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網 时尚娱乐 欢瑞世纪的危机又要开始了

欢瑞世纪的危机又要开始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文/王心怡。

《沉香如屑》还在数据和话题上持续释放势能,其背后的出品方欢瑞世纪也在前不久发布了2022年半年度财报。

根据财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欢瑞世纪扭亏为盈。这在不少影视公司业绩低迷之下,算得上一份不错的成绩。据2022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欢瑞世纪的主要营收业务为影视剧及衍生品、艺人经纪以及电商直播。其中,影视剧及衍生品实现营收约3.10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85.88%。报告中称,影视剧销售收入比上年同期增加3848.09%,主要是影视剧确认收入的部集数量增加所致。

而一直作为主要营收的艺人经纪业务,占总营收11.80%,相比上年同期下降了21.43%。这或许与杨紫合约期满有关,也或许是欢瑞积极寻找弱化对艺人依赖方法的结果。毕竟,现在的欢瑞除了影视剧和艺人经纪,还布局AI虚拟形象、新媒体、电商、综艺等各种领域。

欢瑞世纪2022年上半年财报

回看欢瑞一路走来,它似乎总能抓住风口,早期联手于正成功在行业里拥有姓名;联合视频网站推出的《盗墓笔记》,开启了网剧付费时代;传统影视公司常有的“以剧捧人、以人带剧”路数,它也成功捧出了李易峰、杨洋、杨紫等不少高流量演员,甚至让杨幂、唐嫣等一众流量更上一层楼;每次在行业快觉得它不行之时,总会有有如《古剑奇谭》《盗墓笔记》《锦衣之下》《琉璃》等高流量的作品给公司以不断“续命”……

但是,头部艺人的接连出走、影视行业迭代和内卷,以及观众对于内容审美要求的不断提高等等变化,让扭亏为盈欢瑞世纪依然困境不减。

这个在公开信息上写着成立于2006年的公司,在16年之后,难以造出下一个李易峰、杨洋、杨紫,也难以堆出一部《古剑奇谭》般的古偶天花板。

牵手于正的日子

在欢瑞世纪的企业名称一栏中,有一个曾用名叫做三禾影视,这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欢瑞影视和创始人陈援、钟君艳夫妇逐梦影视圈的开始。

在成立欢瑞影视之前,陈援从事商业地产项目,而钟君艳则在纺织服装以及贸易领域起家,创立影视公司算得上一次“跨界”。但2006年成立的欢瑞影视,在发展初期就找到一个有效的“法门”——于正。

翻看欢瑞世纪的作品列表,早期大部分作品都与于正有关。

2009年播出的《玫瑰江湖》、2010年播出的《大丫鬟》、2011年的《宫·锁心玉》、2012年的《宫·锁珠帘》《王的女人》《美人如画》等等项目,都是由于正担任编剧,而诸如《玫瑰江湖》虽然是2009年播出,但出品时间为2008年,也就是说,欢瑞与于正的合作时间是更早的。曾有媒体撰文表示,于正说过:“我只跟湖南经视、欢瑞世纪合作,因为我们是一起打的天下。”

《宫·锁心玉》剧照

“牵手”于正效果看得见。

2009春节期间,《玫瑰江湖》在广州综合频道播出平均收视率达到5.89;《大丫鬟》收视率和市场份额在多个省份、城市位列第一;《宫·锁心玉》更是称得上爆款之作,让杨幂、冯绍峰等一众演员国民度飞升……

借由这些合作项目,欢瑞世纪在一众影视公司中拥有了姓名,并获得了资本的青睐。2012年9月和12月,欢瑞影视分别获得了来自阳光盛和、光线传媒、深圳中达珠宝1.37亿的A轮融资和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2.25亿的B轮融资。

2010年三禾影视以1:1的比例将股权全部转让给欢瑞影视,而在2012年之后,欢瑞的影视剧片单中,编剧一栏再也没有出现于正的名字。

曾经一起打天下的人还是没能延续密切的合作,“只跟欢瑞世纪、湖南经视合作”的于正,也在2012年成立自己的公司欢娱影视,开始签约艺人,拥抱更多的平台,也延用着欢瑞模式,在不断推出爆款或话题之作,以及一众拥有声量的艺人之后,欢娱影视逐渐与欢瑞站在了同一个位置之上,迅速成为内娱炙手可热的影视公司之一。

