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魁满要闻 本省紅衣主教捲入 一場性侵集體訴訟

本省紅衣主教捲入 一場性侵集體訴訟

[時報專訊]本省紅衣主教歐萊特(M. Ouellet)曾被認為是成為下人教皇的第一候選人,但他被指控犯有性侵犯罪,並且是在針對本省總教區的集體訴訟中被點名的神職人員和教區工作人員之一。
一個被稱為「F」的女人,在八月十六日週二提交的法庭文件中控訴歐萊特曾經對她進行幾次不必要的觸摸,包括二0一0年魁市的某次活動中將手滑下她的背部並觸摸她的臀部。
「比之前的任何會面,F當天更清楚知道她必須逃離紅衣主教歐萊特……她感到的不安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真實,」訴訟稱。
在週二提交的集體訴訟的申請狀上,F聲稱從二00八年至二0一0年期間她被歐萊特性侵,以及從二0一六年至二0一八年期間遭馬尼拉巴路沙(L. Manirabarusha)神父侵犯。
涉及歐萊特的訴訟是滿市律師事務所Arsenault Dufresne Wee Avocats提出的兩項集體訴訟的申請之一。這兩項集體訴訟最近已獲得本省法官的批准,該律師事務所有九十天的時間提交涉嫌犯罪詳細說明文件。
律師維伊(J. Wee)週二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的律師事務所提交的集體訴訟將導致未來幾週內有更多人站出來指控教會,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在歐萊特被點名的第一項訴訟中,一百零一名所謂受害者指控約八十八名神父或教區工作人員性侵。本省總教區週二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已知道這些指控,但拒絕置評。
在針對我國法語區基督教學校兄弟會的第二項訴訟中,一百九十三名所謂受害者指控該組織一百十六名成員進行性侵犯。兄弟會週二沒有立即回應置評請求。
根據涉及歐萊特的訴訟,F於二00八年遇到這位紅衣主教,當時她廿三歲,在本省大主教管區擔任牧葉實習生。當時,紅衣主教是本省大主教,「大主教管區最重要的人,」維伊說。
「如果最重要的人……有能力做這樣的事情,我們可以想像其他人能做什麼,」他說。「當最有能力制定政策以防止襲擊發生的人被控性行為不端時,這實在耐人尋味。」
訴訟稱,二00八年八月,在本省Beauport市的慈善修女會共進晚餐後,紅衣主教據聞在會議室裡按摩F的肩膀並撫摸著她的背部。
訴訟稱:「面對這種侵犯,F保持不動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在那年十一月,據稱紅衣主教親吻她的臉頰並「以親密的方式擁抱了她,儘管他們之前只見過面一或兩次,並將她緊緊地抱在他身上,用手撫摸著她的背。”
二0一0年在一位同事的祝聖儀式上,據聞歐萊特告訴F,這是他們一週內第二次見面,他可以再次親吻和擁抱她,因為「稍微寵愛自己沒有壞處。」
聽說紅衣主教隨後親吻她的臉頰擁抱她,並「將手從F的背部滑到她的臀部」。
法庭文件顯示,當F試圖說出紅衣主教這種行為時,他被告知歐萊特只是對任何人都「非常友好」,而且她並不是唯一一個遇到這種「問題」的女性。
二0二0年在接受性侵犯應對訓練後,F開始「回想起她與紅衣主教歐萊特的經歷」,認為這位神職人員的行為「構成未經同意的性接觸,因此構成了性侵犯」,訴訟說。
在教皇本篤十六世二0一三年辭職後,歐萊特被認為是教皇的第一候選人。意大利媒體當時報導說,歐萊特在西斯廷教堂的提前投票中與意大利紅衣主教安斯科拉(A. Scola)不相伯仲,最終成為教皇方濟各的貝爾戈利奧(J. Bergoglio)僅排第三位。據報導,歐歐萊特後來說服他的紅衣主教同伴支持貝爾戈利奧。
F於二0二一年一月就歐萊特的所謂行為給教皇方濟各寫一封信,一個月後她被告知教皇任命瑟維斯(J. Servais)神父調查她的指控。據法庭文件說,截至今年夏天,「針對對紅衣主教歐萊特投訴的結論尚未轉達給F」。
維伊說F一年半前曾試圖到達梵蒂岡,但由於她沒有收到任何回覆,「她可以認為她的指控沒被認真對待。」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