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国际要闻 基辛格:美國在一定程度上製造問題,還想在談判中當傳教士

基辛格:美國在一定程度上製造問題,還想在談判中當傳教士

99歲的基辛格剛剛發布了他的第19本書,主題與“領導力”有關。而作為美國前國務卿,他恰恰認為當前美國領導層的外交政策缺乏戰略目標,面臨危險。

基辛格上月接受了美媒採訪,他擔心世界“失衡”,坦言美國在一定程度上製造出問題,並因此與俄羅斯、中國處於“戰爭邊緣”,還想在談判中如傳教士般地改變或譴責對方。他建議華盛頓在台海問題上保持穩健,謹慎決定“那些似乎會改變基本框架的行為”。

除此以外,在今年早些時候引發爭議,被外界解讀為建議烏克蘭“割地求和”後,基辛格在採訪中再度談及俄烏局勢。這次,他稱烏克蘭現在應該獲得“北約成員國待遇”。

基辛格

“美國在一定程度上製造問題”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當地時間8月12日報導,7月的一天,基辛格在曼哈頓的辦公室接受采訪,談到了政治家的遠見和實用主義。根據美媒記者的回憶,基辛格在對話中經常提到“目標”(purpose)和“平衡”(equilibrium)這兩個詞。

基辛格認為,當今世界正在危險失衡的邊緣:“圍繞那些在一定程度上由我們製造出來的問題,我們與俄羅斯、中國處於戰爭的邊緣,卻對如何結束或它將導致什麼沒有任何概念。”

當被問到美國能否像尼克鬆時代那樣,通過在這兩個對手之間形成三角關係來對付他們?基辛格沒有給出簡單的解決辦法。他稱,“你不能在眼下說,我們要分裂他們,讓他們‘自相殘殺’。你所能做的就是不要加劇緊張局勢,然後製造出選項,為此你必須有一些目標。”

關於台海局勢,基辛格擔心中美正在走向一場危機。他建議華盛頓保持穩健,“對於那些似乎會改變基本框架的行為,應該非常小心”。

今年早些時候,基辛格因暗示美國和北約的輕率政策可能觸發了烏克蘭危機,而招致爭議。他認為西方別無選擇,只能認真對待俄羅斯所主張的安全擔憂。他還說,北約向烏克蘭發出“可能最終加入北約”的信號是一個錯誤。基辛格稱烏克蘭是俄羅斯和西方之間的緩沖地帶,保持穩定更為重要:“我支持烏克蘭完全獨立,但我認為它最好扮演芬蘭那樣的角色。”

不過,基辛格又稱,木已成舟。 “現在我認為,無論如何,無論正式或非正式,在俄烏衝突的創傷下,烏克蘭都必須被當作北約成員國對待。”

今年5月,基辛格在達沃斯論壇上呼籲俄烏邊界“恢復原狀”,但隨後被外界解讀為建議烏克蘭“割地求和”。對此,基辛格在美國《時代周刊》7月刊登的採訪中強調,他從未說過要烏克蘭放棄領土,而是暗示領土問題應在談判中被單獨考慮。

“美國人在談判中當起傳教士,試圖改變或譴責對話者”

《華爾街日報》文章提到,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也就是基辛格還在哈佛大學研究核戰略時,他就一直將外交理解為——在可能發生核災難的陰影下平衡大國之間的關係。在他看來,現代武器技術導致世界末日的可能性,使得維持“敵對大國”之間的平衡成為了國際關係中壓倒一切的當務之急。

“在我看來,平衡分為兩部分。”基辛格稱,“一種是力量的平衡,即使價值觀有時存在對立,也要接受它的合法性。因為如果你認為,你努力的最終結果必須是強加你的價值觀,那麼我認為是不可能維持平衡的。所以這是一種絕對平衡。”

另一種是“行為上的平衡,意味著為了整體平衡,你要限制行使自己的能力和權力”。他稱,實現這點需要“一種近乎藝術的技巧”。 “政治家們刻意以其為目標的情況並不太多,因為權力在不造成災難的情況下有太多擴張的可能性,以至於這些國家從未感知自己完全有責任。”

不過,在強調平衡的重要性之後,基辛格又補充稱,它本身不能成為一種價值觀。 “也會存在一些情況,使得和平共處在道德上是不可能的。”

在書中,基辛格暗示,他希望當代美國政治家能夠吸取前人的教訓。

“我認為當前這個階段,他們在確定方向上面臨很大困難。”他說,美國人拒絕將外交與“跟對手的私人關係”區分開來。他們傾向於用傳教士而不是心理學的術語來看待談判,他們試圖改變或譴責他們的對話者,而不是洞察他們的想法。

今年6月,基辛格在接受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專訪時也曾表示,如今美國現在已經變得比越戰時期還要分裂,“每一屆政府都面臨著反對派堅持不懈的敵意”。他還稱,對美國來說,期望中國“西化”不再是一個合理的策略。中國未來會變得非常強大,不過它不會選擇“稱霸世界”。

近年來,基辛格多次表示,當前中美關係需要“尼克松式的靈活”政策,避免兩國間的衝突。他對《時代周刊》說,較30年前相比,中美間戰爭將帶來“無法想像的災難”,因此中美都有特殊的責任,一是相互聯繫,為彼此定義危險;二是使之成為本國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則,即使兩國在許多其他事情上存在分歧。

然而,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不顧中方堅決反對和反復交涉,近期在美國政府的縱容和安排下,明目張膽竄訪中國台灣地區。這一倒行逆施嚴重侵犯中國主權,嚴重干涉中國內政,嚴重違背美方所做的承諾,嚴重危害台海和平穩定。

美國《華盛頓郵報》、英國路透社等媒體在報導中方對佩洛西竄訪台灣地區的合理反制措施時,卻使用了“反應過度”(overreact)等字眼。 8月9日,中國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強調,中方的反制措施都是為應對美國及“台獨”勢力挑釁行為做出的必要合理反應,完全是正義的、合法的。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方將一如既往,積極參與應對氣候變化等國際合作,為應對各種全球性挑戰,繼續做出中國的貢獻。美方應該做的是,承擔起自身的國際責任和義務,不要為自己的錯誤尋找藉口。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