的政治性電台,他的傾向性地球人都知道。除此之外,就沒有一家真正意義上的主流媒體進行報道。這對法輪功誇張、虛假、煽動性報道難道不是絕妙的諷刺?

其四,“饑不擇食、慌不擇言”。大法記者在報道時,因為用詞過度,搜索枯腸仍顯江郎才盡,只得胡亂引用和使用。舉個例子,如明慧網在報道西方人士對晚會評價時講“今年神韻演出包括二十一個美輪美奐的節目”,而“美輪美奐”在中文裏是形容房屋高大華美而眾多,沒有引伸義,不能形容著裝、場景及節目等。美輪美奐的含義,外國人士是搞不清楚的,也不可能使用這樣的成語,唯一的解釋是無知的大法記者的曲解和杜撰。又如,大法媒體反複用到“登峰造極”。而根據《漢語成語詞典》的解釋,登峰造極比喻造詣達到最高頂峰,無以複加;泛指到了極點。2009年的報道這樣說了,就到了吹噓的極點,看他們明年還怎麼整?

看罷以上四點,或許大家對法輪功的神韻宣傳剩下的只有嗤之以鼻了。

“法寶”之二:雞毛當令箭,拿西方政要禮節性的賀信賀電來糊弄人

法輪功宣傳攻勢的另一法寶是拿雞毛當令箭,每到一地都要將當地政要禮節性賀信、賀電通過媒體和廣告大肆傳播,試圖利用名人效應為其商業演出服務,此法頗具隱蔽性和欺騙性。如《神韻再臨丹佛,州長等政要致賀》、《達拉斯政要致賀迎神韻》等等。因此,非常有必要將真實信息告訴讀者。

其一,無論哪個藝術團體到西方的州(省)或城市演出,當地的政要都會以賀信、賀電加以祝賀,這純粹是禮節性的,其格式也基本上固定。中國大陸包括港澳台的眾多藝術團體到美國、加拿大或是其他西方各地進行演出交流,都能夠得到所在地政要的賀信和賀電。因此,神韻藝術團即使獲得賀信和賀電也絲毫不能說明這些政要有什麼傾向性,對神韻藝術有什麼了解。

美聯社2007年的一篇《法輪功新年晚會的宣傳本質》(AP:FalunGongshowcalledpropaganda)報道,可以充分印證筆者的觀點。該文稱“晚會節目的報道在顯著位置提及了一份支持信函,信函上附著長長的美國官員名單,包括加州民主黨參議員芭芭拉·博克瑟和州長阿諾德·施瓦辛格。但施瓦辛格和博克瑟的助手們稱當時只是對中國新年問候邀請做了簡單回應,並未觀看晚會,而且也沒有意識到它與法輪功之間的聯系。”因此,這些賀信、賀電不能說明任何問題。大法媒體我行我素地拿這些東西糊弄人顯然是別有用心,另有所圖。

其二,在美國或是其他國家的法輪功學員絕大多數是從中國大陸移民去的。這就涉及到當地政要對待華人族裔群或其他少數族裔在當地的問題。一般而言,大多數當地政要為了體現西方世界人人平等的主流價值觀,同時也是為了爭取人數較多的華裔或其他族群在施政和選舉等方面的支持,往往對少數民族裔群的各類活動當然也包括文體藝術活動給予關注,特別在華人心目中份量最重的春節期間會利用各種活動場合給予問候。如象征性地出席,象征性地祝賀,象征性地表態。這種表態和祝賀,更多也是一種類似于外交辭令一樣的語言,多眾稱贊式的,誰也不會在這種場合公開表達不滿,破壞氣氛,煞風景。

我們看看明慧網、大紀元最近刊登經過記者編輯過濾過的科羅拉多州(Colorado)州長比爾·瑞特(BillRitter,Jr.)賀信中的話,“謹代表科羅拉多政府,我非常榮幸地祝賀神韻藝術團的二零零九年中國新年晚會”,“中國新年對于全世界中國人和亞洲人社會是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值此新年之際,我們再次歡迎、祝賀神韻,送給你們我最衷心的祝福。”(上注)再看看丹佛市市長約翰·西根陸坡的賀信,“中國新年是全世界華人最重要的節日,丹佛舉辦的二零零九年神韻新年晚會慶祝這一重大節日之時,展現出中國文化傳統的豐富和典雅”,“我,科羅拉多州為神韻藝術團和科羅拉多中文媒體協會給丹佛帶來如此華美、豐富、令人振奮的演出,表達我誠摯的感激和謝意。”這些話,都是借神韻晚會這一特定場合(參加華人較多),表達他們對華人在中國傳統春節來臨時的祝福。

如果大家還不明白,看看2008年2月6日《紐約時報》在《一場有人難以看下去的中國文化演出》中的報道,“這些小冊子還印有看似來自紐約市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背書的引語:‘將古老中國豐富的傳統在紐約複活。’可是市長的發言人JohnGallagher說,布隆伯格市長從未看過演出,也未予以褒獎,這句引語也許取自布隆伯格先生給華人團體祝賀中國新年的賀詞”,就一清二楚了。

其三,這些賀信、賀電都是應法輪功人員的主動、反複勸說而發出的。如中國駐美大使館在《“法輪功”所謂“神韻晚會”真相》中講“法輪功正到處宣傳和兜售‘晚會’門票,蒙騙觀眾前往觀看,勸說公眾以致賀信、贊助等方式支持該‘晚會’”就是明證。有些賀信、賀電由法輪功人員起草,經他們的公關由一些政要的助手“例行”履行一下手續,就成了大法媒體的“至寶”,並到處示人,炫耀。

行文至此,是否還對法輪媒體的宣傳“心潮澎湃”,是否走出去觀看神韻演出,我相信稍有頭腦的民眾就會作出自己正確的判斷。

作者:盧國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