告别了于正,欢瑞世纪并没有停下发展的脚步,相比前期多为投资影视剧,欢瑞世纪开始更多地发力艺人经纪业务。

变身“MCN”,紧握古偶IP

2014年7月《古剑奇谭》播出,在拿下了超高的收视率和话题度之余,也捧红了其中的不少演员,其中就包括一跃成为“顶流”的李易峰,而他在2014年4月刚刚签约欢瑞世纪。

其实,早在李易峰之前,欢瑞世纪就开始布局艺人经纪业务。2013年欢瑞世纪启动“大制片”计划,杨幂、明道、唐嫣、刘恺威、何晟铭、杜淳、贾乃亮等艺人以工作室形式签约欢瑞世纪,并宣布合作多个项目,而这些项目也是往后几年欢瑞世纪在影视剧上的主要产出来源之一。

除了与工作室合作,欢瑞世纪签约艺人的脚步也没停下。

2014年离开荣信达之后的杨洋,加入欢瑞世纪;2015年,杨紫签约欢瑞;2017年,任嘉伦加入。现在,欢瑞世纪旗下艺人还包括成毅、李小冉、张予曦、刘学义等。或许是为了达到稳定的捆绑效果,欢瑞世纪也采取了股权绑定的形式,杨幂、李易峰、贾乃亮、杜淳、何晟铭等都曾是或仍是欢瑞世纪的明星股东。

欢瑞世纪旗下部分艺人

与工作室合作,或自己投资出品项目让旗下艺人出演,成了欢瑞世纪经常采用的方式。

“以剧捧人”在国内影视公司生存之道里很长一段时间内屡见不鲜、屡试不爽。这种策略确实在一段时间内为欢瑞的艺人带去了曝光量和知名度,哪怕是在艺人突围越发困难的现在,欢瑞在自己出品的剧集中以自家艺人担任主演,还是让任嘉伦、成毅等演员实现了声量的提升,甚至小范围的破圈。

与此同时,欢瑞世纪也开始走上了买版权、推崇大IP的路子,这些早些年的果断决定也成为了欢瑞与优爱腾芒缘分的开始与现在的关键续命丸。

2014年欢瑞世纪获得《盗墓笔记》版权,并与2015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先后上线了《盗墓笔记》《怒海潜沙&秦岭神树》《终极笔记》和《盗墓笔记之云顶天宫》;而诸如《青云志》《大唐荣耀》《听雪楼》《锦衣之下》《琉璃》《与君歌》《沉香如屑》,以及待播的《天下长安》《南风知我意》等等,都是改编自小说,而这些IP改编,几乎占据了2015年以来,欢瑞世纪影视项目的半壁江山。

《终极笔记》剧照

从某种程度,欢瑞世纪找到了一条好的路径。在视频网站崛起之下,拥抱年轻受众无疑十分重要。在拥有和不断推出高流量的演员之下,以古偶和仙侠为主要创作类型的欢瑞显然吃准了这些类型拥有的受众基础,这也是其每隔一段时间都能打造出有话题度、有流量的作品的原因之一。

这或许与欢瑞世纪在上市时说出的在3-5年的时间内打通电影、电视剧、游戏及衍生产品的完整产业链的目标不无关系。

2016年11月,欢瑞借壳星美联合登陆A股上市,在当时,明星效应和流量路线无疑是快速达到这一目标好的途径之一。

不过,好景不长。2019年-2021年,欢瑞世纪连续三年出现亏损。2019年,中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向欢瑞世纪下发三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欢瑞陷入造假风波,而欢瑞世纪也自2020年开始陆续收到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的诉讼材料。

2020年6月23日,欢瑞世纪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钟君艳和陈援等,将所持欢瑞联合100%出资总额,以9.31亿元的价格转让给睿嘉传媒(70%)、著杰控股(30%),这意味着换言之欢瑞联合的控制权从钟君艳和陈援夫妇变更为赵枳程(时任副董事长兼总裁)。2021年8月17日,钟君艳和陈援夫妇拟将其持有的天津欢瑞97.36%股权转让给赵枳程的睿嘉传媒,欢瑞世纪的实控人正式变更为赵枳程。这是一种风险隔离,也有利于推动公司经营管理持续稳定和业务向好发展。

