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亮战 “消業”要了雍芳志的命

“消業”要了雍芳志的命

  每當看到對門鄰居門把手上那厚厚的落塵時,我都不禁會想起鄰居大姐雍芳志,雖然她已經過世三年多了,但雍大姐因習練法輪功而過早的離世至今令左右鄰居唏噓不已。

  雍芳志,1957年生,退休前是鞍山市房産住宅公司一名助理工程師,老兩口加上兒子一家人工作穩定,家庭和諧,衆人羨慕。

  1998年初,法輪功那時已經在鞍山到處都設有練功點了,雍大姐平時休息在家時閑來無事,就經常去公園溜達,那時她除了偶爾感冒頭疼和感到心慌外,身體并沒感到什麽嚴重的不适,但受周邊習練法輪功的人員的不停蠱惑就稀裏糊塗加入到練功的人群之中了,漸漸的她就被李洪志的花言巧語所蒙騙,自覺得練功後所謂的神清氣爽是師傅和“大法”給她帶來的恩惠。可好景不長,98年底單位組織的體檢查出她患上了慢性心髒病。引她入道的同修得知她得了心髒病,不是勸她入院治療,而是讓她恪守大法規矩,說什麽“隻要誠心練功消業,不打針,不吃藥,這病很快就能好”,雍大姐就這麽信了那人的話。

  起初,雍芳志白天要工作,隻是在晚上跟功友在公園裏練些動作,并不看書。同修的又找到她說,要想盡快去病,光練功不行,還要學法,要讀《轉法輪》,那樣才有效果。在功友的開導下,她又開始看《轉法輪》了,本來雍大姐眼睛高度近視,晚上看書非常吃力,剛開始讀《轉法輪》時,一天也學不了幾頁,學習進度很慢,跟不上其它功友,那站點的負責人就批評她,說她心不誠,沒辦法,雍大姐隻好晚上讓老伴把家務活兒全包了,她一字一句的背記,她老伴那時也希望她真的能練功治病,啥聲沒吱就包攬了所有的家務活兒。随着“練功”的深入,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雍大姐整個人慢慢地起了變化,變得把一切都看得很淡,什麽孩子呀,老伴呀,還有我們這些鄰居好友呀,在她眼裏都覺得沒有法輪功重要了,一天匆匆忙忙的,回家就把自己關在小屋裏,虔誠地背記李洪志的大法。

  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了法輪功,雍大姐依然沉迷于其中,全然不顧家人的勸說,繼續偷偷在家練法輪功。後來聽她老伴在回憶她時說起這麽一件事,在兒子知道法輪功是騙人的之後,就強烈反對她媽再繼續習練,多次勸說雍大姐,還讓雍大姐平日非常疼愛的小孫子來勸她,可這一切努力都是徒勞,有一次被逼急了,雍大姐就說:“你們不讓我練,就是不想讓我病好,你們再逼我,我就死了得了。”兒子見實在沒法說服她,擔心退休後的雍大姐練功影響到孫子,萬般無奈之下就在附近租了一個房子,一小家搬出去住了,老伴也因常常看不到孫子這事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經常因些小事吵架,夫妻感情越來越差,再後來,老伴幹脆也搬出去和兒子一起住了,雍大姐非但沒有反省的意思,由于沒有了管束她反而更加癡迷了。

  幾年下來,她的慢性心髒病并沒有因練功而好轉,身體也不像想象中的那樣強健,相反是每況愈下,由于她堅信練功可以“消業”治病,床頭除了堆滿法輪功各種書籍和筆記外,不見一片治病的藥。2008年雍大姐病情加重,可她還是一心修煉,從不就醫。2012年12月,56歲的雍大姐因心髒病突發在家中離開了人世,給她的家庭帶來了無盡的哀傷。

作者:清 風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