与此同时,欢瑞世纪重度依赖的头部艺人们和企业的管理层,开启了陆续离开的步伐。

2015年杨洋宣布解约,欢瑞副总裁贾士凯也发文称辞去职务,并于2015年成立悦凯影视,杨洋成为其中一员;2019年李易峰与欢瑞合约到期;2021年欢瑞世纪副总裁姜磊离职;去年11月,杨紫官宣与欢瑞世纪合约到期。

欢瑞世纪变成了一个MCN,“红人们”来了又走,徒留难再出爆款、口碑之作和顶流的影视公司。

扭亏为盈之后的“危机大战”

不知道是不是否极泰来抑或是好的信号,欢瑞世纪在今年上半年实现同比扭亏为盈,同时,对于艺人的依赖正在减弱。

在财报中,欢瑞表示,报告期内,公司项目预售的模式提升了业绩的稳定性,有利于改善现金流。同时,公司积极推进影视剧项目的播出和回款工作,持续推进库存项目的销售,提升运营效率。公司在现实题材、软科幻题材、青春谍战、仙侠、探险等题材上积极探索内容的系列化,强化了与各大平台的合作关系。

面对着艺人的流失和影视市场寒冬,以及自身的纠纷,欢瑞世纪开始自救。

2021年1月,欢瑞世纪全资子公司欢瑞影视已与阿里软件签订影视剧售卖合同,累计金额达5.58亿元;2021年11月,欢瑞影视与海南爱奇艺签订了影视剧合作协议,,累计金额达6亿元。在保证自己的项目能够播出之外,也与平台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同时,欢瑞世纪还在积极布局AI虚拟形象、新媒体、电商、综艺等业务。

在今年6月欢瑞世纪举办2021年度业绩说明会上,副总经理陈亚东表示,公司结合自身业务优势,在数字艺人、数字衍生等方向积极构建和布局。服装衍生品的产品计划于今年第三季度上线,包括实体仙服与数字仙服、实体周边与数字周边等。数字艺人已经在研发和推进中,相关数字资产将陆续推出。

以流量和古偶、仙侠瞄准年轻用户的欢瑞世纪,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当下最热、年轻化的风口。

而在最主要的影视内容上,欢瑞世纪有《瑶象传奇》《千秋令》《吉祥纹莲花楼》等已杀青和正在拍摄中的储备,以及《千香引》《谪仙》《凤倾天阑》《天香》《佳偶天成》等几十部余部剧本和小说的影视剧改编权。这些IP储备,无疑会丰富和保证欢瑞世纪的内容产出,而使其在市场上不会缺位。

只是,曾经拥有两大顶流和不少爆款、话题之作的欢瑞世纪也要面临几个问题:“制造”顶流不再那么容易;古偶仙侠依然拥有基本盘,甚至仍会取得不错的播放数据,但随着观众审美的提高和同题材作品的层出不穷,亮眼数据下,也可能是口碑对于公司、艺人的反噬,或许目前正在热播两大流量领衔的《沉香如屑》就是一个例子。

在此之下,“以剧捧人”的路子可能也不如以前那么好走和有效,再加上任嘉伦的若即若离,以及处于上升势头的袁冰妍突然折戟,多部作品恐面临回款无望,欢瑞的真正危机大战才刚刚开始。

扭亏为盈的欢瑞极有可能等不来下一个李易峰、杨紫,在古偶IP的“不放弃”之路上,或许也只有能够奋力触一触《锦衣之下》的口碑,以及努力看齐《琉璃》和《终极笔记》的圈层属性,好在优爱腾芒还在给予欢瑞和它的艺人们不小“优待”,欢瑞的危机大战并不是毫无解法。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華僑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發現稿件侵權,或作者不願在華僑網發布文章,請版權擁有者通知華僑網處理。

这场飞机比赛,预演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5143979969

邮箱: cpress@chinesepre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